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娇妻的完美伪装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轻风迎面拂来,带着海洋特有的气味。

    孟宇瑶凝视眼前吉屋出租的红纸良久,心中盘算再三,终于咬咬牙,毅然决然一把撕下红纸。

    或许……就是这里了。

    “妈咪,人家脚脚酸。”安静乖乖站在她身旁好久,个头小小、眼睛圆亮亮的孟小贝嘟嘴撒娇,张开肥短的小手讨抱抱。

    “小贝脚酸吗?来,妈咪抱。”回过神,孟宇瑶粉唇漾开疼溺的笑,她俯身抱起小女娃,两张白皙秀致的脸庞如出一辙,都是典型的美人胚子。

    “妈咪,小贝肚子饿了。”一偎进妈咪怀里,孟小贝一双大眼睛眨呀眨,小脑袋旋即枕在她肩头。

    “小贝肚子饿,想吃什么?”

    “吃大汉堡跟薯条还要喝柳橙汁。”打个呵欠,软软童音已出现困意。

    “想吃大汉堡啊?这么贪心。”孟宇瑶轻她的鼻子,惹得孟小贝格格笑,绽出两个甜甜小酒窝。

    “小贝,我们住在这里好吗?”孟宇瑶轻声笑问,美眸边扫过眼前不算热闹却海洋气味十足的小镇。

    阳光耀眼,夹道两旁的椰子树迎风摇曳,仿希腊风蓝白色建筑,蜿蜒复古的红砖步道,现在虽显得有些冷清,等到观光时节,这里肯定又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吧!

    “这里?”

    “嗯,这里空气好,阳光充足,多晒太阳对妳的身体比较有帮助,这样妳就不会常常不舒服了。”她笑道。

    “好啊,跟妈咪在一起都好。”小贝撒娇地在她颈间磨蹭,像只可爱的小猫。

    一直以来,她和妈咪总搬来搬去的,一个地方住没多久又要换另一个地方,因为妈咪说要带她看遍美丽的世界。虽然搬家很辛苦,每每都得费力地把她的宝贝兔娃娃、虎娃娃塞进小背包里,背得她肩头好酸,但她从不喊累,因为只要有妈咪就好。

    小贝无心的一句话让孟宇瑶笑容微僵。

    两年前小小贝还不满三岁,在那样的年纪能记得多少事情?她甚至不能确定小贝对那夜的事是否还有印象?若是没有,小小年纪的她为何又会说出这样的话?

    小贝快五岁了,再过一、两年就要上小学,不能再带着她躲躲藏藏,得找个地方长久定居下来。这儿比不上城市的便利热闹,却感觉宁静舒服,除了观光时节外少有人烟,的确是她们母女藏身最佳的选择。

    这样……那家伙才不会找到她们。

    “妈咪,我们现在可以去吃大汉堡了吗?”揉着早饿扁的肚子,小贝的软哝声音拉回她远扬的思绪。

    “好,妈咪带妳去吃大汉堡。只有今天喔,明天开始要乖乖吃青菜和牛奶,才会长高高。”放下小贝,孟宇瑶拉起行李把手,对照红纸上的地址与旁边的门牌号码。

    “好!”听见妈咪答应带她去吃汉堡,小贝开心得连圆眼儿都笑了,“妈咪最好了。”

    “撒娇鬼。”孟宇瑶笑着低斥,满满的宠溺。

    虽然……虽然她看不见自己的未来究竟在哪里,也没有地方可回去了,但只要有小贝,再苦她都甘之如饴。

    无聊,真的很无聊哪!

    屋外阳光灿烂耀眼,再再暗示着初夏已经悄悄来临,想起再过一个多月,海滩上将充满性感的比基尼辣妹,多教人热血沸腾啊!偏偏身旁的男人不动如山,像老僧入定,乏味透顶。

    难道他没发现左手边窗口望出去天空蔚蓝无云,从右边窗口望出去碧海绿波荡漾?难得来到风光明媚的度假胜地,成天闷在屋里多无趣啊!

