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品夫人成长记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拜见总兵(四)
作者:收红包的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位身着大红缕金白蝶穿花窄袄的飒爽女子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根马鞭。进屋也不同长辈们见礼,望了一圈坐着的妇人们,傲然道:“我听说李松的媳妇来了,哪个是?”

馒头见她一进来就问自己,惊愕地抬起头,心里泛着疑虑,为何董总兵一家会对自己这么关注。从要见自己的董总兵到对自己有些不满的董老太太,再到这位飒爽的女子。他们什么意思?

瞧见女儿在这么多人跟前还是一副这么不知礼节,董夫人板着脸教训道:“放肆,这么多长辈在这,岂容你大呼小叫的?”

董明珠才不在乎母亲的说教,反唇道:“既是长辈就不会跟我这个晚辈一般见识,是不是?”

整个延绥镇的人哪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大节下装什么样子,她董明珠就不是这号人。

在座的太太们就是有什么,听了她这话也自持老成不开一

董老太太得意的瞧着众人,瞧瞧她的孙女,再瞧瞧那个难登台面的小媳妇,还是自家孙女大气。

她招手对董明珠道:“好孩子快来!让奶奶瞧瞧!这么冷的天,你跑哪去了?都不陪我说话?”

董明珠一把扑进董老太太的怀中,娇声道:“我才准备出去,听人说李松的媳妇来了!我过来瞧瞧!”说着眼波一转,望着满屋子的妇人们。

“她有什么好瞧的?”董老太太不高兴的道,她拍了拍孙女对她道,“余太夫人来了?你同她家地孙女一块射箭去!”

董明珠对这个十代将门的余家小姐却是不错。她点头道:“余家妹妹,等会咱们就去玩。我前日射了两只兔子,皮却是好的,你瞧瞧能不能给余太夫人做个什么?”

余小姐连忙站起来谢了她。

董明珠见她向自己道谢。纤手一摆:“你若是这样我就不送了!”说着挣脱了董老太太地怀抱。踱到馒头跟前。上下打量着她。

“我没见过你。你是李松地媳妇?”

“是!”

眼前地人模样还说地过去。只是太瘦小了些。就是穿着冬衣。也不觉得什么臃肿。

“模样还不错!你知道这是什么?”董明珠点着头道。不得不承认这女地打扮地还不错。她扬了扬手中地鞭子问道。

“马鞭。”

“你会骑马么?”

“不会!”

“可会射箭?”

“也不会。”

“那你可知道什么是八阵图?”

“不知道。”

“那你说你知道什么。会什么?”一问三不知,彻底惹毛了急脾气的董明珠,她虚晃着挥舞着马鞭,愤然地道董明珠讥笑一声:“这些我家随便一个丫头都会,算不了什么!琴棋书画想必定是精通?”

“不。”

“呵呵!当真好笑,你什么都不会。你说李松他是瞧上你哪了?”董明珠原本以为她是位精通琴棋书画的娇小女子,没想到她什么都不会。

董明珠轻轻的敲打着马鞭,再次打量着馒头,她瞧得很细致,几乎都要贴到馒头地面上。

董明珠弄不明白,馒头自己也泛起了迷糊。是啊!大哥是瞧上了她什么,先不说已经同别人订过亲,单是自己这一问三不知,不知道要笑掉多少人大牙。还有苏慕楠会恭维大哥的诗词造诣。

“我同你比比!你瞧你什么能行的尽管说出来,我同你比!别到时候说我欺负你!”董明珠将马鞭丢给一旁的丫鬟,动手开始脱外面的袄子,宽裙子。

董夫人见她这个样子,全身的血液全部都涌上了面庞,她招了丫鬟围着董明珠。帮着她系裙子,口中带着哀求的声音道:“我地小祖宗,你这是做什么?”

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二百五的丫头啊!那么多的客人面前宽衣解带,还要同别人动手,难怪别人不要她!

董明珠推来围着自己的丫鬟道:“跟她比试!我说,你要是赢了,我就不跟你抢李松;你若是输给我,就把李松让给我,给我当相公!”

此言一出。顿时惊起千层浪。

都知道她董明珠大胆。可也没大胆到当着别人的媳妇的面说要同人家抢汉子。

“你说什么疯话呢!要不要脸?”出身书香门第的董夫人饶是跟着董总兵过了半辈子,也不讲究那么多的礼节。可是听了这话,耳朵顿时轰鸣一遍。

丢人不是这么丢的!还是当着这么多女眷地面前,她只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能将自己的身子穿透;每个人的目光都能将自己身上的衣裳肢解。

董明珠骄横的道:“我就是要脸才跟她争!让我败给这么个丫头,我才丢不起这个脸!”

丢不起这个人,就丢得起这个面子。

她喜欢李大哥?馒头瞧瞧地打量着董明珠,那么多人面前仍旧底气十足,就这份胆色她就比不上。大哥为何会选她?

