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三十六章:江一帆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雅将衣服递给沐子枫,嘟着嘴对沐子枫说道:“本来挺好的心情,还打算带你去宗门逛一逛,全被这个江一冰搞坏了。”

    不过却突然笑着又说道:“不过,你真是让我解气。还有,他以为他有个好哥哥,但他却不知道你是一个强大的邪修,到时候就算他哥来了,照样给他打趴下。好期待那一天,看他哥和他一样在你手上吃瘪。”

    说罢,还用拳头挥了一下。

    沐子枫将衣服收回储物戒,叹气说道:“其实,我现在真的不是他哥的对手,我现在没有功法,也只是练气六重,邪气在宗门内不能暴露,你也别再提我是一个邪修,小心隔墙有耳。”

    凌雅听到,捂住了小嘴,警惕的看着周围,样子令沐子枫发笑。

    她随后担忧的说道:“那怎么办啊,他哥肯定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你这次还是有点冲动了。其实没必要招惹他,我们不理他,当时进去就得了,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惹下这么个麻烦。”

    沐子枫安慰她道:“这事与你无关,那人实在有些过分,他是必须要承担一些后果的,我这几日就能突破到练气七重,习得一些法术,还是无惧他的,所以还需要你来帮我拖住他一些时日。”

    “等等,突破练气七重,你不是早已是练气七重吗?”

    “我的身体恢复到了与以前一模一样,所以境界还是练气六重。不过,我有了上次的经验,练气七重还是很容易就能达到。”

    沐子枫向她解释说道。

    二人边走边聊已然走到主峰峰脚。

    俩位守门弟子将二人放入,看着二人的背影窃窃私语道:“你说和凌雅师姐一起走的那个弟子是谁了,怎么以前都没有见过。”

    “不知道了吧,我想一定是凌雅师姐的心上人,你看郎才女貌,多么般配啊。”

    “看着也就练气四重啊,凌雅师姐怎么可能看上这种人,我觉的吧,与他最般配的还是大师兄,大师兄谦谦君子,凌雅师姐窈窕淑女,想想他们二人才是最适合的。”

    “不,我不喜欢大师兄……”

    “别说了,你看那是谁。”

    其中一人指向远处走来的张子远。

    二人分开,不在交流。

    张子远走近,轻声说道:“好好做事,不要再背后八卦别人,有辱斯文。”

    二人低头施礼说道:“是,大师兄。”

    张子远也点点头走进主峰,二人也不敢再交谈。

    天已黄昏时分,沐子枫与凌雅已经回道别院之中。

    “小师弟,你去房中收拾收拾,换个衣服。”

    沐子枫点头,进入自己的房间,简单的装饰,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再无其他。

    进入里屋,沐子枫脱了衣服跳入事先准备好的洗澡水中,眯着眼睛,心想:果然,能能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真好。

    看着自己的身体,沐子枫心中感慨,如今我是一位练气八重圆满的邪修,也是一位接近练气七重的灵修,但我现在对筑基一无所知,邪幽剑创伤太重,沉睡了去,看来只能找师父要筑基期的修炼方法了。

    不知不觉沐子枫睡了过去,一日的奔波,和不断的闹剧,令他十分疲惫。

    那个熟悉的梦又出现了,邪幽口中的幽笙,和那个看不清相貌的男子,他们在交谈着什么,沐子枫想听清,不断的靠近,突然男子一个眼神,沐子枫感觉全身的秘密都被看透。

    真开了眼睛,水早已变的冰冷,而沐子枫毫无察觉,停留在梦中的那个眼神。

    现在仍有心悸,沐子枫抚了一下额头,心想:怎么老是做这个梦,那个男子是不是就是邪幽的主人,大概是吧,一个眼神就能将我置于死地。

    响起了敲门声。

    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师弟,宗主让我把你的丹药和灵石还有功法送来了,你出来取一下。”

    “等一下。”

    沐子枫擦干身体,将白色的弟子衣衫穿起,打开了门,是一个陌生的女子。

    看着眼前的师弟,相貌清秀,十分好看,长发湿披双肩,一缕长发遮住眼眸,竟让女子有点失神。

    沐子枫微笑,伸出纤细的手说道:“谢谢师姐了,天色已晚,师姐也早点去休息。”

    女子将储物戒放在沐子枫的手上,感到一股冰凉。

    开口说道:“这是师姐的职责,你不必道谢,那我就先告辞了。”

    沐子枫点点头,目送着她离去。

    走进了屋中,将灵识探入储物戒,沐子枫呆了,里面有筑基的修炼方法,灵石也足以支撑他达到筑基期,甚至还多出,功法更是有数十种。还有一柄宝剑,通体蓝光,练气期的高阶法宝。

    “师父,有心了,谢谢。”

    沐子枫也不拖拉,直接取出十块中品灵石,开始突破练气七重。

    一夜的时间极快的过去,清晨外面响起了嘈杂的声音,沐子枫正处关键时刻,全身心的冲击第七条经脉。

    凌雅打着哈欠走出,打开院门,看到一脸阴冷的男子背着一把长剑站在门口。

    身后是大量的白衣弟子和青衣弟子发出声音。

    “那个小子呢,赶快让他出来,敢欺负我们江师兄的弟弟。”

    “对,赶快滚出来,昨日不是很嚣张吗?今天怎么像个缩头乌龟。”

    “咋们峰哪个弟子招惹了这个狠人,还动了他最疼的弟弟。”

    “你不知道吗,昨天凌雅师姐带着一个少年,把江一冰的弟弟的命根子给割了。”

    “什么,这次怕是凌雅师姐也保不了他了,江一帆可是剑峰的红人,宗主也不管弟子之间的恩怨缠斗,只要不死人就行,这次他怕是要丢半条命。”

    ……

    议论声一直不断,凌雅看向江一帆。

    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大早上的来堵门,你想要做什么。”

    江一帆沙哑说道:“虽然我知道这件事我弟弟有错,但我弟弟才会遭此毒手,我不能不管,你让他自己出来,与我一战,这件事就作罢。”

    凌雅嗤笑一声说道:“江一帆,你知道这里,没有我爹的允许,谁都不能进入这个院落,你可以试一试。”

    “凌雅,我尊重宗主,他的命令我会听,我不会闯入的,但他既然能为了你向我弟出手,想来是个有血性的汉子,他会自己出来的,我在这里等他。”

    “江一帆,我知道你是一个剑痴,但你知道你弟的为人,这件事本就是他的错,你有什么理由来这里寻仇。”

    “因为他是我弟,而且他下手太狠。”

    说罢,闭上双眼,不在理会凌雅。

    一位白衣弟子说道:“这个狠人,认死理,而且下手极重,他难逃这一劫,除非他一直躲在里面不出来。”

    另一位白衣弟子说道:“他肯定不敢出来啊,听说他只是练气六重,哼,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和凌雅师姐在一个院子里,张师兄都不能随意进入这个院落。”

    青衣弟子开始大声挑衅:“缩头乌龟,有什么脸为女人出头。”

    “垃圾,废物,滚出来。”

    ……

    不堪入耳的污秽言语频频发出。

    凌雅争不过他们,沉默不语,心中期待他赶快突破,出来教训一下这个剑痴。。

    沐子枫缓了一口气,打开了屋子的门,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拉开了大院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