    “嘿!MAN,你记不记得观光街上的‘有一间’早餐店?最近来了一名氧气美女员工喔,你要不要去瞧瞧?”无聊到像条大虫扭来扭去的黄齐端开口问道。

    “……”

    “去看一下嘛,整天闷在屋子里都快闷坏了。”没听见对方响应,黄齐端一双黑黝黝毛茸茸的长脚干脆跨在矮桌上晃呀晃,不放弃怂恿。

    “……”

    “MAN,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呀?”黄齐端不是国外留学回来的ABC,偏爱学ABC的语气说话,超痞。

    黄齐端轻佻不羁又十足欠扁的声音在耳边喋喋不休,沾着彩墨的画笔在半空停住,画笔的主人青筋微跳,努力的忍耐着。

    在初夏恬静优雅且舒服宜人的早晨,就算不作画,静静坐下来喝杯卡布奇诺,尝块法式橙香水果蛋糕显得多么美好,当然前提是没有这只叽叽喳喳吵闹不休的八哥鸟,那张关不住的嘴巴,让他真想拿条绵绳把他的鸟嘴绑起来。

    “MAN,你不吃早餐也不行啊!不吃早餐就没有营养,没有营养手就会抖,手一抖,可是画不出什么好东西喔!”边说,黄齐端手还很欠扁的沾了点油彩在鼻前嗅了嗅。

    恶,好臭!

    他打从高中就认识这家伙了,掐头去尾算算也有超过十年的老交情,这家伙有什么绘画天分他会不知道?总归一句话,他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别想当画家或艺术家,瞧他在这儿坐了一个多小时了,瞧不出画布上画的到底是生物还是矿物。

    死了这条心吧!他天生不是这块料。

    被那双晃呀晃的毛茸茸臭脚丫搞得心浮气躁,什么灵感、什么感觉都跑光了,卫靖祎再好的修养也跑光光,额角青筋爆得更厉害。

    “阿祎,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咦?怀疑有小蚊子叮了他一口,黄齐端抓抓发痒的毛茸茸小腿。

    都不理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很像疯子耶!

    再也受不了这只东抓抓西抓抓的臭猴子,卫靖祎忍无可忍的扬起大手用力朝他的小腿啪下去。

    啪一声!清脆响亮。

    “哎哟,阿祎你干嘛?”完全没料到自己会被打,陈齐端疼得龇牙咧嘴。

    这家伙,是真的很用力拍他啊!

    “你一大早就跑来烦我,像只苍蝇嗡嗡嗡个没完,这句话该是我问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卫靖祎画画的好心情都给破坏殆尽,原本画布上的那抹蓝,看来看去总觉得缺少点什么,正有什么说不上的感觉冒出头,马上被这家伙吵得灵感消失无踪。

    他好不容易泉涌的灵感……

    越想越光火,卫靖祎黑眸瞇细,瞪他。

    平时斯文俊逸的脸庞乍看之下没啥杀伤力,但那双漂亮的眸子狠瞪起人来还挺恐怖的。

    “阿祎,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我是好心来陪你耶!”黄齐端抗议,装出一脸委屈。

    “没人请你来。”卫靖祎轻哼,悻悻然起身收画笔。

    不画了,什么心情都没了。

    “话不是这样说,这是我的私人别墅,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来这儿找你天经地义吧?”

    啰唆烦人的家伙,像八哥鸟、像臭猴子,更像打也打不死又嗡嗡叫的绿头苍蝇。

    “看来我不陪你去,你是不会死心了。”卫靖祎不是第一次领教他的磨功,非常缠人。

    “是啊,你不去会后悔的。”黄齐端还在揉着被拍肿的小腿,只见上头还留下五指掌印。

    “下个月就要当新郎的人,还这么不守本分。”卫靖祎冷眼睨他,对黄齐端追求美女的执着甘拜下风。

    “就是因为快要踏进婚姻的坟墓里,才得把握时间四处多看看,等安娜一回来,到时你求我去都不能去了。”黄齐端摇头叹气。

    他根本不懂他这种即将告别单身,既遗憾又惶恐还有无比无奈的心情……他不懂啦!

