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娇妻的完美伪装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咪~~”

    “嗯?”听见小贝软软的童音传来,正在厨房里忙着煲汤的孟宇瑶应声。

    “妈咪,我们的热水什么时候可以修好?刚刚洗澡的时候水好烫喔!”

    “就快了,妈咪有打电话,陈奶奶说负责修理的人马上就到喽!”

    “好。”

    孟宇瑶才刚回答小贝的问题,门铃声旋即响起,嘴边还念着现在的水电工真有效率,不到半小时就到府服务,然而,不期然出现眼前的却是她万万想不到的人。

    “请问这里是……”还在对门牌号码的卫靖祎话到一半吞回肚里。

    “看来报修水电会出现的人是你不是我,”见到他,孟宇瑶眸底慧黠光芒闪动,双手盘胸靠在门边,学他的动作学得十足十。“想通不当画家,决定改行当水电工了?”

    居然变成笑柄了,还是死对头的笑柄。

    “非得把我的话原封不动还给我……”女人果然很小心眼。本来不甘心不愿被叫来修热水卫靖祎看见孟宇瑶,闷到谷底的心情忽地上扬,连自己也不解为什么。

    所以,他喜欢见到她吗?

    “不瞒你说,我自己也想不到会有当水电工的一天。”遇到陈奶奶真是有理说不清,明明她要找的人是黄齐端,接电话的人是他,结果——

    来修水电的人也变成是他。

    “说吧!哪里需要帮忙?”卫靖祎一脸无奈扬高手中工具箱。

    “有问题的水龙头在浴室,水温一直有问题。”唇瓣扬了抹笑弧,孟宇瑶侧身让他进屋。

    不知怎地,瞧见雅痞贵公子气息的卫靖祎提着工具箱,她就是莫名想笑,想起电影里史瑞克穿宫廷服的模样。

    话说回来,他这辈子除了画笔,有拿过螺丝起子吗?能分得出活动扳手跟老虎钳的差别?

    她掩唇偷笑的模样卫靖祎看见了,他挑挑俊眉。

    怎么?见他当水电工真这么开心?不过这是他第一次见她笑,一扫眉宇间那抹忧郁,来这一趟总算是有些代价。

    和陈奶奶相处了,孟宇瑶太了解陈奶奶强人所难的本事,也能理解卫靖祎答应过来修热水的无奈。

    “丑话说在前头,我不保证一定能修好。”

    “我想也是。”孟宇瑶很不给面子的马上点头附和。

    “你——”这女人还真是不给面子啊!

    望着他,孟宇瑶眼底有淘气的光芒闪烁。

    卫靖祎还想接话,却眼尖瞧见孟宇瑶腿边冒出一颗可爱的小脑袋,一双大圆圆大眼眼睛好亮。

    “妈咪,你笑得好开心喔!”好奇宝宝小贝立刻凑过来,看见门边帅帅的叔叔,拉拉妈妈的手问:“妈咪,他是来修热水的叔叔吗?”

    妈咪?!

    听见小女孩唤孟宇瑶妈咪,卫靖祎错愕当场。打从认识孟宇瑶开始,她就带给他一连串的惊叹号,就像今天一样。

    孟宇瑶摸摸小贝柔软的发,迎上他疑惑的眼神。“她是我的女儿孟心贝,大家都叫她小贝……”

    卫靖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弯身朝小贝伸手。

    “你好,我是卫靖祎叔叔。”他黑眸含笑。“心贝、心贝,这名字是不是代表你是妈咪的心肝宝贝?”

    孟宇瑶才二十多岁的年纪,一个单身女子带着女儿,不必问也猜得出背后肯定有个不愉快的故事,而他不是个会探人隐私的人。

    “靖祎叔叔好。”小贝笑得好甜,绽出跟妈咪一模一样的笑窝,小手握住他的。

    “小贝真乖。”好有礼貌的小娃娃,比家族里那些骄傲的小少爷小公主们讨喜多了。

    孟宇瑶看着卫靖祎和小贝的互动,胸口微微发热。

    这些年来对她示好的男人不再少数,可当他们一发现她单身带着小女儿,看她的眼光就彻底变了,不是退避三舍,就是认为她品行有问题才会未婚生女,但卫靖祎不一样,他自然的态度让她好窝心。

    他是第一个不用异样眼光看她男人。

    “好可爱又有礼貌的娃娃,跟妈咪的坏脾气真是天壤之别。”卫靖祎第一眼就喜欢上小贝。不!应该说只要见过小贝的人,都会忍不住喜欢她的。

    他故意开着玩笑,不料却看见她怔怔对着他发愣。

    “怎么忽然发起呆来?”他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意外瞧见她微红的眼眶。“你哭了?!”

