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二十六章:十年筑基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羽尘颇具深意的看了一眼沐子枫,开口说道:“前几日,我见一黑光从天空划过,那黑光速度奇快,我见他落在这一片范围,便过来查探一番。”

    沐子枫表情无变,疑惑的看着凌羽尘,等待着他的下文。

    凌羽尘笑了一声。

    “其实就算它与你有关,也没什么的,我凌羽尘还做不出那种抢夺小辈宝物的事的。”

    沐子枫微笑着回道:“前辈多虑了,晚辈是真不知道什么黑光。就连前辈都觉得那黑光速度奇快,定然是十分高阶的灵器,它就算在我面前闪过,可能我都不会发觉吧。”

    “哈哈,既然你没有见到,我就不提它了。”

    沐子枫点点头,看到他露出了认真的表情,心想:看来马上要说出你的目的了。

    “其实你在城中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到了,而你又向着这个方向走来,猜想你可能要寻找妖兽,我便打开了阵法,让你能够感知到这里,你果然走进了阵法,你可知我为什么让你来到这里。”

    沐子枫心想:居然一直跟着我,那定然知道我使用的是阴邪的东西,而他却全然不理。

    摇头说道:“晚辈不知,但想来前辈是有话要对我说,而这里又刚好是个谈话的好地方。”

    凌羽尘点头说:“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有话对你说,你在城中的做事方法,我比较欣赏。

    璃青宗周围城镇的一些孩子,我都知道,王云是个坚韧的孩子,几次收徒,我在后方都有意收他进入,但他的天资实在太差,若修为跟不上,进入修行的世界,对他只有坏处,现在在他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我不知当初自己的做法是对是错。”

    沐子枫心中已经猜出他大概所为何事了,或许他知道王云是真的,但他必然没有关注过他,现在他清楚王云发生的事,只是因为现在的王云是他沐子枫。

    笑回:“前辈何必自责呢,你的做法是正确的,你本想让他做一个凡人活一世,但命运却在时刻改变,世事无常,这是不争的事实,前辈怎么能确保他一直活着。”

    凌羽尘苦笑了一声,说道:“天命,天命,或许凡人就该顺从这天命吧。”

    看着沐子枫问道:“你之前是什么年纪,什么修为。”

    “十六岁,练气六重。”

    凌羽尘露出惊讶的神情,心想:如此天资,定然是凡界顶尖势力的弟子,他是什么地方的人,他又是怎么死去,又是怎么复活的,为什么能在王云的身体中复活,是因为那道黑光的关系吗?若真有此能力,定然是仙宝。

    看到了他眼神惊讶中带着的惊喜,沐子枫不知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凌羽尘接着说道:“果然是少年天才,你怎样才能恢复到之前的修为。”

    沐子枫回道:“只需大量的灵气即可。”

    凌羽尘点头说:“好,我可以给你,丹药,灵石,资源,功法,这些我都能够给你。我看出你所修与邪气有关,我不会杀你,还会给你一场机缘,送你去一个地方,那里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这些种种,你要,还是不要呢。”

    说罢,含笑看着沐子枫,等着他的回答。

    沐子枫依旧微笑说道:“这些东西,试问哪个人不想要呢,要想得到,也需要付出等同的代价。前辈需要我做什么,还请明说。”

    凌羽尘回道:“当然,世上不会有免费的午餐,我需要你在十年之内达到筑基,为我璃青宗十年后出战即可,那么你有信心拿到这些吗?”

    沐子枫露出沉思,心想:倘若我拒绝,今日怕是无法活着离开,只好答应了。

    点头回道:“我答应你,十年之后我会为你们出战。”

    凌羽尘大笑:“好,我相信你能够筑基,希望你到时不要让我失望,这个储物戒里有五百下品灵石,应该足够你恢复修为了,当你恢复修为,我会来这里找你,带你去那个地方,那时希望你能有所突破。”

    沐子枫接过储物戒,灵石探查了一下,只有五百灵石,再无他物。

    凌羽尘转过身子,看向了凌雅,愧疚的说道:“小雅,你不要怪我,为了你的安全,我只能如此,近日里,各个宗门又有核心弟子被暗杀,你还是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

    凌雅听到,苦笑了一声,回头愤怒的对他喊道:“宗主,五年了,我在这里五年了,没有朋友,连一只妖兽都没,还有你一次都没有来看我,你凭什么不愿见我,我无聊时只能对着河流,大树发呆,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不是你们豢养的金丝雀,我想在外面翱翔,而不是待在笼子里,你们凭什么剥夺我的自由,就凭你是我的父亲吗。”

    说罢眼眶通红,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流出。

    男子有点愠怒,说道:“小雅,不要胡闹,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凌雅嗤笑了一声,“安全,什么安全,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被你莫名其妙送到了这里,你都不问我想不想来,外面难道就真的无法存活吗,那其他的弟子又怎么办,他们的生死就不重要了吗,还是只有你宗主的女儿才配被藏起来,才配活着。”

    沐子枫想要离开,不愿打扰他们父女说话,转身想要走开。

    “你站住,你个大骗子,你不是叫王云吗,现在怎么又叫沐子枫了,你们都是大骗子,臭味相投,都在骗我。”

    沐子枫摸了摸鼻子,怎么又扯到我了,你就不能专心骂你老爹吗,让我清静一会。

    凌雅说完,蹲下身子,抽泣了起来。

    凌羽尘不知所措,难道当着沐子枫的面承认,他真的没有把其他弟子的命当回事,在他心中只有自己的女儿和妻子最重要吗,这是事实,但不能承认,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小雅,你以后会明白的,现在你只能安心待在这里,不要怪我。”

    看了一眼沐子枫,继续说道:“子枫,你在这里安慰一下她,我有要事在身,就先离开了。待你恢复修为,触碰阵法,我便能知晓,那时我会来接你。”

    说罢,直接飞跃,消失在天际。。

    沐子枫心中一阵不爽,你惹了你女儿,你自己去安慰啊,关我何事,看了一眼蹲在一旁的凌雅,一个头俩个大,不知怎么开口。

    凌雅知道自己的父亲走了,抬起了头,梨花带雨,惹人怜爱,但对沐子枫而言,却只是一个麻烦,没有其他任何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