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英雄你好狠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邵管家,你快想想,府里最近是否有可疑的人?”

    端坐慕容府大厅之上,慕容畴疾言厉色问著神色紧张的管家。

    “回主子的话,府里没有可疑的人啊!”管家嗫嗫嚅嚅。

    “我一直遵照主子的吩咐,用人一律要经过身家调查,不会用来路不明的人。”

    “若是没有,为何府里会有奸细?”慕容畴怒问。

    “奸细?!”管家一听,吓得变了脸色。

    “亏我把慕容府交给你打理,结果你连府里来了奸细都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饭的?”慕容畴怒极。

    屠华就坐在堂下,管家一问三不知让他面子挂不住。

    “主子恕罪,小的……小的……”管家结结巴巴,实在不懂哪里出了问题“唉!你别急著骂人家,总得给他时间好好想一想。”屠华摆摆手,跳出来扮好人。“管家,你仔细想想,最近府里有没有生面孔啊?”

    他露出如毒蛇般冰冷歹毒的笑。

    “生面孔?”管家一脸茫然。

    “有没有新来的仆役或婢女,还是某个送货伙计换了人?”

    屠华有条理的问,慢慢抽丝剥茧。

    “送货的伙计都是熟面孔,除了小冬刚成亲请了几天假……”管家喃喃自语。

    “那喜酒我喝了、新娘子也瞧了,不会有问题,那只剩……”

    “只剩什么?”慕容畴没有耐性地问,脚下不断踩著拍子。

    “除了刚来厨房帮忙的江小离!”管家一击掌。“他这几天才进府里,个头小小,做事挺勤快俐落,左颊有个胎记……”

    闻言,屠华和慕容畴交换一个眼色,直觉就是他了。

    “不过他也是熟人介绍来的,不会有问题才对。”管家补充。

    “有没有问题,我们自有判断。”慕容畴冷冷打断他的话。

    “你知道江小离住在什么地方吗?”

    “知道,他就住在花满楼后面的南大街,就在……”

    “成了,你亲自带我走一趟吧!”屠华不耐烦地截断他的话,阴冷的三角眼杀气涌现。

    等了大半天,等到太阳下山了还是不见公孙胤浩的人影,小离咬著草梗,心里嘀嘀咕咕一路走回家。

    亏她有天大的消息要告诉他,结果却是白等,不知道他跑哪儿去了“爷爷,我回来了。”小离心情低落地推开门,迎面拂来的气息有些冷。“爷爷?”没听见该有的招呼声,她不确定的又喊一次。

    回应她的仍是一室冷寂,小离隐隐嗅到飘散空气中不对劲的气味。

    “爷爷?你没事吧?爷爷?”每次她一回到家,江爷爷总是热烈的招呼她,太过安静的房子让她感到十分不安。

    “爷爷?”小心翼翼掀开江爷爷房门的布帘,眼前情景让她全身寒毛竖立。

    “屠华,你做什么?快放开我爷爷!”看著江爷爷像没有生气的破布娃娃瘫软在床角,小离大喊。

    “咦?你知道我的名字?”好整以暇坐在床边的屠华挑了挑眉,微笑。“看来我没找错人嘛!你就是下午躲在书房门外偷听的臭小子。”

    “你有什么不满尽管冲著我来,挟持无反击能力的老人家算什么英雄好汉!”小离生气地说,真想冲过去跟他拚命。

    “呵呵!真有趣。”听见他的挑衅,屠华吃吃笑出声。“没想到你这傻小子有胆这么跟我说话,有趣……真的有趣。”

    “屠华,快放了我爷爷,不然我绝不放过你!”她激动握拳。

    “小子,你没资格眼我谈条件。”屠华一脚踩在江爷爷胸口,笑容更邪恶。“别忘了人在我手上,我才是有资格说话的人。”

    “你、你做什么!快拿开你的臭脚!不准你伤害我爷爷!”小离急红了眼眶。

    “要我拿开可以,你得先回答我,公孙胤浩在什么地方?”

    笑容一敛,屠华沉声问。

    “你、你说什么?”听见他问起公孙胤浩,小离有片刻失神,她别过头,“我不知道。”

    “小子,你不老实回答我,我就让这糟老头死在你面前。”

    “你一一”

    “我数到三,一……”

    “屠华,你这么做不怕天打雷劈吗?”

    “二……”

    “……”

    “三一一”话声方落,眼看屠华就要踩碎江爷爷的胸膛。

    小离连忙大喊出声,泪珠滚出眼眶。

    “我说、我说,但你得先放开爷爷。”她难过低语。

    “小子,别跟我讨价还价,别忘了,我才是主导的人。”屠华不悦地挑眉。

    “我爷爷年纪大了,禁不起折腾,杀了他对你也没有好处。”扬起满是水气的明眸,小离夷然不惧地回望他。“反正我也逃不掉,你怕什么?”

    屠华深深看他一眼,像是佩服他的勇气。

    “的确,你是逃不掉了,我就姑且放过这个老头子。”屠华慢慢收回脚,冷眼瞟她。“带我去找公孙胤浩,若敢骗我,你就死定了!最好别跟我玩什么把戏!”

