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品夫人成长记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初入京城(一)
作者:收红包的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明太祖皇帝原定金陵为应天府,至成祖五年开始在原燕地筹建新都城。高高的城墙标示着这是京畿重地,昭显着龙卧九天的位置。

  重檐歇山顶灰筒瓦绿琉璃剪边,两层箭楼,这便是永定门的外貌。看着人往人来地两边城门,馒头头次见识到都城的魅力。

  “京城城门有‘内九外七皇城四’之称,就是指内城的九座城门,外城的七座城门,还有皇城的四座城门。我们才走的便是外城的永定门。前面便是崇文门了。”刚进了城门,周碧霞便忍不住掀起车帘,指点着对馒头说教。

  离城门还有些距离,就可以看见城门上的字样,馒头是认识那上面的‘文’字。马车停在那没有动,四周的人流车流要比才走过的永定门要多很多。

  馒头看着这些人突然想起杨?曾今跟自己一段话,里面有好些成语,譬如说接踵摩肩、挥汗如雨之类,好像就是说都城的人特别多。自己当时还那是夸张的说法,今日亲眼见见发觉其实还真是如三姐夫说的。

  马鸣骡叫;男子粗犷的吆喝声;似乎还可以听见幼儿的啼哭声。这些声音交杂着传入馒头的耳朵里便成为嗡嗡地不明之声。

  “这好热闹啊!”馒头不由地感叹一声,她原以为每次到年关的时候,来县城赶集的人就很多,没想到单单城门口的人就要比整个县城的人都要多。

  周碧霞嗤之以鼻,她总想不明白哥哥怎么就看上了这个丫头,长的不好,也识不了几个字,如今哥哥都在京城做官,还要把这个乡下丫头带来,还真是丢人。她甩了脸子道:“这是京城,别总是像从乡下来的,到时候让别人看了笑话,丢家里的脸!哥哥如今都是要做官的人了!”

  周碧霞毫不留情的戳着馒头的脊梁骨。这一路上她压根就没看出这丫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丫鬟给她端个茶,她还诚惶诚恐的站起来不敢接。自己在路上还想着她能说出几句诗词跟自己作伴,哪知道她居然诗仙是谁都不知道。

  馒头低下头低低的应了声,周家的人看自己都有些不顺眼,周老太太总是挑自己的不是,该怎么做自己都做的很好,究竟是哪里不好,她也说不上。

  周碧霞懒得点破她,一张脸上摆着所有的东西。这样的人以后怎么能帮哥哥在官场立足。她撇撇嘴,将目光从新转向窗外。

  “崇文门进酒车,宣武门出囚车。你看这酒车居多,真的跟哥哥来信说的一样!”馒头顺着周碧霞的目光望向了窗外,等待在城门外的还真是有几辆酒车。

  她好奇地问道:“京城的大门还要规定走什么?”

  “那是当然,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东直门走木材;朝阳门外是码头,走的都是粮车;阜成门走煤车。就是大军开拔得胜回朝走的门都不同。你也多了解点!京城不比别的地界。别到时候闹出笑话来!”

  周碧霞仍不住再三叮嘱馒头,自己要是不说,她怕是连京城有几个门都不知道。

  此时马车已经使进崇文门,街道两边已经热闹非凡。卖艺杂耍,那比家乡的要精彩多了,那个人还敢口中吞火;还有那两个对打的人,更是招招惊险,那个人的刀都要砍到对方的身上,那人微微一侧身子,居然就躲了过去,实在是太过瘾了。周碧霞恨不得跳下车,挤到跟前看个够。只是娘再三交待自己不能丢了大哥的面子,她才硬生生地压下心中的骚动。

  她忍不住在车内拍手叫好,伺候她的小丫鬟双儿也挨着车帘兴奋地朝外望去。叽叽喳喳地嚷个不停。

  馒头被周碧霞说了一通,早就没先前的激动。她低着头默默的品味周碧霞说的话,有些她又不是不知道,四姐姐在家之时就教导过,她多少还能记得些。可那时候娘不也说过要亲自伺候公婆才是至孝,怎么现在就变了,那自己要怎么做?

  过不久马车便在一处宅子停下,馒头跟周碧霞赶紧下车去前面伺候周老太太。只是周老太太的那辆马车前已经站立一名身着宝蓝绸缎长衫的男子。

  周碧霞一见,高兴地奔上前,抓住男子的胳膊大叫:“大哥!给大哥道喜,留在京城任职!可喜可贺!”

  周景源微笑地拍了拍周碧霞的手,佯怒的道:“都是大姑娘了,还这么毛躁,以后怎么给你说人家!”

  周碧霞羞涩的扭捏着道:“大哥!就会取笑我!”

  周景源溺爱的敲了敲周碧霞的头顶,眼睛一扫却发现站在一边的馒头。他微微地愣了愣,对馒头点点,淡淡地道:“你来了!”

  馒头害羞的点点头,这回周郎中了进士,还做了官,自己过来就等成亲,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周景源同周碧霞一人一边搀扶着周老太太进门,馒头跟着几个丫鬟抱着包袱紧跟在后面。这是间独立的四合院,春季的京城散发出不一样的味道。如今是百花齐放的季节,墙角处的一丛蔷薇绽放出自己最灿烂的姿色。

  周景源搀着周老太太在前面,低声介绍着:“娘先住下来,改日得空再拾掇。”

  周老太太乐呵呵的心疼的道:“这要花多少银子?你现在又不富裕。”

  “这院子是租别人的,儿子也没花几个钱。儿子只不过时想孝敬下母亲,还是要母亲住的舒心才是。”周景源在一边赔笑着奉承着。

  周老太太满足地轻轻地拍着儿子搀扶自己的手背:“娘知道你要做青史留名的名臣,你只要朝廷的事做好了,娘就是住草棚心里也是高兴地!”