“我跟你说话呢!你说要比什么?”董明珠不耐烦地道。她可没那么多工夫等她考虑,做人就该爽快些。

馒头摇摇头。

“你是比不过我?那好!你就搬走!”董明珠见她不同自己比还以为是怕了自己,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她一面穿着衣裳一面大度的道,“这样,满延绥的男人你瞧瞧,瞧上了那个。我亲自帮你去提亲!”

“我不和你比。”馒头轻轻的说道。

董明珠见她只说不比,又不说别地什么,气愤地从丫鬟手中夺了鞭子,冲着馒头虚晃着:“你!你比还是不比!”

先前馒头还觉得董明珠能想着将自己射得兔子皮送给余太夫人是个心地好的女子,胆色过人;可这一刻,她觉得同她没有话说。

她默默地转过身子,慢慢地走到苏慕楠跟前坐下。

苏慕楠微微地冲她点着头,推了自己的茶与她,示意让她喝些。却久见她不动,伸了手轻轻地探着。

这才发现,她两只手紧张的拽着自己的衣角,她紧张呢!

有只手覆在自己手背上。馒头紧张地抬起头来,却瞧见苏慕楠冲她微笑,还轻轻地拍着她地手。

馒头一把抓住苏慕楠的手,想把自己所有地焦虑分些出去。她早就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可这位董小姐非要同自己说话,还是在这么多人跟前,她从未在这么多人跟前说过话。心早就飞到了嗓子眼,惟恐一不小心就要跑了出来。

“你个懦夫!”董明珠一鞭子甩到馒头跟前的桌子上,瞬间桌上的水果瓜子纷纷落地,还夹杂着女眷的惊呼声。接着又是一鞭子抽到馒头地身上,扯破了馒头新做的衣裳。

董明珠这么胡搅蛮缠地惹得董老太太都有些挂不住面子,她伸手在桌上重重一拍,断喝道:“明珠,别像个寒门小户,一哭二闹的!天下就他一个男人不成?给我精神点!”

被董老太太这么一断喝。董明珠也不闹了,收了鞭子,斜眼冷哼一声对馒头道:“你凭什么嫁给他,什么都不会!真是糟蹋了人。对你动手还真是污了我的鞭子!”说着拉着余家小姐道,“余家妹妹,我们玩去!”

董夫人连忙命人送了新衣裳给馒头。说了好些赔礼的话。她们还真是小瞧了李松这位媳妇,居然面对着蛮横无礼的女儿,一点都不怕。这一点就只得敬佩。

董夫人还将馒头拉到主席上,陪着说话,殷勤地为她布菜,请她多吃些,还请她开春一同骑马去。

“我……不会……”馒头喃喃地拒绝着,她可不想参加这种场面,一次已经够让自己难堪的。她不想再因为自己不会骑马又招惹来什么。

“不会怕什么!”一直没说话地余太夫人放下酒杯端严的瞧着馒头。“咱们延绥镇的女子哪个不会骑马?”

因为董明珠这么一搅,就是有心留人用些酒席的董夫人都不想留人。尴尬地陪着人说了句话,便吩咐摆席,菜过三巡便奏乐送客。

苏慕楠含笑地拉着馒头的手道:“真瞧不出,你还有这份定性?”董明珠的鞭子抽过来,她居然不躲,瞧着武将世家的一些小姐尖叫着躲散而去,只有她默不开口。

“苏姐姐,我腿软!”好容易走出大厅的馒头,拉着苏慕楠的手无奈地道。

苏慕楠好笑的停下脚步:“你才不是不怕么?怎么现在怕了?”瞧着已经紧张成那样,面上还没有一点表现,苏慕楠更是觉得那句“胸有激雷而面如平镜者,可拜上将军。”配得上她。

馒头没有搭话,弯下腰,捏着发软的小腿肚。

大哥不是个物件,不是拿来下注的。不过却有个不容自己忽视的问题。

“苏姐姐,董小姐喜欢大哥?”

“嗯!”

“很久了?”

“好几年了。”

馒头突然觉得有些可悲,莫不是自己是被拿来当作挡箭牌的,可是大哥真地对她很好,不像是拿自己当挡箭牌的。她迷茫了!

“苏姐姐,我真的配不上大哥吧!”轻咬着下唇,她有些奚落地道。仔细瞧来她真是配不上大哥,苏姐姐说大哥懂诗词,自己连字都认不全。

“世上没什么配不配的!有的是缘分。”苏慕楠知道她对董明珠的话上心了,莞尔笑道,“你若是有心去学,也是好的!”

“苏姐姐也会骑马?”苏慕楠这种满身书卷气息的美人也会骑马?她真的有些不大相信。

苏慕楠笑而不答,望着二门外地身影道:“李大人便可教你!何不趁此让人家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