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英雄你好狠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咳咳咳……”

    “……”

    “咳咳咳……”人还没走到房门口,小离就听见剧烈咳嗽声,每咳一声,她的心就跟著紧揪。

    他的身体不知何时才能真正调养好啊!咬咬唇,她推门进入,浓郁的药香迎面扑来。

    “公孙胤浩,你没事吧?”推开门,她探头询问。

    “我没事。”看见她,公孙胤浩眸光微暖。

    “咦?你在喝药?”相处这么久,这是她第一回见他拿起药碗。

    “嗯。”

    “也好,你肯按时服药就好。”见他将黑呼呼的药汁一口饮尽,小离捧著颊坐在他身边,一脸傻笑。

    见他服药,提悬的心多少安定下来,不然他单薄削瘦的身子总让她很不安,好像随时可能消逝。

    听百济堂老大夫说,黑玉莲是毒性猛烈的奇毒,中毒者就算大难不死,身子骨也极伤,要调养很久很久才会好转。

    调养很久很久也无所谓,只要他能好好活著就好。

    “你笑什么?”见她目不转睛看著自己,笑容甜美灿烂,公孙胤浩扬眉。

    初见时没有感觉,如今细看其实她的五官细致清秀,笑的时候有两朵甜甜的笑窝,十分讨喜可爱。

    就算颊边真有胎记又如何?他并不觉得丑陋啊!颇有江小离独有的特色。

    “有吗?我在笑吗?”小离紧张地坐直身,面色微红。

    真笨!她在做什么啊?!没事对著人家呵呵傻笑。

    不知道是否已决定接纳她的关系,她微窘发红的表情看在他眼里竟是莫名可爱,心微动,公孙胤浩倾身向她,漂亮凤眸瞬也不瞬地望人她的。

    有时他不禁好奇,她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爱恋自己?如此无怨无悔,如此让人想疼人心坎……“呃,公、公孙胤浩……”他俊颜靠得极近,她能看见他浓密长卷的眼睫及优美的唇瓣。

    他特有好闻的气息充斥鼻间,令她的心扑通扑通狂跳,她好怕自己剧烈的心跳会被听见。

    而事情就这样突然发生了。

    猝不及防间,小离感觉他的唇瓣轻轻刷过她的,温温软软的触感引来阵阵颤悸,她震惊地眨了眨明眸,一时间连该怎么呼吸都忘记了。

    刚刚……那是吻吗?公孙胤浩吻了她吗小离粉颊绋红,僵直的身躯像尊石像,她错愕无措地瞪著公孙胤浩,后者则是若无其事的起身,平静如常的俊颜像是什么也不曾发生。

    要不是嘴唇还残留苦涩的药味,她会以为方才那是自己的幻觉。公孙胤浩为什么吻她?为什么……轰一声,她的头顶冒烟了。

    “江小离。”见她迟迟回不了神,迟钝的反应让公孙胤浩扬起一抹愉悦的笑。

    这次的笑容跟往常不同,温柔之外还带有魅惑。

    “嗯?”小离愣愣回应,仍无法从公孙胤浩突如其来的吻中回神。

    “我越来越期待你实现承诺了。”原以为受到创伤的心不会再有温度,可是面对小离,他却有种想爱的欲望。

    或许现在只有一点点,但他相信经过时间催化,会变得很多很多……“啊……嗯。”没听懂他言下之意,还以为他是要她证明,小离用力点头。总觉得公孙胤浩变了,会对她笑、不再冷漠如冰,也不再吼著要她滚,和从前温柔和煦的他有几分相像。

    正因为他的改变,小离心里软软骚动,感觉自己对他越来越无法自拔。她甚至不敢想像,等到他们要分开的那一天,她会心痛难过到什么程度“我听二柱子说,你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领著小离匆匆走过前厅,慕容府管家第三回用狐疑的眼光瞧他。

    “是!我们打小就认识了。”小离的头垂得极低,躲避他的打量。

    “哦……江小离,你真的满十八了?”管家忍不住多看一眼他矮小的个头,总不太相信。

    怎么看都像十三、四岁的孩子。

    “下个月就要十九了。”

    “长得真小哪!和二柱子截然不同。”管家摇头,喃喃自语。

    “好端端的怎么想辞去花满楼的工作,来慕容府帮忙呢?”

