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八章:送故人,遇敌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掌劈开洞口,沐子枫带着周婉清走了出来。天空飘着雪花,大地被一片白色覆盖。

    “冷吗?”沐子枫,回头温柔的看着她,轻声问。

    周婉清嗤笑了一声,轻轻翻了一个白眼,说:“子枫哥,我已经练气四重了,怎么可能会冷?”

    尴尬的笑着挠挠了头,沐子枫与她并肩行走在去阵法的路上。

    笑着说:“是啊,不知不觉,你的修为已经这么高了,我还停留在你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呢。”

    “子枫哥,你的修为肯定不止练气三重吧,不然你不可能从那里救出我。你的修为一定比我高的,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夸你是个小天才。”

    周婉清侧头看着沐子枫,露出微笑。

    沐子枫亦微微侧头,微笑着,缓缓说道:“我这些年一直卡在第三重,不知道为何无法突破,最近遇到一把剑,不知为何就突破到了第五重,后来得到一颗妖丹,就到了第六重。”

    开心的回答:“是啊,我就说,你怎么可能还是练气三重呢。好多年以前,我父亲就夸你,资质上佳,在流苏国孩童之中能与你资质比肩的不多。”

    周婉清,为自己的猜测正确,暗暗欣喜,也发自内心为沐子枫修为的强大而开心。

    “那是什么样的一把剑呢?”继续追问道。

    沐子枫叹了一口气,看向前方,目露思索,说:“我也不清楚,当时一把黑剑穿过了我的胸口,就没了知觉。万幸的是,我居然醒来了,而且修为也到了第五重。”

    说罢,看了身旁人一眼,开心的笑了。

    周婉清听到他被剑刺穿,露出了心疼。她不敢想像这几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让曾经那么柔弱的男孩,变的这般坚韧。

    望着他,轻轻的问:“疼吗?”

    沐子枫摸着前额,笑着回答:“都已经告诉你没了知觉,怎么可能会疼,还有,婉清,重点不是在这呀,是我的修为啊!”

    周婉清不好意思的笑了。

    “是我没有仔细听,不过没事就好了。境界突破是好,不过你也应注意稳固,不要急于突破境界。”

    “这我都明白,这几日,我会彻底将修为稳固的,这点你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

    并肩行走的一双人,郎才女貌,欢声笑语。脚踩雪地的声音,满地的银色,参天的大树,若此时有一个凡人,将此景色画下,定能流传于世。

    男子远离了厮杀,远离了算计,眼前只有这位女子。

    他心想:若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和她一定可以像以前那样,修炼之余,悠闲的漫步在庭院中,赏着美景,吃着美食,没有烦恼,那该有多么幸福。

    她心想:时间可不可以慢一点,让我在多陪陪他,这些年他一定非常的孤单,我看的出来,如果能这么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虽然互相说着活,但心中所想,互相却没有说出。

    路途遇到的一些低级妖兽,全部被沐子枫一拳击毙,收了妖丹。

    突然,一只青鳞莽,从远处急速冲来,沐子枫急忙环抱起身旁的周婉清,跃到了远处。

    周婉清恢复冷冽的神色,冰寒的说:“刘万州,出来吧,何必掩掩藏藏,我知道是你。”

    沐子枫没有说话,眼神飘向远处的一颗树,他感应到那里有灵气波动,但他不敢确定,之后冷眼看着眼前的巨蟒。

    远处没有回应,眼前的巨蟒动了,一次次的冲向他们,沐子枫只能抱着周婉清四处躲避。

    “子枫哥,你把我放下吧,你的实力对付它没有问题。”

    “不行,刘万州一定就在附近,我不敢与它缠斗,必须一击致命。”

    沐子枫感应了一下储物戒,露出了冷笑,继续向着远处躲避。

    一个急冲,拉远了与青鳞莽的距离,将怀中的周婉清放下。快速取出长剑,转身向着青鳞莽攻去。感应到那棵树后的灵气仍在波动,并没有动,沐子枫松了一口气。

    心想:看来你的目标是我,那我就放心了。

    沐子枫吃力的与青鳞莽战斗着,他的剑一道一道划开青鳞莽的皮,但毒汁也溅到了他的身上。

    青鳞莽的头颅向他咬来,沐子枫灵活的闪避,到了它的七寸,人与剑一同穿过,手里拿着妖丹,全身布满了毒汁。

    将剑插在地上,半跪在地上,撑着身体,全身虚弱无力,灵气在流失。

    “子枫哥,你怎么样了。”

    周婉清担心的跑了过来,低下身子,想要扶起沐子枫。

    沐子枫虚弱的说:“别,别碰我,这汁液毒性很强,碰触就会中毒。”

    “怎么办,我没有净毒草,你先撑住,我马上去找。”

    周婉清神情慌张,紧张的说。

    “不,不用,你快走,他马上就要来了,你快走。”

    沐子枫面色苍白,嘴唇发紫,想要大喊,却只能断断续续的说。

    “不,子枫哥,我不能丢下你。”

    “婉清姑娘,这位公子,你们怎么在这里?发生了什么,公子怎么中毒了?”

    刘万州从远处突然奔来,一脸疑惑与担心。

    周婉清想要开口,却被沐子枫抢先一步。

    “你还要装下去吗,你杀那位姑娘的过程,我可是亲眼目睹呀。”

    说罢虚弱的咳嗽了一声。

    “这位公子,什么意思啊,你说的在下没有听明白啊,我怎么会杀阿敏,我那么爱她,只是当时我也无能无力。”

    刘万州低头,表情悲伤,眼眶好像也红了。

    “阁下真是好演技啊,难道非要我将当时的细节一句一句讲清吗?”

    说罢,转身向后,再次剧烈的咳嗽。

    “哈哈哈,沐子枫,我是该说你蠢呢,还是说你太自信了,现在还要惹我,你已经成了一个废人,还要为那个贱女人抱不平,我可真是看高你了。”

    刘万州大笑,眼中嘲讽之意甚浓。

    沐子枫冷笑了一声,平静的说道:“呵呵,你放过她,我随你怎么处置,可以吗?”

    “哦,你这算是在求我吗?我本来就对她没有什么恶意,可是你居然将我暴露出来,那我还能留她吗?沐子枫你可真是天真啊!”

    刘万州再次发出了大笑。

    “可惜可惜啊,多么般配的一对人啊,马上就要去地狱见面了,不要怪我不仁义,只能怪你沐子枫话太多,害死了你们自己。”

    “要杀就杀,何必说那么多的废话。”

    周婉清神色冰冷,眼中杀气弥漫,狠声说道。

    “好的,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罢,取出了一把长枪,向着他们两攻去。

    周婉清取出长剑,起身抵挡,却被击退。掉在了沐子枫的旁边。

    沐子枫担心的看了一眼,发现无事,随即露出了冷笑,抬头看了一眼刘万州。

    “你全盛时期,我都不惧,何况现在的你。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去死吧!”

    身法敏捷,快速冲向二人,刺出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