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全本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两男一女污污图片两男一女污污图片最新章节 》两男一女污污图片正文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两男一女污污图片

    “说说看你的意见。”听到哈迪斯的话之后我便询问了起来。

    哈迪斯很爽快的说道:“其实方法非常简单。我们既然已经弄到了那个立体魔法阵,我觉得这种东西必然是需要用到某些稀有物质的,那么,只要知道这个魔法阵中含有某些稀有物质,然后追踪国际上的这些稀有物质的流向就可以从另外一条路直接追踪到对方的生产基地,这比我们之前采用的顺着对方的运输线路一路往上追踪要有效很多。从你们之前发现的情况来看,对方有着非常强的反追踪意识,所有的信息都经过刻意的掩盖,也就是说我们想要通过对方的炸弹流通渠道去反向追踪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错,很不错,这是个好办法,只是我们的笨办法也不能停下,毕竟从市场动态上追踪的成功率也不高,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哈迪斯无所谓的说道:“我们行会的高级人员不算少,这种事情分成两路齐头并进就是了。”

    我点点头道:“那么我自己还是负责追踪对方的炸弹运输渠道,至于市场上的流通情况就先由行会情报部门去收集,等有了一些眉目我再接手。”

    “目前来说也只能这样了。”

    敲定了方案之后我让大部分混乱与秩序神族都返回了各自岗位,只留下了潘多拉、拉达曼提斯以及阿芙洛狄忒。本来我是想要波塞冬留下的,不过考虑到人家也是海神系的老大,总是在外面跑不太好,所以就临时换成了阿芙洛狄忒。

    让三名神祗留下之后我又去见了沃玛他们,然后将之前哈迪斯说的那个事情说了一下,让他们尽快搞清楚这个魔法阵之中是否存在某种无可替代的特殊物质,这样我们才好追踪。当然,这个东西要分析出来并非一时半会就能出结果的,所以我只是让他们先开始找是否存在这种物质,而我则是在通知他们之后便带着潘多拉他们三个离开了艾辛格再次跑到了韩国。

    我们这边到达韩国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到了那个发现了这些物品的行会所在地,但是结果就和之前我们遇到的那个城市一样,对方以闪电般的速度清空了整座城市,甚至还使用了聚灵法术将死亡npc的灵魂全部带走了,这样的话即便是我具备和灵魂沟通的能力也没法找到任何一个能为我们提供任何一丝线索的存在了。因为这偌大的城市现在是真的连鬼都见不到一只啊!

    “这该死的地方,未免也清理的太干净了吧?”拉达曼提斯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忍不住抱怨道。身为冥界三大判官之一,拉达曼提斯自然对亡灵有着异乎寻常的能力,如果这里有任何的灵魂存在,他一定可以看得见。但就是因为这里一个灵魂都看不到,所以拉达曼提斯才会抱怨。

    潘多拉也是在扫视了一圈街道之后说道:“我们离开这里应该也没多长时间吧?对方的效率实在是太高了!”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阿芙洛狄忒问我。

    听到阿芙洛狄忒的问题之后我首先看向了旁边的潘多拉,然后问道:“你不说会追踪神术吗?能看到那些来清理的人从哪离开的吗?我们去追踪那些人就可以找到他们的上级单位了吧?”

    “虽然我也很想这么做,但是这个恐怕不行。”

    “为什么?”我惊讶的问道。

    “因为对方使用了某种东西干扰了这里的时空波动,现在我能感应到的就是一片混乱。”

    “看起来这帮人已经知道我们上次是怎么找到他们的了。还真是谨慎的一群家伙。”我一边抱怨着一边思考应该如何应对眼前的这个麻烦。潘多拉的追踪能力已经失去了作用,对方对这个城市的所有我能想到的方面都做了反追踪处理,我们面对空无一人的城市根本就没有办法采取任何手段。这绝对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情况,然而我现在却是只能干着急,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这种无从下手的感觉真的让人很不爽。

    “看起来我们需要一些额外的帮手。”阿芙洛狄忒说道。

    “行会里还有什么样的人员可以进行追踪的吗?”潘多拉转身问我。

    我稍微想了一下道:“懂的追踪技能的人是不少,可问题是我们能想到的追踪手段这里都经过专门的针对性破坏,所以即便是找来了这些人也没用,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寻找到一种可能的侦测手段,而且这是对方没有想到或者无法破坏的一种信息。”

    “那个……”拉达曼提斯稍微有些犹豫的说道:“其实我知道有一种信息应该没有被破坏。”

    “什么信息?”我立刻转向拉达曼提斯问道。

    拉达曼提斯有些犹豫的说道:“元素记忆应该还在,只是我们没办法读取。”

    “元素记忆?”我确定自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所以只能是皱眉思考了一会,然后问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信息?我好像没听说过啊!”

