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大侠包藏祸心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想到她害怕的事真的发生了,天邪鬼跌落万丈深渊,生命消逝在她眼前。

    那断崖如此高耸,一旦摔落绝无存活的可能,只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她一定要找到他……

    每当南宫颖一闭上眸,那一幕就会不断在她脑海重演,一遍又一遍,直到她心碎肠断、神魂俱裂,几乎发狂……

    为了不让两人一起摔落谷底,他居然狠心松开手,无视她心碎的哭喊,在她眼前坠落。她不介意陪他一块儿死,她真的不介意啊!她不想独自留下来,面对他永远不在身边的事实。

    泪,无声无息滚落双颊,又红又痛的眼睛仿佛要哭瞎了。南宫颖至今才明白原来心可以这么痛,比刮骨疗伤要痛,比任何肉体疼痛要痛!

    身后,房门轻轻被推开,南宫颖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她胡乱抹去泪痕,眸匠掠过一丝冷芒。

    “我听婢女说你一整天不曾进食喝水,若不维持体力,怎么做我的娘子?”白羽移步至她身后,冰凉的手落在她细白的颈项。

    “我有选择的余地吗?”扬起美睫,南宫颖看着他,宇字如冰。

    “当然有,我的药王娘子。”白羽俯身附在她耳旁说话,吐出的气息令人发寒。“你可以选择抗拒,被强行送进我们的新房;也可以选择开开心心的嫁给我,辅助我扩张黑龙帮势力。”

    想到药王符就在手中,白羽就感到难以言喻的兴奋。

    “言下之意是要我为虎作伥残害天下百姓?”南宫颖冷淡的音调听不出情绪。

    白羽笑了,带着一丝阴狠。

    “随你怎么说,我亲爱的娘子。”

    “白羽,你太高估我了。”

    “不!是你太妄自菲薄,药王用毒能力不在毒皇之下,以后要用到你的地方多着呢!”白羽挑起她一缯发丝轻嗅,忽地,目光一凝。

    “你刚才哭了?”

    “没有。”南宫颖别开脸,不愿迎上铜镜里探询的目光。

    “没有?你眼睫的泪还没干呢!”白羽沉下脸,用力掐住南宫颖的颈子,神情狠戾。“你为何掉泪?该不会又是为了天邪鬼那个臭小子?”

    “我为谁掉泪与你无关!”南宫颖吃痛,冷声反驳。

    “怎会无关?一旦嫁我为妻,你以为我能忍受你心里想着别的男人?”白羽阴森森地说,紧收的五指让南宫颖快喘不过气。

    “不能忍受,你大可以杀了我,就不用担心我想着谁了!”无视他的威胁,南宫颖直勾勾望人他寡情的眼。

    “杀了你?我不会这么笨。”白羽倏然松手,冷眼瞧着好不容易能够喘息的南宫颖,咧嘴微笑。“你是药王符,我不会跟武林盟主的宝座过不去。”

    “……”

    “亲爱的娘子,其实你何必死脑筋,我跟天邪鬼那个臭小子相比,可一点也不差呀!”他动之以情。

    南颖回以冷笑,“别拿他跟你比,这对天邪鬼来说是种侮辱,你连替他提鞋都不够……”

    啪一声,南宫颖话还没说完,就被白羽一巴掌打偏了脸,嘴角沁出血丝。

    “别给你脸你不要脸!你是个聪明人,该知道怎么做对你最好。无论如何,三天后你就要嫁给我白羽,等着帮我得到天下吧!”见她表情缺乏的绝美娇颜,白羽厌烦地甩了甩袖袍,转身离开。

    听见房门重新关上的声音,南宫颖缓缓垂下美眸,晶莹泪珠再次无声滚出眼眶,她雪白袖口一翻,赫然出现一只紫玉瓶。

    白羽绝对猜不到她还藏有毒药在身上,这紫玉瓶里是她特制的奇毒,她从没想过会有用上的一天……

    不过,她终究还是用上了。

    三天后,她要与白羽同归于尽!

    龙凤双烛大红喜幛,黑龙帮里里外外喜气洋洋。

    房门外充满刺耳的喧闹声,整个黑龙帮都在庆贺大当家迎娶药王的喜事,相对于外头锣鼓喧天,喜房内显得过分寂静。

    喜帕下,特意装扮过的南宫颖艳光逼人,她垂首敛眉,神情平静地像尊雕像,紧握在手的是那只紫玉瓶。

    失去天邪鬼,她也无法独活,可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书死他的凶手逍遥于世,所以她拿自己的命抵白羽的命,到时九泉之下再见天邪鬼吧!

