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二章:修为废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沐子枫,你个废物,一天只给老子打满了三桶水,害的老子被骂,你个废物,还有脸睡觉,给老子去干活。”伴随着踢门声一声大喝传来。

    杂役进了房门,看到了床上的沐子枫和沐杰二人。慌忙的跪了下来,正要开口说话。

    沐杰冷声喝道:“你刚刚说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这样与人说话,好大的威风啊。”

    杂役颤声说:“杰少爷,小人不知道你在这里,如果小人知道,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啊,饶命啊,杰少爷。”

    沐子枫看着眼前的人露出了一抹不屑的轻笑,沉默不语。

    沐杰冷声说道:“没有想到,呵,若我不在,你可真行啊。他是我哥,你让他去打水,我不得不去呀,看来今夜我只能陪我哥去打水了呀,你说是吧。”

    沐杰冷冷的注视着杂役,等着他的回答。

    “不敢,不敢,只是杰少爷,这是家主的吩咐啊,小人不得不照做啊。”杂役浸出了汗水。

    “家主?我沐家何时有了新的家主,你可真敢胡说。”沐杰起身大喝。

    杂役连忙磕头说:“没有啊,就算给小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欺骗少爷啊,是夜正家主啊。”

    沐子枫在一旁,眼神渐渐寒了起来。

    “我爹,家主?信口雌黄。”

    沐杰面色发冷,双手聚气,直接一掌将地上的杂役打出房屋。

    沐子枫轻笑说:“你的脾气呀,还是这么容易动怒,何必与这样的人置气呢?他不值得。”

    沐杰刚要答话,杂役跪着爬在了沐杰的脚下,嘴角残留着鲜血。

    颤抖的说:“杰少爷,小人刚说错了话,只是我们所有的下人都早已将你爹视为家主了,他的命令就是家主的命令。”

    沐杰脸色更差了,正要开口。

    沐子枫却在一旁淡淡的说:“你走吧。”

    跪在地上的杂役抬头看了一眼沐子枫,不为所动,低下了头。

    沐子枫起身站在沐杰耳边,低声说:“让他走吧,很晚了。”

    沐杰叹气,低头大喝:“以后我要再看见你胡说八道,盛气凌人,我一定会废了你。”

    杂役连忙磕头道谢,慢慢的爬了起来,走了出去,将那一脚踢开的门颤着双手慢慢闭上。

    沐杰开口:“子枫哥,你相信他说的话吗,你觉得是不是我爹呀?我不愿意相信,我还没有问他呢,你怎么就让他走呢?”

    “他一个下人怎么能知道那么多,你想多了,留着他只会让我看的心烦。今夜确实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干活呢,要不是你,我今晚还得去呢,你也快快去休息吧。”

    “委屈你了,子枫哥,有机会我一定将你从这里弄出去。那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沐杰低头。

    沐子枫依旧轻笑说:“我是你哥,我心里有数,你快去吧,今晚还是要谢谢你。”

    “没什么的,那我就先走了。”

    沐杰看了一眼房子,转身离开。

    沐子枫的脸逐渐冰冷。

    低声呢喃:“二叔啊,二叔,我以前只是有点怀疑,看来真的是你啊,这究竟是为什么?”

    转身坐到了床上,盘腿打坐,却发现第四条经脉依旧无法撼动,只能放弃。

    累了一天的他,进入了梦中。

    熟睡的沐子枫,被踹门声惊醒。看到了那个杂役趾高气扬的走了进来。

    “沐子枫啊沐子枫,你可真是个扫把星,谁跟你亲近,谁倒霉,你出生克死了你娘,然后又克死了你爹那个老东西,还害得杰少爷昨夜一回去就被罚。”杂役笑着走在床前,慢悠悠的说。

    沐子枫冷声道:“你刚刚说什么?”

    杂役故作害怕:“我说什么了啊?对不起啊少爷。”

    紧接着哈哈大笑。继续说:“生气了,你爹也就是一个废物,他根本没法与夜正家主相比。我就这么说,你想怎么,你能怎么,哈哈哈。”

    沐子枫脸色第一次狰狞,大喝:“你找死!”

