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吾非修罗 > 正文
昆仑故人
作者:雷霆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鹂巷口莺欲语,乌鹊河头冰欲销。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鸳鸯荡漾双双翅,杨柳交加万万条。借问春风来早晚,只从前日到今朝。”

    深夜的姑苏城,月明星稀,万家安眠,只有桥下的流水在静静的流淌着。

    城中,一只白色的狐狸在房檐间跳跃着,它的步履轻盈,身姿矫健,一身长长的毛发在月光的印照下闪耀着银色的光辉。

    那只银狐跳到一处屋舍之上,便停下脚步,跃与地面。

    它静悄悄的走到窗棂前,然后耳朵竖起,贴于窗前,仔细的倾听。

    未发现什么异常,便施起法术,鼻尖显出一道绿色的光芒,那窗户的插销便自动开了。

    然后银狐轻轻推开窗户,“嗖”一声跃进了屋中。

    “啊!”片刻后,只听一个少女长长的尖叫声划破寂静的夜空,惊起一片犬吠。紧接着,那屋中紫光一闪,少女的呼喊声便随之停住了。

    稍后,银狐又“嗖”一声跳出屋子,爪子扒拉着窗台,三两下爬上了屋顶。

    “怎么了,女儿。”屋中又响起一个老妇的声音,然后她又慌张的叫道:“女儿,你在哪里?”

    周围一片吵闹的犬吠声中,邻舍一个汉子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走出屋子,然后抬头四处张望,却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然后,他指着远处一处屋梁大叫道:“狐狸,狐狸,银狐!”

    更多的街坊也走出屋子,顺着汉子指着的方向看去,却赫然见到一只硕大的白色狐狸在房顶间轻盈着跳跃着。

    顿时,大家也纷纷惊慌的大叫道:“狐狸,是狐妖,狐妖作祟啊!”夹杂着犬吠,地上一片噪杂。

    在纷乱间,一个老妇跑出屋子,追着那银狐悲怆的哀嚎道:“快还我的女儿!”

    但是那银狐并未停下,只是继续迅捷的奔逃着,银色的身影很快便消失于众人的视野之间······

    天明时分,两名少年走在姑苏的大街上,只见人流熙攘,商铺云云,不由也是好奇的左右观望着。

    这姑苏自古便是世间最为锦绣之处,因此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美誉。但看那清河粉墙,廊桥舟影,园林回廊,确是钟灵秀毓,世间少有;繁华古城,地灵人杰,粉黛佳人,又自然谱写着一段段千古风流。

    那少男看着此间繁华,不由心中叹口气想到:果然还是江南繁华,在蜀山修行,清规戒律,良所繁多,偶尔能在周边城镇走动,又多是人烟稀薄之所······

    他便是华子晨,早前与截杀他的魔教行使激战之后,来到江东地界后,却见八大仙门前锋部队已然将渡口围的水泄不通,不许人员出入。不得已,便先行南下,欲从姑苏取道,再绕至金陵华府。

    华子晨抬头看看右边的华莹儿,虽是与自己同行,可却相隔两丈之远,显是被昨日黑影附体的自己所吓怕了。

    心下也是惭愧,却不知如何去安慰她。忽见旁边一个面具摊,便灵机一动,去买了两个面具。

    华莹儿在前面走着,左顾右盼,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猴子似的叫声:“嗨,妖精,往哪里逃?”

    华莹儿一怔,然后回头看去,却见华子晨戴着一张孙悟空的面具,不禁勾起儿时记忆:他们小时候,一群小伙伴经常戴着面具玩扮演的游戏,而满大街疯跑的场景,那时候青梅竹马,快乐无比······想到这里,华莹儿不由一阵莞尔,心下也放松了许多。

    “孙悟空”华子晨又叫道:“妖精,你到底把我师父藏哪了,不说,休怪俺老孙不客气!”然后拿起一个面具,慢慢走近前来,递给华莹儿。

    华莹儿初时还有些害怕,缓缓接过面具,但看那面具却是个观音菩萨,便会心一笑,忙戴上,故作庄重的声音,对“孙悟空”说道:“猴儿,休得无礼,难道不认识我观音娘娘了?”

    “妖怪休要骗俺,俺老孙的火眼金睛早就看出你是白骨精变的了!”说着,“孙悟空”还用手指划着眼睛,面具后的一双眼睛也随之一眨一眨的,显出精气十足的样子。

    “观音娘娘”忍不住“扑哧”一笑,便说道:“那你来抓我啊,抓到就把师父还你!”然后双掌贴在脑门上扇了几下,像儿时一样,对着“孙悟空”做了个鬼脸,便转身撒腿便跑。

    “别跑,还我师父!”“孙悟空”赶紧追上。

    两人便在拥挤的人群中一前一后追逃着,旁人投来一阵讶异地目光,迎面的人慌忙躲避着,然后嗔怪这两个少年道:“你们两个,这么大了,还这么闹?”

    可是两人此时好似已经真的回到了童年,那个两小无猜,天真而快乐的年代,只是笑嘻嘻的奔跑着。

    但见那华莹儿娇小的身躯却是灵活非常,在拥挤的人潮中左避右闪,游刃有余,奔跑的速度丝毫不受影响。

    华子晨却是被人群所挡,而渐渐落下,只得在后面叫道:“妖精,不要跑这么快,等等俺老孙啊!”

