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侠包藏祸心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宫颖纤弱的身影飞快地在树林间穿梭,她喘着气,脚下步伐紊乱,可身后追兵越来越近。

    “别跑了,你逃不掉的!”薛无涯施展轻功追上她,用力拽住她的细臂,大嘴咧笑。“终于抓到你了,嘿嘿……”

    南宫颖话还来不及说出口,一道冷光从眼前疾闪而逝,薛无涯人头已然搬家,只见天邪鬼手持墨色巨剑,从后托住她背心。

    “快走!”他低语。

    他掌心传来炽热的温度,俊美白皙的脸庞透着不正常的红晕,“天邪鬼,你……你的伤势恶化了。对不?”

    “放心,暂时还死不了。”他回她一抹笑。

    看着那样的笑,南宫颖心好痛。

    不管了!就算他欺骗她也罢!他不是真心喜欢她也罢,她全都不在意,只要他好好的活着。

    “你躲在这里,我去引开他们,记住,等平静后再出来。”将她安置在草丛间,天邪鬼叮咛。

    “天邪鬼,你别去!你不能再运气动武,你的身体撑不住的。”他酡红的面色已经说明一切,他用意志力苦撑,每回动手都是在消耗他的元气。

    等到毒性随着血脉蔓延四肢百骸时就来不及了。

    “别怕,这点小伤我还捱得住,小事一桩。”天邪鬼摸摸她的发心,微笑要她放心。“我可是百鬼堡三堡王天邪鬼,要对我有信心。”

    “不行,你……”话还在舌尖跳动,天邪鬼身影已走出眼帘,南宫颖咬紧唇,泪光隐现。

    这次的伤不同以往,他到底明不明白啊?

    “药王,原来你在这里,我找得你好苦。”冷不防,令人毛骨悚然的尖锐笑声响起,“快跟我走吧!”

    白羽?

    南宫颖娇躯一僵,慢慢转身。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药王,我俩还真有缘哪!乖乖跟我走吧!”白羽阴凉笑着,眼看冰凉如蛇的手就要握住她的皓腕。

    “颖儿,退!”天邪鬼一听见声音立刻转回来,先一步捞住南宫颖的纤腰,大手格开白羽的手。

    “你真烦哪!”一而再再而三被他破坏好事,白羽恼火不已。天邪鬼都已身负重伤,他还迟迟无法杀了他,从前只听闻百鬼堡三位堡主武功深不可测,如今才真正见识到。“你到底要坏我好事到何时?”

    “等到你死的那天,自然就不会了。”天邪鬼扬眉。

    “找死!”白羽出手攻击南宫颖,存心让天邪鬼措手不及。

    砰一声,掌风击中肉体传来巨大声响。

    天邪鬼为了南宫颖咬牙硬挡,重重退了两步,口中喷出鲜血。

    “天邪鬼!”南宫颖震惊地喊,鲜血飞溅,染红她眼前的世界。

    “不信你还不死!”眼见机不可失,白羽大手一探将他逼落断崖。

    “天邪鬼!”他跌落断崖的瞬间,南宫颖紧抓住他的手,喀啦一声,他沉重的身子拉脱她的左手。她痛得眼眶泛泪,坚持不放手。

    眼前这幕她似曾相识,是恶梦成真吗?

    “颖儿?”手臂脱臼的声音他听见了,眼看她单薄的身子快要支撑不住,再这样下去他们只会同归于尽。“你放手。”

    “不放!不放!说什么都不放!”南宫颖疯狂摇头,泪水一滴滴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

    她绝不放手,她喜欢他呀!好喜欢、好喜欢,要她眼睁睁看着他死,她做不到!那就像要她拿刀活生生挖出自己的心来。

    他说要保护她的!

    他说要当她靠山的!

    他不能食言而肥!

