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娇妻的完美伪装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楼梯间里,化解心结的两人像初恋小情侣激情拥吻着,弥漫一股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气氛,一听见楼下似乎传来陈奶奶的开门声,他们笑着手拉手躲进阴暗角落。

    就着昏黄的灯光,孟宇瑶深深凝睇卫靖祎深邃漂亮的眸子,双手捧住他方正好看的下巴,踮起脚尖轻吻他的唇,舌尖淘气地在他唇瓣嬉戏游走,这个男人啊……因为一个犹豫,害他们差一点点就错过了彼此了。

    “夜深了,你快进去吧!”轻喘着气,卫靖祎粗糙的拇指轻抚过她吻肿的唇瓣。

    再这样下去,他怕不能克制自己,他眷恋不舍地松开怀中的她,暗黝眸子落在她染上酡红的绝美娇颜,眸光如醇酒般醉人。

    “晚安。”送她进屋后,卫靖祎下楼离开。

    孟宇瑶愉快地走进家门。

    今天晚上小贝睡在楼下陈奶奶家,家里只剩她一个人,走进厨房拿水杯倒水,一想到卫靖祎,不由绽开甜甜笑窝。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声响起,孟宇瑶放下水杯,眼角含笑的走去开门,该不会卫靖祎舍不得离开又回来了?

    拉开大门大刹那间,笑容在孟宇瑶唇边冻结。

    是他?!怎么会——

    门外的男人眯细狭长黑眸,像盯上猎物的猎犬,迈开长腿跨进屋内,他好整以暇地背手一步步逼近她,而她只能一步步踉跄后退。

    “我终于找到你了,瑶瑶。”他语气丝滑如缎,即使唇边带笑仍显阴沉,他斜眼瞄了四周环境。“啧啧,这就是你住的地方,瑶瑶,你可真落魄呀!”

    “卫铭冲,你怎么找到我的?”孟宇瑶直到纤腰整个撞上沙发再也无路可退才止住步伐,她不敢置信的问。

    这些年她多得还不够彻底吗?他还是找上门来了。

    他俯身睨她,像猫咪戏鼠的神情,“你像只老鼠东躲西藏,的确浪费我不少时间,至于怎么找到你的……你忘了有征信社吗?”

    “你居然找人调查我!”

    “早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卫铭冲狂肆的笑,伸手欲支起她的下巴,却被她用力挥开。

    “别碰我!”她厉声警告。

    挑高一道浓眉,卫铭冲悻悻然地放下手,放肆眸光毫不掩饰的在她身上来回游移,忽然有些遗憾当年竟会放开这么美丽的女人。

    “岁月没有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呢!瑶瑶。”他闲话家常的开口说道。

    眯起美眸,孟宇瑶怒瞪着他。“卫铭冲,你不用说这些废话,你我已经无瓜葛,请你立刻出去!”幸好小贝今晚不在家,不然可就糟了。

    “别这样无情嘛!别忘了你也曾经深爱过我,提分手那天你哭得多惨啊!”薄唇勾起一抹冰冷笑痕,卫铭冲故意提醒。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在我知道你的为人之前!”听他提起往事,像掀开久伤未愈的伤疤,那是她最不愿记起的往事,孟宇瑶气得微微发抖,咬牙怒道。

    “啧啧,女人就是这样,说变就变。”卫铭冲煞有介事的摇头。

    一个男人怎能无耻到这种地步?颠倒是非,真正玩弄感情的人是他卫铭冲!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孟宇瑶深吸口气挺起胸膛,逼自己漠视内心里对他的恐慌。

    “我要休息了,请你滚,马上滚。”她指向敞开的大门。

    “行,要我走也可以,”耸耸肩,卫铭冲笑意未达眼底。“交出孟心贝,我马上就走。”

    “你休想,小贝绝对不会交给你。”孟宇瑶想也不想的回绝。

    卫铭冲笑容倏然一敛,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厌烦。“瑶瑶,你争不过我的,别忘了我是她父亲,与其垂死挣扎,何不节省彼此的时间?”

