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二十七章:师弟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沐子枫见女子抬起了头,开口说道:“其实,你应该理解你的父亲,毕竟他是真的为了你好,这个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单纯,亲人之间还有相互残杀的,更何况其他人了。”

    说道此处,沐子枫压下心中的仇恨,不过凌雅还是看到了他表情中带着的痛恨。

    凌雅自知失了态,站起来,整理了一下,眼睛还是红红的,开口说道:“我其实也没有怪他,但是他也真的很过分,他明明能送丹药,但每次都故意避开我,不见我,他难道不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他。”

    沐子枫叹了一口气,说道:“可能他是害怕你像今日那样质问他,而他却无法告诉你答案。”

    沐子枫心底涌出了许多的画面,现在的他看上去有一点落寞,触景生情,他们父女今日将沐子枫压在心底的事,又都浮现了出来。

    凌雅看着心事重重的沐子枫,十分好奇,问道:“你叫沐子枫,而且以前十六岁,就有了练气六重的修为,那你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失去修为,来到这里了呢?而且,我刚刚听到,你的身体还是王云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奇怪,你能告诉我吗?我保证不对别人说。”

    沐子枫看着女子那好奇的眼神,沐子枫长出了一口气,走到了河边,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回忆着以前。女子也弯身坐在了他的旁边,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他开口说道:“我来自一个你没有听过的国度,那里没有宗门,只有家族,而我就是来自那个国度顶尖家族之一的沐家,童年时,我与你一样,不喜欢修行,整日贪玩,而我父亲也只是笑着说我,没有责骂过我。那时的我,与你一样无忧无虑。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父亲死了,而我离开了沐家,然后我杀了下一位家主的儿子,我被他父亲发现,然后我就自杀了,后来睁开眼,就来到了这里,具体我也不知为何。”

    凌雅同情的看着他,说道:“与你比起来,我的痛苦不值一提,对不起啊,勾起了你的伤心往事。”

    沐子枫邪笑着说道:“没关系,这些我不可能忘记,他每夜都会在脑海里重演,提醒着我一定要手刃仇人。”

    收起笑容,认真的对她说道:“凌雅,这个世界无时无刻都在有悲剧发生,你要听你父亲的话,不要等到悲剧发生时,那时你会发现,自己真的无能为力。”

    凌雅回道:“我不是不听他的话,我只想让他能多来这里陪陪我,你小小年纪却经历如此之多,比我懂得的道理多了许多。

    接着眼睛眯起,笑着对沐子枫说:“不过我比你年长,以后,我会照顾你的,但你要叫我雅姐。”

    沐子枫露出了笑容,转过头看着她,心想:确实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子,对她说:“这可不行,显得你年纪大,女孩子要永远年轻,所以我还是叫你雅妹吧。”

    凌雅莞尔一笑,说道:“没想到啊,你还挺会讨女孩子欢心啊,还以为你真的是个憨厚的人,真好奇你以前是长什么样子的。”

    沐子枫看着河中自己的倒影。

    转移话题说道:“为什么我修炼邪气,你爹说不杀我,难道修炼邪气的人就该杀吗?”

    女子露出惊奇的表情,回道:“你难道不知道吗,仙界和魔界十年前派人来下界共同下令,修邪之人,有违天道,若下界修士发现修邪之人,立马诛杀。你难道真的是在修邪?”

    沐子枫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十年前下的令,看来是在那时他们二人偷袭的邪祖,想来邪幽剑整整飞行了十年时间。

    “仙界和魔界有千年没有向下界送过消息,而十年前却突然发出这们一条消息,因为这个命令,当时有许多人为了讨好仙魔二界,诛杀了好多邪修。

    沐子枫回道:“修仙本就是逆天之事,而他们却说违背了天意,这理由可真是有点牵强。”

    凌雅点头,继续说道:“当时那些人也得到不少的好处,据说有好多人都成仙,或成魔了,最差的,也是一宗之主。”

    沐子枫无奈道:“巨赏之下必有勇夫,毕竟成仙对修士的诱惑太大了,人命在那时就更不值钱了。”

    凌雅点头附和说道:“是啊,那是血腥的三年几乎所有人都不敢再修邪了,有的人都自废修为,只为活命。后来的几年在没有邪修出现,这件事人们也就慢慢淡忘了。不过,你最好还是隐藏一下,毕竟有许多人还是将仙魔视为自己的信仰。”

    沐子枫点头说:“我会注意的,谢谢你提醒我。”

    听完这番话,沐子枫更加觉的凌羽尘是对邪幽剑有想法,不然为什么不杀自己,去领奖赏,那可是仙人给的奖赏,定然不简单,也许是因为自己只是一个小修,还是仙人早已离开。

    接着开口问道:“那现在杀死邪修,还有奖赏吗,仙人和魔界的人是否还留在这里呢?”

    女子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能够接触到仙人,我想只有元婴老怪才能,我觉得他们早就离开了。”

    沐子枫点了点头,心想:可能是我误会了。

    凌雅看天色黑了,对他说道:“我带你去我居住的院落吧,天色不早了。”

    “嗯嗯,有劳了。”

    二人起身,向着院落走去。

    走路之余,沐子枫接着问道:“那十年后的出战又是怎么回事呢?”

    凌雅回道:“每二十年,十大宗门都会进行一次弟子之间的大比,而这次大比,决定着资源地界的分配,我们璃青宗已经连着倒数第一三次了,得到的资源越来越少,宗门内弟子的修为越来越低,若下一次再输,情况更加危机了。这次父亲遇到你,可能觉得你的天资,在十年后能够解决这次难关。”

    沐子枫疑惑问道:“难道宗门内就没有能够在十年筑基的人吗?”

    凌雅摇了摇头,说道:“我离开时百岁之下的弟子中修为最高的是我师兄,他才练气六重,况且他那是已经三十岁了,他的天资与你相比定然不如,你都不确定十年筑基,他就更不用说了。”

    沐子枫摇头苦笑,看来我是真的误会凌宗主了,他欣赏我,我却如此猜疑他,实在不妥。

    开口说道:“看来我得努力修行了。”

    凌雅笑眯眯的说:“师弟,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够筑基的。”

    “师弟?”

    “对啊,那个储物戒,就是我爹收徒的象征。”

    沐子枫懵了,“那为什么他没有说明?”

    凌雅笑回:“说与不说都已经是事实了,那个储物戒就是宗主弟子的象征,怎么,你不愿意成为我爹的弟子?”。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草率了。”

    面前出现了一座精致的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