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英雄你好狠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大早城里就闹烘烘的,像是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小离狐疑地走过窃窃私语的人群,不经意听见的谈话让她停下脚步。

    “你也听说了吧?龙来客栈出现无头男尸,死相吓人哪!”

    留著山羊胡的中年男子煞有其事的说,仿佛身历其境。

    “流了满地的血,衙门捕头正在查明案情。”

    “知道死者是谁吗?”八卦消息听来特别耸动,白脸年轻人被勾起好奇。

    “不知道,没了脑袋哪能看出是谁?依穿著推测应该是外地人,但我有听见更惊人的传言喔……”山羊胡男子神秘兮兮地压低音量。

    “什么传言?”

    “你可记得两年前有个富商接下公孙家的万字轩?”

    “当然记得。”

    “听说这个掉脑袋的男人就是万字轩背后的神秘富商。”

    “真的?”

    “我哪知道真的假的?就跟你说是谣言……”

    接下来的话小离没心情再听下去,她快步越过人群,小手不住颤抖,头顶上艳阳高照,她却打从背心泛寒。

    住在龙来客栈的神秘富商……太巧了,真的太巧了,巧得让她从背脊泛寒,巧得让她怀疑凶手是……往花满楼的脚步蓦然一转,她奔往反方向的街道。

    猛然推开房门,小离还来不及适应眼前的黑暗,冰冷剑锋已抵住她雪白颈项。

    “江小离,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不想看见你!”冰彻入骨的嗓音响起,耐心似乎已经用罄。

    “公孙胤浩,徐老板死了……”没理会泛著寒光的长剑,小离明眸眨也不眨望人他的。“他死了。”

    “嗯。”如此简单的单音,就这样“你不惊讶?”

    “我为何要惊讶?”公孙胤浩冷冷一哂。

    他的回答让她全身发冷,自他身上嗅到浓郁的血腥味。

    “公孙胤浩,别告诉我徐老一一”

    “是的,就如同你想的那样,徐酒是我杀的。”公孙胤浩话说得云淡风轻,不痛不痒。

    “真是你杀了徐老板?”剧烈心跳撞击著胸骨,把她胸口都撞疼了,小离脸色更显苍白。

    “江小离,你的表情好吃惊,我早警告过你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公孙胤浩,难道你到现在还没想透吗?”公孙胤浩染上血腥的妖美凤眸冷冷睇他。“不然你以为我找徐酒做什么?喝茶聊天?我当然是要他的项上人头。”

    他的嗓音讥诮无情,小离嘴巴张张合合,好几次发不出声。

    把他的惊惧表情看在眼底,公孙胤浩故作无所谓。相信只要打碎他的天真幻想,他就不会老用那双澄澈透亮的大眼瞅著他,他的心也不会因而动摇。

    对!最禁不起考验的就是人性!

    “这就是我,”公孙胤浩举步逼近他,黑瞳看进他迷惑害怕的明眸,“我必须感激你告诉我徐酒的下落,让我得以轻而易举的找到他,砍下他的人头!”

    对!他就是这样的人,他倒要看看江小离会不会害怕“你……你这句话什么意思?”终于明白在他身上为何会看见恶鬼的影子,因为现在的他就像只残酷寡绝的恶鬼,嗜血而残忍。“你言下之意是,徐老板的死……是我害的?”小离颤抖的问。

    “不正是你吗?你特地赶来告诉我徐酒的下落,省了我的麻烦。”

    “不是,不是这样的……”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在折磨她的良心,小离用力摇头,思绪一片混乱。

    她想通知他徐老板的下落是想帮他夺回万字轩而已,没有存心要害谁,从来没有。

    “江小离,你终于看清了?对我失望了?这就是我的真面目,别再把从前的公孙胤浩套在我身上,满足你对英雄的盲目幻想!”不要他对自己有任何期待,公孙胤浩给他最后重重一击。

    “……”

    “不妨告诉你,我要杀的不只徐酒一个人,我的双手即将沾满血腥,你无法想像我会走上什么道路。”公孙胤浩冰冷无情地望入饱的眼眸。“即便如此,你还是要认定我为心目中的大英雄,继续纠缠我不放吗?”

