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娇妻的完美伪装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遇见卫靖祎,孟宇瑶思绪混乱一片,连最后如何离开蒂乐斯都忘了,再回神,车已停在家门口。

    “我们到家了。”萧明瀚的声音将她的神志一下子拉回现实。

    “妈咪,我先进去找陈奶奶!”车才停妥,小贝便像只小兔子蹦蹦跳跳地冲进屋里。

    “谢谢你今天载我们出去,我们玩得很开心。”孟宇瑶牵强笑着客套道谢,下车。

    “等等!”萧明瀚明明手快地先走一步拉开车门,阻止她离开,他目光灼灼的望住她。

    “萧医师?”

    “我知道你不给我机会的原因了,你喜欢的人是卫靖祎吧?”他苦笑。“我看得出来。”

    “你——”她讶异他的观察力。“……对不起。”好半晌,她轻语。

    “不需要跟我道歉,你从没瞒我什么,反而是我一直在为难你。”事到如今,再死缠烂打就要惹人厌了,何时该停止的自知之明他还有。“你们看起来很匹配,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言下之意,是问她为何没在一起吧?

    “我不知道。”她摇摇头,这个问题,她也曾自问不下数十次,答案,无解。

    “是他另有喜欢的人吗?”

    她摇摇头,还是无语。

    是一种不能说的原因而不能再一起吗?萧明瀚无声叹息。

    “我们还是朋友吧?”萧明瀚用力握住方向盘,送她一抹再真诚不过的笑容。

    深深看住他俊逸的脸庞,孟宇瑶回道:“我们一直是朋友。”只怪他们相识太晚,或许换个时间点,一切又会不一样了。

    或许,他们的缘分不够吧!

    “既然我们是朋友,你能否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帮我个忙?”萧明瀚收到她讶异的眸光,不免尴尬地笑笑。“抱歉,我好像不断有要求,你一定觉得我很啰嗦。”

    “千万别这么说,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孟宇瑶赶忙说道。

    他从车内抽屉抽出绑着粉红色丝带的喜帖,有些为难的回望她。“一星期后是齐端的婚礼,能让你当我的女伴吗?”

    齐端的婚礼?卫靖祎肯定也在。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礼,都怪齐端决定一定要携伴参加,我没有女伴一个人很突兀,所以……”

    “我陪你去吧!”孟宇瑶轻声截断他的话。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说好是普通朋友,还有什么不能见面的理由?

    “真的?”萧明瀚眼睛一亮,大喜过望。

    “真的。”

    “就这么说定了,我五点开车来接你。”

    “好。”她允诺。

    “太好了,多谢你帮我这个大忙……”萧明瀚轻吐一口气,仿佛用见最后一眼的浓烈眼神望她。“到时候见了。”

    “嗯,拜拜。”

    下了车,她目送萧明瀚开车离开,这个傻男人,就连放弃也不忍让她有罪恶感,其实他才真正值得一个比她更好的好女人。

    直到黑色轿车消失在路的尽头,孟宇瑶才若有所思的转身进屋,却没发现对街的榕树下躲着一名戴着渔夫帽,遮住大半五官的矮胖男子,此时他正拿着单眼相机对着她狂拍。

    偌大的办公室静得没有一丝声音,头戴渔夫帽身着卡其棉衫的男人站在总经理室门口,显得特别格格不入,他走来走去好奇地四处张望,惹来秘书的鄙夷瞪视。

    “伍先生,你可以进去了。”挂下内线电话,秘书起身为他推开桃心大门,不禁怀疑总经理怎会有这种等不上台面的访客?

    “嗨,卫先生。”跟上次唯唯诺诺的模样有天壤之别,小伍笑容满面地扬手打招呼。

    看见他,卫铭冲缓缓靠向椅背,十指交叠成塔,神色难测。

    “你找我有什么事?”

    “当然是有好消息才来找你,”小伍不等卫铭冲招呼径自在他对面坐下,从帆布包中取出牛皮纸袋。“不需要两个月,我现在就能回报你。”

    冷眸扫过桌上的牛皮纸袋,他没动。

    “这是什么?”

    “需要你再确认的资料……不过所谓的确认也只是个程序罢了,其实已经有结果。”小伍从中抽出数张照片推至他面前。“你先看看,她是否是你找的人?”

