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侠包藏祸心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火堆在漫漫暗夜里熊熊燃烧,映照着两人阴暗不明的面容,南宫颖捏碎一颗白色药丸敷在天小邪的伤口,娇颜有着不曾见过的凝肃神情。

    “你伤口恶化了,看来毒性比我想像中厉害。我不能再用蛊虫,会伤害你的五脏六腑,但是手边也没有药材帮你疗伤。”才刚用白布一层层紧裹住,暗红血渍迅速染透白布。她扬眸瞅他,“这颗保命丹能暂时保住你的命,但也只能撑一段时间,我非得拿到所需药材不可。”

    从不曾有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看着他迅速恶化的伤口,南宫颖感到一阵挫败。

    她是堂堂药王啊!居然连救他的能力都没有,一想起他伤口持续恶化的下场,极可能毒入骨髓造成永久的伤害,她不禁咬紧牙。

    这毒性复杂多变,简直就像特别调制来对付她的。

    若让她逮到调制毒药的人,看她如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非毒得他哇哇叫不可!

    “我的伤势很严重吗?”这句话算他白问了,能让堂堂药王露出这种神情,当然严重。

    “我尽力了,目前只能静观其变。”南宫颖也很想装出轻松的态度,可她办不到。她低下头,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脆弱。

    “总而言之接下来的日子你要特别注意,无论如何都不能运气。”她再次提醒。”

    老天爷!拜托快让她找到需要的药材吧!

    “别怕,我不会有事的。”见她神情黯然,天小邪故作无事状。“难道你担心“药王”的招牌会砸在我手上?”

    闻言,南宫颖狠狠瞪他。

    她才不在乎“药王”这块招牌,就算砸了也不痛不痒,她真正在意的是他这条小命啊!这个大傻瓜!

    “你想死,本姑娘没意见,但别死在我眼前!”负气地,南宫颖扭头便走。

    她为他担忧的心情,他到底懂不懂?算她白替他担心了。

    她不稳的声线泄漏出她的情绪,天小邪无声叹气,将她拉回身前,要她看着自己,不料触到一手湿滑冰凉。

    “你哭了?”天小邪心重重一沉,愣住。

    比谁都明白她倔强性子,她从不轻易掉泪。

    “谁哭了?那是露水。”拨开他的手,南宫颖反驳。

    露水?他会相信才怪!

    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竟会惹得她掉泪,他不过想安慰她,让气氛轻松罢了。

    “颖儿,我……我会没事的。”天小邪长指沾起她颊边的泪珠,好不舍。“如果你不要我死,我答应你,我绝不会死!”轻拉她的柔荑,要她看着自己。

    “话倒说得挺满,你自以为是阎王老爷,能决定寿命长短?”别开娇颜,南宫颖恨恨反问。

    他自信满满,她却没他这份自信,应该说她很心慌。

    天小邪叹口气,伸臂将她揽进怀里,顶着她的发心,眸中冷芒乍现。

    为了南宫颖的安危着想,不管对方是谁,别怪他痛下杀手不再手软。

    剑芒自眼前闪过,这已不知道是第几个拦路者,多到让天小邪不禁怀疑自己变成贴在告示上的通缉大盗。

    “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袭击我们有何目的?”面对像蟑螂蚂蚁般源源不绝的敌人,天小邪耐性已然耗尽。

    “三堡主,我与你无冤无仇,但为了药王符,只得拿命一搏。”黑衣人大着胆子说道。

    三堡主?

    忽然听见这个陌生的称呼,躲在安全角落的南宫颖怔愣,不解地看向天小邪顽长削瘦的背影。

    听到黑衣人道出自己的身分,天小邪俊颜微变。“你胡说什么?”

    “呵!堂堂百鬼堡三堡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能选择的话,我也不想与三堡主为敌呀!不过为了药王符,就算你是三堡主也硬着头皮上了。”

    “是谁告诉你的?”闻言,天小邪杀气暴增,冷冷质问。

    像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绝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实身分,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泄漏消息。

    “不用谁告诉我,全、全江湖的人都知道三堡主跟药王同行,想得到药王符得先杀了三堡主。”想到百鬼堡的名号,黑衣人仍不免胆怯。

    全江湖的人都知道……

    恍然大悟,所有疑惑瞬间解开,这肯定是黑龙帮为了夺取药王符的奸计!目的就是要他应付源源不绝的来人,直到耗尽体力为止。天小邪怒涌心头,咬紧牙。

    “本爷不想杀人,快滚!”他怒喝。

    被他迫人的气势吓到,黑衣人犹豫再三,终突还是慑于他的威名,逃之夭夭。

    冷眼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消失,天小邪回头望向从树后站出来的南宫颖,此时她正用一种不曾见过的空茫眼神望住他。

    方才他们的对话,她肯定都听见了。

    “颖儿……”张口欲言,却不知如何解释,从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被她发现真实身分,他原本打算等回到百鬼堡再慢慢向她解释的。

    “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堂堂百鬼堡三堡主,嗯?”南宫颖的声音好轻,轻得仿佛被吹散在空气里。“天邪鬼,你好深沉的心机!”

