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二十九章:同行达邪月谷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雅疑惑的说:“阵法?你问这个做什么?”

    见沐子枫还是微笑的表情,一脸不相信的继续说道:“你该不会已经恢复到练气六重了吧,怎么可能啊。才十天时间,你从毫无灵力,突破到练气六重。”

    沐子枫神秘一笑,说道:“走吧,带我去阵法旁吧,师姐,到时你就知道我有没有恢复了。”

    凌雅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偏不相信你能恢复,到时候我爹来了,看你怎么说。”

    带着沐子枫向着阵法走去,一路上凌雅不停的说话,沐子枫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凌雅。

    心思全部都在凌羽尘所说的能提升邪气的神秘地方。

    “小师弟到了,这里就是阵法的边缘,你接触一下,我爹就知道了,到时他会来接你走。”

    沐子枫点头走向阵法,看着他的背影,凌雅露出了落寞的神情,他也要走了,以后又只有我一个人了。

    沐子枫双手接触阵法,散出波纹,回头看了一眼凌雅,问道:“这样就行了吗?”

    凌雅点头,沐子枫看出了她此刻的心情,没有说话,站在了一旁,等待着凌羽尘的到来。

    微风吹动着凌雅的长发,看着阵法外,对沐子枫说道:“小师弟,如果我求我父亲带我回宗门,他会答应吗?”

    “我不知,但你可以一试。”

    一到长虹从天际飞来,凌羽尘出现,看了一眼沐子枫,露出惊讶的表情,说道:“出乎我的意料啊,你都已经练气七重了,好,想你也很期待那个地方,我现在就带你去。”

    沐子枫点头,看向了凌雅,凌羽尘跟着他的目光看去。凌雅没有哭闹,期待的对凌羽尘说道:“爹,你可以带我一起走吗?”

    凌羽尘想了一想,愧疚的说:“小雅,这些年苦了你了,我们一起走吧。”

    凌雅开心的笑了,看了一眼身后住了多年的房屋,眼泪掉了下来,不过却是开心的泪滴。

    跑过去抱住了自己的父亲,在这一瞬间,以前的一切隔阂都不存在了。

    沐子枫也为她开心,几日的交谈,他知道她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而且非常善良,对自己也极好。

    他也把她打心底认为是自己的师姐了。

    “好了,小雅,我们先送子枫去邪月谷,然后再回宗门。”

    二人松开,凌雅摸了摸眼睛,开心的看着沐子枫,他也回了一个笑容。

    凌羽尘取出一把长剑,变为十米,凌羽尘站在剑端,他们二人坐在其后,向着邪月谷飞去。

    沐子枫感受着周围风的力量,知晓现在这把剑飞的极快。

    凌羽尘回头对他说道:“我想小雅已经告诉你了,那个储物戒,是我收徒的象征,那么,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

    沐子枫愣了一下,旁边的凌雅低声对他说:“快答应啊!”

    见沐子枫久久不说话,凌羽尘说道:“我也不强求你,你若不愿,我答应你的还是都会给你。”

    沐子枫站起,抱拳说道:“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凌羽尘大笑,说道:“能收到你这样的弟子,也是我的幸运,这是一块辟邪玉,能够隐藏你身上的邪气,元婴之下的修士,无人能看出你是修邪的。”

    沐子枫对凌羽尘再次一拜,说道:“谢谢师父。”

    “你不必感谢,它对许多人是一个鸡肋,毫无用处。”

    他没有说这是他在宗门里,找了许久,才找到的最适合他的东西。

    沐子枫看着手上的辟邪玉,心中十分欣喜,解决了他此刻面临的许多问题,毕竟元婴修士并不常见。

    沐子枫心中知道,这样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鸡肋,定然是当年诛杀邪修那场大战中,一位天才炼制的这块玉,只不过落到了璃青宗。

    凌雅微笑着对他说:“有了它,你在火焚国就不用担心被发现你是邪修了,现在的火焚国,没有一位元婴修士。”

    这让沐子枫十分疑惑,怎么会没有元婴老怪呢?

    毕竟当年自己父亲在七百多岁时就在突破元婴,而沐夜正现在也已经是元婴修士了,偌大的火焚国怎么可能没有元婴修士。

    看到了沐子枫眼中的疑惑。

    凌羽尘叹气说道:“当年与邪修的那一战太惨烈了,邪修的战力比一般的修士强大的太多太多了,当年我璃青宗三个元婴老祖战死俩个,还有一个飞升成仙,其他的宗门也是如此,死的死,成仙的成仙,形成了一个断层,现在的火焚国已经是一个末流的修真国了,只要有一个宗门有一人突破了元婴期,宗门之间的恩恩怨怨会让一些宗门就此消失。”

    说罢凌羽尘眼神露出了沉思。

    沐子枫知道邪修的厉害,毕竟自己就是一位邪修,普通的练气六重修士,像沐雄,真的不是自己的对手,想来这就是他有意收我为徒的原因吧。

    至于什么宗门间的恩怨,与自己无关,他对璃青宗的归属感没有多少,毕竟他的家在万里之外的流苏国,他迟早都会回去的。

    “子枫,在人前,千万不要暴露你是一位邪修,如果用了邪气,必须要灭口。”

    沐子枫点头,他心中也知道,这里的每一位修士大多都有宗门,而他们的老祖死在邪修手上,对邪修的仇恨程度,可想而知。

    凌羽尘不在言语,专心控制着飞剑。而且还要关注他俩的承受范围。

    凌雅眼睛一眨一眨看着沐子枫,开口问道:“你突破境界是能感受到疼吗?”

    沐子枫无语的看了一眼她,说:“还好吧,能忍的住。”

    “我现在有点佩服你了,我是忍不住,灵气冲击经脉时的痛。”

    沐子枫叹了一口气,说道:“疼,世上有比这更疼的事,现在的我只能忍住,才能不再经历那更疼的事。”

    凌羽尘听到这句话,侧头看了一眼他,对凌雅说道:“小雅,你要努力的修行,父亲不可能保护你一生,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

    凌雅不明所以,自己不就不能忍受疼痛吗,这俩个大男人,却讲起了大道理,嘟着嘴说道:“爹,我知道了,我会好好修行的。”

    凌羽尘叹了口气,说:“你资质不差,但你这五年却只突破了一层境界,回到宗门后,我会让子枫指导你修行,你若还像以前那样,我还会把你送回去的。”

    凌雅点了点头,闷声说:“知道了。”

    一旁的沐子枫头又大了,自己该怎么去指导她。想要开口说,自己不行。

    但被凌羽尘看出,飞剑的速度更快了,沐子枫只能勉强控制住平衡,一旁的凌雅倒在了他的身子上。

    凌雅脸色微红,沐子枫也不好推开,只能这样,凌羽尘露出了坏笑。

    很快飞剑终于停了下来,凌雅急忙挣脱,瞪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而凌羽尘仿佛没有看到,沐子枫心中有点无语,这个老顽童。

    凌羽尘开口道:“到了,下方就是邪月谷。”。

    控制着飞剑落下,收了飞剑。

    三人站在谷前,沐子枫和凌雅露出惊叹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