    前面数张照片一对在车内说话的年轻男女,后面几张则是坐在冰淇林店里的孟宇瑶及小贝……

    黑眸眯起,卫铭冲放下照片。

    “她们人在哪里?”

    “南方的海洋小镇,那里景色宜人风光明媚,现在正好进入观光时节,挺热闹的!”搓搓手,小伍说着闲话。

    卫铭冲冷冷睨他一眼,起身走向窗口。

    “帮我把她们带回来,妈妈不肯来就算了,小孩无论如何都得带回来,酬劳部分我不会亏待你的。”

    “卫先生,这可不行,恕我不能答应你。”小伍摇头拒绝。

    “卫先生,这跟酬劳无关,再多的钱我也五福消受,强行带走别人的女儿是犯罪,我可不想吃上官司。”以卫铭冲的薄情寡义,一旦出了事,他才不敢奢望他会出面解决,最保险的做法就是到此为止,把该给他的报酬给他。

    “意思是你不肯了?”

    “我是爱莫能助,不是不肯,卫先生,女儿是你的,唯一有权利带走小女孩的人也只有你了。”

    此话一出,立刻招来卫铭冲凌厉一瞥。

    “你别这么看我,我没有特别调查有关你的事,我只是依多年经验判断罢了。”那双阴冷的眼睛无论被瞪几次都感到毛骨悚然,小伍赶忙澄清立场。

    卫铭冲冷哼,似信非信,小伍摸摸鼻子也不再吭气。

    “你把他们母女的地址留下,可以走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卫铭冲终于再度开口。

    “呃,有关酬劳部分……”搓搓手,小伍小心翼翼的说。好不容易才找到她们母女,总不能叫他做白工吧?

    “别担心,我已交代秘书,金额就如当初你和我所协议,你直接跟她领支票,就说是我吩咐的。”

    “好好好,那我先走,不打搅卫先生了。”听到支票,小伍堆满笑,想也不想地立刻出去。

    这种阴晴不定的客户,能尽早结案最好,少有牵扯以保安全。

    “等等!”

    小伍人到门口,卫铭冲忽然叫住他。

    “卫先生还有呵吩咐?”小伍无声叹口气,悬着一颗心转身笑问。

    该不会反悔,酬劳想打折吧?

    “车内的男人跟她们母女什么关系?”转转小指上的尾戒,卫铭冲望着窗外问道。

    原来是问这个呀!小伍放下心中大石。

    “据我的探查,他们只是朋友。”小伍回答。

    “恩。”既然什么关系也不是,代表他不必把那男人放在心上了,卫铭冲颌首。

    “卫先生,呃……我走啦!”小伍挥手道再见。

    关门,离去。

    垂眸望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卫铭冲薄唇勾起一抹极冷的笑。

    他终于可以夺回女儿了。

    黄齐端与安娜的婚礼非常西化,和传统喜宴截然不同,他们选择在海边别墅举办,自助吧台上有现切牛排、鹅肝酱、焗烤羊小排等餐点,以及香槟美酒和足足七层高的粉红色华丽结婚蛋糕,供来宾尽情享用,而大厅中间还有个伴奏乐团及小舞池供宾客跳舞……

    难怪黄齐端会在请帖里特别注明携伴参加。

    “我向来不习惯参加这种聚会,”萧明瀚拉挺西装外套,举手投足都觉得别扭,他有些无奈地看着孟宇瑶。“你肯陪我来真是太好了。”

    “这是我的荣幸。”孟宇瑶朝他嫣然一笑,两个人把话说开当朋友的感觉果然比较自在,她接过侍者递来的香槟。“对了,还没谢谢你借我的礼服。”

    “你都舍命陪君子了,这点小事不算什么。”他从头到脚打量她一回,一脸惊艳赞叹。“你真的美极了。”他发自内心的称赞。

    一袭淡金色合身小礼服将她的雪肤衬托得更加白皙,勾勒出纤浓合度的好身材,胸前V字领口酥胸微露,性感得恰到好处,萧明瀚早注意到当宇瑶一踏入会场立刻成为在场男士的注目焦点,只是当事人不知不觉罢了。

    “谢谢。”萧明瀚的赞赏让孟宇瑶粉颊微红。

    “可惜你爱的人不是我。”他似真似假的叹息。

    闻言,孟宇瑶知道他语气里的玩笑成分居多,忍不住佯怒瞪他一眼,殊不知在旁人眼中这模样像极了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就在大厅另一头的人群里,有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正瞬也不瞬地看着他们.

