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英雄你好狠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年后。

    “咳咳……咳咳……”

    “……”

    “咳咳咳……”

    “小离,坐在最角落身穿灰色长袍、头戴笠帽的男子,足足咳了一早上,你觉得他会不会有啥怪病啊?”同为花满楼的伙计,二柱子用手肘推推忙得不可开交的小离。

    “啥?”扶住快滑下额际的布帽,小离一脸迷茫的抬头。

    “我刚说了那么多,你该不会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吧?”二柱子不满意的瞪她。

    不服气地用灿亮大眼睛瞪回去,小离咕哝。

    “二柱子,你若有时间闲磕牙不如来帮我的忙。二楼陈员外的叉烤鸭还没送上,陈员外已经在拍桌发脾气了。一楼三桌要两壶烧刀子和酱牛肉,四桌要一壶茶两盘桂花糕,六桌要一一”

    “行行行!还没过午,搞不懂哪来那么多客人,一到三楼全客满。”二柱子截断她的话,不情愿的挪动庞大身躯。

    “人当然多,因为有‘大人物’要来嘛!”小离撇撇嘴,冷笑。

    听见从她口中说出“大人物”三个字,正帮忙准备凉茶桂花糕的二柱子停下脚步,狐疑地瞅她。

    “是我多心吗?我怎么觉得你非常讨厌慕容畴?”

    “我哪敢,他是新任武林盟主,大家眼中的‘仁义大侠’,我江小离什么身份地位敢讨厌他?”小离回他一抹再假不过的笑。

    “你很讨厌他。”二柱子定定看著她半晌,下了结论。

    “哇哇哇!陈员外的叉烤鸭终于好了,你帮我送上去吧!’,不愿正面回答他的话,小离重重把烤鸭往二柱子托盘上一摆,挥手赶人。

    两年前滂雪山庄一夕之间烧成灰烬,身为公孙胤浩挚友的慕容畴强忍悲痛,自愿负起照顾好友遗孀卓琬儿的责任,率领天下志士追缉血毒教徒替公孙胤浩复仇,一年后,江湖人士感念他的仁义之举,推他当武林盟主……武林盟主!小离一想起他的嘴脸就觉得恶心,某种说不出的直觉,她猜测。两年前滂雪山庄的意外绝对和他脱不了干系。

    “小离,靠窗的桌子帮我整理一下!有客在等著呢!”林掌柜唤道。

    “好。”随手拿起抹布,小离越过拥挤座位走向窗边,一抹削瘦顽长的背影冷不防跳进她眼帘。

    有那么一刹那间,空间和时间仿佛凝滞住了,小离怔怔看著他,连呼吸都忘了,剧烈心跳撞得胸骨隐隐发疼。

    好像,真的好像。

    这个背影她似曾相识,似乎和记忆中的身影重叠了,只不过记忆里的身影更高大挺拔,不似眼前男人带著病气。无形之中有股力量不断驱使她前进,小离走向他,脚步放慢。

    “咳咳咳……”男人身著旧旧的灰色长袍,头戴蒙面笠帽,削瘦单薄的身子因为呛咳微微躬著,裸露笠帽之外的发丝深灰中带著点点星霜。

    “慕容公子来了,慕容公子来了!”店内人群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小离直觉看向窗外,一辆华丽深紫色马车正缓缓停在花满楼前。

    讨厌鬼来了不像公孙胤浩低调随性的作风,慕容畴每次出现都是大阵仗,仿佛深怕有人不知道新任武林盟主到访,二柱子说是她对慕容畴心存偏见,就算是偏见也罢,反正她就是讨厌眼看锦衣华眼的慕容畴扶著娇弱的卓琬儿步下马车,小离心中不舒服感更盛,她别过头不去看。