    “卫铭冲,当初是你不要小贝,也不爱小贝,为什么你非得从我身边抢走她?”孟宇瑶怒气难平的反问。

    “当初我不要,可是我现在改变心意了。”他冷冷地道。

    “为什么?就因为你不能生育?”孟宇瑶尖锐地问。

    “孟宇瑶,注意你的言词!”说到他的痛处,卫铭冲脸色更加阴沉。

    “难道我说错了吗?若非你不能生育,你会苦苦追着我要小贝?”孟宇瑶情绪太过激动,连指甲陷入柔软掌心都不自觉。

    “少罗嗦,我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孟心贝呢?立刻把她叫出来!”卫铭冲大大朝她逼近一步,她整个人差点摔进沙发。

    “我说了,办不到!”孟宇瑶别过脸。

    “冥顽不灵的女人,既然我找得到你,难道会找不到孟心贝吗?我劝你乖乖把她交出来,免得大家难看。”

    “办不到!”同样斩钉截铁的三个字,孟宇瑶毫不犹豫。“我死也不会把小贝交给你。”只是为了没有而争,小贝如果交给这种自私自利的父亲抚养,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宁死不屈!

    卫铭冲狭长的黑眸眯得更细,目露凶光。“孟宇瑶,孟心贝在哪里?”

    “不、知、道!”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她到底在哪里?”卫铭冲威胁地扬高大手,仿佛再听见一次拒绝,就要重重往她脸上甩下去。

    她目光灼灼地回瞪他,一字一字的说:“不、知、道!”

    “贱女人,给你脸你不要脸,这是你自找的。”耐心用尽,卫铭冲用力甩下巴掌。

    闭紧眸,孟宇瑶扬起小脸,咬牙忍受即将到来的疼痛,不料没等到预期中的巴掌,身子先一步被拉进温暖宽阔的胸膛,沉怒的熟悉嗓音在耳边响起。

    “卫铭冲,你做什么?”

    靖祎?!

    孟宇瑶睁开水眸,只见卫靖祎牢牢制住卫铭冲甩向她的手,向来平静的俊颜罩上寒霜,眸光如刃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等待着欠他的解释。

    “卫铭冲,你做什么?”他用一种寒进骨髓的冰冷音调开口。

    若非他半路折回,那一巴掌岂不落在宇瑶脸上?!这个认知让他整个人愤怒地快爆裂开来。

    “卫……靖祎?!”在这里见到卫氏家族里最有权势的男人,卫铭冲比他更惊讶,他悻悻然抽回手,暗恼事情变得复杂。

    “卫铭冲,我们卫家什么时候出了像你这种会对女人动手的男人?”久闻他种种恶劣行径,如今亲眼所见,恶劣感又更强烈,他冷冷质问。

    我们……卫家?!

    卫家、卫家……他们都是卫家人?!

    听见这句话,孟宇瑶小脸瞬间刷白,她震惊地抬头睇向卫铭冲面无表情的侧颜,再看向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卫铭冲,虽是不同的五官样貌,但那眉宇之间是如此相似,一时之间,她心思大乱。

    难怪……难怪当初她会觉得卫靖祎眼熟。

    头好晕,整个天花板忽然旋转起来,虚软的双脚几乎承受不了她的重量,她睁大眼,重重喘着气,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

    老天爷为什么要开这么的玩笑?!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对只有见过数次面的卫靖祎忌惮三分,卫铭冲眸底飞快闪过一丝算计。

    卫靖祎挑高一道俊眉。

    “这女人偷走我的孩子,我来讨回女儿,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说得义正言辞,眸光锐利扫过在他怀中的孟宇瑶,暗自估量他们之间的关系。

    “你的孩子?”卫靖祎目光掠过孟宇瑶惨白无血色的小脸。

    不用多问,她的神情已说明一切,他拧眉,回想起她提过的那名没心没肺的坏男人,万万想不到竟是卫铭冲。

    卫家家门不幸,竟出了如此败类!