    华莹儿在前面嘻嘻笑道:“再不快点,我就把你师父吃啦!”

    华子晨只得紧追,但见华莹儿迅捷的身影渐渐隐没在人群中,心下只是赞道:莹儿自小身手就远比常人灵敏,灵力上也胜常人几分,若是有人教导,专心修炼,恐怕现在也能入真元仙士之列了。

    心内想着,不觉分神,不小心撞上了前方一个身穿青色道袍之人,两人分别向两边退开。

    华子晨正要抬头说声对不起,可是见到那人却是一怔。

    只见站在面前的少年身材高大,长着一脸的横肉,拿着把宝剑,正是华子晨在昆仑派的师兄何非与,而旁边两个贼眉鼠眼,看着甚是猥琐的年轻道人,是何非与的死党刘运、马腾。

    他们虽是华子晨在昆仑派的同门师兄弟,可却又实在是些不折不扣的恶少。他们一伙十几人,组成了昆仑派中臭名昭著的“昆仑真子帮”,横行霸道,经常欺压同门师兄弟和昆仑治下的其他仙门。而因为“帮主”何非与是昆仑掌门之子,所以众人对他们的种种恶行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自己虽一向和气待人,不喜与人争斗,却不知何故,而招惹了何非与。虽自己有五段修为,可是何非与仗着人多势众,依然对自己种种恶意的刁难和欺侮。直至最后,他居然率“昆仑真子帮”一干人等对自己展开追杀,要置华子晨与死地!

    想到这里,过去在昆仑派三年所受的侮辱和伤痛还历历在目。看着面前几个恶少,居然在这姑苏的街头碰上了,当真是冤家路窄!又怒、又惊之下,身子也抖动个不停。

    那何非与看着面前的戴着面具的华子晨,只做不认识,但是揉着被撞的胸口,甩起一脸的横肉,恶恨很的对华子晨骂道:“他妈的眼睛瞎了,没看到老子吗!”

    华子晨只是死死盯着他的眼睛,面具下的脸上充满着恨意。

    何非与见他只是愣在原地,便呵斥道:“你聋了吗,还不快给老子道个歉!”

    华子晨依然不为所动,只是牙齿已经咬得咯咯直响。

    “他妈的,你再不道歉,相不相信老子刺你一剑!”何非与半边剑已然拔出剑鞘,半截剑刃在阳光照耀下,闪着银光。

    周围的人们纷纷减慢脚速,向这里看来。

    旁边马腾眨巴着三角眼,眼见蛮横惯的何非与要将事情闹大,赶紧拉住他道:“老大,这里不是昆仑派的地界,这家伙只是个聋子而已,何必跟他一般计较。况且,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呢!”

    此言一出,那三个恶少突然表情猥琐,“呵呵”一阵淫笑了起来。

    何非与又对华子晨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王八蛋,这要是在昆仑派地界,你这样对老子不尊重,现在已经躺下了,知道吗。算了,不和你这个聋子废话了!”

    然后招呼马腾和刘运道:“我们快去办‘正事’吧。”

    “哈哈哈!”他们三个一阵淫笑下,勾肩搭背走远了。

    “不好,这几个畜牲又要去祸害哪个女孩了!”华子晨心下暗叫不好。

    正要迈步跟上,旁边华莹儿跑来道:“少爷,你怎么没追过来?”

    “吁!”华子晨指着何非与那人背影道,道:“跟上。”

    于是,他们两个悄悄跟上。

    在姑苏林院密密的行道胡同中,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一条宽敞的街边时,遥见前方挤满了人。

    一栋两层的楼房,结彩张灯,甚是华丽,楼上诸多浓妆艳抹的女子朝楼下招和着,下方挤满了众多男子,人头攒动间, 却是不见了何非与那一伙人。

    华子晨向站在外围四处张望,再两指一点额头,打开灵感去寻他们。

    方圆五十丈内,周围人神识中尽皆显现,都成了些白色的影像,只是些普通之人罢了·······不对,楼上里间,有个女子状的身影,泛着蓝光,是个真元仙士。还有左边数丈之外,有一个白色的影像上,发着淡淡的绿色的光泽,是个初真仙士。

    楼上之人在屋子里,倒是看不清,于是华子晨去看那旁边的仙士,那个男子却也在看着自己。只见他年约二十五,白面凤眼,一身青色长袍,手里摇着把扇子,显出一种风流轻浮的气质。

    那个男子摇着扇子,斜着丹凤眼,对他不怀好意的笑道:“公子,你也是来看牡丹仙子的?”

    华子晨只是疑道:“牡丹仙子,她是谁啊?”

    那男子只是一愣,然后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道:“牡丹仙子你都不知道?”

    “不知道。”华子晨只是摇头。

    “那,你该知道吧。”男子指着那座诸多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女子的大楼,正中一块牌匾问道。

    华子晨看着那块牌匾上写着“怡春院”大个大字,似乎陷入深思,然后又缓缓问道:“这是干什么的呀?”

    ”呵呵,”男子不敢相信的拿着扇子掩住嘴,努力没有笑出声,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已经十八岁的男人,居然连“怡春院”的用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