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漫画家之梦》 > 正文
第四十三章:妈妈团
作者:断罪蝴蝶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8月28日星期五——8月30星期日,南华市许多小学迎来了新一期注册。

    低年级学生的父母还没放心到让自己孩子拿着几百块钱去注册的程度。

    于是孩子同一期也是同一班的父母,亦或是互相熟识的同村父母,总是会成群结队的去帮孩子注册。其实小学注册的流程很简单,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只需要填表、交钱、收回执单而已,根本不需要学生参与。

    不过为了培养孩子独立注册的能力,家长们一般都会带上孩子一起注册,让他们逐渐学习注册的流程。

    作为迷之诅咒的受害者,梨木尽量避免出门,成了名符其实的家里蹲。尽管想以种种理由回避注册,让母亲来全权代理注册事宜,但作为一个跳级生,他必须去提前去面见一下新班主任才行。

    梨木母亲把注册时间选定在28日下午。星期六星期天是出租车客源充足的日子,她可不想浪费29、30号的黄金时间。而28日下午注册回来顺便去菜市场买菜可以省下再次出门的时间。

    同时,不少家长总喜欢挤在最后的日子,姗姗来迟的注册。避过注册高峰期也是一种策略,可以争取更多时间,跟老师交谈关于孩子的事情。

    五年四班的班主任是黎老师,是一个看起来很温厚的老奶奶,对梨木来说不算陌生。在梨木以前六年级学期末快毕业时刘老师不知何故休假,给六年四班代数学课的就是这位黎老师。当时因为担心别的年轻老师突然接手毕业班的课程,她自告奋勇地兼任了毕业班的数学代课老师。

    平南小学注册地点位于各个学生即将入学的教室内,负责注册的人是本班班主任。这样安排固然让班主任劳累而显得没有效率,但这样做也有起本身的道理。

    一方面可以让家长带学生熟悉一下新教室的地点,不至于让学生在开学第一天像无头苍蝇般找不到路;另一方面可以方便家长与老师交流些关于孩子的情报。

    比如孩子近视,家长希望把孩子座位保持在前排;比如孩子有心脏病,老师需要多加注意他的状况;比如孩子注意力分散,恳求老师对自己的孩子严厉点。

    林林种种,不一而足。

    梨木来到五年四班问候完毕。黎老师就拿起手边的资料,手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眼镜摆在眼前,看了遍资料又瞧了瞧矮小的梨木,把眼镜放下来说道:

    “测试的成绩非常厉害啊,不错,很不错,年少有为,欢迎来到五年级,梨木同学。”

    她的性格和梨木印象里的黎老师没有差别,看人的眼神内敛,语气和措辞都老练到了一种境界。像她这样的人应该早就担任校长之类的职务了,不过她却从来没有追求过那个位置——她的丈夫本来就是平南小学的校长。

    不过她也没担任学校的行政职位,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数学老师,她一心扑在教书育人的工作中,而非争夺激烈的教职行政岗位上。

    “非常感谢您的夸奖,黎老师。”

    “心脏方面没问题吧。”

    “医院方面检查没问题,所以我觉得应该也没问题。”

    “在我们班都是11、12岁的学生,基本上每个人个子都比你高,我会长期把你安排在第一排的位置,没问题吧?”

    “没问题,感谢您的安排。”

    “虽然你们年龄上有差别,但你比其他人优秀,希望你不要因自己的成绩而骄傲,尽量和大家好好相处。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商量——”黎老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李秀丽后继续说道:“也可以让你母亲来找我商量。”

    “请放心,我会把同学关系处理得很融洽。”梨木并非为了让母亲放心而无的放矢,在政治上“拉拢一批,打压一批”的手段足以把小学生玩弄得团团转。

    “我儿子以后就拜托给您了。”李秀丽拘谨的向黎老师弯腰说道。

    “以后我就拜托给您了。”梨木偶尔也是有样学样鞠了个躬,抬起头来眨巴一下眼。

    “呵,噗噗——”黎老师见梨木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抿嘴一笑,教小孩的乐趣其实源自于孩子。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热络起来。

    李秀丽觉得儿子跟黎老师很投缘,干脆认干奶奶吧,刚想说出这样的提议。突然发现五年四班门口来了别的家长,让她错过了说出口的机会。

    那是个比李秀丽还拘谨的女人,也不知道在门外等了多久,弓着身子立在门边不敢直接进教室。三人望过去时她的手正想敲门,却又似乎是欲敲欲止的停在半空。被三人注意到后更是不知道该把手敲下去,还是收回来比较恰当。

    “进来吧,进来吧,站在那干什么。”黎老师温和地朝门口招招手。

    “黎老师,我们这就不打扰了。”刘秀丽拉起了梨木的手。

    表填了,钱交了,回执单也拿了,没理由再继续呆在教室里妨碍办公。

    “星期一提前点来,到时我向大家介绍一下你。”黎老师最后吩咐道。

    下午四点半。

    南华市“只有春夏,没有秋冬”,这是南华季节的写照,即使是夏末秋初的下午也不见凉爽。带着孩子注册完的“妈妈团”自然而然的在校门口集结。梨木为了赶着完成“千页集”的绘画任务,带头结伙卢薇和其他小伙伴先回家。

