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颂 >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儒家众圣(上)
作者:淡水鲈鱼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战国,列国伐交于战事,继春秋之后,也确实是该给当下的时代确定一个正式的称呼了,虽然战国这个称呼当前时代的词汇,早就在不少人物的口中流传,但事实上,并没有人,并没有任何一位史官,在其中写下这两个字来。
  没有史官同意,意味着并非正统。
  “战国之词,当在此次儒门大会之后,由各位圣贤转托大史、太史、西史、南史,再由四史氏分别会见各国史官,自周敬王后,春秋灭,至如今当下之世,可称为‘战国’!”
  这只是一件插曲,儒家的圣人随口便定下了这次需要传递给外界的一些信息,这次儒门大会,整个天下都在等着结果。
  七十二圣人,前世后世的儒门诸子,究竟谁家是正统,需要拿出来给天下看一看。
  没有国家用儒家的道理,但这不代表儒家的势力不强大,用不用道理是另一回事了。
  就像是天下没有人会否认仲尼的地位,知道他是周礼最后的守道者,但是这并不妨碍诸国君王对他敬而远之。
  因为儒家的道理,不适合战国。
  程知远一言切中要害,诸子不免开始回忆自己的作用,八脉自然是各有侧重,不是完全尊奉于仲尼之道,而是在其中添加自己的思想发展而来。
  有人看向子夏,在诸子之中,对仲尼之道更改最多的,其实不是子思,而是子夏。
  子夏不关注克己复礼,而是希望儒门能与世同进,并且提出“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这也导致他和一些人的重大分歧,譬如颛孙师、子思。
  “我没有错,时至今日,我依旧知道我想要什么。”
  子夏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是眼睛瞎了,但我的心还澄澈,不敢说如赤子,但却绝对是如夕阳般的颜色。”
  “夕阳?子夏先生,这光明于众生的太阳落幕,这可不是好比喻。”
  古圣中,曹恤开口,并不认为子夏的道理适用于当世。
  曹恤,世人称之为子循。
  “子循啊,子思能把你从洪河请出来,看来也是下了大功夫。”
  子循道:“做官一世,红尘喧嚣,困顿难受,故隐于山野,本不愿复出,奈何...天下礼崩乐坏,乐土不复,不得不来。”
  “子夏先生,你觉得你是正统吗?”
  子夏失笑:“难道这里有人认为自己不是正统的吗?”
  子循道:“不,子夏先生,你错了,不是自己认为自己是否是正统,而是正统,至今没有决断。”
  “我的看法,众人皆不得仲尼真传。”
  子循指着子思,曾参他们道:“即使是子思,也不过是在拾人牙慧而已,他拿起的,是仲尼曾经放下的,但是仲尼都放下的东西,怎么能称呼为正统呢?”
  “正统是什么,我们今日争斗的,不是流于表相的东西,我觉得程子说的很好,儒家存在的意义,儒家在战国的作用.......这是决定谁为正统的关键所在。”
  “那么,追根溯源,儒,是什么?”
  子循问子夏:“先生以为是什么?”
  子夏答道:“儒本柔也,是懦也,却非是惧而生,所谓懦字,心之所需也。”
  “儒者,当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为君子,渐于饥寒,而志不僻;銙于五兵,而辞不慑;临大事,不忘昔席之言。”
  子循笑而不语,在子夏说完之后,南宫适接话:
  “儒制邦道,有道不废;儒制邦法,有法不戮;君子躬稼而知天下!”
  “乐土哉!”
  澹台灭明笑道:“天下也大有,天下也大同!君子之行,泽及当世,名垂青史,乐于黄泉九幽之下,无憾矣。”
  “异!”
  有人开口,八脉之中,颜回一脉,颜回本人因为重病并没有到,出声的是公皙哀。
  公皙哀,字季次。闾巷人也,终身空室蓬户,褐衣疏食不厌,他出身于平民之家,一生潦倒,与颜回的道理“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不改其乐”完全契合,故而同属一脉。
  “儒有大人之儒,有君子之儒,有小人之儒,有犬马之儒!”