    “颖儿,你快放手,你撑不住的。”如果可以的话。他多希望她不会受到伤害,可惜他现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保她平安无事。

    他的身体已到了极限,气力全部抽干,只剩下空荡荡的躯壳。

    “我绝不放手。”紧攀住岩石的柔嫩掌心沁出血丝,南宫颖执意不放。

    “看看,多情深义重的画面啊!”白羽啧啧两声蹲了下来。一副看好戏的神情。“药王,你是救不了他的,最多只会把自己的命一块儿赔进去罢了。”

    闻言,南宫颖恼恨地瞪住他。

    恶贼!全是这名恶贼害的,天邪鬼若有个三长两短,他就是杀人凶手!

    “放手吧!颖儿。”天邪鬼的声音拉回她的注意。

    “绝不!”

    闭闭眸,天邪鬼无声轻叹,用力挣脱她的手,身子坠落谷底

    “天邪鬼……”她呐喊着。

    他怎能这样对待她?怎么能……

    亲眼看着他坠落,南宫颖心碎肠断地哭喊,凄厉的声音回荡山林间久久不散。

    沉重的身子飞快的下坠,原以为会摔得粉身碎骨,千钧一发之际,崖边枯枝勾住他的衣袍减缓坠势,好半晌才重重落在地面。

    好痛!气血全挤进胸间,天邪鬼仰口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可以感觉自己的肋骨断了好几根,仿佛还插进内脏里了,四肢麻木冰冷,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眼皮子好沉好沉,虚脱乏力的身体和剧烈痛楚拔河着,多希望就此休息别再起来。

    南宫颖垂泪的脸庞跃进他脑海,唤起他的求生意志。他还不能死,南宫颖还等着她去救。

    手撑着地,咬紧牙摇摇晃晃地站起,扶看山一步步往前走,直到一双黑色布靴映入他眼帘。

    “三弟?”来人惊喊。

    听闻熟悉的声音,天邪鬼握住对方伸来的手,不堪负荷的身子倒地,陷入无边的黑暗。

    天空下着滂沱大雨,好比南宫颖流不尽的泪水,她跪伏在黑龙帮分部聚虎堂前,长发黏贴在苍白的侧颜,瞧上去既狼狈又脆弱,像是失去生气的鬼。

    身旁仿佛好多人在跟她说话,到底说些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见耳里,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就是天邪鬼已经摔落谷底,再也回不来了。

    她怔然看着自己被利石割破的掌心,懊悔他松手的那一刻.她为何没有及时抓住他的手?

    “贱女人!我在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见南宫颖毫无反应,白羽狠狠甩她一巴掌,白皙娇颜立刻浮现五指痕.

    被打偏了脸,南宫颖冷冷扬起美睫,望住白羽的眸光寒冷如冰。

    就是他害死天邪鬼,她一定要为天邪鬼报仇!

    这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如此恨一个人,若能杀了他,就算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快告诉本爷药王符在哪里!””他一把拽住南宫颖的藕臂,狠狠将她拉至跟前。

    “我不知道。”她冷冷吐出话。

    “快说!别自讨苦吃。”白羽蹲下身,阴柔面容贴近她的,用力掐住她失去血色的脸庞。

    “放开我。”南宫颖别开脸,白羽的每一个碰触都让她难以忍受。

    “小美人,快告诉我药王符的下落,别惹我生气,恩?”

    “我说了,不知道!”

    “啧!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只要告诉我药王符的下落,也许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白羽薄唇扬起笑,开出交换条件。

    闻言,南宫颖终于回头睇他,不见血色的娇颜缺乏表情。

    以为她心动了,他继续游说,“对!交出药王符就能换回你的自由,快告诉我药王符在哪里?”

    “你休想。”

    见她不肯合作,白羽怒极反笑。“瞧你长得如花似玉,一定不会想尝尝黑龙帮逼供的酷刑,还是乖乖吐实吧!”

    他猖狂的笑声十分刺耳,南宫颖奋力挣扎。“放开我!”

    “放开你?作梦!”白羽笑容忽敛,阴冷地望住南宫颖,“药王符在哪里?”

    “……”

    “快说!”她强硬的态度彻底激怒白羽,他再次甩她一个巴掌。

    南宫颖望着地面,擦去唇边血痕,话声没有高低起伏。“你真的想知道药王符的下落?”

    “废话!别浪费本爷时间,快说!”

