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品夫人成长记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骑马(上)
作者:收红包的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前面喝酒也喝得不稳,尤其是后来听说董明珠闯到后面,找馒头说话,他更是坐不住,起身直往后面奔。

董一奎却不奈地拉住他,打着酒嗝道:“她们娘们的事,你个大老爷们瞎掺和,来来!喝酒!”

好容易甩开了蜂涌而上劝酒的军官来到二门,便瞧见她同苏慕楠站在那,瞧着好像没事的样子,他才放心下来。

等着她走出二门,才迎上去,又瞧着她面上不好,拉着她的手问道:“你怎么了?”

馒头摇摇头,瞧着他这么关心自己,她有些恍然,他是真的想娶自己的么?世上哪有这么傻的人,周景源当年不就立马改变了主意,还对自己痛下杀手?大哥为何放着堂堂的总兵千金不要,娶自己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丫头?

“没事,大哥你还在这喝酒么?”

她淡淡的忧思已经感染了李松的情绪,若有所思的瞧了她几眼,李松抿了抿嘴唇,沉声道:“我送你回去再过来。”说着对苏慕楠点点头,抬脚走人。

一路上,李松默默地在前面走,馒头满怀着心思跟在后头。他匀速地走着,绕过被人踩滑的地方,也绕过积雪会漫过她鞋帮的地方。

馒头停下脚步,抬起头瞧着李松的背影,中等身材的李大哥,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那么的高大,这几日睡在他的怀中,总是那么的温暖;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再大的风也吹不到自己。可是,他真的属于自己么?

李松没有回头,他紧紧地抿着嘴唇,莫不是董明珠同她说了什么,让她误会什么。或者当众给她难堪?

身后没有脚步声,李松猛然转过身子,锁定了那个站着不动的身影,他立即走了过去,直接打横抱起了她。

“啊!大哥!”

大年初三出门拜年地人很多。这又是在总兵胡同。人来人往地。馒头双手抵在李松地胸膛。让他将自己放下。

“你若是再挣扎……”他抱得更紧。容不得她有一丝挣扎。

馒头将头埋进李松地怀中。不再挣扎。

一进家门。李松便将馒头丢在炕上。馒头就势打了两滚。还未停住。稳定自己地心神。就被道身影笼罩着。

“啊!”馒头惊呼一声。手忙搅乱地试图爬起来。但还是被李松压在了身下。

上半身突如其来的重量。伴着淡淡酒气,令馒头感到一些悸动,这个姿势让她想起前几日火热的景象,她感到有些热,试着推了推他:“大哥,我要换衣裳。”

“小妹子……”李松撑起了上半身,低头瞧着面色羞红的馒头。百里透红的脸颊,欲语还休,真想一口吃了她。只是……

“大哥。你不是要回去么!”

锐利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自己,害得她心跳狂动不已。

“我头晕。”李松的头靠在她颈项边,喃喃地道,“起不来。“

馒头惊讶的瞧着他,他这是……“我给你去做解酒汤。喝点后,你再睡会,就好了。”馒头挣扎着要摆脱他地禁锢,这可是在白天。

“不要。”李松慵懒的在馒头颈项边摩擦几下,试图找个最舒服的位置。

馒头几乎沉醉在夫妻之间地亲昵中。可是……

“大哥,你这样我不舒服。”

李松略微一使劲,便将馒头带到自己身上,他搂住她,不给她一点机会。

“你怎么了?是不是听了什么?”李松主动开了口。

她不知道该不该同他说,可是,这犹如压在自己心中的一块大石:“董小姐说,我配不上大哥。”

“她还说什么?”李松抚着馒头的发髻,他在安抚她。

“说。要跟我比试。”

“同你比什么?”

“没说。”

“为什么要同你比?”这才是他想问的。尽管他能猜出来是什么,可是还想听她亲口说出来。小妹子太喜欢将心事藏在肚子里。

馒头抬起头,瞧着李松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低声道:“她要大哥。”

“你同她比了?”

“没有。”

“为什么?”小妹子能拒绝,这让他有些意外。

“大哥不是物件。”在他的注视下,她越说越低。

李松幸喜的将她再次压在身下,就凭她这句话,所有的气都消了。

“大哥!”他怎么突然见高兴起来?

“我很高兴,小妹子。有你做我娘子,我很满足。”李松满足的笑着,笑得很温柔,消除了馒头所有地不安与焦躁,也带动自己的情绪,她不由自主的微笑着。

“我去做醒酒汤给你醒酒。”馒头撑起自己的身子,捋着有些散乱的发髻,轻声道。

“嗯!”这次李松很配合的点点头,他微睁着眼睛欣赏着她对镜梳妆时的倩影。

取了家常衣裳换上,李松瞧见她那件蜜合色褂子上有裂痕。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紧张的问道:“她打了你?伤在哪?”