    “……为什么?”他残酷阴沉的举动让她不解又心痛,难道她的存在让他如此难以忍受吗?就算不择手段也要逼走她?“为什么你老要这样说?!”

    头好痛,耳边反覆响起他那些刻意伤害的话语,小离捂住耳朵,贝齿陷进唇办,泪水不争气地涌进眼眶。

    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变得如此冷酷无情眼前浮现两年前花满楼外公孙胤浩温柔和煦的黑眸,小离的心好痛,痛得仿佛就要撕裂成两半了。

    “这是事实,我要你学会看清事实罢了。”看见他隐泛的泪光。公孙胤浩别开眼,漠视胸口的闷痛。“我手上的鲜血不会停止,徐酒只是一个开端,你还是趁早走开的好。”

    好怪,看见江小离的泪,该是心冷如铁的他竟有种不忍心的错觉“公孙胤浩,我不懂……”

    “你当然不懂,因为你不曾经历过我承受的痛苦,你不明白恨入骨髓是什么滋味!”公孙胤浩咬紧牙,苍白俊颜因仇恨愤怒变得阴沉可怕,他抓住他的细腕,用力得仿佛要捏碎他腕骨。“你想知道真相,我就告诉你真相!两年前一把火将滂雪山庄烧成灰烬的人就是慕容畴,徐酒是同伙,还有关一刀、屠华,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凶手!不管用什么手段、要付出任何代价,他们都必须用命来偿还!”

    公孙胤浩字字句句像是从灵魂深处用力喊出来的,震撼了小离。听见事实,她难掩震惊,泪珠无声无息滚出眼眶。

    “我这副半人半鬼的模样,也全拜慕容畴那杯掺有黑玉莲的毒酒所赐!”不堪回忆重回脑海,公孙胤浩眼前泛起红雾。

    他说,背叛他的人是慕容畴,那么……公孙胤浩最深爱的卓琬儿改嫁慕容畴,兄弟、爱妻,和引以为傲的滂雪山庄,所有一切崩塌毁灭,刹那间她突然懂了。

    是他们把他逼到非人非鬼的地步,慕容畴是罪魁祸首,让他不肯再相信任何人一股强烈的心疼泛滥成灾,小离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公孙胤浩,就算天下人都辜负你,我也绝不会背叛你!”

    话说得如此斩钉截铁就像是誓言,公孙胤浩怔住。

    这少年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明白你想逼我走所以这么说,你想孤立自己,拒绝任何人靠近,认为这样就不会再受伤,你错了,没有人可以孤单的活下去,就算是你也不行!”冷不防,小离扑进他怀里,小手紧紧抱住他劲瘦的腰身不放,仿佛这样就能温暖他冰冻的心。

    “你想变成恶鬼替滂雪山庄百余口性命复仇,可是我却听见你内心在哭泣,你心里的公孙胤浩根本不赞同!”

    他的冲势太猛,公孙胤浩退了一步才稳住身子。“……江小离?”

    “就算你双手染满血腥,我江小离也绝不背弃你!我会陪你到最后!”

    感觉他微微颤抖的身子抱住自己,说不出的陌生情感再次狠狠撞入他的心,刻意筑起的冰冷心墙出现裂痕。

    闭闭眸,公孙胤浩硬是将他拉开身前,眸子里有风暴酝酿。

    “说大话的狂妄小子,说啥陪我到最后?乳臭未干的你真明白什么是永远吗?你对我不过是盲目崇拜,凭什么对我说那些蠢话?”

    他的宣誓让他有那么一刹那信以为真了。很想不相信他!很想对他轻易出口的承诺嗤之以鼻,很想……该死的!他最想擦去他的泪,要他别再哭了。

    明知道他是名少年,却仍对他的泪软了心。

    “我不是盲目崇拜!”咬紧唇,江小离倔强地回视他。“是你胆小怯懦,害怕我接近你。”

