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侠包藏祸心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跑跑跑……不断奔跑的双脚像被绑了铅块,沉重不已。

    在大街上狂奔的南宫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纷乱脑子里反覆重现天小邪亲吻她的画面,原本不平静的心更是乱得一塌糊涂。

    他突然吻了她,为什么?难道说他也喜欢她吗?

    胆小怯懦的天小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的天小邪、遭遇危险就会充满男子气概的天小邪,曾几何时在她心里已变得如此重要?

    同生共死!她是真的这么想的,就算会被黑龙帮抓回去也罢、逃不出来也罢,总之她不能丢下天小邪不管!

    认清自己的心意,南宫颖脚跟一旋想回客栈,冷不防被一名圆胖黑衣人挡住去路。

    “你……”没料到有人跟在身后,南宫颖狠狠吓一跳,“你是黑龙帮的人?”

    绝美容颜蒙上寒霜。

    甩不开的恼人苍蝇,非得这样阴魂不散不可吗?

    “我?”奉命暗中保护南宫颖的梁大富愣住,忽然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方才接到三爷指示要他暗中保护药王的安全,却没交代他要以什么身分出场。

    “呃,我……”

    “为了药王符不惜牺牲无辜百姓,如此残忍无道的手段,难道你们都不觉惭愧吗?”再也按捺不住怒气,袖中银针悄悄落入玉掌,南宫颖怒问。

    被纠缠逼迫的新仇旧恨一时全涌了上来,让她愤怒至极。

    “为了一己之私毒害那么多条人命,你们还有没有人性?难道你们不是人生父母养的?”怒上心头,南宫颖开骂了。

    的确,手段是很残忍无道呀!可是人不是他杀的咩!

    汗珠滑过梁大富油亮的圆脸,若非戴着黑巾掩饰身分,他真想擦擦额角的汗珠。

    好几次张口欲言,却不知该如何替自己辩驳,深伯不小心说错话招来三爷不悦。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呜呜呜……

    若非南宫颖临时改变心意想回去自投罗网,他根本不会现身,自然也不会面对眼下这种窘境。

    现在可好,他要如何自我介绍?想破头就是想不出来。

    “不说话?不说话就是默认所作所为罗?”南宫颖朝他逼近一步,这回换梁大富急急后退。

    身为阁鬼情报网的头子,对药王再了解不过,药王南宫颖的功夫普普通通,但却有不少暗器,若不想平白受苦全身长烂疮,还是和她保持安全距离为妙。

    “怎么还是不说话?”眯细美眸,南宫颖凶巴巴问。“哑口无言了吗?”

    “南宫姑娘,你先别激动,我不是坏人,我是来帮助三……天小邪的。”再不吭声,自己恐怕会死得很惨,梁大富只得开口。

    “帮助小邪?”南宫颖微怔。“你是他什么人?”

    “我……”他是他什么人?这问题问得好,让他无法回答。

    “是小邪拜托我前来保护姑娘。”

    不管了,先随便搪塞一个借口,只要能完成三爷的交付就成了。不过……那声小邪从自个儿嘴里吐出来,真有些心惊胆跳的,有种大逆不道随时会被推出午门处斩的错觉。

    “小邪拜托你……”南宫颖还是有些怀疑,灿亮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眼前的胖黑衣人。

    “他担心南宫姑娘的安全,要我务必保护你安生到达山神庙。”再怎么说他也曾是合鬼情报网第一把交椅,虽然因为年纪大了退居幕后,可要对付这些小上匪还是绰绰有余。

    “我明白了,你是他师父对吧?”南宫颖像是忽然想通什么,水眸一亮。“他从小最佩服行侠仗义的师父!”

    师父?梁大富愣了半晌,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南宫姑娘真是蕙质兰心一猜就中,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分,我们快往山神庙去吧!以免小邪见不着你而着急。”

    三爷平时和善温文,一旦生起气来谁都招架不住,粱大富只想尽快将人送到目的地交差。

    “小邪的师父,你不用顾虑我,我没事的,倒是小邪单独对付那么多黑龙帮众让我很担心,你还是回去帮他吧!”南宫颖急切道。

    “光凭那些家伙,三……我是说小邪还不放在眼内,南宫姑娘不必挂心。”清清喉咙,梁大富急忙改口。

    “就算小邪再厉害,双拳难敌四掌,更何况还有薛无涯那卑鄙的小人在。”南宫颖咬紧下唇,忧色凝聚眉问。“拜托你回去帮帮他吧!”