    哭了?!她哭了吗?!就算她真的哭了,也都是他害的!

    “我才没有哭!别站在门口,快进来修热水。”个性倔强的孟宇瑶死鸭子嘴硬,打死不承认。

    生下小贝后,她曾立誓不再轻易哭泣,谁知道在卫靖祎面前像中了爱哭咒,坚强的表象随时都可能破裂,动不动就想掉泪。

    在他面前,她似乎特别脆弱。

    “快进屋!”孟宇瑶没好气的低喊,径自拉着小贝转身进屋,唯有如此才能掩饰她的反常。“我的热水还等着你修!”

    “宇瑶啊!那天我去买菜的时候,碰巧遇到肖医师耶!”

    时过中午,来有一间早餐店用餐的客人渐渐少了,孟宇瑶整理店面时顺便补充桌上的免洗餐具,她听见陈奶奶如此说道。

    “哦?”孟宇瑶已经想不起肖医师的模样,约略记得是名斯文有礼貌的男人。

    “他有特别跟我问起你的情况喔!”坐在柜台后的陈奶奶边算钱边打量孟宇瑶的表情。

    “我?”孟宇瑶完全没多想,微笑。“陈奶奶,下次记得帮我谢谢医师,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

    “傻孩子,人家肖医师才不是问……”话到嘴边猛然顿住,陈奶奶硬把话吞回去。“宇瑶,你觉得肖医师人怎么样?”她换个方式问。

    “不错”。孟宇瑶犹豫了下,答道。事实上除了他亲切的态度之外,她实在挤不出其他印象。

    “我也觉得他不错,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连他爸都是我从小看大的,他们一家人都很好,明瀚既争气又懂事,这么好的孩子不多了。”

    连连点头附和,孟宇瑶回答有些漫不经心,因为她的注意力全被对街穿着花衬衫的修长背影给吸引过去。

    好像一个人……

    “明瀚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内向了点,见到喜欢的女孩子不敢表达,是个老实又可靠的男人。”陈奶奶继续暗示。“你一个女孩子带着小贝也挺辛苦的,如果有机会的话,要不要找个时间和明瀚喝咖啡,互相认识一下?”

    孟宇瑶根本没听见陈奶奶的话,她停下动作,眨也不眨地看着正在和商店老板讨价还价的修长背影。

    卫靖祎?!这种时候他来这里做什么?身上还穿着大红色扶桑花衬衫,完全不符合他雅痞贵公子的气息,就在她犹豫的瞬间,修长背影转过身,看清对方的长相,一阵失望涌上她的心头。

    原来不是他!

    “宇瑶?宇瑶?”陈奶奶见她迟迟没反应,走过来摇了摇她的手,终于把恍神的她唤回魂。

    “陈奶奶?”

    “怎么啦?对着门口发呆,你在等人?”亏她这个媒人说到口水都干了,结果人家根本没在听。陈奶奶皱眉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冷清的商店大街除了少数几名观光客外什么也没有。

    “没有。”孟宇瑶用力摇头。

    “没有?”陈奶奶不信地瞥她一眼,又往门外看。“还是你看见熟人?”

    “也不是……”陈奶奶一连串的问题让她难以回答。

    没有等人,也不是看见熟人,为啥整个人像失了魂?“那我刚说的话你有听到吗?”陈奶奶又问。

    “呃,我……”这个问题孟宇瑶更是结巴,不好意思说自己方才太入神,所以什么也没听见。

    不过,她怎么会以为对街那个男人是卫靖祎?不是卫靖祎?她又在失望什么?!

    陈奶奶看见她的表情,不用再问也知道答案,她叹气。

    感情这种事喔!讲求缘分跟感觉,虽然她希望能把肖明瀚和孟宇瑶凑成一对,但这种事急不得,以免适得其反。

    “陈奶奶,你刚才跟我说什么?“孟宇瑶粉颊微热,尴尬的问。

    “也没什么事,随便闲聊而已。你快把东西收一收,等会儿不是还得去超市打工吗?”陈奶奶摆摆手,转身进厨房。

    “嗯,我把餐具铺好就行了。”孟宇瑶的眸光不自觉又落在对街。

    气温微热,沉闷的午后教人直想打瞌睡。

    黄齐端半撑着下巴,百般无赖地看着卫靖祎画布上用铅笔粗勒勾勒出的轮廓,眼皮都快粘起来了。

    “阿祎,这是人物像吗?”确定再这样看下去保证睡着,他起身伸个大大的懒腰。

    “嗯。“

    “是女人吗?“黄齐端走到卫靖祎身后,左瞧瞧右瞧瞧,看不出个所以然。

    这句话招来卫靖祎回头一瞪。

    黄齐端有些无趣的摸摸鼻子,问一下也不行啊!