  公皙哀道:“所谓大人之儒,以天地为居,以山河为几,以众生为亲,我曾听程子在新宫有言,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此为大人之儒也!”
  “所谓君子之儒,ChéngRén之美,不ChéngRén之恶,行仁走义,以仁义为己任,以道德为己绳,不妄动,动必有道,不徒语,语必有理,不苟求,求必有义,不虚行,行必有正。此为君子之儒也。”
  “小人之儒,所谓小人之儒,子夏先生曾经为人阴郁,报复心重,遭到仲尼训斥,彼时子夏先生便是小人之儒了,行的是儒门的道理,走的是儒门的路子,但是所作所为,既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君子之儒,却又处处放不下意气,无远见而贪图小名,君子则将以明道,小人则矜其才名,此为小人儒也。”
  “没有大才,靠自吹自擂而已,却又自卑。”
  公皙哀的话并没有让子夏恼怒,反而让子夏觉得有些怀念,昔年他刚刚拜仲尼为师时,便是这副模样,是仲尼一直在教导他,让他成为了后来的“西河圣人”。
  而他与子张最早的冲突,大概就来源于此,当时颛孙师在儒门内有很多朋友,而子夏则性格孤僻不喜群居,双方因为交友的问题偶尔做了一次辩论,虽然互相欣赏对方的才学,但最后依旧不欢而散。
  “最后一种,犬马之儒!”
  公皙哀看向各位圣贤,忽然冷笑道:“这种儒,我拿不出例子,但是,我可以用墨家的例子来举一下。”
  “墨翟何等大才?昔年仲尼哀而避世,墨翟与杨朱争雄,彼时,天下不归杨则归墨,彼时连孟轲都不敢抬首相走,是因二圣之说喧沸于天下,无他容身之地。”
  “但即使如墨翟这般大才,最后麾下也教出了胜绰这种无义的败类,这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说,我拿不出犬马之儒,是因为儒不被列国所接受,那么墨,是各国都希望拉拢的,胜绰便是犬马之墨了,但大家都知道,墨翟是反对无义之战的。”
  “胜绰三次帮助项子牛发动不义之战,让墨翟勃然大怒,派遣高孙子前去捉拿,并且将他革出墨家门户。”
  “这种人,学到了诸子的道理,却不遵守,反而用这种道理来为自己谋取私利,甘愿成为他人门下走狗,毫无底线坚持可言,这种人,便是‘犬马’。”
  “犬马之忠,世人赞誉,但为何到了我们这里,就是骂人的话?原因,忠的对象不一样。”
  “犬马忠诚于主,我等忠诚于道!”
  公皙哀认真道:“我认同子夏先生所说的话,君子当不忘昔席之言,即使我们尊贵了,也不能忘记曾经的理想,而澹台先生所说的,南宫先生所说的,乐土,你们是要用自己的道理,帮助那些贪婪的君王,你们真的觉得,他们会遵守诺言吗?”
  “法家忠诚于法,不惜以身试法;墨者忠诚于义,为利天下而死不旋踵。”
  “我儒家呢?忠于仁,奉于义,赞于孝,读于春秋,希冀于大德,以周礼当作矩,以周乐作为尺,首先一个,仁字当先。”
  “而我要说的,是世间君王,皆不仁,俱如禽兽耳!”
  “儒者,一个仁字,而不是什么立邦规矩,立邦法度,先行仁,再言天下!不然就是助纣为虐,与禽兽同舞!”
  公皙哀言辞激烈,直指南宫,澹台,做出捧饭碗的动作:“诸位,包含曾参先生在内,莫不是都要披着仲尼的死皮,叼着已经腐烂发臭的骨头,去向君王献媚而行那犬马之事吗!”
  “季次!”
  曾参豁然直视他,气焰暴动!
  “何为犬马,若希望为犬马,在秦国时,便不会有秦商身死之事了!你懂得一些皮毛,也便敢在这里大放阙词!”
  “这种乱视听,已入诡辩的话,也配称儒!君王皆禽兽,我等俱犬马,那你是什么,石缝中的青苔?亦或是河底污泥里的虫子?谷仓外扒拉的相鼠?看到阳光,却又距离自己很近,得而不得,故而嫉妒万分?”