    公孙胤浩对她百般呵护的模样还在眼前,如今伊人却已琵琶别抱。

    她是不明白卓琬儿脑袋里怎么想的,或许失去丈夫让她心伤,但也不必赶在百日内另嫁他人吧?换作她是卓琬儿,再苦也不会改嫁。

    公孙胤浩啊……每每想起这个名字,她便为他的逝去而心疼。

    唉~~收回目光,小离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灰衣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离开,桌上留下几枚茶钱。

    走了望著空荡荡的座位,小离四处张望,确定周围已没有他的踪影,心中怅然若失,像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真笨用力敲敲头,她笑自己傻,不该心存幻想,就算他背影像极公孙胤浩又如何?他也不会是公孙胤浩……小离手脚俐落的整理好桌面,关起耳朵眼睛,把人们对慕容畴的仰慕崇拜当作没看见,她这辈子心目中唯一的大英雄,永远就只有公孙胤浩。

    慕容畴压低帽檐,男子冰冷的眸光透过薄纱睇著拾阶而上的修长背影,一簇簇愤怒的火焰在眸底熊熊燃烧。

    大难不死让他从地狱爬了回来,唯一支撑他忍住苦痛活下去的动力只有“复仇”两个字。滂雪山庄被大火吞噬、百余口性命因他而死,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他最信赖的结义兄弟……种种痛苦、不堪、愤恨日日夜夜折磨著他,不记得多少次他从噩梦中惊醒,一闭上眼就会看见滂雪山庄沦为炼狱的情景。

    罪魁祸首一天没得到应有的报应,折磨著他的痛楚一天不会解除。

    若说贪念是住在人心中的恶鬼,那么仇恨亦然。如今他心里正住著复仇恶鬼,他放任自己内心的黑暗日益壮大,就算与恶鬼同化也在所不惜。

    头顶上日阳正盛,胸口的灼热感再次席卷而来,男子忍不住呛咳,掩住唇办的手苍白冰冷。

    他转身,削瘦身影被人潮淹没。

    天色渐黑,乌云笼罩半轮明月,被野草掩盖的崎岖道路显得更加难行。小离提著一只小灯笼和一壶酒,踏进颓倒荒凉的庄园,人心是健忘的。事隔两年,当所有人争相赞扬新任武林盟主的同时,有谁还记得这里曾是名满一时的滂雪山庄越过杂草丛生的前厅,小离像识途老马般,踩著坚定的步伐一路走到后花园,没注意到黑暗中有双合黑的眸子正冷冷注视著她,一直追随她走到用小石堆砌成的墓前。

    滂雪山庄付之一矩后,一直没有找到公孙胤浩的尸体,而这是她亲手为他所做的衣冠冢。

    所谓衣冠冢只是好听,其实只埋了那月牙白袍的一小块布罢了。当然讨厌鬼慕容畴帮公孙胤浩风光大葬,在另一处做了比这个奢华十倍不止的衣冠冢让人凭吊,好对天下人表示自己对这位过命兄弟的重视,但小离从没去过公孙墓地,那里太过虚假,只有在这里她才能真正感受到公孙胤浩的存在。

    “公孙胤浩,我又来看你了。”

    放下忽明忽灭的小灯笼,小离把水酒洒在衣冠冢前,粉唇扬笑。“你不用担心,就算全天下的人都遗忘你,我也不会忘记你,我一定会常常来看你的。”

    滂雪山庄一片荒凉,寂静没有声息,她轻轻的说话声一字不露全进了男人耳里,他蹙紧眉,眸光闪动。

    “今天讨厌鬼又来花满楼,我一见到他的嘴脸就作呕,偏偏林掌柜把他当成菩萨伺候,看了就讨厌。”蹲下身,小离像闲话家常般嘀咕。“真搞不懂那些名门大老是否瞎了眼,竟会荐举他当武林盟主。”

    感觉到身后似乎有双眼睛在瞪著自己,小离直觉回头瞥了眼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荒园,确定没人站在那里后才又转回头。