    “什么?!”小离的话螫痛他的伤处,彻底激怒公孙胤浩。

    他用力一把将她扯回跟前,暴怒地瞪住她。

    “江小离,别以为我一而再再而三放过你,你就可以口无遮拦!你什么都不懂就闭嘴,惹怒我照样杀了你!”他咬牙警告。

    “你杀呀!倘若你真如你所说般冷酷无情,你现在就杀了我啊!”无惧他的威胁,小离反而更逼近他,泛著泪光的明眸坚定,她很确定他不会动手。

    胆大包天的臭小子“你这么想死我成全你!”公孙胤浩怒极,大手更用力扯紧衣襟,不料粗质棉布禁不起撕扯,裂开尺长,猛然出现他眼前的是紧裹胸前的层层白布。

    这是一一“……”公孙胤浩俊颜倏变,松手退开数步,震惊地睇向她。

    原来……原来一直让他迷惑的江小离是女人,难怪他老板到一股女子的淡淡馨香,老是不敌她的泪……天!他早该想到的,她是如此单薄纤细,望住他的眸光包含著异样的情感……因为她喜欢他!知道她是女儿身,她对他那份情感简直呼之欲出了,原本浑沌不明的一切豁然开胡。

    意识到江小离对他是这种情感,公孙胤浩心中百般复杂,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紧压住胸前被扯开的衣襟,小离心跳得好快,一颗心快从嘴里跳出来了,没想过会是在如此不堪的情况下被他发现自己的女儿身,她本来想瞒他一辈子。

    左颊半月型胎记因为羞赧狠狠烧烫,在在提醒她是名遭人嫌弃的丑丫头,别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

    “你放心,不管我是男是女都不重要。”看出他内心的纠结,小离鼓起勇气开口,却没勇气迎上他的目光,深怕看见一丝嫌恶,那她会心碎至死的。“我的性别不会改变任何事,我还是原来那个江小离。”

    闻言,公孙胤浩恼怒的眯细黑眸。

    她在胡说八道什么?她是男是女当然很重要,若早知道她是女子,他根本不会让她接近,更别提让她瞠这浑水“不要再赶我走,不要再说我不懂你的痛苦,因为我也曾被亲人背弃过……我能体会那种痛苦。”小离压住胸口的手用力得指节泛白,泄漏她微微不安的情绪。“因为我脸上丑恶的胎疤,我爹娘把年仅三岁的我丢在城隍庙里自生自灭,头也不回的离去……”

    她的表白换来公孙胤浩微讶的神情,因她开朗乐观的性子,他从没想过她会是名弃儿。

    “公孙胤浩,我知道无论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但我会证明给你看。”她轻吸一口气,望住他的美眸泪光闪闪震慑他的心神。“我会证明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辜负你,就算你双手染满血腥,我江小离也绝不背弃你!”

    月落星沉,天空渐渐翻起鱼肚白。

    半倚在树旁,公孙胤浩垂眸望著手中冰凉轻盈的雪白布料,思绪飘得好远。

    知道他向来喜欢简单素雅的样式,琬儿特地送他这条雪白素面方帕,这金色小小的胤字出自琬儿之手,是她嫁进公孙家后送他的第一样东西。

    过往的美好已然逝去,滂雪山庄成了废墟,昔日的佳人琵琶别抱……琬儿。

    忆起她嫁进公孙府的那天,艳红盖头下是她如困脂般绝美的脸,那时狂喜难禁的感觉还在血液里跳动,为她成为他的妻而感动……为什么他从没发觉她不爱笑?没发现她的目光不在他身上?为何直到最后他才发觉住在琬儿心中的人不是他亏他自认聪明过人,其实他公孙胤浩是全天下最愚蠢无知的笨蛋!瞧他锋芒太露换来什么下场?!什么也不是啊……眼前冷不防浮现江小离清秀的小脸,她亮灿灿的大眼总。是眨也不眨地望住他的,认真地听他说每一句话,用力感受他每一个情绪,仿佛他是她这辈子最最重要的人。

    说他不明白她的情感是自欺欺人,其实他都懂,但无法放开心去相信,无法相信所谓的感情,害怕再次受到背叛,到头来仍是一场空。

    只是,逃避的欲望有多强烈,心动的感觉就有多强烈。

    我会证明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辜负你,就算你双手染满血腥,我江小离也绝不背弃你闭上眸,她坚定如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字字句句敲在他心版,把他刻意筑起的心墙狠狠敲出一个大洞。

    他因为她这句话而犹豫撼动了握紧丝帕,公孙胤一跃而起,轻盈地站在树梢,风吹过,长发衣袂随风拂动,就像隐藏夜色中的鬼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