  曾参骂人是不带一句脏字,确实是气的不轻,而公皙哀却同样不退,大笑道:“是非与否,我只是一问,答与不答,皆看汝等,与我何干?你不答也罢,这里还有人,接着讲,接着听!”
  “儒.....”
  漆雕晖叹了一声:“十二个字而已,若懂,皆懂。”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窃以为,只要做到这十二个字,便可自称一声儒而不惧天下流言蜚语了。”
  他的话言简意赅,同样也是当初漆雕启与仲尼谈话时所说的答案,漆雕氏一直尊奉至今。
  孟氏之儒来的是万章,他不算圣人,仅仅是一位贤者,但是因为孟氏之儒在儒家内部同样很有口碑吃的开,所以借了东风,也活了很久,成了一位不折不扣的古人。
  他是孟轲的首徒,而孟轲,并没有到来,颜回不来是因为病重,盗跖已经去看他,而颛孙师是因为血战雁门与恒山武士同拒匈奴而来不了,至于孟轲,并不知道原因。
  按道理说,这种大事情,虽然孟氏之儒在八脉之中不算大势力,但他的道理在儒门之中很是盛行,只是政治主张有一部分因为太过于理想和荒诞复古,从而不被人认可,但是关乎“民贵君轻”的一段,是极其被推崇的。
  所以孟子应该不会缺席这种大事情才对。
  现在么,比较奇怪。
  万章先是向各个圣贤行礼拜见,而后再不卑不亢的开口:
  “君子仁于他人,利于他人,负重于己,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此正儒也。”
  “至于曾参先生与季次先生的争论,晚辈这里,想要说一句话。”
  “家师曾向梁惠王言:猪狗吃的是人吃的食物而不知道设法制止,路上出现饿死的人而不知道赈济饥民,人死了反而说‘与我无关,是年成不好的缘故’这和把人杀了反而说‘与我无干,是武器杀的’又有什么不同呢?”
  “现在儒家走向争斗,但儒家的人却都看着自己眼前的利益而不谈最初的仁义,正是‘道已死却与我无关是世界的错误’。”
  万章的话有些尖锐了,但他也只是说了一句,而立刻就有人嘲笑起来。
  “异!”
  乐正氏之儒中,乐正春开口了。
  “孟轲只说猪狗吃的是人的食物,却不问为什么会这样,而是一昧让梁惠王想想办法,这不是荒谬吗,我也知道这个**,最后梁惠王并没有回应孟轲的道理,是梁惠王不知道如何回答,还是他不想回答?”
  “孟氏只说天下仁义,希望人人都仁,人人有义,要放下利益?异!那孟氏宣讲义,又是为了什么呢?道,其实也是利益,万章,莫言不知,我看,是知其不为。”
  “看得懂过程,见得到结果,却不知道起因,猪狗吃的人食,路上出现饿死的人而不得赈济,可梁惠王拿不出来,你知道那年天下大旱,连国君都收没有多少余粮,民贵君轻不假,但难道要抱着亡国的姿态,去赈济灾民吗?”
  “那国也亡了,民最后也是死了,你就这么肯定,其他的国和你讲仁义?不来打你?”
  “借看古事,郑庄公与周桓王,因为一亩地麦子而打了起来,杀的是天昏地暗,周桓王自己披挂上阵结果被一箭射翻,事后郑庄公只赔了一点麦子,美其名曰来看看,是气的桓王箭伤发作,差点死掉,大家都知道郑庄公逾越了礼,诸侯怎么可以在春秋的时候,进攻天子呢?”
  “但是,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什么?是郑庄公想要代天子吗?不是,只是因为天子要削弱郑庄公的权柄,而庄公当时正好兵强马壮,气在头上,便割了天子的庄稼。”
  “正如烈马不好驯服,上马时,见到新的小主人,那也是不服气的,自然要翻蹄子给主人看看,若是桓王赢了,庄公自然驯服,可事实上....大家只看到庄公赢了,天子败了,于是郑国就有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