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娇妻的完美伪装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卫家老奶奶要见她。

    小贝今天穿得特别可爱,粉红色的洋装,粉红色的小鞋,看起来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小公主,孟宇瑶牵着她走过长廊,心中忐忑不安。

    别怕!奶奶一定会喜欢你和小贝的。卫靖祎的沉稳嗓音在耳边回荡。

    去见奶奶,一切都会迎刃而解,我会在外面等你。

    如果奶奶还是不喜欢我们呢?记得临出门前,她如此问他。

    那就一起卖豆浆吧!反正无论如何,我们祸福与共!他不在乎的说着,还不忘在她的粉唇偷香。

    是吗?祸福与共,那她的确没什么好担心了,只是他那双漂亮白皙的大手能揉面团吗?孟宇瑶忍不住想,唇瓣漾开淡淡的笑。

    “贱女人,你还真有脸来!”

    冷不防,粗鲁的咒骂声自前方响起,孟宇瑶闻声抬头,不期然见到卫铭冲站在眼前。他未打领带,衬衫开了几颗扣子,下巴冒出青鬓,从没见过他如此狼狈的模样。

    孟宇瑶吓一跳,停下步伐。

    对了,这里是卫氏企业,他当然会在这里。

    “卫奶奶要见我。”下意识将小贝拉至身后,孟宇瑶扬高小巧下巴,答道。

    “我当然知道奶奶要见你,因为卫靖祎为了你使的手段嘛!”卫铭冲咬牙切齿,眼泛红光。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孟宇瑶别过头,只担心他的粗暴言语会吓到小贝。

    “哼!他为了你不惜提出离开卫家的要求,奶奶能不见你吗?”卫铭冲不屑地啐了一口,仿佛她是以色诱人的狐狸精。

    卫靖祎要离开卫家?!孟宇瑶睁圆美眸。原来他半开玩笑的语气是说真的,他真的有最坏打算。

    “你不用假惺惺,装出一副吃惊的无辜样,这不就是你要的吗?进卫家大门当少奶奶!”

    “我不是这种人,不许你污蔑我!”孟宇瑶皱眉。

    “孟宇瑶,你以为跟着卫靖祎就能飞上枝头做凤凰?告诉你,奶奶不会答应让你这种女人进门的,你这辈子都别想!”卫铭冲口不择言的怒骂。

    孟宇瑶捂住小贝的耳朵,发现她已被吓坏了,大眼含泪,恐惧地看着卫铭冲。

    “卫先生,我还有约,请你让路。”不想做无谓的争执,孟宇瑶看都不看他一眼的说道。

    “装什么高贵,你真以为自己已是卫家少奶奶?告诉你,我———”

    “卫先生,你不能上来这里!”照顾卫奶奶多年的秘书兼管家凤姨久等不到孟宇瑶,正奇怪为何搭电梯上楼会耽搁这么久,出房门转个弯一看,见到满身酒气的卫铭冲在这儿堵人。

    她不悦地拧眉,不懂保安人员在做什么,怎么让他闯进来了。

    “凤姨,我———”见到凤姨,卫铭冲高张的气焰忽然消失无踪,他像只斗败的公鸡退了两步。

    “你已被逐出卫家,谁准你上来的?”凤姨冷冷的问。

    闻言,孟宇瑶恍然大悟,难怪他一副恨她入骨的模样,原来真正被赶出卫家的人是他。

    卫铭冲所欠你的一切,他会付出代价。卫靖祎那夜的话蓦地跳进她脑海。

    因为他的缘故,她被逐出家门,所以他要卫铭冲得到同样的报应吗?

    “凤姨,我要见奶奶,事实不是卫靖祎说的那样,那小子陷害我!你让我见奶奶,让我跟她解释。”卫铭冲苦苦哀求。

    “我昨天帮你问过夫人了,她不想见你。”凤姨不为所动。

    “可是———”

    “你该下楼了,还是要等保全上来把你请下去?”