    拉达曼提斯还没来及解释,旁边的阿芙洛狄忒就抢先说道:“基本元素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这个当然,我好歹也算半个法师吧!”

    “既然你知道基本元素,那么元素精灵你也应该知道吧?”

    我再次点头道:“元素精灵就是基本元素组合而成的一种具有生命特征的元素聚合体,他们是纯能量形态的生物,本身由基本元素构成,就像元素生物一样,不同的是他们的体积相较于元素生物要小很多,而起没有实体,只能被感应到,不能被看见。你说的元素记忆该不会是这些生物的记忆吧?”

    因为拉达曼提斯说的那个词的意思很明显,所以我直接就猜到了他的意思。

    阿芙洛狄忒在旁边解释道:“元素精灵虽然智力水平很低,但他们是确实具备一定记忆里的,但是这种信息不回在他们的体内保存太长时间,而且提取难度很高,至少我是做不到的。”

    我转头看向拉达曼提斯,结果还没开口询问就见他直接摇头道:“别看我,我也不会!”

    潘多拉紧跟着说道:“我也不会。冥神系这边你就别想了,我们这边没人能做到这个,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哈迪斯都不行?”

    潘多拉点头道:“嗯,不行。读取元素记忆需要的是元素亲和力而不是绝对能级,所以这个能力其实和实力的关系并不大。当然,一般元素亲和力高的人实力也不会太低就是了。不过反过来,实力高的人未必就有好元素亲和力,比如说战士类的人员实力再高估计也不会有多高的元素亲和力。”

    我点点表示明白,然后看向拉达曼提斯问道:“你知道还有谁能使用这种能力吗?阿芙洛狄忒你也想想,有什么人能读取元素记忆?”

    “我不知道有谁懂这种能力,至少他们没告诉过我,所以我这边也帮不上什么忙!”

    听完阿芙洛狄忒的话我就将目光转向了拉达曼提斯,而拉达曼提斯则是忸捏着说道:“知道是知道,只是现在没法把那个人弄过来帮忙啊!”

    “你说的没法弄过来帮忙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法弄过来啊!那个人是渎神者,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渎神者?”这个词的意思我虽然明白,但拉达曼提斯说出来的这个名词肯定是特指某一类人的,问题是我不知道这说的是什么样的一群人。当然,这群人肯定是渎神者是没跑的,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哪种类型的,毕竟世界范围内可以叫做渎神者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甚至我自己都可以算一个。

    潘多拉代拉达曼提斯解释道:“渎神者是我们以前的奥林匹斯神族对一群特殊势力的称呼,他们原本其实是属于圣斗士的成员,之后因为诸多原因叛离了他们所信仰的神,之后就独立了出去然后开始从事一些反对我们的事情。宙斯曾经为了这个事情专门派遣我们冥神系去剿灭过几次他们的组织。”

    我点点头问拉达曼提斯:“你说的那个家伙就是其中一个叛变的圣斗士?”

    拉达曼提斯点头道:“她是个很漂亮的女圣斗士,这在圣斗士之中算是比较少见的,大部分圣斗士都是男性,很少有女性。而且,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圣斗士,她并不注重对身体和灵魂的磨砺,反倒是非常喜欢钻研能量的奥秘。她最后叛离我们可能也就是因为发现了我们并非真正的神灵,而仅仅只是一群拥有强大力量的超级生物而已。”