    再见了,路边的野花;再见了,全天下的美女们……他从此只能守着小家花直到老死了。

    “是不是我陪你去‘有一间’早餐店后,你就不会再烦我?”要出门,行!先把条件谈清楚。

    “说得这么无情,我们是好哥儿们,我真的从此不来找你,你会想我的。”黄齐端暧昧地朝他眨眨大眼。

    恶心至极!

    卫靖祎大手挡开他的脸,忍无可忍了。

    “我陪你去‘有一间’早餐店后,你不会再来烦我?”他不厌其烦的重申,谈判条件不变。

    “是是是,你陪我去一趟,我黄齐端心满意足,保证从此不会再来烦大师作画。”黄齐端搓着手,笑容谄媚。

    “黄齐端,这话是你说的……喂……”口说无凭尚未画押,卫靖祎还有但书没说,人已被黄齐端直接拉往门口,脚下绊到画架,整个人差点撞向门板。

    “你急什么?”他没好气。

    “急着看氧气美女啊!你以为这个荒凉小镇扣除神圣比基尼时节后,随时有美女可看啊?”黄齐端咧嘴大笑,一把推开大门,耀眼的金色阳光旋即洒进屋内。

    来到南方海洋观光胜地,老窝在屋子里怎么行?当然得出来走走啊!身为地主,他绝对不会放任好友闷在房子里不管的。

    不然他愧对好兄弟三个字!

    有一间早餐店。

    不起眼的老旧招牌被海风吹得摇摇晃晃,斗大字体泛黄模糊,瞧得出年代久远,浓郁的烤烧饼香气弥漫大街。

    照理说,方圆百里仅此一家的中式早餐店生意应该特好才对,加上早餐店老板娘陈奶奶手艺特好,纯手工研磨的豆浆香浓,大清早弥漫的烤烧饼香更惹得人口水直流。

    但奇怪的是,早餐店的生意却是冷冷清清的。

    原因是,陈奶奶越来越捉摸不定的坏脾气。

    自从老板三年前因病过世后,这间早餐店只剩年过七十的陈奶奶独自苦撑,虽然身边还跟着一名老实木讷的员工帮忙,但陈奶奶的个性开始变得古怪,不是三天两头关门休息,就是和上门的顾客吵架,有时生起气来甚至会拿起扫把将客人扫地出门,久而久之,上门的客人越来越少,生意一落千丈。

    其实街坊邻居心里也都明白老板的骤逝是陈奶奶性格转变的主因,毕竟从前陈奶奶每天待人都笑咪咪的,虽然没有孩子,但和过世的丈夫感情如胶似漆,无论到哪儿都是两人同行,清晨及黄昏的海边也常看见他们手牵手一起散步的身影。如今,老板走了,大街上只剩陈奶奶孤伶伶拎着菜篮的佝偻身影……

    不过那是从前,现在不同了,这间早餐店重新回复生气,因为多了名笑容甜美的年轻女子帮忙,不但生意变好,就连陈奶奶的脾气也跟着变温和了。至少,没再看见陈奶奶拿着扫把追人过街的恐怖景象……

    “早安,欢迎光临。”

    踏进早餐店的瞬间,如银铃般清脆甜美的嗓音旋即扬起,让人如沐春风通体舒畅。

    “早安啊!”黄齐端抬手说嗨。

    “里面还有两个座位,你们先坐,我马上拿菜单过去。”孟宇瑶利落地盛满三碗热豆浆,笑着招呼。

    “OK!”和身后的卫靖祎使个眼色,黄齐端大摇大摆挑个角落的位子坐下,俨然一副常客模样。

    “看来生意真的变好了。”若非黄齐端硬拖着他来,卫靖祎打死也不会再踏进这间早餐店一步,黑眸估量周围座位已坐满九成,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

    谁教他也曾经是被老板娘拿着扫把追赶的苦主之一……而且被追打的原因仅是因为蛋饼不加酱油只要辣椒酱,两次沟通无效,直接被扫地出门。

    “当然,现在流行微笑企业嘛!”抽出两双免洗筷,黄齐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微笑企业?”