    虏门开了又关,一双黑布靴映入南宫颖眼帘,充斥鼻间的是难闻的酒气。“娘子,我来了,我来跟你洞房了。”白羽整张脸因酒意泛红,他得意笑着,大刺刺掀开喜帕。

    当看见南宫颖绝美的容颜时。白羽愣了半晌,大为惊艳。

    “大家都在传,药王是名白发苍苍的糟老头,有谁知道其实药王是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呢!”他咧嘴大笑,眼看就要将她扑向床杨。

    “慢!”南宫颖起身避开,走至桌边执起酒杯,不着痕迹地将毒粉掺入杯中。

    “我们还没喝交杯酒呢!”

    “交杯酒?”白羽狐疑挑眉。

    “不喝交杯酒,不算真正的夫妻。”她冷冷淡淡地说。

    “好吧!我就陪你喝这杯酒。”白羽干脆地道,醉了的脑袋察觉不出不对劲之处,踩着摇晃的步伐走到她身边,毫不犹豫地饮酒入腹。“这样可以了吧?”

    确定他喝了酒,南宫颖迟疑了下,也仰头一口喝尽,酒液滑入腹中的瞬间,泛起一阵灼热。

    “现在我们可以圆房了吧?”白羽丢开酒杯,大手一捞将南宫颖圈进怀里,贪婪嗅着她身上的芳香。

    南宫颖闭紧眸也下挣扎,僵硬地任由他抱着。她在等,等一刻钟后他毒发身亡,她要亲眼看着他断气。

    身子被人腾空抱起,下一瞬南宫颖已在床杨上,当白羽正要解开她胸前的盘扣时,房门猛然被人踹开,挟带冷风卷进。

    “谁?”白羽反身,迅即握剑在手。“天邪鬼?”他惊喊。

    天邪鬼?

    南宫颖看向房门口,天邪鬼俊美无俦的脸庞映入她的眼瞳。

    他没死,他没死,他还好好的活着!

    这是梦吗?激动的泪水冲进眼眶,南宫颖开心的笑了。

    他做到对她的承诺。她不要他死,他就会好好的活着。

    “你从那么高的断崖摔下去居然没死!”白羽眯细狭长眼眸,不敢置信。“你真是好狗命!”

    毒剑毒下死他,连摔下断崖都能活命,老天爷对他会不会太厚爱了?

    “别忘了我是鬼,鬼是不会轻易丧命的。”天邪鬼面色苍白。整个人消瘦一圈,手中墨色巨剑冷冷指着他鼻尖。“该死的人是你!”

    “好大的口气!这儿可是我的地盘,你简直是自投罗网。”白羽重哼。

    “白羽,你自己看看外头,看你还能如何耀武扬威!”天邪鬼唇办勾起笑弧。

    “什么?”闻言,白羽往房门外望去,只见外头火光冲天,厮杀声不断。他脸色骤变,狠戾地看向天邪鬼。“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也没做什么,只不过是带人扫平你们这帮土匪罢了。”天邪鬼扬眉,一派轻松的口吻。

    “该死的!”白羽怒从中来,一个反手抓过南宫颖,粗暴地将她扯至身前。

    “天邪鬼,你再张狂也没多久,别忘了药王在我手上,你若要她活命,就带你的人撤离,否则……”

    “拿女人当挡箭牌算什么男人,快放开她!”见南宫颖吃痛的娇颜,天邪鬼怒道。

    “怎么?心疼了?”白羽冷笑。“不想见到她死在你面前,就带着你的人快滚!”

    “白羽,放开南宫颖!我说最后一次,她若少一根寒毛,我就拿你的命来偿!”天邪鬼咬紧牙。

    “拿我的命来偿?天邪鬼,你会不会太自大了……咦?”

    白羽话声忽顿,歹毒的脸庞瞬间泛白,感到腹中传来难以忍受的剧痛,像万只虫在啃蚀他的五脏六腑。

    好端端的,他怎会腹痛如绞?脑中灵光乍现,他恍然大悟的瞪向南宫颖。

    难怪她突然要求喝交杯酒,原来早有预谋。

    “怎么?你感觉到痛了吗?”缓缓退开他时势力范围,南宫帧冷眼瞧着他,粉唇抿紧。“你越是激动,毒素会流窜得越快,让你越快去见阎王。”

    ““南宫颖,你对我下毒?”白羽不敢置信地瞪着她……我明明搜走你身上所有的药瓶。”

    “白羽,你太小看我了,呵!”南宫颖讥诮说道。

    “你……”怒急攻心,白羽呕出一大口污血,目泛红光。“南宫颖、天邪鬼,这回算我失策,这笔帐总有一天我会讨回来!”说完,破窗而出消失在夜色中。

    “白羽!”天邪鬼起身欲追,却被南宫颖拉住衣袖。

    “别追了,他逃不掉的,那毒,无药能解。”南宫颖朝他摇摇头,粉唇扬起一抹绝美笑花。“天邪鬼,能再见到你,真好。”

    这样一来,她死也无憾了。

    “颖儿,你没事吧?”是他的错觉吗?他怎觉得南宫颖唇办艳红似血,不太对劲。“这回算我命大,掉下断崖途中被树枝勾住.最后被二哥所救。”

