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频频道 > 人精要修仙 > 正文
第64章 多美好
作者:夭安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流浪汉表示自己可以坐着陪温苞苞,喝的就不用了。

    但温苞苞还是把已经插上吸管的奶茶塞到了流浪汉的手里。

    并搀扶着流浪汉重新坐下。

    流浪汉从一开始的后退闪躲,怕弄脏温苞苞。

    到后面坐下来,笑得满脸褶子,苍老枯瘦的手捧着奶茶,低头喝了口:“真甜呐!”

    流浪汉:“姑娘啊,你真是好心肠,说让我陪你喝这叫啥奶茶的玩意儿,就是买给我喝的吧!”

    温苞苞也坐下,喝起了买给自己的奶茶嘿嘿的笑了两声。

    走近时,温苞苞才发现这女鬼原来是因为舍不得,放心不下这流浪汉,而凝成的鬼。

    这种鬼,鬼力十分有限。

    想来如今能够用鬼力让流浪汉听到她的声音,已经是她鬼力的极限了。

    难怪呢,这女鬼能做的只能是陪伴在流浪汉的身侧,却没办法再为他做更多的事情了。

    不然,这瞎了的流浪汉,过得肯定会比现在好。

    温苞苞假装看不见女鬼,听不到女鬼对流浪说:“老伴啊,这姑娘不但心地善良,而且长得很漂亮。”

    “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

    “你常跟人说你在跟我聊天,人家都觉得你是疯了。”

    “你都不以为然,现在这心善的小姑娘在这,你可不要突然跟我说话,吓到人家孩子啊!”

    流浪汉点点头,没说话。

    在这个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坏人。

    有坏鬼,也有好鬼。

    有美好,亦有丑陋。

    但是,在这一刻

    温苞苞所感受到的是满满得善意跟温暖。

    她继续喝着奶茶。

    笑着说:“真的是好甜。”

    流浪汉捧着奶茶杯的双手枯瘦如柴,脏兮兮,都是皱纹的脸上却笑得很是开怀:“嗯,真甜哈!”

    “真好喝。”

    看得温苞苞突然鼻头一酸。

    需要努力才能让眼泪不流出来。

    温苞苞觉得这个流浪汉活的好像泡在苦坛子里一样,过得全是苦味。

    可为什么,这样一个尝尽人间疾苦的人,会有这么甜的笑容。

    温苞苞看流浪汉把奶茶喝完时,自己早就把四杯都喝完了。

    温苞苞问流浪汉还要喝吗。

    流浪汉表示不要了。

    温苞苞又带着流浪汉一起去吃饭。

    丝毫不顾及别人投来异样的眼光。

    毕竟流浪汉已经很久没有洗过澡跟换衣服了。

    身上还散发着恶臭。

    一个苍老,邋遢,头发跟胡子都很长不说,还结成块了的流浪汉身边站着一个肤白貌美的大美女,丝毫不嫌弃的样子搀扶着拄着一根木棍当拐杖的流浪汉。

    有人感叹,真是人美心善呐!

    也有人说,肯定有人在悄悄拍摄,准备发布倒网上,这是在做秀.........

    温苞苞听了丝毫不在意。

    但是流浪汉听到这些声音,脸上却有了怒意,他握着木棍的手紧了紧,重重地敲在地上大声说:“哪怕是作秀,也不见得你们来啊!”

    “我身上那么脏,那么臭,谁知道有没有传染病,还觉得我脑子有毛病,你们说这姑娘得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哪个敢跟我走近,哪个不是嫌弃我。”

    “所以,不要诋毁这么好的一个姑娘!”

    “我就听不得你们这么说人家。”

    女鬼也在一旁点头附和:“老伴,你说得好,说的对。”

    温苞苞不在意那些质疑得声音,但是流浪汉夫妻一人一鬼的举动、言辞让她觉得太过温暖也太过美好。

    人间值得!

    可,为什么之前她还会一心去求死呢?

    因为,没去发现这些温暖。

    温苞苞突然在想,如果激发超凡念力的最终代价,真的会让她彻底死去的话。

    她竟然觉得有些眷恋跟不舍了呢。

    不止因为明遥夭她们。

    ............

    吃完饭后,饭店的老板坚持不收温苞苞的钱。

    饭店老板看着还要扫码付钱的温苞苞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

    温苞苞:“啥?”

    饭店的老板笑着解释说:“就允许你帮人,别人就不可以了嘛!”

    温苞苞听后,笑笑,为饭店老板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温苞苞明白,不管自己在这人界生活了多久,但似乎始终没有真正融入这里。

    不懂这人情、不懂这事态。

    可眼下,她似乎懵懵懂懂的有点儿懂了呢!

    温苞苞接着又带了流浪汉去理发,还去买了好几身衣服、鞋子和n e i 裤等。

    流浪汉不想温苞苞破费时,温苞苞总以自己钱多到花不完的理由解释。

    最后,温苞苞又给流浪汉开了个房间。

    她问流浪汉:“大叔,我把干净的衣服跟毛巾放在浴室,你自己可以给自己洗澡吧!”

    流浪汉点头。

    温苞苞把流浪汉带到浴室后,出去把门带上后,坐在房间里。

    在浴室水声响起之前,温苞苞听着女鬼告诉流浪汉喷头在哪里,开关在哪里,做他的眼睛。

    .........

    花了很久时间,洗完澡出来后的流浪汉已经跟温苞苞最初看见时判若两人了。

    干净清爽的四方平头,胡子也理干净了。

    白色的polo衫,搭配卡其色休闲裤,一双休闲风的真皮鞋。

    女鬼上下打量着流浪汉,眼里写了我不管,上天入地,我老伴最帅,女鬼说:“老伴,你现在看着可真像一个当老板的。”

    流浪汉笑了,一下子忘记了在温苞苞面前得掩饰,他脸上洋溢着全是幸福的笑容对女鬼说:“是嘛?就是太让这姑娘破费了。”

    女鬼急切道:“你听我说话就好,接什么腔啊,吓到着好心的姑娘该怎么办?”

    流浪汉想继续接女鬼的话,可又怕吓到温苞苞。

    满脸踌躇,片刻后才面带尴尬的说:“姑娘,我有自言自语的习惯,你别害怕啊!”

    温苞苞说:“我不害怕,希望你们也别害怕。”

    “我能够听见你们的对话。”

    “也可以让大叔的眼睛重见光明,只是你们要保密哦!”

    流浪汉跟女鬼倒是没害怕,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女鬼,诧异之余,又觉得狂喜。

    如今她深知自己鬼力有限,无法帮流浪汉改善生活。

    要是流浪汉能够重新看见,生活会好过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