    李秀丽和梨茽淑两人撑着时下被宣传得火热的“防紫外线遮阳伞”,实际上也就是普通雨伞下层加上一层银色涂料而已。

    撑伞的只有她们两人,“妈妈团”的其他成员应该说是不注意保养呢,还是没有防晒意识呢……总之连普通雨伞都不撑。

    现在虽然还看不出什么征兆,但到了四五十岁之后,经常晒太阳的皮肤和注意保养的皮肤就显现出差别了。梨茽淑就是三十八将近四十的人,站在妈妈团里却丝毫不显老,大概“年轻十岁”的说法就是由此而来的吧。

    梨木的母亲因为要在大热天开出租车搭客,所以不得不比她们更小心保护自己的身体,这种谨慎的态度从她开车开始一直持续到了晚年。梨茽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早上睡回笼觉,晚上睡美容觉,其实才是妈妈团中最贯彻保养之道的人。

    她们两人伙同柳虹静、梁建明、马英少的母亲,路过通往学校的巷子,朝着平南菜市一路走一路聊。

    “梨木真的跳五年级了啊?”柳虹静的母亲问道。

    虽然从梨茽淑那听到过传闻,但并不是从李秀丽亲口承认,事情发生在眼前也仍觉得如此不真切。卢薇和梨木前两年刚从大班跳过学前班,不过那是因为年龄偏大的关系学校建议跳级,可转眼间再过一年梨木就要从小学生毕业了?

    “梨木学习本来就很好,现在画画也厉害。”梁建明的母亲显然知道得更多。

    她是李秀丽的密友,应该说是跟梨茽淑……嗯,比梨茽淑更高一级别的密友吧。但因为梁建明母亲房子和李秀丽的距离大概有两三百米所左右,所以和李秀丽交流的次数没有梨茽淑多,这是邻居交流地域障碍引起的亲密度问题。

    “啊啊,这个我知道,是跟外国人签了什么画画合同吧。”

    “是要拿去展览的那种吗?真让人羡慕啊——听说一张能卖很多钱吧?”

    “啊!?不多,是漫画不是画画展,就是那种地摊卖的小人书,你说一页能赚几个钱。”李秀丽很谨慎的否认了儿子靠漫画赚大钱的说法。

    如果让她知道儿子用了刚赚到的,几乎所有的稿费买了只将近一万元耳机,估计肯定会立刻回去教育一顿。

    “画小人书啊……不说这个,你跟我们说说是怎么教梨木的唯。”马英少的母亲讨教道。

    “这个……”

    听到李秀丽要传授自己的“教育经”,妈妈团们走路凑紧了一些,竖起耳朵准备不漏掉一个字。

    “这个……”李秀丽为难到。她还真不知道儿子是怎么学的,念在平时的教育也卓有成效,硬着头皮说道:

    “晚上一定要逼他写完作业后在看电视,绝对不允许边看电视边写作业;晚上一定要九点睡觉,睡觉之前帮他预习一下第二天的上课内容;多跟老师打电话,问一下下一步该怎么教孩子……”

    “嗯嗯……”

    “哦哦……”

    看见四人都在小鸡食米般的点头,经过片刻交流后李秀丽稍微放松了点。说实话,在妈妈团中取得领导地位还是蛮开心的,可要让自己传授对梨木的教育经,因为害怕自己的教育方法错误又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

    实际上她成功的把梨木送上了重点大学,与妈妈团其他人相比,她的教育无疑是最成功的。

    “真是没想到你除了开车、给老公做饭、服侍家婆,还能抽那么多时间照顾小孩……真佩服啊。”梨茽淑对李秀丽的遭遇是最为清楚的了。怀着梨木,顶着大肚子,同时还要挑猪潲喂猪,担着鱼塘的水去种菜。

    当初肚子圆滚滚的都快生了,李秀丽要弯腰勺水都要冒着冷汗才能做到,真不知道她家婆是怎么想的。觉得让儿媳掉池塘、摔跤或流产很好玩吗?

    幸好这些都没发生,平南村的麒麟子梨木安全生下来了。

    “是啊……难为你了,秀丽。”梁建明的母亲感同身受。

    “不都过来了嘛,再过几年就会有好日子的。”

    李秀丽看着梁建明的母亲微笑着,笑容着让眼角的细纹激增出来。不保养的话,恐怕她比妈妈团的任何人都显老。妈妈团是增进近距离交谈的体验,交换辛酸苦楚、互诉衷肠的存在。正是因为互相喜欢互相理解才聚成了团。

    梁建明的母亲与李秀丽境遇相似,她的丈夫是平南二组欠缺文化的村民,与梨家辉一样喜欢赌博喝酒,不过酗酒程度远超梨家辉,因此在家里经常殴打梁建明及其母亲。这是有着公务员丈夫的梨茽淑所没有经历过的。

    似曾相识的经历让李秀丽与梨茽淑关系比其他人密切。

    “过几年,再过几年就好了吧——”梁建明的母亲向往到。

    事实上她今后的日子的确轻松了很多,四五年后她的房子扩建到了六层,正好这时酗酒打人的丈夫也死了,房屋拆迁正巧没拆迁到她的地。原本靠近村内的房子变成了路边的黄金店铺……历史不出意外,在往后一段时间里,因为拆迁征地问题,李秀丽则与她走上了相反的下坡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