    拉达曼提斯说的这个话可以说是行会神族和地方神族的最大区别。行会神族充分的意识到了自己并非神族,只是一种强大的生物,所以他们可以放下姿态去和玩家行会做交易。玩家行会提供信仰,他们提供武力支持,这就是一种交易,非常的直白。但是,地方神族依然认为自己是神,他们对信徒的要求是无偿的奉献,虽然他们也用各种空头支票或者是偶尔的实际利益去争取信徒,但归根结底他们还是让信徒奉献,而很少给与回应。这就是地方神族和行会神族最大的区别。行会神族感觉就是一帮搞宗教的地方神族商业化之后的状态。

    “如果按照你的说法,这个渎神者现在是不是还应该在希腊呢?”我出声询问拉达曼提斯。

    拉达曼提斯稍微想了一下道:“可能还在,也可能不在。渎神者这种行业流动性很大,而且因为本土神族的打压,他们往往会向附近区域流窜,所以想要知道他们的确切位置非常的困难。”

    对于拉达曼提斯的说法我倒是可以理解。神族都是一些很强大的存在,而敢于跟神族对着干的渎神者自然就只能跟炸了美国人的那帮恐怖份子一样到处流窜了,毕竟他们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一旦被发现就只能面临灭顶之灾,所以渎神者大多行踪诡异,几乎不可能找的到他们。何况我们现在不单单是要找到渎神者,而是要找到其中比较页数的某一个成员,这就更加是难上加难了。所以拉达曼提斯才会说不好办。

    “除了这个家伙难道就没有别的人会吗?”我无奈的想问问看有没有备胎。

    拉达曼提斯摇头道:“可能有,但我不知道!”

    我这边正想放弃这个计划另想办法,阿芙洛狄忒忽然小声说道:“其实我觉得克利斯缔娜或许可以。”

    “啊?”

    知道我很疑惑,阿芙洛狄忒立刻解释道:“我也知道克利斯缔娜应该是不会读取元素记忆的,但你们难道忘记了?她可是元素之体,能够将自己完全元素化的存在。也就是说她是可以让自己成为一个特殊的元素精灵的。那么,如果用一个元素精灵作为翻译,去询问另外一个元素精灵,我们就不一定需要用到元素记忆读取之类的法术,直接就可以问出一些东西来了。”

    “这个倒是可以一试,只是克利斯缔娜现在在坐镇中俄边境,她要是走了,万一俄罗斯人趁机攻击我国边防线怎么办?”

    潘多拉立刻道:“让主神去坐镇就是了。混乱与秩序神族之中闲暇的神族还是有一些的,艾辛格那边虽然也很重要,但毕竟是行会总部,我觉得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把高端力量都集中到边境线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稍微权衡了一下才点头道:“那就先这样吧。行会那边相信短时间内不会出问题,再说艾辛格也不是那么好入侵的,即便是有人侵入,维娜他们应该也赶得回来。”

    想到就做。确定了方案之后我立刻就联系了军神,然后说道:“军神,帮我接克利斯缔娜。”

    “会长,又有事情了?”克利斯缔娜的声音立刻出现在通讯频道中。

    “还真让你猜对了。马上来韩国一趟,我们需要你帮忙。坐标已经发给你了。”

    “可是红月姐说让我守住国境线啊!”

    “这个你不用管了,会有人接替你的工作的。”

    “那我马上过去。”

    切断了这边克利斯缔娜的通讯之后我又迅速的接通了红月那边的通讯简单的讲了一下我会调走克利斯缔娜的事情,之后红月理所当然的问我防线问题,我就和她说了一下由混乱与秩序神族接替,红月立刻就没意见了。虽然克利斯缔娜的能力很出众,但我们行会的行会神族也是相当给力的,尤其是多人同时出现的时候,那个战斗力绝对不是科力斯缔娜一个人可以比拟的。既然有更好的选择,红月自然不在乎克利斯缔娜在不在了,她只要有人可以指挥就行了。

    这边沟通好之后我又和维娜那边沟通了一下,维娜在稍微计算了一下之后就给出了一串名单,不过她自己没有同意离开艾辛格,不是她不愿意出去,而是因为她觉得艾辛格也很重要,必须要有一名足够强力的神族坐镇,这样才能安心。

    考虑到派出去的人已经足够多了,所以我也没反对这个提议。让维娜尽快把人派出去之后我就只能和拉达曼提斯他们在这边等着克利斯缔娜了。好在本行会的玩家都有守护长枪,所以克利斯缔娜没让他们等多久就直接出现在了我们的上空。

    “会长我来了。”克利斯缔娜刚一落地就疑惑的左右看了看,然后略带疑惑的问道:“敌人呢?怎么是个空城啊?”