“没有,不过是把衣裳弄破了,回头我缝上便好。”真是可惜了,自己才穿了第二次就裂了那么大地一条口子,不知道自己的本事能不能补好。

李松硬是不信,卷了袖子瞧着真的没事,这才放心“骑马?”李松放下手中的书,有些不解的抬起头。小妹子自打过年后就变得有些不同,先是自己从总兵大人那知道那日发生的事情,又听到总兵大人对她的赞不绝口。到现在每天高高兴兴的同洪大嫂说话,晚间笑着同自己说着一天有趣的事,小妹子变得开朗了。

馒头放下手中地笔,苏慕楠给了自己描红,她已经练了一个月了。只是还没多大地长进。

李松拉过她的右手,轻轻地为她揉捏着手腕处:“酸了?”

不重不轻的力度正适合,馒头闭上双眼享受着。每次练字后,大哥都会为她揉捏手腕,总能为她消除练字后的不适。

她早就想学骑马了。她不想再听见有人说自己配不上大哥。

“大哥,好不好?”原本揉捏自己手腕地手,正有意无意的以指尖滑过她的手心,她想缩回手,怎奈他握得太紧了。

“为什么?”

“总兵夫人说开春后要一起去骑马,我又不会……”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她可不想因为自己不会骑马,丢了大哥的面子。

“不要去了!”他越来越依恋同小妹子在一起的时间了,宁夏的势态越来越不容乐观。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上前线。有了她后,自己越来越有些“胆小”,他忍不住对自己嗤之以鼻。不知道自己到了战场上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出奇制胜,兵行险招。

馒头有些不解,余太夫人都说过延绥的女子都会骑马,到自己这就可以过去么?就算是:“可是,大哥,你从未带我骑过马。”

她想体验下在茫茫草原上骑马的感觉,苏姐姐说起在一眼望不到边际地草原上纵马而奔,会有一种跃然而出的感觉。

想瞧瞧“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的景象。前些日子她读了那诗,总想去瞧瞧,瞧瞧到底是什么样地场景能写出这么好的句子,让自己一读便懂。

其实更想同大哥一起出去骑马,上回说要陪自己看灯,又因为他有事没去成,数起来,大哥每日能陪自己的空闲时间太短了。

“现在去,如何?”瞧着她带有抱怨的模样。他忍不住拒绝,骑就骑吧!

牵了自己的坐骑,带着她来到城外,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就在眼前,现在是初春,延绥的春季来的晚,在二月初地上才泛起一丝嫩绿。

他一手揽着她,一手牵着马,带着她缓步而行:“到了三、四月便是最好的时节。草原上也有很多野菜。你可以采来做吃地。”

嗯?他怎么知道?

“以前陪闫兄弟回去的时候,吃过你做的啊!”他亲昵的点着她的额头。

李松搂住她的腰。在她的惊呼中,将她带上了马。

她与他共乘一匹马,在平坦的草原上奔驰,略有些寒意的春风划过面庞,馒头紧张地闭上了双眼,太刺激了些,她没想过在马上飞驰的感觉会是这么的令人神往。

她再三的要求在骑一会,却被李松制止了,他带着同情的口吻道:“你若是再骑下去,明日就别想起来了。”

想着已经有些酸疼的腰部还有双腿内侧,她侧过脸,有点可怜的道:“不是吧!”

李松点点头。

“比现在还要难受?”

“是,你会全身酸疼,使不上力的!”他严肃而认真的说道,却因为她可怜兮兮地声音而觉得好笑,小妹子越来越像个孩子了。不过他喜欢。

“啊?”

“回去泡个热水澡,好好舒散舒散就行了。我教你骑马吧!”

她只得点头,由他牵着马小心翼翼地踱着步子。

等他放了手,自己学着慢走的时候,却瞧见一匹白马飞身而来。

已经快到自己身边还不停下,馒头有些惊慌起来,她不知道该如何做,只能无助地拽紧了缰绳。

馒头的不安,已经引起了李松的警觉,他一把抓住缰绳,口中安抚着馒头,另一只手轻抚着马匹的脖子。

越来越近,就要到跟前了,大哥还不躲开。快要相撞的马儿,在主人的擒缰中,直起了前蹄,长声鸣叫。

好厉害啊!好精湛的骑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