    天邪鬼紧紧拥她入怀,发现她浑身冷得像冰,他将她抱得更紧。

    “我好担心你的安危,恨不得马上插翅飞来救你,偏偏我力不从心,一直到昨天才能下床。”他的声音极恼,恨自己不能保她安然无事,才会让她吃这么多苦头。

    南宫颖闭紧美眸,螓首埋入他胸膛,无声轻叹。

    “你不该硬撑病体过来,应该多歇息休养才对。”有他这句话。她已心满意足。他对她的心意如此清楚明白,当初真不该和他拗气的。

    “你说什么傻话?你以为我会眼睁睁看着你落入白羽手中不管吗?”天邪鬼咬紧牙,“除非我死,否则我绝不让你受半点伤害。”

    呵!多窝心的一句话啊!她从不知道天邪鬼心里是这么想的。

    她也算是幸福的吧,至少在她的最后一刻不是孤伶伶个人。

    “颖儿,还记得我曾告诉你的美好地方吗?”

    “我记得。”

    “那个地方其实就是百鬼堡。百鬼堡里处处鸟语花香,我住的地方还有个湖泊,你一定会喜欢。”

    南宫颖娇躯微僵,揪紧他胸前衣襟。

    “说要当你靠山的话并非随便说说,相信我,百鬼堡绝对能当你的靠山,从今以后你不必再四处躲避,不用害怕有恶人要夺取药王符。”

    “没有药王符。”

    “什么?”

    “这世上根本没有药王符,这都是谣传。”南宫颖朝他苍白一笑。

    “没有药王符也无所谓,我要的是你。颖儿,我是真心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长长久久,和我一起回百鬼堡好吗?”想到什么似的,天邪鬼又忿忿地道:“该死的白羽,竟比我先看见你穿喜袍的样子,你不知道我有多不甘心……”

    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眼看就要夺眶而出,接着她的嘴里尝到一股腥甜,暗红色的血悄悄溢出唇办。

    听他说这些话,南宫颖一颗心好暖好暖。她也想跟他回百鬼堡,想跟他长长久久,直到发雪白齿牙动摇,她真的愿意,只不过太迟了。”

    南宫颖抱住他的手倏然一松,整个人失去气力地软倒。

    “颖儿?你怎么了?”天邪鬼眼明手快捞住她虚软的身子,她满口的血震撼他的心。“颖儿?”

    “……以为再也见不到你,所以我决心和白羽同归于尽。我在交杯酒里下了毒,如今恐怕毒性发作了,我……”

    “不许说那几个字!不准说死不死或任何要离开我的话!”心腔猛烈收缩,天邪鬼截断她的话。“我努力的从鬼门关前回来,不是为了要看见你死在我眼前呀!”

    “天邪鬼……”他用力的语气拧痛她的心,泪水顺着颊边滚落,她吃力地抬手轻触他的脸庞,勉强挤出微笑。“我真的好想好想随你看看百鬼堡的风光,可是我……”

    “既然愿意,那就跟我回去啊!”他怒吼。“南宫颖,活着跟我回去!”

    “咳咳……”南宫颖不住呛咳,更多的血溢出唇办。“你明知道我做不到……”

    天邪鬼用力抱住她,像是想将她揉进骨血里,让她再也不能离开他。“只要你敢抛下我而去,本少爷就跟着去,我们到阴曹地府相见!”

    没想到他竟是如此任性,这不是存心要她死不瞑目吗?

    “南宫颖,你清楚本少爷的性子,本少爷向来说到做到。”天邪鬼用力重申。

    “我们生要同衾死要同穴!”

    “这毒无药可解。”南宫颖闭闭眸,泪水滚落。

    看来他真的很坚持呢!倘若她死了,依他的性子真的会做出傻事。

    他们两个人,究竟是谁欠了谁呀?

    “天邪鬼,我给你的保命丹还在吗?”用尽最后气力,她问。

    “当然。”天邪鬼从怀中取出白玉瓶,倒出香气四溢的保命丹在掌中。

    “喂我服下吧!”南宫颖闭闭眸。“我若能保住这条小命,就和你去百鬼堡,那些觊觎药王符的坏蛋们、还有司徒君烨那个家伙就全都交给你处理罗……咳咳咳……”

    “好!”天邪鬼回答得斩钉截铁。

    只要她能活下来,什么都好。

    无声叹口气,南宫颖不再说话,也没有气力说话。

    即使是天下至毒,服下保命丹就能保命。这是她曾告诉天邪鬼的话。

    但是保命,不代表能好好活着,可能就此长睡不醒,成了活死人,但为了天邪鬼,她愿意赌赌看。只要能多给她一些时间,也许真能调配出解药……

    天下没有药王不能解的奇毒。

    这一回,只能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