    “我不是叫你来帮我们打仗的。”我指了下拉达曼提斯他们道:“有他们在,我们不缺战斗力。”

    “那你们就是需要我的特殊能力了。这次要干什么?破解魔法阵还是什么的?”

    “都不是。”我说道:“我需要你给我们当翻译,帮我们询问一下这附近的元素精灵。”

    “当翻译?”克利斯缔娜稍微愣了一下之后便恢复了正常,然后说道:“这个没问题,和元素精灵沟通是我的强项。”

    “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稍等一下。”克利斯缔娜说着忽然用魔法阵在地上轻轻一点,然后整个人身上立刻爆发出了五颜六色好像彩虹一般的光芒,而随着这一层彩色光芒散去之后,克利斯缔娜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

    现在的克利斯缔娜看起来就好像一只从童话世界中飞出来的巨大蝴蝶仙子,全身上下都套着美丽的水晶铠,而在背后则是两对巨大的蝴蝶一般的彩色翅膀,而且在克利斯缔娜的身边还漂浮着大量星星点点的光粒,那是元素能量实体化得标志。

    现在的这个形态就叫做元素精灵形态,虽然个头大了很多,但其实现在的克利斯缔娜和元素精灵已经可以算是同一种存在了。

    “好了,现在可以了。有什么需要知道的尽管问吧。”克利斯缔娜看着我们说道。

    事实证明我们的推测果然是正确的,克利斯缔娜在成为元素精灵之后确实是可以使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和元素精灵进行沟通。而得益于这种方式的高效性,我们很快就问到了我们需要的信息。

    清理这里的人员并非韩国人,而是一群俄罗斯玩家。他们的职业配比非常的齐全,如果那些元素精灵的描述没有问题,那么着应该是一支带有护卫队的专门负责清理痕迹的特殊小队。这个小队的总人数达到了惊人的三十二人,其中一半,也就是十六人是护卫队,另外的十六人分别拥有不同的能力,可以清除掉一个地区的各种残留信息,让追踪人员无迹可寻。

    “对方居然有这样的小队。要是在现实中也有这样的人,肯定回事犯罪份子们的最爱。”克利斯缔娜在了解到这些信息后也忍不住说道。

    “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些人的职业特征,而是要知道他们从哪来。”我说着就问克利斯缔娜:“再问一下那些元素精灵对方是怎么来的。”

    “好的。”克利斯缔娜和那些元素精灵沟通了一下之后转向我们道:“对方是使用城市里的传送阵传送过来的。”

    “可是传送阵已经被破坏了,那里的时空信息也是紊乱的,没法追踪啊!”阿芙洛狄忒说道。

    “那他们是怎么走的呢?”潘多拉问道:“在时空信息被破坏的区域,在信息恢复正常之前是没法进行传送的,所以对方肯定不可能在这种地区再次传送走。”

    克利斯缔娜又是和那些元素精灵一番沟通,我们在旁边只能看到克利斯缔娜在那里发呆,根本看不到她有什么动作,当然更没有声音发出来,不过十几秒之后她又恢复过来对我们道:“他们的确是没有传送走,而是从那边骑马离开的。”

    “那我们追上去。”

    因为克利斯缔娜可以不断的询问沿途的元素精灵,所以我们根本不担心追丢目标,很快我们就发现对方在离开城市一段距离之后拐入了附近的山区之中。当然,对方在离开的路上也做了手脚,我曾试图让白浪去追踪气味,但结果什么都闻不到,对方明显有遮蔽或者是改变气味的方法。