    什么天真无邪的腼腆少年,原来他打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接近她!

    算她错看他了,是她蠢、是她笨!

    “……颖儿。”见她大受打击的神情,天邪鬼忍不住抓住她的雪白皓腕。

    “三堡主,请别。这么称呼我,我承担不起。”轻轻拨开他的手,南宫颖语气如冰。

    如今他每唤她一次颖儿,就像在她心上狠狠划下一刀,嘲笑她的愚笨。

    委屈的泪水挤进眼眶,南宫颖硬是忍住不让它流下。

    她……南宫颖,这辈子不再相信任何人了!

    不再相信。

    “颖儿,我本来想告诉你真相的,只是迟迟找不到机会。”握紧掌中皓腕,天邪鬼不让她离开。

    “真相?”讥诮地扬起笑弧,南宫颖扬睫回望他。“我已经不知何谓真相了,就像我分不清天小邪和天邪鬼的道理相同。”

    她清冷的嗓音像在控诉他的欺骗,天邪鬼咬紧牙。“我承认一开始接近你的确是为了药王符,可是……”

    可是他后来爱上她了,也不想得到药王符了呀!

    用力甩开他的手,南宫颖恨恨瞪住他。

    事到如今,他终于肯说出实话了?他果然是为了药王符而接近她!心好痛,痛得无以复加,像要活生生撕裂成两半了。

    每个人接近她都是为了药王符,连他也不例外,她竟傻得以为他对自己是真心的……

    是她太天真,认不清自己注定是孤独一个人,早知会如此不堪,她就该毅然决然独自去寻找苍紫山,不该傻呼呼的交出真心,瞧她现在落得什么狼狈的模样!

    自作多情……抛开药王符,恐怕没有人是真心想要她南宫颖。

    泪珠不争气地滚落粉颊,南宫颖连抹去的气力都没有,她别开头,一时悲从中来,哭得无法自己。

    “颖儿,别哭了。”她的泪落在他的心版,炙烫他的心,天邪鬼心揪不舍。

    她会难过全是他的错!他不该低估人的感情,轻率地把感情当成工具。

    他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将伤害降到最低,千算万算却没算到……

    “为了得到药王符,你故意让我信任你、爱上你,对吧?”他嘴里说的喜欢她、要守护她,全都是假的,全都是为了得到药王符!

    多可笑呀!她居然蒙住自己的眼睛,傻得以为自己真能和普通女人一样得到幸福。

    “……”

    天邪鬼的沉默让她更受伤,她多希望他用力反驳,告诉她事实并非如此,但他却是保持沉默,是默认了吗?

    泪像断线珍珠般拚命滚落,她是药王,擅于为人疗伤止痛,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让自己的心不痛。

    “一开始。我的确故意要获得你的信任,留在你身边。”好半晌,天邪鬼嘶哑开口。事实是如此,他不会否认。“但和你相处过后,我发现了你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想要的不再是药王符,而是你。”

    “……”

    “我早放弃药王符,对我而言你比它更重要!”

    “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吗?”咬紧唇,南宫颖尝到淡淡的血腥味,却感觉不到痛。

    “颖儿,我字字句句发自内心。”天邪鬼坚定如铁地道。

    泪水蒙胧眼前的世界,南宫颖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差点心软的相信他了。

    不行!不能再心软,她到底要再受骗几次才会明白人心险恶的道理?像从前那样自由自在无牵无挂不好吗?为何要傻得把真心交出去任人践踏!

    太过激动,南宫颖眼中一阵晕眩,身子摇摇欲坠。

    “很抱歉,我无法再相信你说的每一个字,应该说,我已经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了。”

    “颖儿……”

    “别说了,我多希望那日不曾救过你,就让你淹死溪流之中!”扬起睫,南宫颖冷冷说道。

    不救他,就不会认识天小邪,也不会爱上他,现在她也不会如此心伤。

    到头来,她还是孤伶伶一个人啊!

