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三十三章:宗门局势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了来人,沐子枫白了他一眼,心想:看来他一直在远处看着,早出来不就什么事都没了,真是麻烦。

    白衣男子回头尊敬的说道:“师父,你怎么出关了,还来到了这里。”

    凌羽尘看着他,嘿嘿说道:“当然,不然怎么看这一场好戏。”

    沐子枫无语,几百岁的人了,怎么感觉比自己都幼稚。

    心底暗自发笑,看你们怎么收场。

    凌羽尘温和的说道:“子远,这件事我从头看到尾,你何必这样为难你师弟呢,话都不问清楚。”

    随后凌厉看向那俩位青衣弟子。

    “你俩可真热心啊,特意来守门,不错不错,但这样为难来人,实属坏我宗门名声,自己去领罚吧。”

    二人跪下向凌羽尘投来感激的目光,随后御剑离去。

    凌羽尘转而对张子远说道:“你向师弟道个歉,别伤了你们师兄弟之间的感情。”

    张子远温和的看向沐子枫,露出歉意的笑容,低头说道:“师弟,这件事是师兄的错,没有调查清楚,就指责与你,还望你能原谅师兄。”

    沐子枫心中冷哼,这明摆着的事,还用调查吗,不过还是微笑点头,回道:“没事的,这种小事,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说完伸出了手,张子远将储物戒扔回。

    凌羽尘哈哈笑道:“这不就好了吗,子远,我带你师弟去熟悉宗门,你去做自己的事吧。”

    “是,师父。”

    张子远看着站在师父剑上逐渐离去的沐子枫的背影,眼神逐渐阴狠。

    也御剑离去。

    凌羽尘控制着飞剑在天空停下,面无表情开口说道:“子枫,你心里是不是不舒服,毕竟我罚的他们很轻。”

    他没有过问为什么沐子枫的身体相貌变了,毕竟这种事,问了也得不到答案,不如不问。

    沐子枫摇头,表示理解他的做法,毕竟他们除了言语不堪之外,并没有做什么,而且自己确实是先动手的。

    凌羽尘手指下方,说道:“你看下面那三座山峰。”

    沐子枫顺着方向看去,一座山峰似一把剑,指向苍穹。一座山峰充满了冰雾,望而生寒。最后一座简朴至极,并无亮点,却在另外俩座山峰之间。

    露出疑惑的目光,看向凌羽尘,一副与罚他们轻重有关系吗的表情。

    凌羽尘叹了一口气,设了一个结界,开口说道:“现在的璃青宗实属多事之秋,我实在不能因为这样的小事,再与剑峰发生摩擦了,主峰弟子除了张子远之外,其他的都拿不出手,而剑峰有十位弟子已经练气圆满了。子远在主峰有极高的信服力,也是众人的榜样,对这件事,所以对他我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沐子枫微微点头,

    听他继续说道:“我虽然是一宗之主,但我所管的只是琐事多,而剑峰和寒峰内部的事,我并没有过多的决定权,峰主的权利极高。而剑峰峰主修为与我相同,更是与我针锋相对。”

    “就算这样,大家都是璃青宗的人,你们二位越强,对宗门越好,而且弟子之间的竞争也很正常,师父为何这样说?”

    凌羽尘无奈叹气说道:“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以为他之所以与我相对,是因为当初我成为了宗主,他却是峰主,可后来剑峰的弟子不断打压主峰弟子,而且开始对璃青宗有了一种不屑,我觉得事情有点脱离控制了,想要去找他商议一番,他却说,主峰弟子无能,将来还是以我剑峰为主吧。”

    沐子枫疑惑问道:“那为什么主峰弟子这么弱呢?按理说不应该啊。”

    “你问到重点了,我主峰弟子一直被暗杀,十几位天资卓越的弟子啊,但剑峰却一直平静无比,这让我生起疑意,开始暗中追踪他。”

    “后来怎么样了?”

    “我没有发现什么,但在那期间,小雅却被暗杀,我妻子舍命救下了她。从那时起,我知道了剑峰峰主与火焚宗有着联系。”

    沐子枫看着他那流露出悲伤的神情,沉默了。

    “你知道吗?子枫,那一刻我有多恨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个宗主,我连自己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又怎么去保护一个宗门,我将小雅藏了,我打算抓住他的把柄,想与他鱼死网破,但他不给我机会,一直拖在了现在。”

    “那你现在接回她,是不是想以她为诱饵。”

    凌羽尘摇摇头。

    “我只想在多陪陪她吧,她母亲死在她面前,我知道她一直心底对我还有怨气。而且这次我得到了一个更绝望的消息,火焚宗的老祖已经开始准备突破元婴期,一旦成功,璃青宗将就此除名。”

    沐子枫感觉到了凌羽尘的英雄迟暮,但他也无可奈何,自己只是一个小修,无法决定一个宗门的存亡。

    开口问道:“既然如此,十年之约又有什么用呢?”

    凌羽尘摇头说:“子枫,这就是你原本的身体吧,果然天资极高,比火凤国任何一个人都高,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件事。”

    沐子枫疑惑问道:“师父,连你都办不了的事,我又怎么能办到。”

    “你能办到,如果火焚宗的老祖突破,我希望你能带着小雅离开,那样我就能没有后顾了。”

    沐子枫想拒绝,毕竟自己一直在刀尖上行走,稍有不慎就丢了性命。看着凌羽尘带着恳求的目光,不知怎么开口拒绝。

    “师父,万般皆有可能,万一他突破失败,那一切还有机会。”

    凌羽尘苦笑说:“璃青宗与火焚宗恩恩怨怨百余年,也该有个了断了,只是我们赢的机会太小太小了,现在整个剑峰都有着一股与璃青宗无关的气息。”

    沐子枫沉默了,这个男人心中压制的仇恨太深了,已经有了必死的打算。这是令他玩玩没想到的,他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潇洒不羁,做事随心,这一刻,改变了他对凌羽尘的看法。

    “子枫,其实第一眼看到你,我确实是打着那件宝器的主意,但后来,我放弃了,我想通了,你以那样的方式重生,定然是那件宝器不能出手。一切皆有定数,不能强求,不然后果自己无法承担,现在,没有了什么十年之约,你随时都能走,你若留下,答应你的,我一件不少,只有一个要求,山崩之前带小雅走。”。

    沐子枫沉默了,心中十分挣扎。

    这一切与自己的关系不是不大,自己完全可以离开不管,带一个女子,总不如自己一人,没有顾虑,没有拖累,安心寻找机缘,突破境界,然后回去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