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漫画家之梦》 > 正文
楔 子:不完美人生
作者:断罪蝴蝶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梨木从出生至今已经度过了30个年头,现在在“南华蜂王”手下担任店长职位。店面位于朝阳街道繁华的地段,每天的销售额很高,因此梨木得到的提成也十分可观。基本工资加上提成差不多每月一万二,在南华市也算是中高薪阶层了。这是当然的,毕竟梨木已经在老板手下工作了五年,算起来还是个“能人”。

    他大学读的是管理学,毕业后做过保健品推销,专门销售氨基葡萄糖,那是一种专治老年人骨关节的药物。在医院购买二代氨基葡萄糖只用几十元,不过经过公司包装、请教授、搞讲座后,公司的氨基葡萄糖变成了“三代产运动员特供品”。买一个疗程的药得花一万元,打个折就是九千六百,坑的是老年人。

    氨基葡萄糖肯定是有疗效的,只是卖得这么贵,着实令梨木觉得公司有欺骗老年人的嫌疑。碍于良心,他跟上司说明想法后很快就辞职了。峰回路转的学了java编程,成为了一名java程序员,尽管总是加班加点的工作,好歹也是凭借双手在“垒砖”。一年后突然发现自己有了脱发症状,面容也老了许多,这才慌张的辞去工作。

    从“高薪it精英”转到了一家大公司担任seo,全称search

    engeoptiization即搜索引擎优化师。该公司在bj、南华、cq等市都分部,全胜时期员工达一千多人,员工多自称是在“黄色小网站”工作,一小撮人精通日语、玩日文游戏、看生肉番,是梨木见过工作气氛最活跃的公司。

    不过……到底还是不行,大概是做java的时候太过努力,辞职没休息多久又投入新工作的关系。这会儿才工作一两个小时,眼睛和肩膀就酸疼得厉害。等到休息的时候,或坐或站或走都觉得十分难受,用确切点的说法就好比:胡椒粉老飞进眼睛和全天候严重落枕,身上这两处地方都酸疼难耐。

    梨木再次辞职,这次休息了半年,顺便考取教师资格证。他顺利当上了一所中学的健康教师、兼心理咨询师。说实在的,中国心理咨询制度不完善,就连政治老师花一年时间也能考国家二级咨询师证,即中国所能派发的最高等级的咨询师证。此时梨木24岁,大概是太年轻、资历浅的关系,只能给中学生做免费咨询。

    细细算来,梨木兼职过电话客服,做过保健品推销员,学过java做过程序员,担任大网络公司的搜索引擎优化师,当过健康教师、心理咨询师,跨过各行各业。

    教师对于梨木来说太闲了,特别是一年还有两个假期,这是习惯身处繁忙工作的梨木所适应不来的。

    不久梨木离开了教职岗位,无意中娶了个妻子,不得不再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最近五年,终于在“南华蜂王”麾下稳定下来,专门卖对全年龄段都健康的蜂蜜,销售价从几十到几千不等,各阶层与他交谈、咨询、购买络绎不绝。这时候他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一只菠萝萝莉女儿和一坨整天捣乱的熊儿子。

    但,梨木过得并不开心。这是他的生活,却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就在这样的郁郁寡欢中,他迎来了30岁的诞辰。

    妻子卢荟在这偏小的别墅院子里给他摆了生日宴。

    刚下班的梨木拿了公文包,低着头走下车,迈进院子惊讶的听到一阵欢呼。

    “surprise!”

    “生日快乐!”

    “老公生日快乐!”

    “爸爸生日快乐!”

    不管再怎么抑郁,梨木都努力像客人挤出一点微笑,丢下公文包抱着两孩子转了两小圈,跟亲朋好友一起参加自己的生日宴。然而他的心却在渐渐下沉,他的灵魂仿佛脱离身体一般,在漂浮在半空中看见自己在喝酒应酬。

    参加宴会的人有他的老板,有一些属于他的老顾客,其中一些相对来说还相当有钱有势。在场的人全都过得丰衣足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若上帝让他任意选一人取而代之,他大概还是不会感到满足,到底是哪里有缺憾呢?

    “看见”自己酒过三巡,躺在廊下的摇椅上。看着叽喳吵闹的妇人,一群高谈阔论的绅士,以及在草地上满地打滚的小孩。这样人生应该是完美的,可梨木总觉得缺了些什么,缺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心跳,似乎有点快?