    “你自己瞧,有名这么漂亮的氧气美女看店,光是来瞧瞧她的招牌笑容都值回票价,生意当然好啰!”黄齐端一脸赞叹,边摇头边嘿嘿笑。

    他这副德行要是被他的未婚妻安娜发现就死定了,卫靖祎送他大白眼一枚。

    不过这回让黄齐端赞不绝口的氧气美女的确让他惊艳,不同以往浓妆艳抹的花瓶辣妹,氧气美女只是素颜,简单梳个马尾,白皙秀致的五官依旧美丽出色,她的美,有种特别的古典气质,与她擦身而过的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我介绍的氧气美女不是盖的吧!真的不错喔!”黄齐端看着柜台后的孟宇瑶,洋洋得意。

    卫靖祎忍不住再送他两颗大白眼。

    是他错看吗?在她的笑容之下似乎藏着一抹几不可见的忧郁,彷佛表现出来的开朗只是表象,而她的气质也不像在早餐店工作的人,倒比较像……

    思绪停在这里打住,卫靖祎不禁暗笑自己无聊,跟着中了黄齐端的毒,也爱管起别人闲事。

    “早安,两位想点些什么?小笼包刚蒸好,皮薄馅多、肉鲜多汁,非常好吃喔,要先点一笼吗?”

    孟宇瑶动作迅速,转眼间帮其它三桌客人送完餐,她站在他们桌旁,手拿点餐单,灿灿笑容充满朝气。

    这笑容瞧起来忒地眼熟啊?卫靖祎不自觉瞇眸。

    “好啊!小笼包一笼,冰豆浆、原味蛋饼、烧饼油条先各来一份……阿祎,你要吃什么?”黄齐端朝他努努下巴。

    “好的。”孟宇瑶飞快地记下来。

    “热豆浆,烧饼油条。”卫靖祎随口道。

    上头忽地无声,卫靖祎敏锐感觉空气凝结住了。

    “有什么问题吗?”他有些狐疑地迎上孟宇瑶眨也不眨又灿亮过火的目光,那双灿亮亮的美眸正瞪住他,神情难辨。

    “……”没吭气,眸子主人继续瞪着他。

    卫靖祎被瞪得有些诡谲,他不是没有被女人盯住不放过,但他可以拿人头担保,绝对不是这种凶狠多过友善的目光。

    “小瑶?”见他俩视线在空中交缠就要迸出火光,黄齐端伸出大手在他们两人之间晃了晃,头顶满是问号。

    “……热豆浆、烧饼油条,知道了。”足足过了三秒,孟宇瑶才收回凶恶目光,甜美笑容倏地消失,快得教人措手不及。

    孟宇瑶甩头便走,乌亮长马尾在空中甩了个漂亮半弧,只差没有丢下一声冷哼。

    这……究竟是怎么了?!

    卫靖祎忍不住和黄齐端互看一眼,问号继续冒出来。

    “她讨厌我。”卫靖祎蹙眉,简单下了结论。

    这间早餐店和他天生不合吗?怎么每次进来都有人想拿扫把赶他出门。

    “怎么可能,小瑶不可能会讨厌你。”黄齐端干笑两声,坚决不信以招牌笑容闻名的氧气美女会对好友摆脸色,而且还是毫无理由。

    “肯定有误会,说不定是我们看错。”黄齐端一个人碎碎念,与其说是说给卫靖祎听,倒不如说是在告诉自己。

    抬眸瞟了黄齐端一眼,卫靖祎懒得跟他解释,他没有看错,方才她的眼神根本像是想拿菜刀把他剁成八块再丢下锅油炸!他确定从没见过她,而她强烈到难以隐藏的厌恶感从何而来?

    “您点的小笼汤包、原味蛋饼和热豆浆。”不久,孟宇瑶再次出现。她将食盘放在桌上,颊边微笑像朵初晨绽放的清丽白花,与黄齐端说话的轻柔语气果然让人以为方才的厌恶是错觉。

    不过,那只是以为……

    “热豆浆,烧饼油条。”转过头,换个人换个脸色。忽冷声线让空气凝结成冰,孟宇瑶美丽的脸庞不见笑容,瞧都不瞧卫靖祎一眼,放下食盘的强大力道让桌面狠狠震动两下,招来他桌好奇的目光。

    不用再猜了,她真的很讨厌他!