    “我真的不明白,这样会比较好吗?把心爱的女人拱手让人,然后自己在那里难受,阿祎,你有自虐倾向。”冷不防,肩头环上一只大手,黄齐端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他拿着高脚酒杯,陪他一块儿看着巧笑倩兮的孟宇瑶。

    “你胡说什么。”卫靖祎皱眉,新郎官不去接受众宾客的祝贺,竟然跑来这里抬杠。

    “我不是说过了,咱俩是好兄弟,我幸福也希望兄弟幸福咩!”黄齐端朝他扬起酒杯示意。

    “我很好,不劳你烦心。”他淡道。

    “何必逞强?见小瑶跟萧明瀚在一块儿,你明明痛苦得要死吧!”黄齐端犀利无比的话会让人吐血。

    “你——”

    “算了,我不说了,你自个儿好好想一想,幸福要及时把握,错过无法追回。”黄齐端轻拍他的肩,而后速速离开闪人。

    人前脚才刚走,一张艳丽绝美的脸庞立刻占据卫靖祎的视线。

    “思筠?”

    “我是来道歉的。”执水晶酒杯的手指微翘,媚眸亮得诡异,此时的季思筠朝他逼近一步,“卫靖祎,其实那天那些话……我是故意跟你说的,因为我不想让你好过!”

    “事情过了就算了。”他不气她,也没啥好气,谁能说她说的不是事实?

    “我不要算了!”季思筠执拗,媚眸蒙起薄雾。“从以前就是这样,无论我做什么你都能原谅我,也毫无感觉,为何你就不能在意我多一些?”

    真正在意她的话,会因为她生气、难过、悲伤,而不是不痛不痒的。

    他从不在意她,不管现在或是从前,他越是平心静气,她越是恨得牙痒痒。

    “思筠……”

    “严格论起,我们交往的日子里你并没有对不起我,我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你应该要气我、骂我,甚至冷冷的不理我都好,为什么都无动于衷!”怒气上涌惹来一阵头晕反胃,季思筠逼问。

    第一次发现原来不生气也会惹来麻烦,卫靖祎无声叹气,对她的骄纵任性感到头大,明白没给她一个理由,她不会善罢甘休。

    “思筠,我并非不气你,而是——”后面的话不必说了,全在季思筠没预警地倒向他,吐他满身后宣告结束。

    “呕……呕……”季思筠极不舒服的扬起泪眸,尴尬歉疚地看着他。“对不起……”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察觉人群里似乎起了小骚动,萧明瀚疑惑的问。

    孟宇瑶没回答,只是怔怔看着人群某一点出神,冰凉的手不自觉地在胸口揪紧。

    “宇瑶,你没事吧?”瞧出她的不对劲,萧明瀚顺着她的目光望去,不禁轻讶了声。“卫靖祎?宇瑶,他应该没发现你来了,你快过去跟他打招呼。”

    “不用了,没有这个必要。”她摇摇头。

    “为什么?”萧明瀚凝视她苍白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

    “不为什么,只不过一直不明白的事,如今终于明白了。”心中盼盼念念的人,好不容易见着了面又如何?只是难堪的真相而已。

    “我不懂。”什么明白不明白的,听得他头都晕了。

    “靖祎拥在怀中的女人,是他的前女友……不,应该说现任女友才对。”从她的角度望去,正好看见紧搂住季思筠的卫靖祎,他蹙眉低语的神情显得多么在乎,心在淌血,最后一丝希望成空,她挤出比哭还难看的嘲弄笑容。

    虽然那夜灯光朦胧,她依然对季思筠出众的美丽留了心,难怪靖祎的态度前后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原来是旧情复燃。

    “宇瑶——”她泫然欲泣的模样令萧明瀚不舍。

    “抱歉,先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不想看他怜悯的目光,那会让她感到更难受,孟宇瑶脚跟一旋,翩然离开大厅。

    其实,她早该猜到的,靖祎的转变从前女友出现那一刻开始……

    其实,他大可以照实说,她不会怨他,毕竟感情不能强求。

    但他怎么能瞒她彻底?让她一边嘴硬说不在意,一边心底偷偷抱着最后一丝期望,以为过了风风雨雨后,他们仍可能走在一起?

    真的好傻,真的太死心眼了!