    练气三重的修为第一次全部爆发,一拳砸向了杂役的脸部,杂役直接倒地。

    他冷笑着,狠狠说道:“你想要怎么样,你还真敢动我,知道我身后的人是谁吗?沐子枫。”

    “我要干什么?我不能怎么样,不过你今天也不会在走出这个门了。”

    沐子枫狞笑。

    “你不能,你不能这样,你也会死的。”杂役害怕的后退。

    沐子枫没有理会他,走近俯下身子,掐住了他的脖子,慢慢加力,“记住,下辈子有些话不要乱说。”

    杂役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慢慢没了气息。

    绝望的脸永远凝固了。

    沐子枫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辱我父着,必亡。”

    站了起来,双目平静,看了一眼外面。淡淡地说:“还是被你们抓到了机会,只是有些事必须要做,别无选择。”

    一声大笑从远处传来,视眼中出现了一个男子,一声绸缎,十分高贵。

    男子干笑着说:“堂弟啊,你怎么能杀人呢,你虽然是我的堂弟,但我可不能包庇你呀。”

    “沐雄,你又何必如此假惺惺呢,这傻子也不过是受了你的命令,你一再逼我动手杀他,你和他是有仇吗?你的实力杀他很快吧!”

    沐子枫目无波澜的走出。

    “你们都下去吧。”男子周围并无人,不过响起了一阵风声。

    接着继续说道“堂弟啊,你可不要瞎说啊。我怎么可能会杀人呢,只是你却是实实在在的杀了人。还有我是你的堂哥,你这样直呼其名,你爹没有教你礼数吗?”

    “你就不要恶心我了,想要干什么,直来吧。”

    沐子枫神色平静,冷眼看着眼前的人。

    “你的这双眼睛啊,我一直非常非常讨厌,你有什么资格这样从容高傲。就是不知道大伯死掉时,你是不是也是这个眼神。”

    沐雄说罢,一个箭步,一拳击中沐子枫的小腹,沐子枫倒地,捂着小腹,神色没有变化,眼神依旧冰冷。

    甩了甩手,接着说:“你这眼神,真是令人生气啊。”

    “不过,可能只有你这个笨蛋才会真的觉得你父亲是突然生病,然后死了的吧。哈哈!”

    沐子枫怔住了,他有怀疑过,他抬起了头,面色狰狞了。紧近的咬着牙。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哈哈,你有种继续神色无变,云淡风轻呀。只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沐雄嘴角露出玩味。

    “你快说”

    “你是个什么玩意,敢这样吼我,跪下求我吧,可能我会告诉你。哈哈哈!”

    沐子枫起身快速出拳,却被一掌挡了下来。沐雄直接一脚将他踢到了墙根。

    “练气三重,看来这就是你自信的来源。那么,我就先废了你这小小的修为。”

    沐雄说罢直接近了沐子枫的身,灵力聚在手指,断了他的三条经脉。

    感觉到体内灵力的散失,沐子枫无力的爬在地上。面色苍白,双眼冰冷的盯着眼前的人。

    “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像掐死那个废物一样呀。可惜你在我眼里还不如那个下人。看你那眼神是想吃了我吗,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那吧。凭你还没有资格知道真相。”

    “呵,呸!”沐雄大笑着,踢了一脚地上的沐子枫。

    “我不会杀你,我就喜欢看着你们痛恨我,想要杀我的表情,却只能如死狗一般的躺在地上。真是有趣呢。”

    转身边走边笑边说,渐渐离开了沐子枫的视线之中。

    “修为没了,我现在该怎么办?”

    沐子枫感到了一丝绝望。拖着无力的身子,一步一步挪进了屋子。

    看到眼前的一切,他想他的父亲了。他的双拳想要紧握,却发现没有了力气,全身虚弱。

    试着吸收灵气,经脉之中传来的痛感让他的冷汗不断浸出。

    直至无力的倒下。

    沐雄,如果你有一日落在我手上,我定会让你痛苦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