    “顾人怨”三个大字从天而降狠狠砸中卫靖祎,砸得他俊颜微青。虽然没有帅到当偶像的程度,但他这张脸皮也称得上是好看的,喜欢他的女人不在少数,这样第一眼就被人讨厌是生平第一次……

    亲眼目睹暴行的黄齐端大嘴张成O型,惊讶到无与伦比。他该说什么呢?其实也什么都不必再解释,因为小瑶的厌恶明明白白针对卫靖祎。

    “慢用。”孟宇瑶长马尾一甩,转身离开。

    摸摸端正帅气的下巴,卫靖祎无言以对,也想不透为何对谁都笑颜灿灿的氧气美女偏对他摆出晚娘脸孔?

    总而言之,打死他都不会再踏进这间与他八字不合的古怪早餐店!

    真的很像!很像……

    思绪纷乱的孟宇瑶快步穿过马路,回想起今早遇见的男人,苍白脸色泄漏她惶恐不安的心情,好不容易以为终于可以安定的生活,忽然又变得不安定起来。

    见到他的剎那间,她呼吸停止,心跳加速,脑中一片空白,以为阴魂不散的“那家伙”找到她们母女了。

    可是他们两人的相像方式又不同一般,有些吊诡,因为那种相似并非五官长相,而是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虽然眉宇间少了那家伙的自大暴戾,多了沉稳闲静,可是气息依旧如此相似!

    还是……搬离这里会比较安全?强烈的恐惧涌上心头,孟宇瑶再度思考起搬家这个问题。

    可是……要逃,又要逃到哪里才能真正安定?她没有答案。

    “妈咪!”猛地,软软的呼唤拉回她远扬的思绪。

    孟宇瑶回过神,大老远就瞧见胖手胖脚的小贝正努力迈开脚步朝她跑过来,摇摇晃晃像只可爱的小熊。

    小贝!

    看见宝贝女儿,孟宇瑶微带苦涩的笑容浮上唇边。

    不行,为了小贝,她得要更勇敢才行,不能有任何犹豫退缩,如果连她都怯懦,还有谁能保护小贝?

    为母则强。

    “小贝,妳不在托儿所等我,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如果迷路怎么办?”揉揉她柔软的黑发,孟宇瑶将所有的不安全感收进心底,给小贝灿烂笑颜。

    “我来接妈咪回家。”小贝两只小短手一张,撒娇地抱住孟宇瑶的大腿,彻底黏住。

    小撒娇鬼!

    孟宇瑶蹲身抱住小贝,彷佛力量重新回到四肢百骸,给她无比勇气。

    “孟小姐今天来得比平时晚,小贝一直嚷着要出来等妳。”托儿所老师小真其实一直跟在孟小贝身后,她笑着接话。

    “抱歉,今天店里忙,下班时间耽搁了。”孟宇瑶充满歉意。满脑子都是那家伙的事情,超过时间都不自觉。

    “没关系、没关系,孟小姐很辛苦,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小贝,难免分身乏术。”小真老师赶忙摇手,要她别介怀。“小贝今天很厉害喔!画了好漂亮的画,得了两枚好宝宝印章,说真的,我觉得小贝对画画很有天分,或许可以考虑往这方面培养看看喔!”

    听见小贝被称赞有绘画天分,孟宇瑶笑了笑。

    “真的吗?小贝画了好漂亮的画,回家妈咪也要看。”孟宇瑶捏捏小贝的小鼻尖,眼底满是骄傲。

    “好!”小贝用力点头。“回家画给妈咪看。”

    “那妳们快回家吧,小贝再见。”小真弯下腰跟小贝挥挥手。

    “小真老师再见。”小贝乖巧的挥手道别,还不忘送个临别飞吻。

    真的好可爱,又好有礼貌,小真很喜欢小贝这孩子。

    “啊!对了,孟小姐!”本欲离开的小真停下脚步,忽然想起很重要的事。

    “还有什么事吗?”