    “你不是很忙吗?怎么三天两头就往我这儿跑?”黄齐端动不动就冒出来,他不禁怀疑他是否被医院扫地出门了。“你不是主治医生?会不会太清闲了一点?”他不烦,他都嫌烦。

    “话不能这么说,主治医生也有休息时间,总不能要我当二十四小时的工作机器,更何况你是我的好兄弟耶!八百年才回国一次,这回也不知道会待多久,多陪陪你也是应该的。”

    “你可以不用来陪我。”

    “真是无情。”黄齐端心灵受伤的嘀咕,但早已习惯他冷淡的对待,不屈不挠的想要引起他的注意,“阿祎,你相信感情吗?”

    卫靖祎回头,不解黄齐端为何突然冒出这个问题。

    “感情有很多种,爱情、友情、亲情,你相信它们吗?”其实他早想问了,只是直到今天才问出口。若阿祎相信人的感情,为什么会跟所有人隔出有如马里亚纳海沟般无法跨越的距离?

    “你相信吗?”卫靖祎反问。

    “我相信啊!”黄齐端毫不犹豫的回答。“阿祎相信吗?”

    相对于黄齐端回得爽快,卫靖祎足足犹豫了五秒才点头。“我相信。”

    既然相信为何却老跟人保持一段距离……这句话,黄齐端差点脱口而出,幸好他忍功一流,把它吞回肚里。

    “不过我更相信感情带来的杀伤力。”敛下黑眸,卫靖祎忽用几不可闻的音量续道。

    “什么?”他的音量近乎低喃,黄齐端没听清楚。

    “不、没什么。”卫靖祎摇头,话题到此打住。

    “所以阿祎也相信爱情喽?”

    “嗯哼。”

    “阿祎相信爱情,为何不见你对哪个女孩子特别留心?”阿祎外表斯文俊美,举手投足间有股慵懒贵公子气息,喜欢他的女孩子不再少数,但他从不特别对待谁。

    印象中阿祎的前女友就是受不了他的淡情才协议分手……不只,阿祎的前前女友,甚至前前前女友都因为同样的原因分手。

    “你何时对我的感情生活如此有兴趣了?”卫靖祎皱起眉头。

    “或许因为我就快要结婚了,希望好友也能得到幸福吧!”黄齐端再认真不过的回望他。虽然还有第二主要因素,因为他前女友也受邀出席婚礼,但还是由安娜通知他比较好。

    看着他坦然的表情,卫靖祎无声叹息。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齐端平时看起来不正经又不可靠,说出来的话倒是很窝心,对他这这位兄弟掏心掏费毫不保留。

    当初要不是他硬粘着他不放,他也不会有这位好朋友吧!其实他该感谢他的死粘不放。

    “嘴巴上天天嚷着快进入婚姻坟墓的人,终于肯承认结婚是很幸福的事实了。”卫靖祎笑了笑,眼神有些飘渺。“我不热衷,是因为没遇见真正让我动心的女人。”

    他在感情里向来出于被动的角色,别人给予,他接受,从不曾主动追求。若要说那几段感情出了什么问题,应该就是无法让他感动吧!

    “阿祎理想中的对象是什么样子?”

    闻言,卫靖祎垂下黑眸,浓密长睫掩去复杂难解的眸光,暗自嘲笑心中的矛盾。

    “一个能让我想倾尽所有的人。”

    他相爱的人,是让他愿意倾尽一切付出所有的人,可经历亲人骤逝的他,太小就体会人世无常,早上所爱的人笑着跟你亲吻道别,短短几个小时后却变成殡仪馆里的冷冰冰尸体,这样的创伤太痛太深刻,现在他宁愿和人保持一段距离,也不愿动感情。

    但和人保持一段距离的他又如何去爱?