    夜风拂过,颊边一片湿凉,孟宇瑶直觉伸手去抚,才发现自己哭了。哭了吗?在倔强这么久以后,还是难过哭了吗?

    不期然身后响起玻璃门被拉开的声音,孟宇瑶胡乱擦去泪痕,暗恼有人打扰,转身欲走,却撞进一双如子夜般漆黑的眸。

    卫靖祎?!

    再见到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她甚至来不及收拾满心难过的情绪,就这么毫无遮掩的被他看见。

    海边别墅里,面海的象牙白小阳台,一扇紧闭的玻璃门隔绝厅内热闹喜悦的声音,这一头,除了远方忽远忽近传来的海潮声,静得几乎听得见彼此的呼吸。

    “宇瑶?”特意想找地方躲开吵闹人群的卫靖祎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她,他眸深难测,千万情绪在胸臆间翻搅。

    换下被季思筠吐脏的衬衫西装,他套上轻便的T恤,但依然不减帅气。

    他情不自禁的上前两步,就着月光,他瞧见她的泪。

    “你哭了?为什么?”每每看见她的泪,就像有只看不见的手掐紧他的心,他问:“萧明瀚欺负你?”

    那家伙,才警告他要善待宇瑶,不过几天的时光就惹她伤心!

    “才不是!”罪魁祸首分明是他!“跟他无关。”孟宇瑶别开脸。

    感情已经好到帮他说请的地步吗?

    眼下情况虽是自己一手促成,但卫靖祎完全没有成就感,只有一把利刃,一片片割下他的心肉。

    “我看见了,我应该要祝福你们。”僵持的气氛总得说些什么,孟宇瑶扯了下唇角,算是笑。

    “祝福我们?”对她突如其来的祝福,卫靖祎无法意会。

    “你和你的前女友,恭喜你们旧情复燃。”她不知道这句话说出去是否微带酸意,但她已尽力用最轻描淡写的语气说道。

    旧情复燃?!她是这样想他的吗?以为他和季思筠破镜重圆,所以放弃她吗?这样可笑的想法,会不会太贬低他了?

    即便真相不如她所想,卫靖祎不做解释,怎么想他都好,只要尽早断了情思牵绊,她能幸福就好。

    他沉默不语,孟宇瑶就当他默认,她深吸口气,快步越过他身侧。

    她无法再承受更多了。

    “……你和萧明瀚在一起快乐吗?”越过他身边的那一瞬间,她听见他这么问。

    她不敢置信地扬眸。

    “你快乐吗?”卫靖祎嘶哑地问就,他非亲耳听见她说出快乐两个字才能放心。

    他怎能这样问她?因为和前女友复合对她感到愧疚,这么急着把她塞给另一个男人吗?她不是货物,不能转送!

    “我们很幸福,到时我会发请帖给你,记得来吃喜酒!”她咬牙嘲讽。

    萧明瀚求婚了?!这么快?!

    “你答应了?”身陷感情泥淖,聪明如他竟听不出反讽,忘记不接近她的自我承诺,忘情地抓住她的皓腕,用力捏痛她的腕骨。

    “什么?”

    “你答应他的求婚了?”卫靖祎黑眸泄漏一丝慌乱。

    他焦急不安的模样让孟宇瑶深深迷惑了,他不是不爱她吗、不是急着把她推给萧明瀚,她嫁祸不嫁与他何干?

    “答不答应是我的自由,毋需跟你报备,”她想甩开的手不料被抓得更牢,她恼怒瞪他,嚷出气话。“再说,你我只是普通朋友,我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就算要嫁给每一个追求我的人也可……”

    最后一个字,被卫靖祎热烫的唇给狠狠封住,他用力将她扯进怀里,有别于那夜充满怜惜的吻,他的唇舌霸道狂野地撬开她的,强迫她与之交缠,攫取她的甜美芳香,教她惊得连抗拒都忘了。

    夜色好静。

    玻璃门那头人声沸鼎,为新人的喜事热闹祝贺着;这一头,梁柱阴影之下爱恋交缠,两颗彼此渴求的心呐喊着需要出口。

    “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卫靖祎带着酒味的唇瓣来回厮磨她的柔软,他痛苦低语。“我办不到,真的办不到。”

    就算他不断强迫自己理智,终究还是有情感的人,听见她要嫁给萧明瀚,嫉妒让他疯狂,蒙蔽他的理智,瞬间推翻处心积虑布好的局。

    “不准嫁!”他惩罚地轻咬她的唇,眉心隆起,一改平常的温文。“不准!”