    穿过弯弯曲曲的回廊,慕容府管家又问。

    “爷爷年纪大了。想多攒些银子让他过好日子,来慕容府工作两年,抵得上在花满楼五年,将来也好结婚生子。”早就想好说词,小离不慌不忙地答道。

    “原来是为了孝敬爷爷啊!这年头像你这样孝顺的人不多见啰!”管家频频点头,像是十分满意。“没错,若你肯努力做,多拿些赏银回家孝敬爷爷不是问题。”

    “还请管家多多照顾。”小离巴结笑道。

    “来慕容府没别的要求,只有勤快两个字。”管家回头瞟她一眼。“你先负责厨房工作,到时哪儿有缺我再调你去帮忙。”

    “多谢管家大人。”故作恭敬的小离九十度鞠躬弯腰,灿亮大眼里慧黠光芒闪烁。

    她会来慕容府当然经过反覆思量,要帮助公孙胤浩,最快的方法就是进入慕容府,只要待在慕容府,一定可以打听到屠华的下落,到时再将消息传给公孙胤浩……虽然她不希望他手染血腥,但也明白他想要复仇的心情,或许他自己没有感觉,可她最近在他身上嗅到浓厚的血腥气息,或许有天他真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鬼吧小离眸心微阁,小手俏俏握拳。

    如果公孙胤浩真变成鬼,那么她也陪他到地狱走一遭吧“你听说过没有?关府整个被灭门呢!”同在厨房工作的美婢窃窃私语,虽然刻意压低音量,但仍一字不漏落人小离耳里。

    “有!我当然有听说,一个活口不留,一个个死状凄惨,整座关府都被鲜血染红了。”一起八卦的厨娘也显得神秘兮兮的。“这消息被主子封锁住,就怕府里人心惶惶,可大家早就心不安了。”

    “好像牵扯到两年前的滂……”

    “嘘!那四个字是禁忌,你想被赶出府啊?”厨娘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我跟你说,上头认为是‘鬼魅’做的,如今一直在书房讨论对策呢!”

    “看来咱们慕容府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当然,这是大事嘛!没看夜里巡逻多两倍吗?”

    “好恐怖喔!这样害我晚上都不敢睡。”

    “没办法,谁教‘鬼魅’武功高强又心狠手辣,只要落在他手里别想活命,连主子都忌惮三分。”

    哐啷!听到这里,小离手中的盘子不小心滑落桌上,引来她们两人警觉的一瞥。

    “嘘嘘……别说了。”厨娘推了美婢一把,话题结束。

    敛下眸,小离故作镇定,却掩藏不住微白的脸色。

    她们口中说的“鬼魅”应该就是公孙胤浩吧!她知道关一刀是谋害滂雪山庄的凶手之一,可关府被灭门是真的吗她无法想像公孙胤浩会如此残忍,连一个活口都不留,更担心再这样下去他会被仇恨给蒙蔽,仇恨像是两面刀,复仇的同时也会伤害自己。

    仿佛能感受到他复仇雪恨时的孤独不安,此刻小离再也无法做任何事,毅然放下手中碗盘,决定去找公孙胤浩。

    她要让他知道,他不是孤独一个人。

    送走头戴笠帽刻意掩饰身份的老人,公孙胤浩凤眸寒芒乍现,薄唇勾起一抹冷绝弧度。

    他本来不想再和这些昏昧无知的名门大老有所牵扯,所有恩怨私了,可当心中有了牵挂又不同了。为了小离,他试著寻找一种平衡的方法,别让自己双手染有太多鲜血。

    就当作为她,也为自己吧“公孙胤浩!”身后突然传来低喊,带著哽咽。

    “江小离?你一一”来不及问她为何伤心掉泪,她突然扑进他怀里,头上青帽随风飘落,披泄一头如缎青丝。

    “怎么了?你哭什么?”她的泪令他的心有丝慌乱。

    “我都知道,都听说了……你不用怕,你不会变成鬼,因为我会陪你到底!”小离紧紧抱住他劲瘦腰身。

    “你在胡说些什么?”他蹙眉。

    “关府的事。”小离抬起清秀小脸,泪眼蒙胧的。“你找关一刀报仇雪恨的事,我都知道了。”她两行清泪挂在颊边惹人心怜,公孙胤浩黑瞳倏缩。

    “虽然你做了残忍的事,但我知道你心里头一定也不好受,因为那不是真正的你,你是逼不得已才这么做。”

    “……”

    “放心,有我在你身边,你若杀气太重,我愿当你的剑鞘收敛你的魔性,我说过要陪你到底的。”小离用力地道。

    闭闭眸,她的字字句句落在他心版上,激起圈圈涟漪。她一语说中他的感觉,紧抱不放的动作温暖他内心冰冷的角落。

    “你不怕我吗?”舔舔唇,他干涩的问。

    私心里不希望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担心她会从此害怕恐惧自己,把他当成嗜血残杀的恶人。

    “不怕!”她摇头。不怕?!多么干脆简单的两个字,就这样轻而易举让他安了心。

    “小离……你怎么知道关府的事?”既然慕容府刻意压下风声,她从何得知“慕容府。”

    “慕容府?”