    “对,是我的孩子……也是我们卫家的后代,你应该不会阻止我带回小孩吧?”卫铭冲藏起恶毒的心思,笑问。

    孟宇瑶在他怀里抖了一抖,却被他拥得更紧。

    “我以为……”卫靖祎也淡淡笑了,说出口的话冷冽似冰,“当初是你不要小贝。”

    “什么?!”此话一出,震惊的不只卫铭冲,还有孟宇瑶。

    她不解又迷惑地望住卫靖祎,难道他知道小贝的父亲是卫铭冲时,不会看不起她吗?他们都是卫家人哪!

    “既然你当时不要孩子,现在凭哪一点讨回去!”声线陡然沉了八度,卫靖祎怒问。

    “我——”

    “以为打着卫家的名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想起他方才居然还想对孟宇瑶动手,更是不可原谅。

    卫靖祎朝他逼近一步,咄咄逼人。

    被卫靖祎的气势压得无话可说,原以为三兄弟里卫靖祎应该最好说话,这时才发现他是只危险的豹子,一旦被激怒就会撕裂猎物。

    “无论怎么说,孟心贝是我的孩子,我有权争取!”卫铭冲曾几何时这样气弱过了,他咬紧牙。

    “身为孩子的生父,你的确有权这么做,”卫靖祎薄唇扬起一抹冰刃般的笑弧,不带感情地看着卫铭冲,“但我先警告你,我会尽全力的阻止你,而且我也有能力让你一无所有。”

    他的语气如清风般清淡,听在卫铭冲耳里却寒毛耸立,他清楚知道卫铭冲在卫家的地位,要与他为敌无疑以卵击石。

    “你……”卫铭冲气闷,狠狠瞪了孟宇瑶一眼,愤愤难平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何非要插手这件事不可?!”

    原本计划好的一切,忽然全乱了调!

    卫铭冲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世界这么大,人口数千万,偏偏在茫茫人海里又遇上一名卫家人,这是何其讽刺的事情?!

    而且,论起辈分关系,小贝还得称他一声堂叔叔!

    “宇瑶,别不说话。”自从卫铭冲离开后,孟宇瑶一直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卫靖祎叹气,在她身旁坐下,将热牛奶塞入她冰凉的掌心。

    “宇瑶,看着我。”他强迫她看着自己,问出心中疑虑。“卫铭冲曾动手打过你吗?”当时她咬牙闭眼的神情像早有经验。

    若是真的,他绝不会放过他!

    孟宇瑶眨了眨美眸,好半响才凝住焦距,却似乎没把他的话听进耳里。“你姓卫……姓卫……”

    “我是卫家人,所以呢?”他平静反问。

    所以?!他怎能心平气和地问她所以?听见他的回答,她几乎激动到快跳起,他是卫家人,小贝甚至是他的堂侄女,他们怎能继续在一起?!

    “所以我们只有……只有……”孟宇瑶眼眶先红了半圈,分开两个字如何也说不出口,她如此深爱着他,还以为历经风波后终于能好好在一起,最后却发现老天对她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忽然之间有种怨怼在心中蔓延。

    如果她注定要一辈子孤老,又何必让她遇见卫靖祎,为什么要等她无法自拔后,才残忍的揭开真相?真的……真的太残忍了!

    “没有只有,就算小贝的生父是卫铭冲又如何?对我没有丝毫影响。”卫靖祎俯头吻住她的唇,阻止她未说完的话,也阻止她胡思乱想。

    他还以为,刚才他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白了。

    “靖祎,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会是丑闻!”孟宇瑶空出的手紧抓住他的衣袖,比他这当事人还激动。

    “什么丑闻?”她不喝热牛奶,他索性拿回来自己喝,忽然想起她还没回答先前的问题。

    “你要跟我在一起,可曾想过你们家族的人会怎么在背后说你?孟小贝是卫铭冲的孩子啊!”更何况卫氏企业这么大,说不定还会登上报纸头条,光想象她就觉得一阵晕眩。

    不能,她不能害靖祎!

    “小贝也是我卫靖祎的孩子,难道我不如卫铭冲吗?”挑高一道浓眉,卫靖祎似笑非笑地反问。

    “靖祎,我是为了你,我不想让人在你背后说嘴。”这不是比较的时候,她的担心忧虑,他到底懂不懂?