    见南宫颖如此在意天小邪,梁大富不由怀疑两人之间是否有什么……

    “南宫姑娘,我还是先护送你到山神庙再说吧!”梁大富轻声截断她的话,将心情隐藏得很好。“如果情势不对,我会回去帮小邪的。”

    很久没动手了……飘散空气中的血腥味有些刺鼻,黑龙帮众看似人数众多,要解决其实并不麻烦,三两下清洁完,唯一失算的是薛无涯的狡猾,竟然趁乱逃走。

    擦去飞溅到俊颜上的血珠,天小邪深不见匠的黑眸飘过一抹幽光,虽然他击退了一干敌手,但腰腹仍是被划破一道血口子。

    “三爷,您受伤了?”梁大富受不了南宫颖再三拜托,终究还是折回升运客栈,看着满地尸首,他心里仍不免小小吃了一惊。

    好惨烈。

    若被南宫颖看见尸横遍野的情景,肯定会吓得说不出话来吧!

    “不碍事,皮肉伤而已。”瞥了眼伤口,天小邪眼皮子未撩一下。“药王呢?”

    “小的遵照您的吩咐把她安全带到山神庙了。”梁大富恭敬回答。

    “你不在那儿看着她,跑回来做什么?”

    “她放心不下三爷,硬要我过来帮忙,可能她不知道三爷的本事吧!”他也不想过来呀!要不是药王一直死命拜托……梁大富活声忽顿,表情暧昧。

    “三爷,您果然是个聪明人。”藉着攻占药王的心,以得到药王符,这真是个不错的办法,不过也要三爷才有这个本事,如果是他……唉!算了!梁大富没头没脑冒出这句话,让天小邪回头睨他。

    “小的终于明白您要取得药王的信任是何意思了。”揉揉脸,梁大富笑得很讨厌。

    他说明白倒换自己下明白了,挑挑眉,天小邪等他把话说完。

    “若小的没猜错,药王八成是喜欢上三爷了,才会这么担心三爷的安危,说啥也要小的跑这一趟,我看这下不只药王符,恐怕她连性命都心甘情愿的交给您。”

    “……”没吭声,天小邪表情微沉。

    这是意外,他当初并非如此盘算。

    原本他只是想让南宫颖对自己卸下心防,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超出掌控,南宫颖对他的心意昭然若揭,若有一天她发现他也是有所图,绝对会承受不住这个巨大的打击。不忍见她伤心难过,可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今无论怎么做都会造成伤害,除非……除非他放弃药王符!

    “三爷?”见他表情瞬息万变,梁大富小心翼翼地问。

    “帮我带话给大哥,二哥,告诉他们本爷不玩了。”收剑入鞘,天小邪表情淡,语气更淡。

    不玩了?

    “啊?”梁大富愣住。“可、可是……”

    药王符不是已唾手可得,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放弃?

    “没什么好可是,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你就带话回去吧!”

    “三爷,小的可以斗胆问您放弃药王符的原因吗?”梁大富实在无法理解。

    药王符哪!得到它就可以得到天下。

    “因为我找到比药王符更重要的东西。”简单丢下话,天小邪绽开一抹轻浅笑痕。

    是的,在他心里已经找到比药王符更重要的东西,比起得到天下,那名脾气暴躁又胆小,嘴巴坏偏偏又心肠软的女人更加重要。

    伸手抚上薄唇,仿佛还残留着南宫颖的香气。他会吻她当然是心中已有决定,如果连他都不收留她的话,她能躲到哪儿去?该不会真傻得以为凭她一介弱女子能穿越荒漠找到传说中的苍紫山吧?

    什么国境之北的圣山,根本是无稽之谈。

    管他赌输了啥,大哥、二哥真那么想要他带回来的汗血宝马就拿去吧!

    “三爷,什么东西会比天下更重要?”见他转身就走,梁大富急急跟在他身后。

    是他太笨吗?可他真想不透有啥比天下重要?当武林盟主多威风啊!若大堡主当上武林盟主,身为百鬼堡的情报头子他也与有荣焉。

    “秘密。”墨色巨剑扛上肩头,天小邪头也下回地道。

    秘密?闻言,梁大富的脸顿时好苦。

    三爷拍拍屁股就走,教他如何向大堡主、二堡主交代?总不能也用“秘密”两个字蒙混过去吧!