    “对了,大英雄,我今天看见一名好像你的人,像到我以为你从坟墓中爬出来了!你一定怀疑我怎能笃定他跟你相像对吧?嘿嘿!因为你的背影我看了好多次,要错认是不可能的事。”小离偏头傻笑。

    打从她第一次见到公孙胤浩,一颗少女芳心就牢牢系在他身上,她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所以以往只要能够远远看著他就心满意足,直到她为他盖了衣冠冢,一有心事就来和他说说话,这才觉得他们的距离缩短了。

    想来也有些无奈,他们最短的距离竟是在这种生死两隔之下。

    “三更半夜,你在这里做什么?”冷不防,宛如来自地狱的幽冷嗓音自她头顶响起,江小离被吓得跌坐在地,惊慌地看著紧贴自己颈间的剑尖。

    “你、你是谁?”眨眨圆灿明眸,小离结巴。

    万籁俱寂的深夜,她竟没听见他走近的脚步声,要不是他拿剑抵住自己,她会以为他是鬼“这是我要问你的问题。”背著月光,男人暗黑的身影宛如阴曹地府来的使者般,带著森森寒意。“你是谁?来滂雪山庄做什么?”

    “我、我叫江小离,我是来上坟的。”江小离嗫嗫嚅嚅。

    “江小离?”确定没听过他的名字,男子风眸阁芒疾掠而逝。“你说上坟,上谁的坟?”

    “……大英雄公孙胤浩。”

    听见她嘴里说出大英雄公孙胤浩,男子似乎受到不小震撼,原本持剑平稳的手差点划破她细嫩的颈子。

    “你胡说什么!”听似平静无波的声音,实则隐藏太多情绪,男子声线更冷三分。“没人找到公孙胤浩的尸体,何来公孙胤浩的坟?就算有,也不在滂雪山庄!”

    “谁说的!公孙胤浩的坟就在这里,这是我亲手替他盖的衣冠冢!”江小离不知哪来的勇气,竟有胆反驳眼前拿剑的男人。

    “你盖的衣冠冢?”他瞟了眼脚旁不起眼的小石丘,心绪有些紊乱。“你跟公孙胤浩是什么关系?”

    印象里,他不记得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不明白他为何要来吊祭自己。

    “我们……没有关系。”其实他们曾经见过两次面,但小离确信公孙胤浩不会有印象,她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他怎可能注意到“既然没有关系,你会替他盖衣冠冢?说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三更半夜来这里有何目的?”男子嘲讽的口吻摆明不信。

    没有人比他更看清人性,在利益两个字前头,所谓的忠孝节义都是屁!他已不再信任任何人,他只相信自己。

    男子讥诮的语气激怒小离,她灿亮喷火的大眼睛夷然不惧地回瞪他。

    “就算我和公孙胤浩没有任何关系又怎样?谁说没有关系我就不能帮他盖衣冠冢帮他上坟?告诉你,公孙胤浩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所做过的好事小爷陪你站在这里聊三天三夜也聊不完。我敬佩他、崇拜他,他是我江小离心目中唯一的大英雄,哪怕我老到不能走、眼睛看不见、牙齿掉光光,我也要来替他上坟,怎么样?不行吗?哼!”小离情绪激动地低吼,都忘记脖子上还有把冷飕飕的长剑,只要他想,她的小脑袋瓜子随时会落地。

    见他如此用力的说这些话,疾言厉色的将他数落一顿,男子表情起了不易察觉的波动,胸臆间复杂的情绪隐隐翻搅。

    两年了,当他以为所有人都遗忘自己的同时,居然还有人默默惦记著他,替他上坟。

    不过,就算如此,再过三五年激情就会褪去,这名少年将遗忘自己曾说过的话,但他不会怪他,因为这就是人性,禁不起时间考验。

    “小子,你可以忘记公孙胤浩了,他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完人。”不知沉默多久,久得令小离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男子收剑人鞘。

    他掉头走人,转眼间已走得遥远。

    公孙胤浩愚昧无知识人不清,害死滂雪山庄百余条人命,他身上背负的罪孽十辈子也偿不完,凭什么称上大英雄三个字“他是!他是!他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世间最好的人!”听他这么说,小离跳起来反驳,她像支小茶壶般擦著腰,义愤填膺的。“你别因为嫉妒他,净说他坏话!”