    “我一直没告诉你,是怕你不答应。”咬咬唇,小离从实招来。“其实我已经混进慕容府,我想这样应能帮上你的忙。”

    “混进慕容府?!江小离你当真不要命吗?”强忍下怒火,以免当场活活掐死她,公孙胤浩咬牙开口。

    “我不需要你这么做!”他不需要她深入虎穴,他只要她安然无恙的陪在身边。其余的,他可以自己完成。

    “可是我想要帮你,我若待在慕容府,要查探什么消息都方便。”小离坚持,这是她唯一可以帮他的地方。“更何况当初谋害滂雪山庄的凶手除了慕容畴还有屠华,我们迟迟不知道他的下落。我有预感,他一定会在慕容府出现。”

    “不管他是否在慕容家出现,我都不准你以身涉险!”她可以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他不能不在意!公孙胤浩面罩寒霜的警告。

    “可是一一”

    “没有可是!”公孙胤浩斩钉截铁截断她的话。“不准有意见!”好不容易才又找回一点点温暖,他绝不容许她出一点意外,不然……他又要一无所有了。

    公孙胤浩的大手下意识环抱住她娇小纤细的娇躯。

    从没想过看似温文尔雅的公孙胤浩竟会如此霸道,小离负气地咬住唇,紧贴在他坚硬厚实的胸膛,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心里泛起一丝丝的甜。他正抱著她呢!这样她是否能幻想他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的慕容府的书房里气氛沉重,四日相对的两人心思各异。

    “关府被灭门了,不留活口……关一刀的死法和徐酒如出一辙,脑袋不翼而飞。”看著眼前神情严峻的男人,慕容畴咬咬牙,“不用再怀疑,就是公孙胤浩没错,他没有死!”舒服的坐在太师椅上,屠华冷冷睇著慕容畴,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慕容畴,好歹你也是武林盟主,你的男子气概都到哪儿去了?”

    “先是徐酒、再来是关一刀,你不懂吗?接下来就是我们!”

    慕容畴微微提高声音。

    “慕容畴,你真那么怕公孙胤浩?”屠华皱眉,无法理解他为何如此恐惧。闻言,慕容畴表情挣扎,数度欲言又止,最后像泄了气的皮球,瞬间苍老好几岁。

    “是的,我很怕他,非常害怕。”他承认。

    在他眼里,公孙胤浩的武功无人能敌,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嫉妒,才会心生歹念要他非死不可。

    屠华不懂,因为他从没正面迎上公孙胤浩。他无法体会那种面对神人的恐惧。

    “既然帮过你一回,我不介意再帮你第二回,反正我跟公孙家的恩怨必须彻底有个了断,公孙家的人没死绝,我不会甘心。”屠华枯瘦如爪的手轻敲桌面。“慕容畴,你想办法找出公孙胤浩,我帮你解决他,杜绝后患。”

    “屠华……”

    “怎么?你不相信我的能力?”眯细眼眸,屠华沉怒挑眉。

    “……不!我当然信任你。”话没说明是怕伤了和气,在他心中已经不敢奢望还有谁能对付公孙胤浩。

    黑玉莲是天下奇毒啊不管是谁中了黑玉莲奇毒要存活几乎不可能,偏偏公孙胤浩还是活了下来,难道真如传言所说,他是鬼魅吗“我会想办法找出公孙胤浩。”敛下眸,慕容畴低语。

    “这阵子我都会留在城里龙来客栈,一有消息立刻派人通知我。”

    “龙来客栈?!”听见他的话,慕容畴愣住。“那不是一一”

    “我知道,那是徐酒死于非命的地方,怎么?你也怕鬼神之说?”屠华嘲笑。真厌恶他嘲弄的说话方式,慕容畴别开眼。

    “不!若有消息,我会派人通知你。”

    “是谁?”眼尖发现书房门外有个人影鬼鬼祟祟,屠华大喝出声,猛然拉开书房大门,房外空无一人。

    “啧!”屠华低咒一声,面目狰狞。

    “怎么了?”慕容畴尾随他身后。

    “你们慕容府里有奸细。”屠华冷冷说道。

    “不可能,用人都经过我亲自批准,不可能有奸细。”

    “方才有人在门外偷听是事实,我想跟公孙胤浩脱不了干系。”屠华阴沉回头。“你不是想找出公孙胤浩的下落?我想你已经有方向了。”

    “……”

    “彻底清查慕容府每个人的身家背景,公孙胤浩自然手到擒来,这样你也可以高枕无忧,继续安心当你的武林盟主。”

    屠华薄唇绽开冷笑。

    屠华!她找到屠华了!就说她能够帮得上忙,最后一个谋害滂雪山庄的凶手已经现身,就落脚在龙来客栈。

    小离很努力的跑,深怕再慢一些会被人发现,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正想将热腾腾第一手消息转告公孙胤浩,却赫然发现他不在房里。

    “人呢?”瞪著空无一人的房间,小离怔忡。最近公孙胤浩常找不到人,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跟同样保持神秘的人接洽,就像上回见到的那名刻意隐藏身份的老人。

    小离落寞的在床榻边坐下来,捧著颊望著窗外。

    公孙胤浩,拜托快些回来吧!她已经知道屠华在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