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美男
作者:洛忆滢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女孩对着一个男人又打又骂!手里拿着扫把挥舞,男人脸上又红又肿。
  不清楚的人都以为是老婆打老公,在这里也尝尝遇见,不足为奇。
  “哐……”
  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花瓶完美落地。
  庄晓言悲了,事闹大了!
  这,眼睛瞪得老大,惨了,这次赔惨了。呜呜…还不忘踢一脚肖明。
  几个黑衣人闻声而来,从中间从出一个年龄40左右的男人。
  这哪来的肥猪,这肥头大耳的男人,不要告诉我是这里的老板,还有个啤酒肚,一脸的黄牙,笑起来让人喷血。庄晓言嘴角一抽,心里作呕。
  大哥,你长的很无辜,长的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
  长得那么有创意?哪来的勇气?身边还站着这么漂亮的妞?老牛吃嫩草?这得多嫩啊!
  好吧,有钱人!
  “谁在我的第三撒野,不想过了!”肥猪男开口了。
  在场人都纷纷看向庄晓言。
  庄晓言……
  “怎么?哑了?就是你撒野。”肥猪男叼这雪茄,喷出一口白烟。
  你煤才哑了,你全家都哑,就你这抽象派姐和你说话都觉得恶心。
  见过丑的没见过这么丑的。咋一看,挺丑,仔细一看,更丑。看得庄晓言作呕,满脸的厌恶。
  肥猪男色眯眯看着庄晓言,她居然敢厌恶他。不悦了。
  “去把给我抓起来!”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丢了扫把就跑,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看见一包房就扭开冲进去。
  “呼呼…吓死宝宝了,还好姐跑得快,不然就被肥猪男抓到了!”拍着胸脯自言自语。
  一下愣住了!
  房里站着两排黑衣人!中间坐着两个男人!都在看着她!这房里诡异的寂静,让庄晓言打了个冷颤!
  在看清楚他的容貌时,刀削斧刻一般的脸庞,轮廓分明,双眉犹如一道利剑衬得黑眸更加十分冷酷无情,带着异样吸引力。
  哇塞!
  好一个极品!唯我独尊的狂霸。
  当然如果他现在的神情不那么恐怖就更完美了。
  “嗨~”掰掰手,轻“咳”两声:“那个,我躲避仇家,哦呵呵,不小心跑到你这里了,想借个地方,既然不方便那我就先走了哈……”说完她就赶紧打开房门。
  谁知道刚碰到门把,人就被两名大汉抓起来。
  凛然的架住了庄晓言的肩膀。
  庄晓言神色凛冽,用力挣扎。可是,架着她的两个都是彪形大汉,岂是她一个小女子能挣脱的?
  她看向男人:“让你的人放手,我自己有脚。”
  众人大惊失色。
  天啊!这女人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眼前的状况,敢以这种语气和楚墨尘说话!
  再看看楚墨尘,无可挑剔的俊颜上此时沉得好似随时将会暴风雨来袭,让人不寒而栗。
  楚墨尘扬了下手,示意放开。
  一旁,所有人皆是倒抽一口凉气。
  庄晓言不动声色得抿了抿唇,走到他面前。
  他双手搭在膝盖上,坐在沙发斜睨她。他气场太过强大,不怒自威,以至于庄晓言只觉得整个空间里,都压得让自己连呼吸都困难。
  她噎了下口水,望着男人,不敢发出声音。
  怯怯地说:“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
  楚墨尘皱眉,他吓到她了?干嘛怕成这样?
  要知道楚大爷你那么大的排场搞得跟黑涩会似的,能不怕吗?
  “你?是刚才的女孩?”旁边的美男先出声,接着又说:“这就是你让我帮的忙??”
  听到声音晓言微微抬眸,是他!
  “呃…那个,当然不是,我是…”来找东西的,这让她怎么开口耶。总不能说自己来这找房契的吧那还不把人雷死。
  “你们先出去!”男人的话,打断了她进一步的思绪。
  ……
  偌大的房内,所有手下都退了出去,只剩下庄晓言和楚墨尘。
  楚墨尘狠盯着她一眼,他森冷敏锐的眼神要把她盯出一个窟窿,晓言内心胆颤,她是怕的。但没表现出来,不知道他是干嘛前保持冷静。
  “接近我?”他低低的开口。
  “什么?”吃惊地看着他。
  “难道不是?”
  ……
  原来她把她当成那种女人,仗着自身长得帅就以为所有女人都追着倒贴他?他哪来的自信?
  楚墨尘见她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很好,既然送上来的猎物哪有不吃的道理!
  “先生!你想错了!我不是那种女人!”嘛蛋,摊上这么一个自恋的家伙。
  “多少钱!”冷到极点的语气。
  “先生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妄想症,有钱长得帅不是这么用的!”
  “我对你这种不敏感。你吖的光着身子追我两公里,我回一次头算我流氓!”既然你先不尊重人那就别怪我没好气,有钱了不起,总是拿钱压人,老娘最最憎恨!
  “哦?是吗?”来这里不就是接近我?还想欲擒故纵?很好你成功了。
  “不是!”眼里全是厌恶。
  果然有钱人都是一类人。呃呃
  这个女人什么眼神!居然敢厌恶他!想他一个国际总裁不知有多少人巴结他,该死的女人。
  猛的起身向庄晓言走过去,那力道,把她甩飞到后面的墙壁上。
  她身子一歪,借力使力从大掌下挣脱出来,气急败坏地叫嚷:“喂!你不会想杀我吧?”
  男人不理会她,再次朝她伸出手来。
  这次惨了,该不会真的杀她?
  男人把她抵在墙上,动弹不得。
  庄晓言下意识的抬起左脚,向下面踢去。
  男人看懂了她,以脚勾住了她的脚,把她搂了过来。
  我靠!这不是想杀人而是想吃人!
  在心里暗骂一声,使劲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