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长生决之天局 > 正文
第一章 三巨头
作者:倚梅园主人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小凡真的太累了。昨晚那一套开穴通脉的功夫从头至尾走下来已经令他精疲力竭,加之他又强打精神将自己两百年的生命输送给了许浩,此时的他可以说是气血两亏,神劳形瘁。
  一觉直睡到晚上八点,叶小凡睁开昏沉的睡眼,看见许浩正坐在床头。
  “小凡,你醒啦!你没事吧?”许浩惊喜地叫道。看着叶小凡一脸的憔悴,这个平时大大咧咧地少年居然红了眼眶。眼前的这个人连命都可以给自己,那他许浩......
  叶小凡微微一笑道:“对白能不能有点深度!我现在揍你一顿都没问题。”
  “你小子还能开玩笑,看来没事。”许浩也被叶小凡逗乐了。
  “行啦,你先回去吧,我再睡会儿。”
  “你睡,你睡,我在这照顾你。”
  “你搞什么,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回去吧。”叶小凡朝许浩摆摆手,闭上了眼睛。
  “那好吧,”许浩慢吞吞地走到门口,又转过头道:“有事随时打我电话啊!”说完,又看了叶小凡一眼,离开了。
  叶小凡真的还想接着睡,却强打着精神坐起来,拨通了罗冲的手机。
  “喂,罗大哥,事情查的怎样了?”
  “小凡,果然不出你所料,那小子真的准备动手了!”
  “嗯,你来家里一趟吧,咱们商量一下明天的计划。”
  “好,这就到。”
  罗冲来到后,叶小凡将明天的安排一一对他作了嘱咐,又把这件事的发展做了严谨的推演,最后将几种可能出现的结果及其应对措施做了详细的交代。
  两人一直聊到将近夜里十二点才结束。
  “罗大哥,今天夜里你可能没办法睡觉了。”叶小凡朝罗冲歉意地一笑,说道。
  “嗨!这有啥大不了的,倒是难为兄弟你想得这么周全了。”罗冲说着站起身来说道:“那我这就去安排。”
  罗冲抬腿刚走到门口,叶小凡又叫住了他。
  “罗大哥,明天,”叶小凡眯起狭长的眼睛,眸子中的寒光一闪而逝,“不要留手!”
  罗冲听到这冷漠的声音不禁心中一颤,旋即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来,“明白。”
  罗冲离开后,叶小凡踱步来到窗前。外边的夜黑沉沉的,透不出一丝光亮。
  第二天一大早,叶小凡先去了趟群青家。群青是叶小凡的父亲叶正生前带过的实习医生。
  “群青阿姨,我爸爸生前在医院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叶小凡接过群青递过来的水杯,一边打量着眼前这位三十出头的家庭主妇,一边问到。
  “得罪?”群青的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怎么会呢。你爸爸是个很和蔼的人,又是医院里的骨干医生,医术高超,所以人缘很好。”她提起叶正时白皙的脸上显出淡淡的潮红。
  叶小凡看在眼中,心里暗道:群青似乎对我爸爸有那么点意思,看来她的话应该是可信的。
  “那有没有什么难缠的病人?”叶小凡继续追问,他不甘心连一点线索都查不到。
  “应该也没有。”群青略略沉思后说道,“我一直在给你爸爸打下手,所以如果有什么难缠的病人我因该会有映像。”
  看来医院这边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叶小凡正有些心烦,群青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不过,有一个女病人来医院复查的时候情况不是很好,她丈夫因此对叶医生有些不满,说叶医生见死不救什么的。不过那只是病人家属一时不能接受现实,所以情绪比较激动,我们就也没当回事。”
  “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叶小凡连忙问道。
  “嗯,好像是叶医生出事前一个月左右吧。”群青刚说出口,突然意识到这么说不妥,赶紧说了句抱歉,接着便开始安慰叶小凡。
  “没事的,群青阿姨,”叶小凡朝她笑了笑,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拜托您把那个病人的地址发给我,我就先不打扰了。”说完,叶小凡站起身来要走。
  “先等一下,我这里还有两本叶医生的临床笔记,你带回去吧。”
  今天的听雨轩照常爆满,不过却格外的安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压抑。
  叶小凡在茶水间里一边泡茶,一边听两个伙计窃窃私语。
  “今天是什么日子,镇长怎么来了?”
  “嗨!这些官老爷还能有什么大事,喝茶听曲儿呗!哪个男人不想多看一眼这传说中的美女琴师。”
  “我看啊没这么简单,你知道镇长旁边儿那人是谁么?”
  “谁啊?”
  “他你都不认识!他就是镇上三大势力之一的义气堂堂主,段莫枫!”
  “是他!我听说这段莫枫为人仗义疏财,豪气干云,算得上是个英雄豪杰,更厉害的是他那一身剑法堪称绝伦!哦,对了,他还有一口精铁打造的宝剑,平时也不知藏在哪里,用的时候却可以随时出现,当真是神出鬼没!可看他这长相也很普通嘛。”
  段莫枫确实如这个伙计所说,长相普通至极。他一米七几的身高,身材偏瘦,留着平头,勉强算得上是五官端正,加上他那身没什么特点的纯白色排扣衬衫和灰色棉布裤子,说他是个跑堂的伙计都不会有人怀疑。
  而相比之下,与段莫枫同座的镇长刘福生倒是一脸贵相。刘福生体态偏胖,膀大腰圆,着一身锦缎唐装,梳着大背头,齐整地脸上带一副金丝眼镜,眼里不时闪现出精明的神采,他板起脸来就是威严的领导,堆起笑时又像是精明强干的商人。
  此时,刘福生与段莫枫正在大堂中央同桌而坐,喝茶聊天。满堂的客人都鸦雀无言,唯有二人谈笑风生。
  “段老板,你今天找我来所为何事啊?”刘福生呷了一口茶水,笑呵呵地问道。
  刘福生不叫段莫枫为堂主而称他为老板,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帮派组织在明面上是不被镇政府认可的,更不可能允许他堂堂一镇之长在光天化日之下与一个帮派头子喝茶聊天,索性称老板更为恰当。
  “哟,刘镇长,瞧您这话说的,”段莫枫不动声色地给刘福生添了茶,说道:“您平时为了咱们镇子劳心劳力,日理万机,我作为镇子里的人难道不应该多孝敬孝敬您?不应该请您来欣赏欣赏这国色天香!”
  “哎呀,老段呐!”刘福生哈哈大笑着指向刘福生,晃着指头道:“你小子虽说不是官场中人,可这拍马屁的功夫可是一流啊!”
  段莫枫连忙陪笑道:“您要是觉得我是可造之材,那就提拔提拔我呗!”
  “哈哈,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昨天夜里抓进去的那个是你手下的兄弟吧?”刘福生往上推了推眼镜说道,“你呀,也别绕弯子了。那小子也没犯什么大事,顶多蹲个三两天也就出来了。”
  “嗨呀!”段莫枫一拍桌子,笑着说道:“刘镇长就是快人快语,为我们老百姓解忧解难呐!来,喝茶,喝茶。”
  两人正谈笑着,门外又进来一人。
  这人一米八几的个头,虎背熊腰,长发披肩,鼻直口方,双目炯炯,一身苍蓝锦缎痂皮褂走起来虎虎生风,尤其惹人注目地是他左眼上有道狰狞地刀疤。
  他一进门,大堂中的客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