    “我就是药王符。”

    “你就是药王符?”她的回答令白羽错愕,他狠瞪着她,似乎在估量她话中的真假。

    她就是药王符?难不成…

    欲得到天下就必须先得到药王,难道想登上盟王之位得靠药王本人相助?

    “信不信由你!要不,你现在就把我杀了也可以!”南宫颖冷冷地道。

    心中不断盘算,白羽看着她绝美脸庞许久,突然把她推向一旁的侍女。

    “来人啊!带药王下去沐浴更衣,让她好好休息,谁也不准怠慢。”白羽大步走回堂上。“还有,别忘了她身上的药瓶都给我搜干净。”

    “白羽!你想做什么?”被健壮侍女抓住无法动弹,南宫颖惊问。

    “你不是说了你就是药王符?”白羽露出的笑容教人不寒而栗。“既然你是药王符,我当然得好好疼你。”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南宫颖冷声问。

    “本爷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白羽狰狞狂笑。“我要娶你当妻子,让你辅助我登上盟主之位。”

    “颖儿……颖儿……”从无边的黑暗中醒来,天邪鬼全身如火般灼烧,他猛然坐起身,一张口就是吐出一摊鲜血。

    “三弟,你总算醒了!”赤血鬼连忙拍抚他的背,他已经整整昏迷三天三夜,原本还以为得帮他准备后事了“别激动,你伤得很重,能捡回一条小命算是菩萨保佑,得多休息才行。”

    “二哥,是你?”虚弱地喘着气,天邪鬼终于看清眼前的人。

    “不只是我,连大哥也来了。”赤血鬼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眉心都皱成一块儿。“我们已经找你好些天了。”

    “连大哥也来了?”

    “三弟,这回要不是粱大富不放心,要我们紧追着你的下落,你这条命就要玩完了。”赤血鬼摇头低语。“我真庆幸在谷底找到你,要不然你真变成枯骨一堆也不会有人发现。”

    到时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鬼了。

    “大哥人呢?”

    “他刚送大夫出去,等会儿就回来了,你放心休息吧!”

    “南、南宫颖,我必须去救颖儿!”意识重回脑海,天邪鬼焦急地下床,脚才落地,脑袋一阵天旋地转。

    他一直梦见颖儿在哭,哭到他的心都碎了。

    “唉!你这种破身体能去救谁呢?”赤血鬼硬压着他躺回床上。“就算你帮二哥一个忙,先救救你自己吧!”

    “不行!我一定得去救颖儿,我伯她已落在白羽手中。”天邪鬼用仅有的力气说道。

    “你昏迷的这三天,口中老嚷着颖儿颖儿,她对你很重要?”擦着腰,赤血鬼有些无奈地问道。

    “非常重要。”她是他情愿牺牲生命来保护的人。

    “就算非常重要,你也得等身体好些再去救人,不然只是白白送死。”赤血鬼摇摇头。“你先专心养伤,一切等身子好了再说。”

    “不!我不能等,必须马上去救人。”话说到最后,只剩下微弱的气音,天邪鬼喉头烫得像火在烧灼,再也发不出声。

    “你这样能救谁呀?拜托!先救救你自己吧!”见他如此轻忽自己的身体,赤血鬼动怒了。

    “不行,我……”一闭上眼,他就瞧见南宫颖黯然垂泪的模样,这辈子他最不想看见的就是她的泪水。

    “三弟,听二哥的劝,先专心养伤,一切等身体好了再说。”硬压下焦躁的性子,赤血鬼低声劝道。

    “我不能等,我……”情绪太过激荡,天邪鬼又吐出一大口鲜血。

    “三弟!”鲜血飞溅床幔,沭目惊心。

    “二哥,我从来没拜托过你们任何事,但这一回……”天邪鬼硬撑着也要把话说完。“请你们务必帮我救回南宫颖。”

    “兄弟之间说什么拜托?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立刻派人去查采南宫颖的下落,等你恢复过来,我们再去救南宫颖,现下你就安心的养病吧!”赤血鬼在他身后盘腿坐下,将真气度给他。

    得到赤血鬼的承诺,天邪鬼这才不再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