    “可能是我多心,但小贝今天有点不对劲,除了鼻塞外可能还有气喘,带去给医生检查一下比较好。”

    听见气喘两个字,孟宇瑶娇颜微白。小贝从小就是重度气喘宝宝,半夜抱着她跑急诊的次数不可计数,到现在仍无法根治。

    “我会带她去检查,小真老师,谢谢妳的提醒。”孟宇瑶冰凉的手不自觉更握紧小贝。

    “听园长说妳刚搬来这里,人生地不熟,我帮妳先找好小儿科的电话地址,妳先打电话过去确认看诊时间。黄医生有四十多年的诊疗经验,有任何问题妳都可以问他。”小真从怀里拿出诊所的名片。

    “谢谢。”孟宇瑶感动的收下名片,和小贝一直搬来搬去躲躲藏藏,来不及和街坊邻居熟悉又要离开,她都快忘记这世上还是有许多好心人的。

    这里果然是个好地方啊!

    房东陈奶奶不但只收她半价房租,还留她在店里帮忙并另外给薪,还有热心帮忙照顾小贝的小真老师等等……

    人生换个角度看,其实还是很美丽。

    “我回托儿所了,我也要准备下班啰!”小真笑咪咪的与她们母女挥手道别,转身朝另一头离开。

    “妈咪,我喜欢小真老师。”望着小真的背影,小贝仰头拉拉她的手,讨抱抱。

    “妈咪也很喜欢小真老师呀!”把诊所名片放入口袋,孟宇瑶笑着一把抱起小贝,决定晚一点就打电话询问看诊时间。

    “那妈咪,我们就一直住在这里好不好?”小孩子的思想很单纯,觉得一直住下去,就能一直和小真老师在一起。

    小贝的童言童语又勾起她心中的不安。孟宇瑶轻啄了下小贝粉QQ的面颊,难以言喻的复杂眸光闪过眼底。

    “小贝,妈咪也很希望能一直住在这里……”她轻语,眸光微黯,明白这些年搬家的日子让小贝受苦了。

    只是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啊!

    又是他?!

    又是她?!

    站在结帐柜台前,同样的念头闪过卫靖祎和孟宇瑶脑海中,两人大眼瞪着小眼僵立当场。

    说真的,这个只有在观光时节才勉强称得上热闹两字的小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他们就这么不经意的遇上了!而且就在他借住的别墅转角的便利商店!

    千万别跟他说这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他不觉得和眼前这女人有啥缘分可言,更没忘记她是如何“特别”对待他,害他成为笑柄,被黄齐端足足笑了两天。

    “49元,谢谢。”彷佛停顿一辈子那么久,孟宇瑶终于开口,还是同样面无表情加冰死人的声音。

    卫靖祎闷闷掏钱付帐,要不是懒得开车出去觅食,他也不会来便利商店买东西。早知道就多走十分钟的路到别的地方买早餐,就不会一大清早六点多遇上晚娘女。被一个陌生女人毫无理由的厌恶,让他心里很闷,他好想问清楚她到底看他哪一点不顺眼?

    想归想,卫靖祎当然没付诸行动。付了帐,拿起面包鲜奶,冷不防被孟宇瑶眼下明显的黑影吸引了目光。

    原以为熬夜画画的自己气色已经差到极点,没想到这女人更猛,像整整一星期都没睡觉,眼下的黑眼圈恐怕连动物园里的熊猫都甘拜下风!

    “小瑶,麻烦妳帮我把这些饮料上架,谢谢。”正在小房间里算帐的店长小胖打开一道门缝,交代完话后又砰一声关上了。

    原来晚娘女叫小瑶啊!听见她的名字,卫靖祎不自觉的留了心。

    “好。”

