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封天邪仙 > 正文
第九章:杀刘万州
作者:夜半古柯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沐子枫抽剑,飞速单手环抱周婉清,避开了这一枪。刚刚的位置被砸出一个大坑,可见这一枪威力极大。

    拿出一株净毒草,递给了周婉清,笑了一声,告诉她,自己无事了,不必担心。

    转身面向了刘万州,身后的周婉清吃了草药,充满信心的看着前方的少年。

    “看来,我没有小看你,你还藏着一手,你中毒,就是为了引出我,还不以她要挟你,你可算的真清楚啊!沐子枫!”

    刘万州将长枪立于身后,狞笑着说。

    沐子枫面无表情,冷冷的望着他,说:“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杀那位阿敏,你们有什么大仇吗?我知道你看上了我手中的剑,可是你没有实力拿走他,你告诉我,我让你走,如何呢?”

    刘万州捧着腹部,哈哈大笑。

    “你说什么,我打不过你,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还是那么蠢呢?”

    说罢,爆发出了练气五重的实力。

    “现在呢?你还能确定打的过我吗?啊!靠着那把剑,确实很强,但你的修为太弱太弱。”

    刘万州眼神中讽刺之意甚浓。

    沐子枫笑了一声,无奈说道:“那就试试吧!”

    说罢,拿着剑,灵活的跳到刘万州的面前。没有什么招式,只是随意的一刺,但速度奇快。

    刘万州,瞳孔紧缩,露出慌张的神色,急忙横枪抵挡。

    “砰!”

    枪身断,刘万州被炸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已然受了重伤。

    气急说道:“你好卑鄙,居然隐藏修为,你绝对不是练气三重。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是练气三重的,我都说了你打不过我,你为什么就不听呢?”

    这次,换着沐子枫嘲讽的看着他,笑着对他说。

    “被你这样卑鄙的人击败,我无话可说,若不是我掉以轻心,你怎么可能一击击败我?”

    “呵呵,真是有意思,别人隐藏修为,就被你骂,而你自己一直隐藏着修为,欺骗别人,杀害自己的女人,那你又是什么样的人?你还是个人吗?”

    旁边的周婉清听不下去,冰冷冷的开口道。

    沐子枫转身,轻声笑着对她说:“何必对他的言语生气呢?他现在也只能在嘴上说说,将自己描述成一个正人君子了。”

    “呵呵,一对贱人,枉我以前还觉得你周婉清是什么高冷女子,原来与这个畜生早有一腿,真是个贱人,昨晚一定很爽吧!哈哈!”

    刘万州狞笑着,张口大骂。

    “你说什么?”周婉清生气了,嘴角颤抖,眼神冰冷。

    沐子枫没有说什么,微笑的脸没变,但露出一丝邪魅。转身直接一剑削掉了他的一条臂膀。

    “从现在开始,我不介意你说什么,你可以随便说,但是你说一句对我没有用处的话,我就断你身体的一个部位,当只剩下一个脑袋的时候,你就可以去死了。”

    低下身子,声音寒气十足。

    哀嚎的刘万州似乎不屈,眼睛狠狠的看着他。

    周婉清看着沐子枫,她似乎不在了解眼前的少年了,心想:他变得越来越冷酷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心软了,这些年怎样的经历,才能让你变成这样,你为什么不愿意对我讲讲?

    不过看着哀嚎的刘万州,她还是有点不忍,虽然表面冷冰冰的,但心底还是很善良。

    “哼,你想让我说什么,以你现在在沐家的地位,你觉得我会怕你,你敢杀我?我可是刘家的大少爷,将来要继承家主的。你要是动我,刘家一定会查出来的,到时候你一定死的比我惨。哼哼!”

    刘万州,额头已经疼出了汗,一只手捂着伤口,仍对着沐子枫嘲讽。

    “很好!”

    沐子枫笑着,一剑割掉了他的另一条臂膀。

    “你还有俩句废话可以说,珍惜吧,还有你放心,在割掉你的头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周婉清看着眼前的画面,觉的这个少年变得让他有些陌生,这还是那个爬树都会颤抖的男子吗?

    看着眼前,脸上染着血迹,仍是面带微笑,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清秀少年。

    刘万州的眼神终于出现了害怕,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眼前少年的恐怖。

    他的家世,在他面前根本不具有威慑力,他本来心中坚信的,他不敢杀他,只是折磨他的心动摇了,而且他们刘家与沐家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

    忍者疼痛,语气虚弱的问:“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这就对了吗,你要知道,你要是死了,不管刘家是什么,都与你没有了关系。”

    沐子枫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

    “你这次杀周敏,是刘家的意思呢,还是你一个人的想法?”

    刘万州立即回答:“是我一个人的想法,这个贱人,因为以前我做了一件事,一直威胁我,所以我就把她杀了。”

    沐子枫没有深深的看了一眼他,笑了,接着问:“那你,击昏她,是想要干什么?”

    刘万州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子,说:“这么漂亮的女人,哪一个男人不想得到,我当然也是抱着那样的想法了。”

    “唉!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的。”

    刘万州眼睛露出了吃惊,想要开口说什么,沐子枫笑了一声,一剑割掉了他的脑袋。

    周婉清看着眼前的一幕,露出了一丝无奈,说:“子枫哥他都已经说了,你为什么还是要杀了他?”

    沐子枫转身看着周婉清,向他回答“我杀他,一是他没有说实话,二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价值了,能从他身上得到的信息只有那么多了。我不想与他在耗着了。还有,无论他说与不说,他都必须要死,要不然我会暴露的。”

    周婉清疑惑问道:“嗯,是我考虑欠缺了,但是他为什么没有说实话,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沐子枫笑着对她说:“我问道你的时候,他在回答时,眼神一直都在躲闪,而且,他看你的时候,完全没有什么淫邪之意。所以他的这次行动的目标应该是你,而且是刘家的意思,不然以他的实力,是不可能拥有青麟莽的。不过他杀周敏,应该是本意。”

    “是这样啊,看来周敏确实是威胁过他,使得他越来越讨厌她了,不过,他的目标为什么是我?”周婉清眉头皱了一下,心中还是有一些乱。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刘家对你周家有恶意。”

    沐子枫露出无奈的表情。

    继续认真说:“这次你回去,你要处处小心,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周婉清露出了笑脸,点头道:“嗯,子枫哥,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小心的,你在这里也要注意安全。”

    沐子枫思索了一下,说:“哦,对了,你也记得不要对外人说在这里见过我,我现在不能让沐家知道我还有修为。”

    看着沐子枫的周婉清,双眼眯成了月牙状。

    笑着说:“好的,我清楚,子枫哥,我谁都不会告诉的,这是我和你的秘密哟。要不要拉个勾呢?”

    说着,就伸出了手。

    沐子枫露出了无奈的表情,看着幼稚的她,不过还是与他拉勾达成了约定。

    低下身子,收了刘万州的储物戒,沐子枫带着周婉清向着阵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