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十八章:沐雄死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声尖叫,吸引了沐子枫的视线。

    剑灵撤了阵法,一瞬间进入了沐子枫的胸口。

    他看到了沐雄档下一滩血迹中还有一物,仔细一想便了然了,自己应该是失去心智了,误打误撞给切掉了,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沐雄脸上毫无血色,感受着那里传来的痛楚,狠狠盯着沐子枫,虚弱的说:“沐子枫,你刚刚那是什么功法,如此邪性,若被人发现,定会诛杀你。”

    沐子枫淡淡回到:“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

    沐雄看了一眼自己的伤,无力说:“要杀就杀吧,你赢了。”

    沐子枫冷哼一声,拿起了身边的剑,慢慢走向沐雄,一剑一剑割断了沐雄的经脉,笑着说:“杀你?我不会的,我会把你给我的,还给你,我会让你尝尝失去修为的滋味,体验一下灵力尽失。”

    沐雄惨笑,看着沐子枫,双眼留下了眼泪。

    沐子枫起身拿着剑,看着此刻的沐雄,心中没有报仇的喜悦,本是血脉至亲,却到了如此的地步。

    叹了一口气。

    沐雄沙哑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都是你沐子枫赢,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沐子枫沉默不语,等着他的下文。

    “为什么你从小就是沐家的小天才,凭什么一个天资的测定,就可以将人彻底否定。你在人们眼中是未来的一位大能,人人都在夸你,而对我,只是一句你这辈子也不可能达到他的境界。”

    “你告诉我为什么。”

    见沐子枫不答话,呵呵一声,继续说道:“你答不出来,你也不会知道,那样的话,对一个刚开始修行,对未来充满幻想的少年是多么大的打击。”

    “那时的你,整日与同年纪的人玩耍,不爱修行,不习功法,对我一副高傲的样子,而我,没日没夜,拼了命的修行,练习剑法。你知道别人说什么吗,他们说看那个傻子,没有天资,一直玩命呢,想吸引家族的目光,却没人搭理,真是个可怜鬼,他在怎么拼命,到头来,还是比不上我们的小少爷。”

    “他们凭什么那样说,对一个少年来说,他只是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却被说的如此不堪。”

    沐子枫并不知道这些,那时候,他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对他,并没有他口中的高傲,只是对年纪打他很多的沐雄,不知怎么沟通。心中泛起了一丝同情,可沐雄接下来的话。

    “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总有一天,我会让人知道,你沐子枫不是不可超越的,我一定会拼命超过你,那时候的我一定将你踩在脚下,让他们知道,他们眼中的天才,也只不过是个徒有虚名的废物,一个被我沐雄踩在脚底的垃圾,我会要你跪着想我求饶。”

    说着说着便露出了狞笑,沐子枫想扇他嘴巴子,开口怼道:“你这什么鬼逻辑,别人看不起你,你报复别人,踩别人去,非要扯上我干什么,我又没有招惹你,真是不可理喻。”

    沐雄却大喊:“你还真敢说,要不是没有你,他们怎么会嘲讽我,一切都是因为你,你就是一个祸害,你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你想想你,一出生便害死了你母亲,你知道你爹为什么失败吗?你想知道吗,一切都是因为你。”

    沐子枫双眼露出了寒光,一脚踩在沐雄的胸口。

    “我让你说这么多话,本来是同情你,想让你一吐为快,而你却在挑战我的底线,我给你个机会,将最后的话说出来,我给你个痛快,不然。”

    “哈哈哈,被我说中了,气急了吧,我会告诉你的,你会发现,你真的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的,哈哈。”

    “废话连篇,快说。”

    沐子枫脚上的力加重,狠狠再次踩了一脚。沐雄嘴角溢出鲜血,却还在笑着,此时的他如同疯子一般。

    “这么着急啊,那我告诉你,那日你是不跟着沐杰一起出去了,你爹那样的人物,一颗碎婴丹,真不能够确定他肯定能失败,所以,我爹就略施小计,在他的耳边说你出事了。

    而你那日确实出事了,只是你自己忘了,你被金丹修士震晕,封了第四条经脉,而你自己只是以为自己睡着了。

    你父亲为了你的安全,在结婴时,就冲了出去,只发现昏迷的你,慌忙的他过去扶起了你,背后留给了那位金丹前辈,结果你自己想吧。哈哈哈!”

    沐子枫愣住,他只记得那日,贪玩的他跟着沐杰出去了,后面的他真的不记得了。

    “想起那日了吧,若不是你的贪玩,若不是你,你父亲的后背怎么可能那么容易交给一个人,金丹被刺碎的感觉,一定比经脉断时,痛百倍吧。

    沐子枫,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不告诉你那日的情况了吧,他不想你内疚,我来告诉你,你天生就是个邪物,谁靠近你,亲近你,谁就死的快。”

    沐子枫深吸了一口气。

    “那日是你父亲早就设计好的吧,在你们父子这里,没有什么感情而言,你父亲的命,我迟早都会去取的,而你的命,现在我要拿走了。”

    “来吧,我沐雄不怕,你杀了我后,你逃不了的,你还想杀我父亲,真是痴人说梦。我在地狱,等着你来。”

    狠辣的眼神,狞笑的表情,随着沐子枫一剑划过,永远的定格在了沐雄的脸上。

    同时,沐家的一块写着沐雄的玉简碎了。

    看着滚在一旁的人头,沐子枫面无表情的收了他的储物戒,向着熟悉的洞穴走去。

    心事重重的走着,脑中传来了剑灵的声音:“你刚刚墨迹了半天,你为什么要听他废话,直接杀了就行,这种人,心理变态,自己不行,就怨人怨天的。”

    沐子枫苦笑了一声说:“我听着他刚开始的,还挺同情他的,沐家的那些下人,我见识过,深有体会。”

    “看来他们也嘲讽过你喽,抽个空把他们都杀了便是。”

    沐子枫汗颜。

    “看你小子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在内疚,其实,你错了,那不怪你,就算那晚你不出去,你父亲还是避不了那一劫,最信任的人,谋害一个人太容易了,怎么可能躲的过。怎么可能啊!”

    沐子枫释怀了不少,低头道了一句“谢谢!”

    就这样一人,走进了熟悉的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