    哪有人如此恶劣,可以和前女友复合,却不许她嫁!孟宇瑶气闷,更恼自己轻易被一个吻征服,她小手抵住他胸膛,睁着着要离开。

    “我的事不用你管,管好你跟前女友的关系就好!不,应该说现任女友!”当他跟前女友逍遥快乐的时候,她的委屈悲伤向谁倾诉?

    “我跟思筠的关系不是所想象!”

    “不是才怪!”他居然还敢吻她,她可不想上演小三的戏码,她奋力挣扎,见他不动如山,干脆小嘴一张,咬人!

    “你……”卫靖祎吃痛皱眉,没想到她居然是只恰北北的野猫,索性将她整个人压进怀里。

    “宇瑶,我没跟任何人复合,会离开你,是怕伤害你。”他解释。

    这个理由太烂,连鬼都不信!被压在靖祎怀中的孟宇瑶咿咿呜呜听不出说什么,但从她激烈的反应看来,八成在咒骂他。

    “你要相信我,我唯一不忍欺骗的人就是你。”他闭眸苦笑。“如果不信,你大可以直接去问思筠,只怕她会告诉你,跟我在一起的女人会有多痛苦,细数我的罪状,再给你一百个理由要你离开我。”

    “……”

    “我的历任女友提出分手的原因只有一个——她们都认为我没有付出真心,不懂怜惜。宇瑶,思筠那天的话点醒了我,我性格有缺陷,无法坦率的付出感情,也不能给任何承诺,而我不想伤害你,怕最后也是同样的结局,所以我才会离开你,希望你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怀中的挣扎停了,像是有把他的话听进去。

    “我想要给你承诺,却害怕我做不到,那天在超市巧遇陈奶奶,她不断告诉我萧明瀚的好,所以我才……“

    “……”

    “我以为看见你得到幸福,我也会感到快乐,不料,最痛苦的却是自己。”

    “笨蛋!”忽地,怀中的女人低骂,三寸高跟鞋狠狠踩他一脚。“你这个笨蛋!”

    这一回,卫靖祎终于吃痛松手。

    “为什么要怀疑自己?”孟宇瑶想到医院那夜,他那一闪而过的犹豫,以为她毫无所觉吗?她双手捧住他的脸,泪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心疼又气恼地反问:“谁说你不懂怜惜,最疼惜我的人是你,我从你的眼神看得出来,只是你不自知而已。”

    “宇瑶?”

    “你对我的好、对我的付出难道还不够多吗?如果这还不算爱,还有什么是爱?为什么不能给自己多一点信心?我不知道你以前的女友们怎么说你,或许你说不出承诺,但不代表做不到,有时候做比说更教人感动!”一想到他竟为了这种原因退却,硬把她跟萧明瀚凑成一对,她气到眼泪又滚出眼眶。

    即使如此完美无缺的男人,也会有对自己缺乏信心的时候吗?在她心里,他是最最最好的男人啊!

    她的话,在卫靖祎满满的不确定里注入能量,温暖他的心。

    “算我自私,陪我赌这一回好吗?过程或许很苦,或许我无法立刻学得坦率,但我会努力,所以请你陪我好吗?”宇瑶以为他是坎坷路途的曙光,其实真正带给他救赎的人是她。

    “你想通不把我推给别人了吗?”孟宇瑶问。

    “我想通了,我绝不会再放手。”他抵着她的额,低语。

    “真的?”明明想答应,还是故意再问。

    “真的。”

    “好!当然好,只要你不再把我推给别人,我就陪着你吧!”孟宇瑶轻吻他的唇,美眸虽闪着泪光,唇角却漾着幸福的笑。“如果跟你在一起的未来是地狱,那么我们就抱在一起跳进地狱!”如果他说不出承诺,那么就由她来说吧!她允下承诺。

    他用力的吻住她,狠狠将她吻得地转天璇。

    站在玻璃窗边,本想找孟宇瑶一同离开的萧明瀚看见两人紧紧拥吻的甜蜜模样,不禁羡慕又感慨,他很高兴宇瑶找到幸福了,但他的失恋心酸谁人知?

    轻叹口气,他默默转身离开。

    他的真命天女到底在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