    “剑在你手里,我哪敢玩什么把戏。”

    “你有自知之明最好,现在……你可以带我去找公孙胤浩了。”

    月黑风高,入夜后,滂雪山庄有种说不出的诡谲,狼嗥四起,鬼影幢幢。

    “臭小子,公孙胤浩真的在这里吗?”瞪著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屠华粗声问。

    “当然,这里是滂雪山庄,也是公孙胤浩以前住的地方,他不在这里会在哪儿?”强掩心中不安,小离故作镇定的说。

    带屠华到滂雪山庄只是缓兵之计,她当然不会告诉屠华公孙胤浩真正的住所,打算先引诱他到这里,再见机行事。

    “哼!你最好没骗我,要不我让你吃不完兜著走。”屠华冷冷警告,三角眼凌厉扫过断垣残壁。

    坏事做多了心里总会有鬼。想起当初在滂雪山庄杀害的无数条人命,如今三更半夜踏上这块土地,心里多少不太舒坦。

    “我不会骗你。”小离硬著头皮道。

    领著他走过一圈滂雪山庄,迟迟没见到人的屠华逐渐失去耐性,用力推了小离一把,害她扑跌在地。

    “小子,你说公孙胤浩在这里,我陪你逛了大半夜还没见到人,你不会在要本爷吧?”他目露凶光。

    “滂雪山庄这么大,我怎知道公孙胤浩到底在哪里?如果你嫌我动作慢,大可以自己去找!”粗糙石砾刮得她掌心沁血,小离气得吼回去。

    “臭小子,你在耍我吗?”屠华难掩怒气地抬脚重重踹他一脚。“快说公孙胤浩在哪里!不然有你好受的!”

    滂雪山庄诡异阴沉的氛围让他不舒服,开始烦躁起来。

    “我不知道!”咬紧牙,小离倔傲地道。

    “你不知道?!带我来这里后,你居然说你不知道?!”

    屠华暴怒地抓起他,眼眸阴狠眯细。

    “我就是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告诉你!你可以杀了我,我不怕!”小离明眸燃烧著熊熊火焰。

    “我看你是活腻了。”屠华咬牙切齿。“我告诉你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怎么死!”他反手赏她一个巴掌,把她甩偏了脸,唇角溢出血丝。

    “快说!”

    “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你一一”

    “屠华……你居然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都不放过?”幽幽说话声不知从哪里响起。

    “公孙胤浩?”听见清冷嗓音,屠华放开小离站起。“是你吗?公孙胤浩?”

    “不正是我吗?”夜风拂面,公孙胤浩轻灵的身影站在树梢,远远看去就像隐藏在夜色中的鬼。

    “公孙胤浩……”小离震惊地睁圆美眸,她只是存心引开屠华,没想到公孙胤浩真的在这里。

    “没想到两年前你居然能逃过一劫,你的命还真大!”屠华冷嗤。

    “并非我命大,而是注定你们逃不过制裁,”公孙胤浩凤眸扫过小离淌著血丝的嘴角,黑瞳倏缩,杀气涌现。

    他竟敢伤了她“公孙胤浩,慕容畴把你形容得像神人,他怕你,我可不怕。你快下来比试比试,好让本爷送你去见阎王。”屠华傲然道。

    “屠华,你会后悔自己说过的话。”薄唇勾起冷弧,公孙胤浩无声轻叹。

    “是吗?我一一咦?”谈话间,屠华只觉有抹黑影掠过眼前,公孙胤浩修长削瘦的身影静静站在离他不到一步之遥的距离。

    “屠华,你不该伤害小离!”冰冷的大掌落在他颈间,仿佛原本就在那里似的。“你这么做只是让我更有杀你的理由!”

    因恐惧睁圆的三角眼死瞪著公孙胤浩,屠华没想到自负如他,竟连他如何出手都没看清。

    他终于明白慕容畴为何会如此害怕公孙胤浩,因为他真的像鬼魅,难怪不惜重金买下黑玉莲,也务必要他的命。

    那天若是没有黑玉莲的毒性牵制公孙胤浩,他们夜袭旁雪山庄的计划不会成功。

    “你自己出现也好,省得浪费我的时间。”公孙胤浩眼睛眨也不眨的,收紧五指,勒断屠华的颈子。

    第一次看见他杀人,小离惊恐地捂住嘴,发不出声,泪水在眼眶里凝聚。

    好、好可怕。

    不知过了多久,天地间静得仿佛没有一丝声响,公孙胤浩仍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公孙胤浩,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小离忍痛爬起身,从背后紧紧抱住他,感觉他的体温好冷。

    好半晌,公孙胤浩终于慢慢回头看她,眼里的杀气尽退。

    “抱歉让你担心了。”将她搂人怀里,公孙胤浩低哑地道。

    “你知道吗?刚才的你好可怕。”

    “我知道……抱歉。”公孙胤浩闭闭眸。

    要不是小离,恐怕这回嗜血的欲望就会吞噬他的理智,再也回不来了。隐隐约约中,他听见她用坚定如铁的语气喊著绝不背弃他,硬把他的神智从虚无中拉了回来。

    没有小离,现在的他已不是他了吧“小离,谢谢你。”搂紧怀中纤细娇小的身子,公孙胤浩低语。

    幸好有她……更感谢上苍把小离赐给他,让他的心不会变成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