    其实这些人这样离开的方式也不是说就无法被追踪,毕竟他们如果沿途使用时空扰乱的话,那我们只要看看哪个方向被扰乱了就好了,最后还是能追踪到他们的位置。而如果他们不使用时空扰乱,潘多拉的能力就可以看到他们的行踪,所以,他们的这种方法真的是不可能完全保证他们的安全。当然,他们所作的也不是完全的无用功,因为如果不是我们有克利斯缔娜这样一个bug级的人物,我们根本没法找到它们离开的方向。要知道潘多拉的那种能力不但非常罕见,而且还是一种小范围的能力,这决定了我们没法大面积的搜索他们的踪迹,而要是我们在全城范围内搜索,等找到他们的行踪的时候那估计都是个把星期以后的事情了。所以说,他们的方法虽然不是绝对不会被追踪,但其实已经可以达到他们的目的了。只是很可惜,他们不知道我们还有克利斯缔娜这么变态的存在。当然,他们主要是不知道克利斯缔娜有这种能力,他们肯定是知道克利斯缔娜这个人的存在,只是没想到她还能有这么诡异的追踪能力。

    顺着元素精灵的指引,我们很快就在山里找到了一个大坑。这个大坑明显是一次爆炸造成的,而坑里的碎片证明了这地方原本应该是安置了一个野外传送点的。这种传送点可以是玩家自己放置的,也可以是系统生成的。和城市里的传送阵不同的是这种传送点周围并没有任何的安全保障,你有可能刚一出现在这个传送阵上就被一群魔兽撕成碎片,所以一般不是必要,或者确信对面一定安全,大家都是尽量只用这个东西回城,而不会直接传送过来。

    眼前这个被炸掉的传送点分明就是对方离开时使用的传送阵,而对方炸掉这个东西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拖延我们找到他们的时间。不过很可惜,我们不需要传送阵就可以知道他们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会长,我已经找到目标了。”潘多拉很快就在这个地方找到了对方的传送信息。

    我点点头道:“让克利斯缔娜帮忙,你们一起布置传送阵,我们再来一次强行传送。”

    “好的。”

    因为有克利斯缔娜的帮忙,所以这次的准备过程比上次明显快多了,而且事实上阿芙洛狄忒和拉达曼提斯也是可以提供很大帮助的。人多了干起来自然就快,很快我们就搞定了魔法阵的布置,然后开始进行强行传送。

    在我们这边开始强行传送的时候,另外一处的某座城市里却是瞬间就乱了套。

    我们在几个小时之前刚刚才使用这种方法强行突入了一个韩国行会的秘密据点,并且从中抢走了两件非常重要的设备以及一些特殊矿产。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会引起对方的重视,而现在,不过才过了几个小时,这边的城市内突然又再次出现了那个行会的人员描述的情况,这怎么能不让这里的人惊慌失措?

    “该死,就是这个东西!”一名韩国玩家指着传送阵上那不断闪耀的电弧惊恐的叫喊道。如果我们现在就能看到这里的话,一定可以认的出来,这个家伙就是被我喂了一枚过期仙丹的那个倒霉蛋。他现在的等级基本上已经只能当个杂工了,连杂兵都轮不到他上,毕竟这么低的等级,大部分的小号都不止这个级别,即便是当杂兵,别人都嫌他跑的慢。

    虽然等级掉到了一个非常低的级别,但是因为这个家伙知道我们当初突入的过程,所以现在还在被这边的行会管理者重用中。当然,留下他只是要他的惊讶,可不是为了他的这个账号,毕竟这个账号实际上已经基本等于是废掉了。

    “该死,怎么这么快就追过来了。我们不是已经进行了扫尾工作了吗?”旁边的一个玩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立刻就开始紧张了起来。

    站在这个人的身边的是一名身高至少一米九的高个子白种人,这家伙的身高虽然很夸张,但是却并不是那种肌肉猛男造型,虽然这种肌肉猛男造型在俄罗斯玩家中很常见,但眼前这个却是个奶油小生的样子。虽然他长得很高,但身材比例却偏细长的感觉,虽然还不至于比例失衡,但就是感觉挺瘦弱的样子。可以说这种清秀型的玩家在俄罗斯玩家之中也算是很罕见的类型了。

    这个白种人在听到这里的会长的抱怨声之后立刻果断的说道:“现在不是追究对方怎么找过来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赶紧撤离人员并且将那些东西送走。还有马上组织人手进行抵抗,为后方的撤离争取时间。如果那位报信的同伴说的信息没有问题的话,对方彻底出现在这边至少还需要近一分钟的时间,这个时间足够你做很多事情了。”

