第13章 后山湖泊
作者:红豆三两枝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真当我栗峰的人好欺负?”

    那抹寒光来自于长剑,剑是富夏月的。

    申恭长老的身影僵硬立在原地,因为他稍微动动,锋利的剑刃就会割开喉咙,要了他的性命。

    富夏月,可是个发起疯来谁都劝不住的人。

    即便是申恭长老,都不敢轻易招惹富夏月。

    申恭长老竟然在众目睽睽下对自己出手,有些出乎楚君衍的意料。

    幸好有峰主富夏月出手相助,否则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面对元丹境的申恭长老,楚君衍还是太弱。

    当离开洛水村后,他才知道实力太弱是多么无奈的事情。

    “滚出我的栗峰,否则的话下次你可以试试我会不会要了你性命。”富夏月冲着楚君衍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走到富夏月的身旁。让申恭长老黑着脸带无极峰的人狼狈离开,临走的时候,楚君衍笑呵呵的说道:“希望王师兄早日痊愈,下次我们好好解决误会哦。”

    下次我们好好解决误会?

    走出门外的王浩然全身一震,这家伙是个疯子,肯定记仇。

    不敢有任何的停留,快步跟在申恭长老后面离开。

    ……

    解决完事情,栗峰的弟子们也三三两两散去。

    楚君衍还没来得及跟富夏月道谢,她就不见踪影。

    反正以后都还在栗峰,道谢的事情,楚君衍不急于一时。

    本来对富夏月的挑刺儿,楚君衍有些不满,现在看起来那位冷冰冰的仙子,也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嗯……是个好人。

    楚君衍和宋戏雨一块回去,在路上无论如何她怎么询问,楚君衍都用各种理由糊弄。

    总之一句话,王浩然和安飞扬的受伤问题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不是楚君衍不信任宋戏雨,毕竟在春山宗,在陌生的帝都,只有宋戏雨知道他的底细。是宋戏雨太单纯,聪明和阅历不是一回事。很容易就被比如申恭长老那种老狐狸,套出话来。

    当申恭长老离开的时候,楚君衍还记得他眼神特意看了下自己。

    楚君衍没读懂申恭长老的眼神,却能够隐隐感觉得到,那不是善意。

    ……

    回到院子的时候,楚君衍没看见富夏月,他便回到自己房间关好门。

    唰!

    坐到床上,楚君衍的掌心冒出来一颗拇指肚大小的丹药。

    没有实力只能任人宰割,既然走出洛水村,楚君衍就要赶紧提升实力。

    淬体丹,完成击败王浩然和安飞扬任务的系统奖励。

    作用就是洗骨伐髓炼经脉,毫不犹豫的将丹药给吞到肚子里。

    等到吸收完毕淬体丹,可以改善楚君衍的这副废物体质。

    轰!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暖流瞬间从口腔咽下然后席卷全身。

    紧接着,楚君衍的四肢百骸都传来焚烧的痛楚。

    猛地睁开眼睛,汗水一下子浸湿了楚君衍的衣服,急促的喘几口冷气缓解。下一瞬更加剧烈的痛楚再度袭来,楚君衍双手抓住被子。无法形容的痛楚,需要楚君衍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为了提升实力,他完全可以忍受。

    这种剧烈的痛楚,持续了得有近乎一个小时。

    潮水般的痛来得突兀,去的也突兀。

    但消失的瞬间,楚君衍仰面倒在了床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哪里想到,淬体丹竟然会让身体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几分钟后,磅礴的元气在楚君衍丹田发芽生长。

    转眼又过去半个消失,楚君衍神采奕奕的站在了房间里面。

    气海境,中期!

    活动身体,楚君衍觉得自己身体轻松许多,体内的元气流转比以前更加的灵动。

    只是皮肤上面,覆盖着一层黏糊糊腥臭污秽,这是楚君衍体内的杂质。

    楚君衍拿上新衣服,这是春山宗弟子的衣服,今晚宋戏雨给送过来的。他要去洗个澡,全身都是脏兮兮,没法睡。

    ……

    推开门,楚君衍拿着衣服朝着后山走去。

    后山有个湖泊,水很干净。

    水面犹如圆盘,接着夜空洒下的碎玉,闪闪烁烁。

    楚君衍直接从上面跳到湖泊,却有道身影从水里冲出来。

    劲风包裹着水花在楚君衍面前炸开,让他不得不双臂挡住,仓促之下只能如此。眼睛非常重要。楚君衍并不知道那团水花当中有没有对眼睛有害的东西存在,视线被影响,接下来就只能被人控制。

    水花还未散去,便有只玲珑玉···足踢中楚君衍的肚腹,将他给踹到了岸上。

    那只玉···足上面还沾着水珠,修长圆···润的玉···腿充满了力量美感的弹性。

    尼玛!

    从那人出现到一脚将自己踢到岸上,楚君衍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谁,那一脚的力量,让他体内的元气都出现了震荡混乱。

    啪嗒!

    一道窈窕身影,带着香气落在楚君衍的面前。

    “无耻之徒,找死不成!”

    富夏月铁青着脸色,身上已经披上白色长衫,她正在将腰间细绳给系上。

    本来富夏月正在沐浴,竟然有人直接从上面跳下来,而且还是个男的。

    导致一向性子如冰雪的富夏月都出现片刻慌乱。

    “我又不知道你在这里。”楚君衍捂着肚腹,调整着自己体内的元气。

    上来就动手,不对,动脚。

    要不是楚君衍有气海境中期的实力,那一脚怕是要让他在床上躺个把星期。

    “那你给我记住,后山湖泊是我沐浴的地方。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你踏足。不然,别怪我抠了你的眼珠子。”富夏月的眼神,像极了今晚幽冷的月光。她在楚君衍面前蹲下,一字一句的说道。

    楚君衍的眼睛忍不住向下飘去,好··白,好··圆。

    唰!

    富夏月这才想起来,她先前沐浴仓促之下,只穿了件长衫外衣。

    刚才的角度,岂不是被楚君衍看的清清楚楚?

    一抹愤怒的红晕在脸颊浮起,富夏月一掌朝前横扫过去。

    楚君衍鲤鱼打挺跳起,捡起地上的衣服转头就跑,占完便宜还留在这里,他可不是白痴。

    富夏月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龄,因为修为非凡,让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