    “你看看你……果然受伤了吧!若非你师父赶去,你恐怕给那群坏蛋生吞活剥了。要逞英雄也不是这种逞法,总得秤秤自个儿的斤两,保住小命为重。”见天小邪只是腰部受伤,大致上可以勉强称为平安无事,在新神庙焦急等待的南宫颖总算放下心中大石,她倒出羊皮水壶里的清水为他清洗伤口,语气听似生气其实担心的成分居多。

    “师父?”天小邪挑高浓眉。

    “怎么?你没碰见你师父吗?我一再拜托他回去帮你的,话说回来,我能啊那然到达山神庙也是多亏了他。”衣料卷进伤口里了,不将破碎衣料拿出来会导致恶化,南宫颖蹙眉,帮他脱下染血的外衣。

    这伤势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流了下少血,见天小邪一副无功于衷的样子,难道他不痛吗?

    啧啧,梁大富何时升格变成他师父了?

    “嗯。”天小邪不予置评地应声,深不见底的眸光落在南宫颖身上,发现她的小手微微发颤,是因为担心他的缘故吧?

    好想将她紧紧的揽入怀中安抚她,但他得忍住,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要我先走,可有想过我的感受:他们要的人是我,没道理让你受牵累,况且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怎么办……”话到舌尖猛然顿住,南宫颖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她涨红脸,急忙解释,“咳咳,本姑娘的意思是说你若有个意外,我的良心如何过意的去?”

    话说成这样像告白了,就算她再大刺刺,向男子告白这种事也……

    粗糙的大掌忽地反手握住她的,令南宫颖心一跳,抬眸迎上他的目光。

    “别怕!我不会有事,那些小角色我还不放在眼里。”天小邪轻声道。

    彼此的目光胶着住,南宫颖心跳如擂鼓,好几次张口欲言,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别再担心我了,好吗?”他坚定有力的握住她冰凉的小手,传递温度。

    他牢牢握住自己,不知道什么原因,南宫颖眼眶突然发热发涨,鼻头微酸,仿佛像流浪多年的人终于有了归属感。

    “谁在担心你……”就是学不来坦然,南宫颖别过头,不让天小邪看见自己泛红的眼眶。

    天小邪无声叹气,她明明就担心得要命,要不也下会硬要梁大富跑这一趟了,偏偏说出口的话这么不可爱。

    习惯一个人面对风风雨雨,自己跌倒自己疗伤,连撒娇依靠的本能都忘却了。

    心微揪是为她,天小邪用力将她一把扯入怀中,南宫颖没预警撞入他赤裸的胸膛,整个人瞬间僵直。

    “你不用再强装坚强,如果你害怕孤独一个人,从此以后天塌下来有我帮你撑着!”什么狗屁药王符他不要,他只要她快乐,不再出现落寞的神情。

    “……”南宫颖美眸倏然圆睁,一颗晶莹泪珠无声滚落颊面。这家伙又在说啥大话,只不过侥幸赢得一场胜利而已,居然胆敢说这种话……

    他就是老爱说这些话哄她,哄得她整颗心都暖了,才会轻易对他卸下心防.一点一滴喜欢上他,无可自拔。

    对于他的承诺,明知不能当真,但她还是忍不住相信了……所以拜托他千万别是在欺骗她,否则她会受不了的崩溃……

    将她发颤的娇躯搂在怀中,天小邪下巴顶在她发心,假装没看见她的泪痕。

    他发誓,只要有他天小邪在的一天,绝不让她再四处躲躲藏藏,浪迹天涯……

    天色蒙蒙亮,外头的倾盆大雨声吵醒在庙里睡觉的南宫颖,她眨了眨美睫,好不容易凝住焦距,赫然发现横在腰上的大手。

    受到惊吓地睁圆水眸,南宫颖瞪着身旁的俊美睡颜,顿时记忆一点一点涌入脑海,粉颊红到发烫。

    昨夜天小邪莫名其妙对她说出那些感人的话,害她难以自持哭得一塌糊涂,哭累了也就昏昏欲睡,就糊里糊涂地赖在人家怀中睡了大半夜……

    意识到自己大胆的行径,南宫颖粉颊更红。

    她最近怎么了?中了什么蛊,一颗心为了天小邪起伏不定,她不是要到国境之北找寻传说中的圣山吗?就算对天小邪动了心又如何?她是名会带来大麻烦的女人,不能都把他拖下水呀!

    不行!她还是照原定计画找寻苍紫山吧!这样对两人都好……

    好不容易有了决定,南宫颖正想起身,感到腰间的手微紧。

    “颖儿,你要去哪里?”美丽风眸佣懒睁开,天小邪唇瓣微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颖儿?他居然叫她颖儿?眨了眨美眸,很想问个清楚,可惜现在不是时候。此时两人的姿势太过亲昵,她的螓首靠在他肩窝,彼此大眼瞪着小眼。

    “我、我正打算……”南宫颖难得的结巴。

    “昨夜在下的建议,你考虑得如何?”