    被这么一提醒,那个抱怨的家伙也反应了过来,他迅速的转身对着身边的人吩咐了几声,然后转身就跑了出去。虽然他是这里的会长,但显然他并未打算在这个地方做第一道防线,而是转身去忙活后面的事情去了。当然,他也不是在逃跑,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在他离开后不到三十秒,一群玩家就跑进了这个传送阵之中,他们就是那个会长找来的高手,目的就是在我们出现之后给予迎头痛击。不管我们是强行传送还是正常传送,总之传送完成的瞬间肯定是都会有一个非常短暂的适应期的。毕竟传送过程中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刚传送完你肯定需要适应一下周围的环境突然变化,所以这个时候往往玩家都不会有什么反应能力,也正是偷袭的好时机。当然,这种机会多数情况下都是没法用的,因为行会传送阵一般都是禁止战斗的地方,而本行会的人员如果要战斗当然是可以的,只是敌人知道这个情况,一般根本不会冒险传送,再说战争时期传送阵都是封闭或者限制敌对人员传送的,一般也很少会发生这种传送阵附近的战斗。

    虽然很少用到这种战斗方式,但大家都知道这种战斗方式,所以,对方提前就在这里布置好了人手准备等会我们一出现,趁着我们还没适应过来先给我们来一顿狠的,这样他们就能获得主动权。

    本来这帮人的计划是相当不错的,而且可操作性也非常的强,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想到的事情我们也能想到。

    之前第一次是因为我们知道对方不可能想到我们能够强行传送,所以我们根本不担心,直接就传送过去了。但是这次不一样,因为我们已经在对方面前展示过一次这种能力了,所以我们可以确信,对方肯定知道我们有这种能力了。因此,当我们的传送一开始的时候,对方肯定就会立刻采取行动。

    考虑到传送完成瞬间的硬直确实是无可避免的,而我们又不像靠身上的防护能力硬扛,所以我们也采用了一点小手段。

    就在那个传送阵上空的电弧四处乱飞的时候,那个被我废掉的家伙立刻叫了起来。“快快快,传送要完成了,他们马上就会从这边钻出来。”

    “都上去,围成一个圈,对方一出现立刻开始攻击。”一个负责现场指挥的玩家大声叫道。

    在这个玩家的指挥下,那些战斗人员迅速的围了上去,而且他们并不是使用普通攻击,而是已经开始聚集大招就等着我们一出现就给我们来个下马威的。不过,就在他们掐着点计算好了我们出现的时刻,那个传送阵的中央却是突然一闪,然后,一个小小的好像家里装热水的保温瓶一样的钢制高压罐就突然出现在了传送阵中央。

    本来这些人都是准备好了要揍我们的,谁知道最后冒出来的不是我们而是一个金属罐,这让周围的人都是愣了一下。不过,现场也不是所有人都在发愣,至少有个人没有愣住,而是被吓到了。这个人就是那个瘦高的白人男子,他在看到那个钢瓶侧面的标识后眼睛立刻瞪的老大,同时整个人一边转身一变大叫道:“快跑,那是液化魔晶蒸汽炸弹!”

    这家伙反应可谓是超快,在喊出这句话的过程中他就已经完成了转身并且冲出去能有七八米远了,而且他貌似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的意思,根本没打算努力挽救现场的人员,毕竟周围的都是韩国人,而他明显是个白人。这家伙喊完一遍之后就没喊第二遍,脚下更是根本没停。至于那些韩国高手,他们在听到这个提醒之后都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这些人在一秒之后才反应过来集体转身开始准备跑,只可惜这个东西我们也是掐着秒扔过来的,之前已经提前计算好了时间。就在这些人刚刚转身的瞬间那个东西就突然爆开了,不过威力并不大,只是让整个传送殿之中瞬间布满了一种淡蓝色的气雾。不过,下一秒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那第一次爆炸不过是为了将液化魔晶蒸汽扩散出来而已,实际上只是钢瓶自身的解锁装置爆裂的声音,而第二次这才是真正的爆炸。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整个传送殿瞬间就飞上了天,而这一整个韩国城市都震动了一下,所有人都看向了传送殿的方向,因为那边正有一个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

    “嘿嘿,敢用炸弹阴我,我也送你们一个大蘑菇尝尝。”此时的我正站在另外一边贼笑着。(未完待续。)


    看小说请到(绿色全本小说网),绿色小说网提供《两男一女污污图片》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