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二十一章:身死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沐子枫,你可真让人意外啊!”

    沐子枫发疯似的向远处逃去,一记攻击打在了他的身上,沐子枫倒在了地上。

    撑起了身子,仰视着凌空在天上的沐夜正。无力感在心中升起,心想:现在的我怎么可能打的过他,今日怕是要死在这里了,我不甘心啊!

    沐夜正没有急于出手,而是看向了身后,陆陆续续的有许多人出现,各大家主都出现了。

    沐夜正突然向着绝麓山脉冲去,他们心生疑惑,害怕有什么天材地宝被他一人独吞,就都忙跟了上来,不过看到沐夜正对一个练气六重的小辈出手,他们心生疑惑,不过都选择了沉默,静静的观看。

    沐夜正笑着说:“各位的动作挺快啊,我才刚离开沐家,各位就跟了上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要与在下商量吗?不过你们的事要先搁一会了,我要先为我子报仇。”

    刘家家主忙回道:“原来是下面这小子,杀了雄公子,沐家主,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居然敢无故杀人。你快为雄公子报仇,不用理会我们。”

    周家家主见并没什么宝物,向着他们抱拳说道:“在下先告辞了。”

    沐夜正依旧笑着说:“周深,别着急啊,既然来了就看完吧,你不会失望的,下面的这位,他可是当年测定资质时,流苏国最有希望成仙的四位小天才之一呢。”

    周深心中震惊,那三位绝不可能出现在月城,而剩下的那位,就是没了消息的故友之子了。看了一眼下方的沐子枫,周深留了下来。

    刘家家主却一脸不屑的说:“就他,还成仙,我现在很怀疑当年是他爹在测试的时候动了手脚,其余的三位现在都已经练气期圆满了,而他才练气六重。”

    沐夜正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但大家心里都清楚,那样的测试是做不了假的,每一位出生在流苏国的婴儿都会又一次资质测定,天资卓越的会得到家族的重点培养,这也是当年沐雄心底不服气很大的原因。

    乘着他们的交流,沐子枫向邪幽剑传声问道:“前辈,有什么办法可以逃离吗?”

    邪幽剑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的我剑身毁了,没有办法,要是当你,这几个小杂毛,我吹一口气就能杀了他们。”

    听到这句话,沐子枫更加的绝望了,难道真的没有退路了吗,刚能控制邪气,难道就要死了吗?

    接下来邪幽剑的一句话让沐子枫燃气了希望。

    “还有一种办法,刚想起来的,你需要弃了这具肉身,将你的三魂七魄,全部转移到我的灵体中。”

    沐子枫惊喜回道:“就这样办。”

    邪幽剑不确定的说:“这个方法谁都没有试过,是主人闲暇时胡乱想出来的,有一定的风险,失败了你必死无疑。”

    “现在这情况也是必死无疑,就这样做吧,如果天必亡我,也没有办法,抓紧时间,怎么转移,我的三魂七魄在哪里。”

    “我会将他们吸到我的灵体中的,在这之前,你需要拖延时间,缺一不可,如果少了,不知道会怎样,但主人说过不能缺。”

    “我尽量,你开始吧。”

    邪幽剑先开始吸引沐子枫的三魂,沐子枫感到了精神撕裂的疼痛,但面不改色。

    听到了刘家家主的嘲讽,沐子枫看向了沐夜正,邪笑的说:“二叔,好久不见啊,如今你都当上了家主,运气真是不错啊,不过这家主之位,你坐的心安吗?”

    沐夜正疑惑回道:“我为什么不心安,是老祖亲自说要立我为家主的,我知道大哥的死,让你对我有了怨气,让你们觉得我这家主来的很蹊跷,大哥的死我也很悲伤,如果我不做这家主,能让他活过来,我会放弃的,但大哥活不过来,而沐家不能没有家主,我必须担这个责任。”

    沐子枫鄙夷的看着他,回道:“二叔,看来是我误会你了,原来你是这么伟大,是侄儿心胸狭隘了,但堂哥真的不是我杀的,我来这里看到他的尸体,我的心也是很悲痛的,他是被妖兽咬死的,你过来直接给我一击,让侄儿我,对你很是怀疑啊。”

    没等沐夜正回话,刘家家主又跳了出来,大喊道:“黄口小儿,信口雌黄,那明显的剑伤,怎么可能是妖兽弄出来的,我看就是你,小小年纪,杀人不眨眼,趁早除了你,人间少一个祸害。”

    沐夜正看着眼前的人,虽然还是笑着的表情,但眼神中的厌恶很是明显。转而看向沐子枫说道:“这没有必要的借口你就别再编了,杀人偿命,我也不想与你多说了,拿命来吧。”

    周深想要阻拦,但沐夜正却一直看着他,好像很希望他出手,身后还有一个周家,他只得作罢。

    对身体的掌控感越来越低,精神上的疼痛感越来越重,他想要喊出声,但必须忍者,出一丝差错,便彻底没了希望。

    听到邪幽剑焦急喊:“拖住,还差点儿。”

    沐子枫继续开口嘲讽:“二叔,别着急呀,我还有话说。”

    沐夜正停了手,叹了一口气说道:“看在叔侄一场的份上,我让你留下遗言。”

    看向了刘家家主,沐子枫冷冷开口:“你说我杀人,就该死,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杀人,你手上的人命,只怕是更多吧,这样说来,你比我更应该被除去吧,那样人间何止少了一个祸害,还少了一个贱人呢。”

    刘家家主气的想要亲自动手,冷哼道:“牙尖嘴利,满口胡言,想到你要死了,我不与你计较。”

    “别不计较啊,查出你儿子怎么死的了吗?”

    刘家家主眼神瞬间变得阴狠。

    “是你!”

    “可不是吗,你儿子是被我一剑一剑凌迟杀死的,可比旁边这位死的掺多了。”

    “你,我要杀了你,沐家主,还不动手吗,这样的人也应该被凌迟。”

    沐夜正开口:“他是我的侄儿,还是给个全尸吧,对我死去的大哥有一个交代。”

    邪幽剑松了一口气,对沐子枫说道:“在你最后对身体失去控制的时候,你必须马上死,别被看出了端倪。”

    沐子枫哈哈大笑,拿出了长剑,放在了脖子上。

    厉声说道:“不需要你们动手,我沐子枫就算做鬼,也会记得你的,沐夜正。”

    说罢便划破了脖子,倒了下去。

    沐夜正看着他的尸体沉默不语,检查了一下,确定他死的什么也不剩。心中疑惑:你是怎么恢复的修为,是怎么突破练气四重的,不过都不重要了,与你的父母去团聚吧,那样你会更开心吧。

    刘家家主有点不爽,低声说道:“死的有点便宜你了。”

    周深看着他的尸体,心中悲伤不已,心想:对不起,夜堂兄,是我无能,连你唯一的后人都保不住。。

    王家家主觉的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全当看了一场戏。

    三人都走了,只剩周深一人,将沐子枫的尸体带走,安葬在了他父亲的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