  “是啊!是啊!”周碧霞跟在后面听着俏皮的嚷着,“娘路上还说要给哥哥买幢好房子,怕丢哥哥的官威,现在又说住草棚也愿意,真是……”

  周老太太不快的瞪了周碧霞一眼,说落着:“你就是调皮。”

  “娘现在喜欢哥哥,见我就没好话。”周碧霞把头侧到一边,撅起嘴,唤道,“我的屋子在哪?双儿咱们走!”

  周景源松开搀住母亲的手,安抚着妹妹:“人打心眼小!娘来信特地嘱咐我要留最好的屋子给你,这就带你去看!”

  周碧霞这才笑了,拉住周景源的手,兴奋地道:“在哪?快带我去!不好我可是不依的!”

  周老太太也就随着两兄妹去闹,回手招呼着自己的丫鬟跟在后面。她看见从后面赶上来的馒头,瞧她低眉顺眼,还跟着丫鬟一起拿着包袱,怎么看都像个丫鬟。一点大气都没有。

  “三丫,把东西先放回去,扶我去小姐那看看!”

  三丫看了下手中提着的包袱,不好意思地对馒头点点头,将包袱交给馒头,赶上前去搀着周老太太。

  周景源为周碧霞挑选了一处有花圃的屋子,一推开窗子便能看见满园的花色。周碧霞满意地点点头,马上就布置着自己的屋子:“这放妆奁,棋盘要放到这个里。要快点布置,大哥,我太喜欢这里了。”

  周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这里甚好,有些花花草草的也适合姑娘家住。”说着背着手轻轻地捶着后背,责道:“娘年纪大,身子骨不好,哪禁得起你这么折腾,这屋子以后又得是工夫,你想怎么折腾都随你,让娘先歇歇?”

  周景源站在母亲身边,恭敬地道:“赶了这么些天的路程,娘亲也要好好歇着。妹妹不累么?先梳洗,歇息一会儿,待会再垫点吃食。”

  听周景源这么说,周碧霞才反应过来,不情愿地应道:“我知道了。”

  “娘跟妹妹想吃什么?我让人去弄?”

  周老太太点点头,思量一会儿道:“天有些热,吃些有酸酸甜甜的凉菜就好,熬些粥,随便对付过去就可以了。”

  “娘!”周碧霞听母亲只吃些什么粥凉菜,不大乐意,“那些都是娘自己的吃食,我可不要,我要吃京城的好吃的,大哥带我出去吃好了!”说完,兴奋地望着周景源。

  周老太太清了清嗓子,正色训词着:“你一个姑娘家道外面乱逛什么?好生待在家,以后让人买回来就是!”

  周碧霞本身就因为先前在车上没好生在外面逛逛,想着见了哥哥,有哥哥带着自己在外面逛逛,也见识见识。见母亲一口拒绝,使着小性子强辩地道:“以前在家的时候,哥哥还不是带我出去玩过,娘还不是应了?”

  “这里是京城,娘跟你说了多少次,要有个小姐的样!疯疯癫癫地像什么?”周老太太突然发起火,把周碧霞吓得不清。她低下脑袋不甘心地应了声。

  “娘!妹妹还小……”周景源还想试着帮妹妹说两句话,也被周老太太当场喝住。

  “还小?都十八了还小?托你哥哥的福,你还能当官家小姐,也该有个样子!整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跟个下作的丫头一样!”

  周老太太的话相当刻薄,说得时候还不忘瞪了一眼,一直站在边上不说话的馒头。馒头被周老太太瞪得一眼,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微微的缩着脖子,想迅速逃离周老太太的视线,这一路上下来,她少没挨周老太太的训词,一刻也不想在她面前多待。

  周老太太骂了几句不再多少,命周景源领自己去歇息。

  周碧霞目送母亲离开,忍不住发着牢骚:“怎么一进京,就变了个样子。不让去就不让去就是了,发什么火啊!”周碧霞有些怨恨地看了眼馒头,“都是你啦!谁让你拿着包袱的?丢给下人就是了!”

  “啊?”馒头有些吃惊的望着周碧霞,这怎么又跟自己有关系。

  “看什么看?还不去做吃得过来!你想饿死我啊!”

  馒头赶忙应下,转身就想走,突然想起自己并不清楚这院子的厨房在哪。她只得缩手缩脚的站在一边。

  “小姐,来客人了,老太太让您打扮下去见客人!”周家的女仆赵嫂匆匆忙忙地从前面赶了过来。

  “谁啊!怎么刚到就有人上门,一定要我去见么?”周碧霞有些兴奋,一到京城就要应酬,看来哥哥仕途果真很顺当。

  赵嫂急急地说道:“不知道,大人让小姐快打扮了就过去,说就要来了!我还赶着服侍老太太,双儿快帮小姐把头发梳梳。”赵嫂说完转身就走,走带花圃的时候又往回来,对馒头道:“老太太让你就不要去了!”说着急急忙忙的挪着小脚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