    “凤姨,拜托,让我见奶奶,只要一分钟就好,让我有申辩的机会,一切都是卫靖祎那小子污蔑我。”他不能被逐出卫家,一旦被赶出去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卫铭冲,你收受贿赂的事实铁证如山,夫人亲自看过所有文件才做出决定,你至今非但不悔悟,反而指控别人陷害你,一点都不知悔改,夫人怎可能见你!”凤姨厉声反问。

    卫铭冲语塞,对于这名跟着卫奶奶撑起卫氏企业的奇女子,他惧怕更甚尊敬。

    “你快下去吧!别自讨苦吃。”凤姨冷睇他一眼,对孟宇瑶母女绽开友善的笑容。“孟小姐,麻烦这边请,别让夫人久等。”

    “谢谢。”握紧小贝的小手,孟宇瑶快步越过卫铭冲身侧。

    在她们从他面前走过的刹那,卫铭冲似乎想有动作,却被凤姨犀利的眸光震得不敢动。

    转过弯,长廊中间出现一扇偌大的桃花木门,凤姨先进去通报一声。须臾,她笑着出来。

    “孟小姐,夫人请你进去。”

    看着门后微微透出的灯光,孟宇瑶心跳如擂鼓,掌心冒汗。

    “妈咪,靖祎叔叔的奶奶在里面吗?”小贝仰头问。

    靖祎叔叔昨天晚上说故事哄她睡觉前有交代,见到奶奶要向她撒娇,因为卫奶奶最喜欢爱撒娇的小孩。

    “嗯,奶奶在里面。”她笑,和凤姨互看一眼。

    小贝点点头,像只不怕生的小兔子蹦蹦跳跳冲进房内,一声软软娇唤瞬间融尽千年寒冰。

    “卫奶奶好!我是小贝……”

    卫林淑芳不怒而威地端坐单人沙发椅上,拿起茶杯啜了一口,万万没料到冲进房门的竟会是如此甜美可人的小娃娃。

    小贝有礼貌地鞠躬,圆圆的笑脸好可爱。

    卫奶奶招手,要小贝走到跟前。“你过来,让卫奶奶好好瞧瞧你。”

    “卫奶奶。”小贝像只小猫挨过去,软软似棉花糖的小手握住她的。

    “卫奶奶。”孟宇瑶就站在门边,不卑不亢地打招呼。

    卫林淑芳眯眼打量她,鲜少有人见到她不害怕,由此看来孟宇瑶出身不凡,对她沉静镇定的态度加了几分。

    “靖祎非得要我见你一面不可。”只是轻拍着小贝的手,卫林淑芳也不叫孟宇瑶坐下,冷冷一哂。

    “谢谢卫奶奶。”她微微躬身。

    “你要来跟我解释什么吗?”她高傲扬眉。

    “我的一切想必卫奶奶都知道了。”孟宇瑶轻声道。

    “所以即使你未婚生女,也没打算向我解释什么?”卫林淑芳轻哼,不懂她的回答是傲慢还是太过谦卑。

    犹豫了下,孟宇瑶轻柔且斩钉截铁地道。“对于小贝,我只是勇于负责而已。”

    好一个勇于负责,不论对错,简洁的把过往交代。卫林淑芳眼角瞟向小贝,这孩子被教养得很好,完全不像缺乏父爱没自信的孩子,看来她很用心的在照顾女儿。

    “小贝,和阿姨到外面玩好吗?奶奶跟你妈咪有话要谈。”卫奶奶低头朝小贝和蔼笑道,接下来有些话儿童不宜。

    “好。”小贝乖巧的点点头,在孟宇瑶的眼神示意下,乖乖地和凤姨离开。

    待小贝走出房外,卫林淑芳指尖轻敲桌面,精芒内蕴的老眼瞬也不瞬地锁住孟宇瑶。

    “你爱靖祎吗?”卫林淑芳慢条斯理地端起茶杯。

    “爱。”毫不犹豫。

    “那么铭冲呢?你爱他吗?”她的问题直接,极具杀伤力,为的就是不想在卫家还上演藕断丝连的下三滥戏码。

    孟宇瑶娇躯微微一震,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疤又被撕开来,她早料到会有此一问,只是没想到如此直接。

    “在我发现他的为人之前,曾经爱过。”孟宇瑶轻吸一口气,照实答道。

    哼了哼,卫林淑芳对孟宇瑶不急着撇清关系的回答颇为满意,所谓负责就得先承认曾经所做过的一切,若急于否认算什么负责?!