    “他不是。”头也不回,男子冰冷丢下话,低沉嗓音回荡在深夜里更显清冷无情。

    “他是!他是!”小离气得牙痒痒,要不是对方手中还拿著剑,她真想扑上前狠狠咬他一口泄愤。“大笨蛋!你不了解公孙胤浩,我不许你诋毁他!”

    他斩钉截铁的语气让他打从心底觉得可笑,男子回身。

    “咦?”小离没看清他是如何回到自己跟前的,她只觉得眼前一花,男子已如鬼魅般站在离她不到一步之遥的距离,他一把揪住她的衣领用力扯近,语调阴寒。

    “我不了解公孙胤浩,难道你了解他?”他的话极冷,听在耳里像一颗颗冰珠子。

    好冷。

    “你……”他离她极近,小离几乎能感觉到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她硬著头皮还要反驳些什么,不料在乌云散开月光重现的刹那,所有的话全梗在喉间。

    他的眼眸……那是她一辈子也不会错认的眼眸纵使黑眸里温柔和煦的眸光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打从心底泛寒的幽冷阴闾,但她却不会错认……这双深不见底的凤眸属于公孙胤浩“小子,你怎么不说话了?舌头被猫叼走了?”男子冰冷反问。

    “……”说什么?!他要她说什么?!她浑沌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心跳好快手心泛汗,不断反覆出现的只有一个念头。

    公孙胤浩……难道公孙胤浩没死?!他……真的是公孙胤浩两年来没有人找到公孙胤浩的尸体,说他好端端活在世上也不无可能。眼前男人眼眸像他,轮廓五官细看又有些不同。公孙胤浩的乌亮发色不似他深灰中带著点点银霜,温和爱笑的脸庞不曾有过这么冷峻的表情,更别提说话方式如此愤世嫉俗了。

    深深凝睇他的眼,小离迷惑了。

    “咳咳……咳咳咳……”无法遏止的剧烈呛咳,男子用力得仿佛要咳出心肺似的,月光下,他的手如鬼般苍白削瘦,掌心染有喑红血丝。

    “你走吧!再也不要来这里。”咳得喘不过气,男子倏然松手,小离重重退了两步才勉强稳住身子。

    他承认多少被这少年的天真执著感动,不要他来是为他好,依慕容畴阴险歹毒的个性,难保不会派人埋伏在这里,他不想少年受到无辜牵连。

    因为他而死的人命已经太多了。

    “你病了?”看见他掌心的血丝,小离不由得关心,忘记他稍早才拿剑尖指著自己。

    闻言,他抬眸冷冷睇他。“小于!不关你的事!”

    他不需要任何人的虚情假意。

    “我一一”

    “小于,最后一次提醒你,别再来滂雪山庄,下一回你不见得有同样的好运气。”丢下话,他削瘦如鬼魅般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

    “等等……”话还在舌尖跳动,男子已经不见踪影。

    小离怔怔望著他离开的方向,心思变得好混乱。

    她几乎能确定他就是公孙胤浩,几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他性情大变,变得如此疏离冷漠,不再是她从前熟悉的那个温和善良的男子?还是……他只是一名像极公孙胤浩的人罢了“江小离,你到底在发什么愣?你已经恍神一整天了!”第三次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见她还是没有反应,二柱子忍无可忍地赏她一记爆栗,拉回她飘远的神士心。

    “好痛!二柱子,你打我做啥?”小离吃痛回神,含泪瞪向二柱子。

    “我再不打你,林掌柜就要亲自过来扁你了!”二柱子撇撇嘴,肥手朝后一指。“难道你没发现林掌柜正用阴狠的眼神瞪著你吗?这桌子你擦一早上了。”

    “是吗?”揉著爆疼的额际,小离后知后觉的咕哝。

    “小离,你到底在想什么?”