    “建议?什么建议?”昨夜的记忆在她哭得很惨后出现断层,完全想不起他说过哪些话。况且,她的脸正贴在他赤裸的胸膛,鼻问嗅进的男性气味混乱她的思绪,教她如何能思考?

    他的唇瓣扬起一抹弯,浅浅的,却有勾动人心的力量。

    “我知道有个地方,湖光山色风景极佳,在那里你不用怕再有人找你麻烦,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随你开心。”

    “除了苍紫山之外会有那样的地方吗?”听他的形容很叫人动心,可她不敢相信。

    开心……她只求别再有觊觎药王符的讨厌鬼跟在她身后就好了。

    这样的愿望应该不算太苛求吧?

    “当然有,要跟在下去看看吗?”天小邪温柔笑问,脸像会发光。

    百鬼堡威赫北方,三名堡主都是深不可测行事低调的高手,要保护南宫颖绝不成问题,光凭百鬼堡三个字,就可以吓退那些贪婪之人。

    “唉……小邪,我……”幽幽叹气,他对她越好,她的心越酸,她好怕等到要分开的那一天,天小邪会变成一种可怕的想念。

    “别想太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天小邪笑咪咪说道,轻轻帮她把发丝拨到耳后。

    他的声音和动作是如此轻柔,害她连拒绝的力气都没有了。

    南宫颖犹豫半晌,终于点了下头。“嗯,就去看看吧!”

    好像打从一开始,她就无法拒绝天小邪的要求,就像冥冥中有条无形丝线把他们绑在一块儿。会答应他,是带着豁出去的勇气,因为现在的她无法承受跟天小邪的离别。

    “启禀大当家,小的有事禀报。”薛无涯战战兢兢站在堂下,没有勇气抬头。

    白羽眼也末抬,说出口的话冷冽如冰。“带了一大批黑龙帮弟兄出门,一再跟我保证绝对能抓到药王回来见我,结果人没捉到,弟兄倒是死伤惨重,你还有脸回来?”

    “大当家,并非小的办事不力,而是有理由,请大当家明察。”薛无涯惭愧地低头。

    “理由?哼!”他冷嗤。

    在他眼里只有成功与失败两种结果,失败就是该死,没有所谓的理由,更何况他已经一再的给机会,再不惩处倒以为他好说话了。

    “大当家,药王身边的男子大有来头,并非寻常人物。”薛无涯低声解释。若非他含辱负重假意投降,恐怕他现在也没命站在这儿说话了。

    “废话,能摆平我黑龙帮一干弟兄当然个会是普通角色,每次失败都有说不完的借口,抓药王真有那么困难吗?究竟要浪费本爷多少时间。”白羽神情厌烦至极,阴柔俊颜陡沉。“有没行其他新鲜话给我听听?”

    “大当家,我们已查出那男子的身分。”薛无涯吞吞唾液,疤脸神情狰狞。“他不是别人,正是人称天下第一堡的百鬼堡三堡主天邪鬼啊!”

    天邪鬼?白羽皱紧眉,稍微冷静下来。

    莫非也是为了药王符而来?白羽焦躁地一脚踢飞薛无涯,眉心拢聚狠戾之气。“百鬼堡有什么了不起,说什么天下第一堡,分明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算是百鬼堡三堡主又如何?敢阻挡我的好事,我照样杀了他。”

    被踹飞的薛无涯嘴角泛血,不敢喊疼,连连点头称是。“小的知错。”

    “你何以确定他是百鬼堡三堡主天邪鬼?”愤怒归愤怒,事情还是得解决,白羽冷声问。

    “从他使的功夫和天邪鬼从不离身的墨色巨剑……”薛无涯咬紧牙。“他无害的样子确有骗人本钱,直到他出手之前,小的还没猜出他的身分……”

    该死的天邪鬼,坏了他的大计。

    白羽失去平日的冷静,像头被关在笼中的狮子,焦躁地来回踱步。

    不行!就算对方是百鬼堡,也不能阻挠他得到药王符的决心,药王符他是要定了,就算得与百鬼堡为敌也在所不惜。

    看来他非得亲自出马不可,谁叫他的手下全是一群蠢蛋!

    “薛无涯。”白羽倏然停下脚步,语调阴冷。

    “小的在。”

    “找出天邪鬼的下落,本爷要亲自会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