    他的回答大出黄齐端意料之外,他原本以为会听见年龄、样貌或是个性之类的条件,而不是这种答案。

    “非常与众不同的条件。”黄齐端干笑回答。

    “的确。”卫靖祎不否认。

    “阿祎,当你有天遇到让你甘心放弃一切的对象时,你会告诉我吗?”黄齐端认真的问。

    他是真的看重卫靖祎,对他推心置腹。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出现一名让他不顾一切去爱的女人,卫靖祎朝他微笑。“我会告诉你”。

    大门被猛烈的撞开了,背门而立的男人神情冷肃,像块千年不化的寒冰,射向她和小贝的犀利眼神让她打从背脊泛凉。

    “把孩子交给我。”男人面无表情的开口。

    “不要。”

    “把孩子给我,别让我再说第二次。”男人沉声低斥,长腿逼近一步,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

    “绝不!”抱紧怀里的小小贝,她无惧他的恐吓,坚定如铁。

    “这是你自找的!”不接受任何拒绝的男人恼怒扬手,毫不留情地狠狠朝她的颊面甩下去……

    不要!

    孟宇瑶倏然从睡梦中惊醒,喘着气,一身冷汗淋漓。

    是梦。只是梦罢了,她压力太大才会梦到过去发生的事情,现在没事了,那家伙绝对不知道她们母女的下落。

    抹去额角的冷汗,孟宇瑶走进厨房倒杯冷开水,平复噩梦所带给她的震颤,经过小贝房里时,耳尖听见微弱不平稳的呼吸声。

    “小贝,你是不是不舒服?”孟宇瑶打开床头柜灯,将卷曲在床旁角落的小贝抱进怀里。

    “呼吸不舒服。”小贝眼泪汪汪地回答。

    确定不是自己错听,是小贝的气喘又发作了,偏偏上回去药房没买到小贝惯用的气管扩张器。

    “小贝乖,把外套穿好,妈咪带你去看医生。”

    强压下心头的忧虑,孟宇瑶强自笑着帮小贝穿衣服,一边动作迅速的套上T恤牛仔裤,等整理妥当,将钱包塞入口袋,一把抱起小贝,赫然想起凌晨三点多,诊所关门了,没有计程车、没有交通工具的她能带小贝去哪里求医?

    “妈咪,我好不舒服……咳咳……”小贝脸色苍白,呼吸发出咻咻声响,紧缩气管仿佛挤不进一丝空气。

    “别怕,妈咪带你去看医生,等等你就不会不舒服了,小贝要勇敢喔!”孟宇瑶硬挤出笑容给小贝打气,眼底蒙上忧虑。

    天色好黑,像被泼上一层厚厚的墨,寂静无声的大街上上空无一人。她该往哪儿走?能带小贝往哪儿走?唯一的熟人陈奶奶北上作客去了,站在大门口,孟宇瑶熟悉的无助感再次涌上心头。

    冷不防,一张好看的俊颜跳进她脑海。

    卫靖祎!

    想到还有他,孟宇瑶深夜里抱着小贝奔过两条大街,急急按下别墅的门铃。

    拜托!他一定要在!一定要!

    一分钟后,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见到卫靖祎的刹那间,孟宇瑶双腿一阵发软,心中悬着的大石落地,仿佛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看到曙光。

    “宇瑶?”他错愣,眸光飞快扫过她怀里的小贝。

    眼泪快夺眶而出,孟宇瑶冰凉的手紧抓住他时,一路冰进他心底,他直觉扶住她细瘦手臂,觉得她就快昏倒了。“抱歉在这种时候吵醒你,小贝气喘发作,能麻烦你载我们到最近的医院吗?”

    “靖祎叔叔……”小贝虚弱的喊,大眼泪水汪汪。

    “上车!”毫不犹豫的,卫靖祎回屋里拿来车钥匙,边取出手机按下快速键。这是他被某人强迫设下的,没想到真有用到的一天。

    “喂?”电话响了三声旋即有人接起,是医院专线。

    “齐端,帮我安排一间病房,现在就要,我十五分钟后到。”

    等宇瑶母女都上车后,大手方向盘半旋,熟练地倒车出库,黑色LEXUSj疾驶而出。

    “病房?你生病了?”接到他的电话,黄齐端错愕的问。

    “不是我,到时再跟你解释,”卫靖祎黑眸瞥向呼吸困难、偎在孟宇瑶怀里的小贝。“情况有点紧急,病房交给你了。”

