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人精要修仙 > 正文
第15章 恶心
作者:夭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买好fillico神户矿泉水后,温苞苞觉得自己整个心情都变好了......

    厕所外,客厅内

    高浮生正一脸心痛地望着专心致志玩着芭比娃娃换装游戏的明遥夭说:“遥夭,你放心,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了,我都不会嫌弃你的...........”

    就在这个时候温苞苞迈着插秧舞步伐从厕所来到客厅。

    高浮生瞧见了只觉得辣眼睛,并在心里骂温苞苞真是太煞风景了。

    虽然他连看都不想看温苞苞一眼,但还是因为洁癖而不受控制地去瞄了眼温苞苞的手,然后视线定个在了温苞苞的手上,高分贝的喊道:“温苞苞,你没洗手!!!”

    温苞苞见高浮生那样,心情就更好了故意添油加醋,胡编乱造道:“对啊,我上厕所从来都不洗手的,对了别说是洗手了,我可是连纸巾都不用,直接用手来代替的......”

    高浮生知道温苞苞说的用手是在故意恶心自己,但是光想象,高浮生就恶心到想吐。

    很多东西,高浮生发现很多东西自己越抵制是,思想反而越是不受控制的往你抵触的方面去浮想联翩......

    就比如现在,他的脑海里就是各种各样的手来代替纸巾擦拭上完大号的........

    高浮生一张英俊的脸已经黑透了,他拉起明遥夭的手站起来说:“事情我也不听了,我要马上带着遥夭离开这里,离开你的身边。”

    “不能让你这种粗俗、恶心、总之很是一言难尽的人精影响了遥夭,恶心到遥夭。”

    温苞苞见状脑袋里迅速转动着,正思考着现在自己该说什么才能拦住高浮生时。

    眼中透着迷茫的明遥夭动作却异常利落地甩开高浮生的手,像只兔子一样很快跳跑到了温苞苞的身后站着,可怜兮兮,委屈巴巴道:“不,我不要离开温苞苞!”

    温苞苞见了,这心里立马就有了底气,对着高浮生骄傲地扬起下巴的同时,做了个伸出手护着身后明遥夭的动作

    还看着高浮生语气贱兮兮的说道:“看见没有,明遥夭她不要离开我。”

    高浮生上前一步,显然还没打消要带走明遥夭的想法,他说:“那是因为遥夭现在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判断。”

    温苞苞脱口而出:“她连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都不要离开我,也代表根本不想跟你走。”

    “我想要是在她神志清醒的时候,就更不会愿意跟你走了!”

    高浮生听后,立马像那霜打的茄子似的焉下来了,后退了一步,无力地坐回到了沙发上。

    温苞苞见了,趁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想啊,你们毕竟早就分手了,再让你把明遥夭给带走,实在是不合适!”

    “再说了,恋人之间为什么会分手啊?无非就那么几个原因,要么就是不爱了,要么性格不合,三观不对,再或者太花心了之类的原因。”

    “总归你们之间也是出了问题,才会选择分手的,你说是不是?”

    高浮生闷声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不懂。”

    温苞苞见高浮生低着头,十指插在发间。

    于是对着高浮生可劲儿地翻白眼……

    但是温苞苞觉得自己就算是鄙视高浮生也不能一直翻着白眼。

    先不说万一高浮生抬头时瞧见了,生气到真要动手时,自己可打不过不说,就是这接连翻着白眼,眼睛也很累啊!

    停止翻白眼后的温苞苞说:“是,我是不懂,但是我会选择尊重明遥夭的意愿啊!”

    “先不说在她神志不清的状况下也愿意跟着我了,就单看她在几乎忘记了所有的情况下却还记得我,就能够充分说明我在她心中的分量的。”

    “至少现在她是离不开我的了,至于你……”温苞苞顿了顿后转头问明遥夭:“咱们前面坐着的这个男的你认识吗?”

    温苞苞脸上淡定的一起批,心里默默念着明遥夭你可千万要配合,说不认识啊!千万千万要说不认识、拜托了您哎~

    明遥夭双眼透着迷茫,瞧着傻乎乎的,也不知道听没听懂温苞苞的话。

    随着时间的流逝,温苞苞淡定的神情起了裂缝,心里已经咬牙切齿的在想,明遥夭啊明遥夭,你要是一直不回答也就算了。

    但是,你待会地要是给我整出认识两字,我可就真不管你了,任由你的这个前前前前男友把你给带走,再可劲儿的占你的便宜……

    …………

    温苞苞的脸上是越来越慌乱,而高浮生灰暗的眼里却逐渐有了希望,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明遥夭。

    温苞苞觉得实在是太煎熬了,于是用自己最最最温柔的语气看着明遥夭问:“遥夭,咱们前面的这个男的你不认识,对不对?”

    高浮生听了不开心了,正要怼温苞苞的时候。

    就听见明遥夭先说话了,她正一脸天真的反问温苞苞:“苞苞啊,他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家?”

    温苞苞瞬间就不慌了,眼神得意地看向高浮生:“听到没~”

    高浮生的眼神一下子就暗淡了,半晌后才开口问温苞苞:“关于遥夭的事情,你还没说完的,现在就继续说吧!”

    温苞苞怂了,她哪里是有什么没说完的,纯粹是采用拖延战术,不然还在星巴克的时候,明遥夭可不就要被他高浮生给带走了嘛!

    高浮生见温苞苞神色不对,皱眉问:“温苞苞,你骗我的呢?”

    温苞苞看了看明遥夭,并对着高浮生指了指明遥夭说:“你要是真的还在意她,就、就得尊重她,千万不能打她在意的人,比如说我……”

    高浮生还真的挺想教训教训温苞苞的,但是望了眼明遥夭,最终还是没动手。

    只是起身再次打量着周边的环境时说:“不把遥夭带走,让她继续跟着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能再让她继续住在这样的地方了,得换个更好的环境。”

    温苞苞皱眉:“这里究竟哪儿不好了?”

    这时候明遥夭拉了拉温苞苞的衣角说:“我饿了,要吃你做的饭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