    他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小时候他住在南华市城中村。城中村的生活可不比城内差,爷爷奶奶有三栋楼出租,不用工作也比城市人活得滋润,农村合作社每年年底都有分红。

    那年六岁生日,他在大人的追问下,曾扬言长大后要做大漫画家。家里人虽大加赞赏,实际上却从没有将他送去学画画的意思,所以梨木只能在书本上画,几乎每一页纸都画得满满的。最后他所得到的自然是老师和父母的一番教训。梨木还记得当时老师在他父母前面投诉“见过学生乱画课本乱画作业的,就是没见过他这么严重的。”

    纸张、作业本、书皮、铅笔,当时全都是跟着母亲去买才会买,即使有零花钱,梨木当时也不知该怎么购买文具,现在他想起来还真觉得自己有些愚钝。

    小学二年级运动会那会儿,他被发现患有心脏病,据统计每50人中就有一人患有心脏病,他不幸中招了,最后几次诊断结果是先天性心律不齐。

    因为种种原因,梨木在小学消停了一段时间。直到初中懂得自己坐公车去书城书市后,才拿着压岁钱零花钱去买了《漫画大全》、《漫画人物解析》、《人物画法》、《透析视线》等入门书籍,又根据书上所说去采购云尺、稿纸、d笔尖、圆笔尖、g笔尖等工具。当时就是一阵埋头苦练!

    期间,导致他学习成绩直线下滑,晚上少不了挨家里一顿骂。

    成绩明显下降是自己不对,被训斥了他没反驳,于是第二天抱着白天努力学习、晚上努力画画的态度上学,利用课间时间就完成了预习、复习和课后作业。

    可等到晚上回家吃晚饭,准备练习画漫画时,书桌上什么《漫画大全》,什么《人物解析》,什么《街景画法》全都消失不见了。抽屉里一叠草纸被裁减订成了数学草稿本。除了铅笔和墨水之外,什么d笔尖、圆笔尖、g笔也都被丢到了不知哪个垃圾桶里。那些东西花了他一年的压岁钱,他已经无法重新再买一套。

    记得当时那是一边哭一边找,找完家里就去翻别人的垃圾桶,翻便了整个村子的垃圾堆,直到晚上点都没找到——当时真想不回家在外面流浪算了。

    可静坐在垃圾堆边考虑了种种情况,最后还是被找来的母亲给带回了家。

    初二,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医生说手术很完美。

    顺利升上南华市排名第三的高中,学业变得更加繁重。高二考进尖子班后更是学习到晚上一点钟,等到考上大学才舒了一口气。估计是受了“社会”二字的熏陶吧,在整个大学变得功利化起来。傻乎乎的听从学长的劝诱,为了增加“社会实践经验”而参加了社团活动,时常去福利院陪伴孤独症的儿童。

    社团招新、入党申请、考试险些挂红……非是学习,而是自找没趣式的忙得不可开交。回想起来,高校里那点“社会实践经验”倒也算一脚临门的社会经验了,只是有些可有可无罢了。

    算起来在大学时“百忙之中”还是抽空做了两部作品,给台湾东漫出版社投过两次搞,可惜无疾而终。

    工作后一星期也会抽空一两小时作画。

    但,这是他现在的生活,却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失去了梦想,失去了灵魂……

    ——我失去了梦想,失去了灵魂……

    在躺椅上的梨木已经分不清“他”和“我”了。他不知道当自己6、70岁老死的时候,会不会仍有这样的缺憾。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太痛苦了,心太累……心脏太累了。

    砰砰!

    “木头,这是你的生日宴哎,难得有贵客来,你打算躺到什么时候?快点起来去招呼客人吧。”

    ——是老婆的声音。

    砰砰!

    梨木说不出话来,难受的摇摇手,摆摆头。妻子数次意图将他拉起去参加宴会,他却像个躺在躺椅上的沉重尸体。直到妻子生气离开,椅子仍依着方才拉动的惯性前后摇曳。就好似他悠闲地坐在那里看妻子生气一般。

    砰砰砰!

    “气死我了,怎么叫都叫不动!”

    “诶!今天梨老板工作累了嘛,我们别管他,继续烧烤、继续烧烤,我要一串秋刀鱼,你要什么?”

    “一串烤玉米。”

    “好嘞,请稍等片刻,女士们!”

    砰砰砰砰!

    “爸爸,姐姐打我。”

    “才怪,他恶人先告状,是他抢了林妹妹的发卡。”

    “我没抢,只是问她借来看看。”

    “有借不还就是抢,爸爸你来评评理。”

    “问而取之是为借。”

    “人家不同意就是抢!”

    两个四五岁小孩一左一右摇着父亲吊在躺椅两边的手。

    ——‘问而取之是为借’?熊儿子小说看多了吧,‘有欠有还再借不难’知道不?林总的女儿……儿子,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啊。

    梨木努努嘴,没能说出话。

    两孩子见父亲不理会,又跑去找母亲评理去了。

    砰砰!

    “木头,起来啦,客人要走啦,快去送送……”妻子的声音。

    “嫂子,怎么了?”邻居的声音。

    “木头,起来啦,我真生气了哦!”

    “不对劲儿啊,我说,梨木在这躺了多久了?”南华蜂王的声音。

    “木头?木头!老公——!?”

    “没……没心跳了,快打要120,你们还冷着干什么快打120啊!”客人的声音。

    “卢荟,别担心,没事的喔,救护车很快就到了。”

    “妈妈,爸爸怎么了?”孩子的声音

    砰……

    最后的震颤,心的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