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二十五章:凌羽尘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眼前的女子,沐子枫心中甚是不悦。

    心想:只是一个练气四重的小姑娘,若在纠缠不休,就别怪我心狠了,只是不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璃青宗的地界,若动手之后,我能否安全逃脱,还是不能轻举妄动。

    “姑娘你口口声声说这是你璃青宗的范围,可我进入时无一人看守,连阵法都没有,轻易的就走了进来,何谈闯入呢?”

    女子支支吾吾,接不上话。

    沐子枫继续说道:“就算这里是你璃青宗的地界,我只是无意中走了进来,你却不让我离开,这难道不是在无理取闹。再说,这里只是一片深山老林,有脚的人就能走进来,我不知你父亲会为何把你藏在这里,藏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处。”

    女子看着面无表情的沐子枫,不知道为何他会发脾气,自己只是好久没有与人聊过天,相与他聊会天,而他却这样说自己,难道自己真的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冷冷的开口说道:“你觉得我是在骗你吗?”

    见她恢复了刚才冷冰冰的模样,沐子枫也不想在与她耗下去。

    “你说的是真是假,真与我无关,真也好,假也罢,刚才愿意听你讲话,只是因为你的剑在我脖子上。”

    “你就是觉得我在骗你,可我为什么要骗你。你知道吗,我一个人在这里整整待了五年,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亲人陪伴,一个人修行,一个人生活。

    我不知道我父亲什么时候回来找我,我丹药快用完的时候,我的屋子里就会多一个储物戒,我知道是他留下的,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见我,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在骗你。我丹药快用完了,屋内的储物戒也差不多快出现了,你要不信,一会随我去看。”

    女子说完眼眶红红的,盯着沐子枫看。

    沐子枫有点不知所措,看着女子使劲阻止眼泪掉下来,他的心中出现了愧疚。

    “我也没有说你在骗我,只是你不觉得我出现在这里有点不合理,你父亲既然在保护你,就一定会设下阵法,防止人进来,可我轻而易举的就来到了这里。我相信你,至于什么储物戒,就不看了吧,女子的闺房,我不便进入。”

    女子低下头哽咽的回道:“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日他离开之后,告诫我不要走出这片森林,其它的他也没有多说。”

    听着女子哽咽的声音,沐子枫心中愧疚感更重了,一脸歉意的说道:“刚刚是我语气重了,我向你道歉。”

    女子哼了一声,背对着沐子枫,用手抹了一下眼睛,脸上露出了笑容,却生气的说:“你哪里有错,是我无理取闹,是我惹了你,你不是要走吗,那你走好了,何必向我道歉。”

    沐子枫听到她的话,心中无奈,本来想着与她交流一下,自己为何就能进入这里,但她还在生气,只好叹气道:“既然你不原谅我,我就不在这里惹你生气了,后会无期。”

    果断转身,准备离去。

    “喂,怎么让你走你就走啊,那我让你留下,你留不留呢?”

    沐子枫听到此话,转身看见女子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心中一阵无语,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姑娘,你不生气了吗?”

    女子抚了一下额头,说道:“看来你不仅长的憨厚,人也是真的憨,你难道就不会哄女孩吗?”

    沐子枫这次是真的无语了,心想:我和你才刚认识,怎么感觉像是很熟呢?

    看着沐子枫不说话,女子笑咪咪看着他说:“不逗你玩了,我压根根没有生气,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我可以确定你是个好人,但你绝不是一个凡人,可你为什么没有灵力呢?”

    沐子枫心想:真是麻烦,我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遇上这么一个女子,看来我得尽快离开了。

    却笑回:“姑娘真是说笑了,我真的只是一介凡人,只不过平日里多看过几本书,既然姑娘不愿玩下去了,那在下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

    “别急呀,其实你是不是修士,也与我无关,不过这次你真的是离不开了。”

    沐子枫疑惑问:“为什么?”

    女子将手放在背后,郑重其事的讲道:“其实你刚刚已经意识到了,这里五年来,真的没有一个人进来过,但你今天进来了,而且,这几日是我父亲为我来送丹药的时日。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你能来到这里,一定有过人之处。”

    沐子枫心中了然,没有理会她,抱拳大喊道:“前辈,你有意放在下进来,是有什么事吗?还请露面。”

    传来一声大笑,出现一位白衣中年男子,相貌与女子有几七分相似,剑眉星目,仙风道骨,十分英俊。

    女子看到男子来到,直接露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走到了河边,不予理会。

    男子看了一眼她,笑着对沐子枫说道:“我五百岁时才有了这么个女儿,所以我舍不得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就将她留在这阵法里,小女性格有点顽劣,希望公子不要介意。”

    沐子枫心想:五百岁,还是中年模样,定然是金丹修士了。

    回道:“前辈严重了,刚才的一切,前辈一定都看在眼里,令爱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

    男子叹了一口气,愧疚的看着女子,开口说:“其实,我真的对不起她,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待了五年,每次来都是偷偷摸摸的留下丹药,在远处看着她,不敢下去见她,害怕她质问我,但为了她的安全,我不得不这样做。”

    “前辈有心了,您这么爱自己的女儿,她一定会理解你的,更何况,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想儿女陪在自己的身边,前辈这样做,自己心中也十分难受吧。”

    “是啊,你也一定经历了许多吧,还不知道公子叫什么名字。”

    沐子枫心想:想来他已经知道我不是王云了,看来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便说出了自己的真名。

    “沐子枫。”

    男子点头回道:“贫道凌羽尘,璃青宗的宗主,那是小女凌雅。”。

    沐子枫点头。

    心中猜测男子的想法,却没有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