    不等黄齐端回应,卫靖祎收线,轿车驱车开上交流道。

    飙车!阿祎这小子绝对飙车,从他住的别墅到市区医院少说要四十分钟车程,他居然十五分钟之内赶到,还包括在停车场停车上楼的时间。最重要的一点,阿祎开的是他的爱车,这一路不知被连拍几张超速罚单,他光想到就心痛含泪……

    “小贝乖,如果还不舒服就按这个钮,大哥哥就回来看你喽!”黄齐端笑着对躺在病床上的小贝说。“不要怕喔!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谢谢大哥哥。”经过紧急治疗后,小贝气喘的情况已经好许多,小脸恢复血色。

    “不客气。”黄齐端喜爱的偷捏她的脸颊。

    “大哥哥,嗯?”见黄齐端从病房内走出来,卫靖祎狭长的黑眸睨他,高深莫测。

    “怎么样?我就是想当大哥哥。”黄齐端轻哼。这是他的坚持,他还没有心理准备当“叔”字辈。

    “小贝的情况如何?她还好吗?”坐在椅子上的孟宇瑶急忙上前问道。

    “小贝已经稳定下来,没有大碍,住院多观察一天,没事的话就能回去了。”原来氧气美女有名这么可爱的小女儿,真是教人吃惊哪!不过黄齐端没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

    “什么原因导致气喘发作?”卫靖祎皱眉问。

    “这个嘛……很难说,或许碰巧有过敏,也可能是气候变化,也或许……”搓搓光洁的下巴,黄齐端偏头想道。

    “所以你找不出真正原因?”听了一堆不确定的因素,卫靖祎截断他的话,微微眯眸。

    “喂……你——”黄齐端一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接什么,他颤抖地指着他的鼻尖。

    “庸医!”

    来不及了,这两个字已然出口,恨得黄齐端牙痒痒。他就知道阿祎会这么说,他就知道!

    “气喘这毛病本来就说不准,有人年纪大点情况自然缓和,也有人一直没好转,也和遗传体质有关系,如果真要查出病因,得做更详细的检查。”黄齐

    端没好气地回答。

    臭阿祎,居然看扁他的专业。

    “齐端,谢谢你的帮忙。”孟宇瑶插入两人之间,没想到早餐店的忠实顾客黄齐端居然是这家医院的小儿科主治医生。

    “小事、小事。”氧气美女跟他道谢,黄齐端反而不好意思,他低头看看腕表。“时间差不多了,我还得去巡房,你们有事请护士CALL我。”别瞧他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子,他工作时是很认真的。

    黄齐端双手插入白袍口袋,大摇大摆地晃出两人的视线。

    等黄齐端一走,孟宇瑶对上卫靖祎的目光。

    “该不会又想谢我吧?”在她出声前,卫靖祎先开口,薄唇勾笑,暖暖的。

    记忆里,她总是不断跟他道谢。

    “我是该向你道谢,你帮我很大的忙。”孟宇瑶低下头,素手紧紧绞在一起,压抑胸口汹涌的情愫。“直嚷着说不需要人帮忙的我,欠最多人情的就是你。”

    当他今晚打开大门的刹那间,他仿佛看见威武天神托住她的天,解救了她。

    “我说过,没有人能一个人活着。”他不以为然,伸手拨去她额边微乱的发丝,没自觉这个动作有多亲密。

    “卫靖祎,你知道吗?其实你是一个好人。”孟宇瑶轻轻叹息。一个很温柔很体贴的好人。

    在这样下去,她害怕自己会依赖上他,等到他离开的那天,会变成可怕的想念。

    “我是好人吗?”听见她的称赞,卫靖祎动作僵住。

    好人!

    卫靖华曾说过他对人好,并非发自内心的好,什么才是发自内心的好,他困惑了。

    “别想太多,我纯粹想帮你而已。”心绪再度陷入矛盾,不愿宇瑶多心,卫靖祎淡然地笑,却怀疑他现在所做的,是否又是卫靖华所说的的表面?

    卫靖祎犹豫的瞬间,孟宇瑶敏锐地感觉到了,她不明白他为何质疑自己,他眸中的温暖不就说明一切吗?

    “靖祎?”

    “你不去看小贝吗?”眼看她就快碰触他的心,他不着痕迹的巧妙躲开。

    深深看了他一眼,孟宇瑶转身走进病房。“嗯。”

    隔着薄薄一扇门,两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各自拥有复杂难解的心绪。谁也没想到或许正因为各自都经历过情感创伤,两个矛盾的灵魂才会在无形之间彼此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