    “没什么。”回想起昨夜在滂雪山庄遇见的男子,小离别开脸,表情不太自然。

    那个男人……是公孙胤浩吗倘若能再多见一次就好了,只要再多见他一次,她就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公孙胤浩如果……如果他真的没死,她肯定要回家斋戒三天感谢上苍的保佑,好人果然是有好报的。

    “胡说!你一有心事全写在脸上了。”二柱子不相信。

    “真的没有。”用力擦著桌子,小离存心避开二柱子。

    她若跟二柱子说起昨夜的事儿,他又要笑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才没那么傻,自个儿找麻烦。

    “别擦了,再擦下去桌子都要垮了。”二柱子抢过她手中的布巾,压低音量,“江爷爷告诉我你昨天很晚回家,他很担心你,要我问清楚情况。”

    “真的没什么。”二柱子是她从小一块儿玩到大的玩伴,也知道她是女儿身,但却一点也不嫌弃她脸上的胎疤。“我……我昨天去了滂雪山庄。”

    “你又去!”二柱子大惊失色,再看见她警告的目光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过大的反应。“不是警告你别去那里吗?到时丢了小命一一”

    “为啥会丢了小命?难道当年滂雪山庄的意外和‘某人’脱不了干系?”越是这样警告她,她越想弄清真相。“能让有铜墙铁壁之称的滂雪山庄发生这种惨剧,除非内神通外鬼,而最有可能的人就是一一”

    “别说!我不准你说!”二柱子难得动怒,他是为了她这条小命著想。”不管这件事的真相为何,都不是你我可以介入的!江小离,你以为自己有几条命可以死?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江爷爷怎么办?”

    “……”被二柱子堵得无话可说,小离咬紧唇。

    “你仰慕公孙胤浩没关系,想查清楚事实真相也可以,但麻烦先掂掂自己的斤两,别把小命给赔进去!”

    “我知道。”小离闷声回答。

    “你知道就好,毕竟江爷爷现在只能依靠你,如果你一一”

    二柱子不住碎碎念,直到发现小离的注意力早不在他身上。

    “江小离!”他怒喊。

    她到底有没有在听啊“二柱子,我先离开一下,回来再让你继续念!”小离双掌合十,视线落在大街上头长削瘦的灰色身影上。

    是他万字轩里淡烟缭绕,充斥一种好闻舒服的香气。

    男子风眸扫过店内的摆设,发现这两年来改变不少,伙计也全换上生面孔。

    “爷,您消息真灵通,咱们徐老板行事低调极少露面,您怎么知道万字轩也是徐老板旗下生意之一?”眼前男子虽然衣著俭朴,但谈吐举止有种雍容气质,身为专卖骨董字画的万字轩伙计,小董完全不敢怠慢客人。

    说不定他是某个乔装打扮的大老板,只是不想引人注意罢了。

    “南京城里最大的骨董店就是万字轩,一看就知道是徐老板的店。”男子垂眸微微一笑,浓密长睫掩去他心中真正心绪。

    “是、是,我们万字轩在南京城里称得上老字号了,有口皆碑。”小董点点头,仿佛与有荣焉。

    “徐老板何时会过来?”男子不经意的问道,眼角余光瞥见店外有个矮小的鬼祟身影。

    “应该这一两天吧!还是徐老板过来的时候我替您背个口信?”小董笑问。

    “没关系,我明天再过来一趟吧!”男子起身,掩唇轻咳。

    “我先告辞了。”

    “爷请慢走。”