    “那你可知道带着铭冲的孩子进卫家,对靖祎的杀伤力有多大?”卫林淑芳又问。

    卫林淑芳的提问再一次击中孟宇瑶的致使伤,她咬了咬牙。“我知道,我曾提出分……”

    “你爱靖祎哪一点?”淡淡截断她的话,整场对话的主导权都在卫林淑芳手里,没给她喘息的机会。

    “他……很好,非常完美。”眼前浮现总暖暖瞧她的漂亮黑眸,孟宇瑶喉头微紧,胸臆好热。

    “既然靖祎是那么完美的男人,你能爱他吗?又凭什么爱?”卫林淑芳面无表情地做最后一击。

    这不是残忍,是告诉她现实,倘若允她进了卫家门,紧接着面对的就是无穷无尽的批评与异样的眼光,她现在承受不住,以后也撑不下去。

    卫家的媳妇不好当,尤其她又带着一个孩子,还是同为卫家的孩子。

    “我是不值得他爱。”孟宇瑶冰凉的手在身侧紧握成拳,低语。“我没想到他是卫家人。”

    现在回想起来,她倒希望他是个落魄画家,而不是在商界呼风唤雨的卫家人,这样或许能单纯一点。

    也或许,能在一起了。

    孟宇瑶最细微的神情全纳入卫林淑芳的眼,她眯眼。瞧她的态度语气,仿佛靖祎是卫家人反倒让她无限遗憾。

    看来她真不是贪图卫家的财产。

    “卫奶奶,您的顾虑都没有错,我不怨你,带着小贝的我只会拖累靖祎,我……”心好痛,泪水就要夺眶而出,但她此刻不能哭,不能哭!她强逼自己平静地道:“我会离开靖祎的,用最快的速度且无声无息。”

    来见卫奶奶之前,她已做了最坏的打算。承蒙他的错爱,他的好,她会放在心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不会让他离开卫家,为了她屈就平淡的日子,他是天上的星,注定该发光发热,知道他曾经不惜放弃所有的爱过她,这样就够了。

    “你就这样离开?”卫林淑芳挑眉。

    “是的,奶奶请放心,我不会再见靖祎。”孟宇瑶语调虽轻却很坚决,不需要任何附带条件,也不讨任何东西。

    卫林淑芳深深看她,不语。

    不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得可怜兮兮,也并非激烈绝决的丢下狠话,只是静静地做出决定,她外柔内刚的态度像极记忆里的谁,总觉得很熟悉。啊……她想起来了,当年靖祎的母亲第一次在这间房里初见她时也是这个倔强模样。

    事隔三十年,竟又是类似的情景,回想起早逝的独子和媳妇,卫家掌权的老人无声叹气。

    忽然明白靖祎为何笃定她会喜欢宇瑶了,这孩子的硬骨头不就挺像卫家人吗?他为她不惜离开卫家,她为他甘愿默默离开,两人倒是爱得浓烈啊!话说靖祎这孩子好不容易遇到一名能融化他冰墙的对象,她若把人赶跑,连她都会怨自己了。

    可是这事情没这么容易解决,得需要时间啊~~

    “谁说你得走?”淡淡地,卫林淑芳开口。

    “卫奶奶的意思是———”情势转得太快,孟宇瑶不明白卫奶奶的真正想法,她不是希望她离开吗?

    “就这样逼你走,岂不显得我冷酷不近人情,这种棒打鸳鸯的事做多了会遭天谴。”卫林淑芳目光灼灼。

    “卫奶奶?”她的言下之意,是答应她和靖祎在一起?孟宇瑶无法置信。

    “我刚才所问的一切,都是你跟靖祎在一起后所会面对的问题,卫家不比寻常人家,你能承受一切考验吗?”