    孟宇瑶完全把他当成透明人,反正店长不在场,连谢谢光临四个字都懒得跟他说,径自转身搬饮料箱,明摆着要他自动自发离开省得让她碍眼。

    卫靖祎暗暗自嘲大清早就碰到晚娘女的“好运”,长腿迈向玻璃大门。

    走就走,他也不想多留-

    咚咚……

    身后传来奇怪的声响,卫靖祎不用回头也猜得出发生什么事,爱摆脸色的晚娘女两只纤瘦的手臂哪搬得动沉重的饮料箱?但他不想理会,长腿继续往外走。

    他自认不是那种古道热肠的好心人,既然晚娘女讨厌他,他也犯不着拿热脸孔去贴冷屁股,自讨没趣-

    咚咚……咚咚……咚咚……

    眼看冷藏柜架上的饮料一个没放稳,瞬间像全倒的骨牌一个接一个从上头滚下来,连续半个月来都只睡四小时的孟宇瑶两眼花花,眼看抢救不及,索性抱头闭眼蹲身,认命接受被饮料狂砸的命运。

    谁知等了数秒,孟宇瑶迟钝地发现没有东西掉下来,她居然平安无事。

    她惊讶地睁眸,不期然看见一只大手挡住如骨牌倒下的盒装饮料,目光再慢慢右移,落在卫靖祎脸上。

    是他!

    “妳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如果受伤了怎么办?搬不动就该找人帮忙,妳家店长小胖不是身材高大体重破百吗?”

    责备的话像连珠炮般从他嘴里冒出来,不过请原谅他的语气不好,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干嘛冲过来救她,多此一举!

    “……”

    正如卫靖祎所料,孟宇瑶只是咬唇不吭声。

    也对,早猜到人家不领情,是自己多管闲事,还冀望什么?

    一股无名火忽冒心头,卫靖祎一时半刻分不清究竟是气她还是气自己?他恼怒地帮她把倾倒的盒装饮料一一排好,最后干脆连箱子里的饮料一块儿补充,他不是滥好人喔!只是以免自己走远后又发生意外。

    堂堂跨国知名大卖场的CEO居然在便利商店里排饮料,要是传出去肯定笑掉人家的大牙。算了,帮都帮了,还计较帮多帮少?!

    “我……不要任何人帮忙。”

    忽地,细若蚊蚋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卫靖祎清楚听见了,他皱眉瞪她,俊颜难得面露凶相,她这句话摆明火上加油。

    “每个人都会有需要他人帮忙的时候!”他瞇眼,一字一语从好看的薄唇迸出来。

    “那是别人,我不需要!”蹙起细眉,孟宇瑶美丽的脸庞浮现一抹不容错看的倔强。

    “不需要?!妳是不需要我帮忙,还是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都不需要!”

    真是固执的脑袋!方才该放任她让饮料瓶敲几下,看会不会敲醒一点?卫靖祎怒上心头,冷嗤。

    “晚娘女,要不是我在这里,妳早就被这些饮料砸得满头包了!妳可以不领我的情,但不能抹灭事实!”

    生气耶!他多久没有如此强烈的情绪了?就连在美国拓展分公司业务受挫时都能保持心平气和,今天拜晚娘女之赐,他真的动怒了。

    晚娘……晚娘女!他居然这样叫她!真是太过分了!

    谁出手帮她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是他?她可以靠自己的,这些年她不就熬过来了,一个人把小贝拉拔大,也没靠任何人帮忙啊!

    “我不要任何人的帮忙。”被他气得泪涌进眼眶,孟宇瑶懊恼地重申。她猛然一把推开他想起身,不料晕眩感又袭来……

    “小心!”卫靖祎眼捷手快地握住她的细腕,将她拉向自己怀里,免得她才躲过被饮料砸伤的惨剧,却昏倒在零食架摔得鼻青脸肿!

    孟宇瑶被拉进他怀里的瞬间,发丝香气掠过他鼻尖,惹得他一阵心思浮动;然而,她那细瘦的腕骨以及几乎没有重量的娇躯教他愣住。

    老天!这女人除了没睡觉外还有没有按时吃饭啊?方才的不悦全数消失在震惊里。

    “小瑶!发生什么事?不是补充饮料架吗?怎么外头这么吵?”店长小胖后知后觉的发现事情不太对劲,走了出来。

    只见他一脸讶异的瞪着将已经昏厥过去的孟宇瑶抱着的卫靖祎。

    “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