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三十九章:地火掌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台下众人一脸不相信。

    有人开口说道:“怎么可能,江一帆输了,他居然柳絮飘步小成了,张子远师兄也只是皮毛,他怎么可能啊。”

    江一帆站了起来,低头说道:“我败了,明日我会带着一冰登门向凌雅道歉。”

    沐子枫点点头,一个闪身跳下,站到凌雅旁边。

    二人相视一笑,不理旁人的惊讶,径直离去。

    其中有几个女弟子看着沐子枫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身后响起了白衣弟子的欢呼声。

    “沐师弟厉害,青衣五剑之首不过尔尔,连败俩场。”

    青衣弟子不悦怼道:“什么啊,我们青衣所有的练气圆满弟子都在闭关,你们有什么可嚣张的,整个主峰只能拿出俩人,还好意思在那里叫嚣。”

    “是啊,某些人刚开始的话说的比我们还难听,现在不要脸的说自己师弟如何厉害,这脸可是真够大的呢。”

    被说的男子脸红喊道:“王平,你说什么,有种咋俩上去练练。”

    “来就来啊,我怕你不成,一个练气三重的废物,现在上去看老子如何打趴下你,来啊。”

    说罢一个闪身跳上台去,江一帆见有人上来,平静的看了一眼,一人独自离去。

    看到台上练气五重的王平,男子缩了缩头,慌忙离开,这使得剑峰弟子再次一顿嘲讽主峰弟子,主峰弟子却无可奈何,因为确实使他们曾经辱骂看不起沐子枫,比起剑峰弟子更甚。

    而此时的沐子枫,和凌雅坐在自己的屋子里。喝着热茶,恢复着灵力,毕竟这一战他能赢,只是因为江一帆最后一刻的焦急,轻敌。

    “师弟啊,你这一战看上去挺轻松啊,我在这半个多月,对江一帆也了解了不少,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剑道天才,留下了许多别人无法打破的佳绩,但你居然七日习得俩门功法,而且都是小成,你这次更是让我意外了。”

    沐子枫摇摇头,认真说道:“他确实很强,如果他知道我柳絮飘步小成,我想他最后不会轻易出那一招的,今日他对一切都掌控的天衣无缝,不动用邪气,他最后一击我接不下来,必然重伤落败,他当的起剑道天才这个名号。”

    凌雅眯着眼笑道:“师弟啊,我在想,你如果真的没有办法躲开,你是用邪气呢,还是会选择落败呢?”

    沐子枫沉思,摇头回:“我不知道,其实我就算输了,你爹也会保护我的,倒不至于被那样。但我不知道那时会不会用邪气,如果用了,被发现,我必死无疑,如果不用,输了逃脱,也不是我的作风,我也做不出选择。这次是我考虑欠缺,自从成为邪修我就有了盲目的自信。”

    “是啊,在生死面前,有时候咽一口气也无妨,这次我知道你是为了给我出一口气,师姐很感谢你,但你以后可不能这样冲动了。你的年纪毕竟还小,这宗门之间的复杂之事太多太多。”

    说罢,凌雅眼中出现了一股落寞伤心,似回忆起了什么往事。

    沐子枫点点头,心中有一丝感动,居然有人会说他小小年纪,不要冲动,这可从来没有,从小没有母亲的他,心中对她竟有些许依赖。

    沐子枫回了神,心想:我这是在想什么,他才比我打几岁,不过他确实是一个好师姐,也值得我去这样做。

    凌雅看着桌子,突然说道:“师弟,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没心没肺,整日活的自自在在,像一个小公主一样。”

    沐子枫有点懵,难道自己的做法感动到她了。但他自从听了凌羽尘的话,其实心中一直觉得她挺可怜的,这次自己也是因为这才动怒下手的吧。

    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说:“我其实没有这样觉得,其实第一次见你,我就认为你是一个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人。”

    凌雅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肯定不是在这样认为的,第一次见面就拿剑指在你的脖子上,你肯定在想怎么会有这样不讲理的人,是吧。”

    沐子枫干笑一声,他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至于温柔之说是他后来发觉的。

    凌雅见他这个表情,就知道自己没说错。

    “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还说我温柔,你还是当初那个样,一个小骗子。”

    沐子枫摇摇头,表情严肃说道:“我没有骗你,我第一次见你,感觉确实是有点无理取闹,但后来接触多了,对你也了解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你还真说我无理取闹。”

    伸手打向了沐子枫,沐子枫侧身躲过笑着开口说道:“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怎么还动起手了呢?”

    “不和你闹了,我要去修炼了,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师弟,却修为比我高,这说不过去。”

    起身对沐子枫说道。

    沐子枫点头说:“确实,这个世界修为是资本,没了修为,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凌雅点点头摆手向他告别。

    走到门口再次回头说:“这次真的谢谢你,师弟。”

    说罢推门而去。

    沐子枫看着她的背影,萧瑟又有些落寞。

    当孤独成性,别人给予的一丝温暖都会留在心底深处,我想她就是这样的人吧。

    小小年纪看着母亲死在眼前,父亲将自己送走,缺少关爱的她,没有想到一个认识了几日的师弟会为自己冒着风险得罪人。

    沐子枫心想:她如果知道他的父亲随时会丢下她,去与他人拼命,对于刚与父亲团聚的她,又是怎样的伤害。

    不自觉同情她,这个善良温柔的师姐,只能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用心保护,不在让她受到伤害,受到别人的挑衅。

    沐子枫眼神坚定,凌羽尘对他有恩,凌雅又对他极好,他是重恩的人,那个承诺此刻深深埋在了自己的心里。

    自饮了一杯茶,沐子枫起身也离开院落,去了自己练功的湖泊旁。

    这一战,给了他许多的启发。

    境界先不着急,这次的比试让他知道了功法的重要性,江一帆层出不穷的剑术,让他难以攒测是否还有没有用出的更强劲的剑招,而自己却只有两招。

    而且修习功法的同时亦能稳固修为。

    在储物戒中寻找适合自己的功法,一个能够压轴的必杀。

    凌羽尘给了他许多功法,但大多都是练气中阶的功法,对他作用不大,而练气高阶的功法,有一种身法,一种剑法,一种掌法,最后一种是防护光幕。

    身法,剑法,沐子枫已然修得,接下来,就是这更为厉害的掌法,施展一次耗费半身灵力。防护光幕也作用极大,就像江一帆的剑幕。

    沐子枫嘴角上扬,就这样。。

    就修习这‘地火掌’和‘雨幕’。

    有这四种功法,在练气期足够,练气圆满之后,配合自己的邪气,我不惧任何练气期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