    天邪鬼和南宫颖之间的气氛降至冰点,无论天邪鬼如何努力,南宫颖始终不肯再和他说半句话,把他排除在心门之外。

    百鬼堡在北方,传说中的圣山苍紫山也在北方,而往北方的官道只此一条,除非南宫颖舍官道走山路,否则她非得和天邪鬼同行不可。

    风吹过,漫天黄沙,隐隐看见前方一块写着大大一个“药”字的布帘随风飘荡,南宫颖的心情好复杂。多可悲呀!不想理他,偏偏满心悬挂他的伤势,其实她并没有自以为的恨他,喜欢他的心情依然存在。

    她好气这样的自己……

    “你的毒伤不能再拖下去,我去问问药铺掌柜是否有药材,只差最后一味黑玉莲就可以完全解毒了,你在这儿等我吧!”低头不看他,南宫颖幽幽说道。

    这是两日来南宫颖主动开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原以为她永远不会再理他了。

    天邪鬼高兴的想握住她的手,却被她避开。

    原本想追上去,无奈腰腹传来一阵阵剧痛,让他不得不停下步伐,看来白羽的计谋相当成功,源源不绝的敌人的确耗尽他的体力。

    “掌柜的,总共多少银子?”买到所需的黑玉莲,正要掏银子付账的南宫颖被药铺外的吵闹声吸引住。

    “我真的没见过这样的男女,真的没见过呀!”被拖出客栈的老头哭得声嘶力竭,亮晃晃的大刀无情地抵在他细瘦的颈子上。“这几天没有像这样的人来客栈投宿过。”

    “当真没有?”薛无涯不相信,大刀更陷入脖子几分,渗出了血丝。

    “真的没有,壮士饶命啊!”客栈老板身子抖得像风中的落叶,仿佛用指头轻轻一触就会倒下。

    “难道要我烧了你的客栈,你才肯说实话?”薛无涯不管客栈老板年纪已大,抬脚狠狠踹翻他干扁的身体。

    “又是黑龙帮爪牙!”亲眼目睹黑龙帮爪牙欺压百姓,南宫颖恨得真想赏他们几根毒针尝尝。她抬眸,看见身着黑袍长衫的天邪鬼站在街角冷眼瞧着这一幕。

    他不是在村外等她吗?何时也到村里来了?

    “天邪鬼,你何时进村里来的?”南宫颖走至他身后问道。

    “小姑娘,你刚刚喊我什么?天邪鬼?”身着黑袍长衫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映入南宫颖眼帘的,是张全然陌生的阴邪脸孔。

    “你……”手中药包掉落地上,南宫颖后退一步。

    身形像他、感觉像他,可却不是天邪鬼,他是……黑龙帮的大魔头白羽!

    南宫颖反应极快,抖手撒出毒针,转身便逃。

    她动作快,白羽更快,他袖袍掩面挥去毒针,狭长眼眸异芒乍现。“你就是药王吧!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哈哈哈……”他猛然采手,飞快逼近南宫颖。

    说时迟那时快,从中插入的大掌转眼间已和白羽过招数回合,天邪鬼一手搂住南宫颖的纤腰急退,一手阻挡白羽凌厉的攻击。

    “快走!”天邪鬼把她推向大路。“快!”

    “那你呢?”已忘了对他的怨慰,南宫颖只担心他的安危。

    如今他的身体不能再动手了,每运一次气,毒素就会加速渗入血脉……

    “我随后就到,快!”分神顾她的天邪鬼被白羽逼得连连后退。

    “可是……”

    “我一定会追上你的!”天邪鬼的黑眸坚定望住她。“走!”

    “恩。”用力点头,担心再不走会变成他的负累,南宫颖转身逃开。

    拜托上苍,一定要保佑他平安无事。

    “哦?原来你就是百鬼堡三堡主天邪鬼?”白羽狰狞而笑。“好功夫,果然名不虚传,可喜欢这一路我送你的礼物?”

    .“如此卑鄙的方法也只有你想得出来。”墨色巨剑倏然出鞘,天邪鬼冷冷一哂,“正好,我们的帐也该算算了。”

    “你坏了我的好事,是你该付出代价的时候,别以为我黑龙帮会怕你百鬼堡!“

    天邪鬼薄唇勾起冷弧。“白羽,想要我的人头,还得先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找死!”白羽被激怒,掌风更为凌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