    走出万字轩,男子快步越过长街左转进小巷弄,他脚程极快,害得小离得三步并作两步才能勉强跟在后头。

    “咦?人呢?”转过弯,面对空无一人的小巷弄,小离愣住。

    “你一路跟踪我而来,到底有何企图?”冷不防,一只冰冷大掌欺上她颈间,男子强大的力量将她压向墙边。

    “我……”他巨大的掌力快让她窒息,小离奋力拉开他的手,清秀小脸都涨红了。

    看清是昨夜那名瘦弱少年,男子皱眉。

    “你为何跟踪我?”他冷声问道,撤手。

    看见他清亮无辜的大眼,男子的杀意立消。

    小离剧烈喘著气,不怕死的面对他。

    “你在查采有关滂雪山庄的事?”她大胆推测。

    “你说什么?”眸光锐利,男子声调如冰。

    “万字轩本来是滂雪山庄的生意,两年前落入外地一位徐老板手里,我直觉其中有鬼……”

    “看来你对滂雪山庄的事情很有兴趣嘛!”男子眯眸截断她的话。

    闻言,小离深深望住他,灿亮水眸仿佛要看进他灵魂深处。“其实……你就是公孙胤浩吧!两年前那个晚上,你没有死!”她大胆的说出口。

    虽然他的外表变了,黑发尽灰染上点点星霜,原本俊逸的脸庞变得苍白削瘦,但小离早将他的模样牢牢刻印心版上。

    就算他化成灰她也认得。

    听见公孙胤浩四个字的瞬间,男子脸色倏变。

    冰冷巨掌再次锁紧她雪白颈项,小离整个人被他高举至墙边,明显感觉他散发出来的浓烈杀气。

    这回不同以往,他并非恐吓而已,而是真的想杀了她“你、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说出去……出卖你的。”

    他的手好冷,掐在颈间就像鬼爪,小离无法呼吸,只能断断续续地道。

    “不会出卖我……”公孙胤浩冷冷睇她,深不见底的黑眸里冰寒一片。“这是我最无法相信的一句话。”

    谁都可能出卖谁,就算亲如兄弟也一样“相信我……我也想找出滂雪山庄意外背后的真相。”小离用力挣扎,眼角沁出泪珠。

    他真是她所熟悉的大英雄公孙胤浩吗?怎会变得如此冷酷“真相只有一个,你刚才已经说出答案。”公孙胤浩淡漠地道,五指收紧。

    “相信我,公孙胤……浩……就算要我死,我也绝对不会出卖……你。”不行了,眼前一片昏黑,肺里快要没有空气,小离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微弱,滚落颊边的泪痕瞧上去好脆弱。

    看见她的泪,公孙胤浩的手松了下,黑眸闪过难解的情。

    不行!他不能心软。

    背负滂雪山庄的血海深仇,他宁可错杀一百,也不能放过一个,他冒不起这个险。

    当下有了决定,公孙胤浩黑瞳倏缩,眼中冷芒乍现。只能算这少年倒楣,他不该夜半去滂雪山庄,不该好奇尾随他而来,更不该认出他……感觉到手底下的生命正逐渐流失,此时,一抹白影从江小离衣襟缓缓飘落,他直觉伸手接住。

    那是质料极好的雪白丝帕,没有任何绣物,只有在右下角有个小小的胤字。他当然认得这块方巾,那曾是他的随身物。

    一个极为模糊的记忆升起,两年前在花满楼,他似乎将这方巾给了一名瘦弱少年……眼前蓦然浮现一张不安胆怯的小脸,公孙胤浩扬睫瞥向已经失去意识的小离,俊颜画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终于,他松开细白颈项,单手捞住小离坠落的身子,这才发现他好轻,轻得不像一名少年该有的重量。

    “……”垂眸睇望小离苍白小脸,公孙胤浩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看来不管他愿意与否,原本预定的计划在这少年出现的那一刻起已经全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