    “卫奶奶,我能否承受并不重要,但我不想因此害了靖祎。”

    事到如今还在替靖祎着想呀!她真开始喜欢这孩子了。

    “靖祎若不行,就不会要我见你了,这孩子什么事都想得周全。”卫林淑芳直勾勾地望入她的眼,像要看穿她的灵魂。“你呢?你可以吗?这事儿不能只看一边,要你们两个一同面对才行。”

    孟宇瑶用力点头。

    “若靖祎可以,我就可以。”她斩钉截铁地道。

    听见她的回答,卫林淑芳很满意。

    “行,那就这样办吧!不过你别高兴太早,我只是不反对,不代表答应……”卫林淑芳满意地说。

    “您不反对就是天大的恩惠,谢谢卫奶奶!”大出意外,孟宇瑶含泪道谢。

    她还以为……以为……原来卫奶奶也是刀子口豆腐心。

    卫林淑芳又是哼了哼,唇角扬了抹淡到几乎看不见的弧度。嘴巴说不受威胁,其实心里还是舍不得孙子。

    人老啦!历经太多风风雨雨,对很多事情已不再那么坚持,能见到他们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两年后

    和煦阳光铺了一地金黄,风吹来带着些许初夏气味,孟宇瑶站在这间独栋洋房前已经十分钟了,她来回踱步,犹豫许久,终于鼓起勇气按下熟悉的门铃。

    “哪位?”一分钟后,沙哑的女音传来。

    听到这久违的声音,刹那间眼泪全冲进眼眶里,她捂住唇,久久不能自己。

    “找哪位?有人吗?”听不见有人回应,沙哑女音又问。

    “……妈。”她忍着哽咽轻喊,颤抖的声音不像自己的。

    门铃那头沉默了。

    “妈,是我,我是宇瑶。”她急切地低喊。“开门好吗?我好久没见到你和爸了!”

    “……”

    “妈,拜托您开门,我———”

    “你找错人了,我们不认识你,你走吧!”喀一声,门铃那头挂了声息。

    “妈?妈?”虽然早了解他们固执的性格!但他们的无情还是再度伤了她的心,难道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就不能尽释前嫌原谅她吗?

    就连一面,也不愿见。

    轻抚着已斑驳的门铃,孟宇瑶泪盈于眶,她没再强求,知道就算站在这里一天一夜也不会有所改变……

    因为,她曾经这样等过。

    “爸妈还是不肯见你吗?”街的另一头,卫靖祎抱着胖嘟嘟的小男婴缓缓走来,他拨开她的刘海,瞧见她的泪。

    摇摇头,她靠向他胸口,两行清泪无声滑落。

    “别哭,这次不见你,我们下次再来……今年不见你,明年继续坚持,他们迟早会见你的。”卫靖祎轻拍她的肩,低语。

    “嗯。”她幽幽点头。

    “小宝最近似乎太胖了些,我抱得手都疼了。”卫靖祎微笑,故意转开话题,抹去她颊边的泪。

    孟宇瑶踮起脚尖看看刚满月的儿子,心中涌进无限力量。

    是呀!今年不见,明年再来,爸妈尽迟早会被她打动的。

    “走吧!”卫靖祎牵起她的手,状似不经意的道:“奶奶来接你了。”

    “奶奶?”听见卫奶奶,孟宇瑶小小吃了一惊。

    “吃早餐时,凤姨不经意提起你要来见爸妈的事,她嘴里不说,其实心里担忧的很,特地请凤姨开车载她过来看看情形。”卫靖祎垂眸看她,眸光暖暖。“还有,陈奶奶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要上来看看你和小贝。”

    握紧他的手,孟宇瑶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他暗示她,就算亲生爸妈不接纳她,还有许多人关心她、陪伴她,有他、有小贝、还有小宝,还有疼她在心里的卫奶奶、陈奶奶,她一点都不寂寞啊!

    孟宇瑶扬睫睇向街道另一头,天好蓝、云好白,灿金色阳光下,奶奶的座车不就在那里吗?

    车窗里,卫奶奶一见到她,严厉脸部线条立刻柔化,笑看她,孟宇瑶见状,胸口涨得满满,破涕为笑,飞奔过街……

    其实她已经拥有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