    “所以为了卫铭冲那家伙做的恶劣事,我必须要放弃你吗?”卫靖祎蹙了眉心,淡淡不悦。

    “可是——”

    “宇瑶,如果要我放弃你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害怕有天自己的无心会伤害你,可是既然你都不怕了,决心拿未来跟我一赌,这点小事我又何必担忧?更何况我从不觉得这是问题。”他深不见底的眸子深深锁住她的。

    孟宇瑶凝睇他的眸,望进一片温暖,她咬住下唇。

    “知道小贝的生父是卫铭冲,你不会看轻我吗?”犹豫了下,她还是问出心中不安。

    垂下眸光,卫靖祎将温牛奶搁在桌上,认真地执起她的双手。“害怕被看轻的人应该是我,家族出了败类,是我对你感到歉疚及汗颜,你可以不接受,但我必须代他替你道歉。”他说出心底话,生平第一次,他以姓卫感到羞耻。

    “我才不会怨你,”他的回答让她放下心中的惶惶不安,粉唇扬起笑弧,回握住他的。“因为卫家也出了超级好的卫靖祎。”

    “谢谢你的称赞。”卫靖祎笑着将她搂进怀里,不让她看见此刻眼底的心机,即使是为她,但他依然希望维持在她心中最完美的形象。“你放心,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为你扛着,卫铭冲所做的一切,他会付出代价。”

    这是他第一个说出的承诺,同时也是保证。

    “靖祎,这样真的好吗、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虽然他说得斩钉截铁,但她依旧不放心,还是担忧流言蜚语会伤害他的名誉。

    “有什么不好,大不了陪陈奶奶一起卖豆浆,不然她一个老人家多寂寞。”卫靖祎轻笑,拍拍她的背,要她安心。

    “嗯,大不了陪陈奶奶一起卖豆浆。”就算只是句安慰话,听了也十分窝心,孟宇瑶闭起美眸,靠向他的肩头。

    好吧!如果事情真一发不可收拾,那就大不了陪陈奶奶一起卖豆浆吧!只要他们三人能永远在一起,那就足够了。

    “当初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哪出八点档连续剧,没办法,实在太曲折离奇。”请秘书暂时挡掉所有电话及访客,卫靖华在他面前落座。

    “不只是你,当场听见时我也愣了三秒,不敢置信……”卫靖祎长指轻敲身旁的茶几,语气极轻。“他是家族之耻。”

    闻言,卫靖华抬眼,迎上卫靖祎的灼灼眸光。

    “我知道。”卫靖华端起咖啡轻啜一口。“很多人已经告诉过我。”

    “除了这些事外,他还私下收受回扣,图利厂商,第一个就是他的岳父大人。”卫靖祎其他未说完的话尽在不言中。

    卫靖华又喝了口咖啡,像在沉思些什么。“你打算要彻查严办?”

    “不该吗?家族企业不该纵容这些毒瘤,有上百年根基。”卫靖祎扬眉笑了,笑得人畜无害。

    “虽说我早有此意,但毕竟卫铭冲是三堂叔的独子,他一定会告到奶奶那里去。”

    “那就让他告状吧!证据确凿,奶奶不会护短。”

    “看来你都计划好了。”卫靖华微微眯眸。

    “有时候为了保护某些人,你不得不先下手为强。”卫靖祎也不否认。

    “你确定?即使会惊动奶奶?”

    “若不确定就不会来找你了。”他挑眉,微笑。

    卫靖祎再肯定不过的态度让卫靖华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靖祎,你真的变了。”卫靖华感叹。“这样很好。”总算有人能打开他紧闭的心门,他乐见其成。

    “是她的功劳。”明白他的意思,卫靖祎轻声道。

    “既然如此,何时能让我见见未来的弟媳妇?”

    “只要你有空,随时欢迎。”

    “是呀!得先等我腾出时间。”卫靖华很夸张的叹气,这两个月他几乎天天住在公司里,忙得天翻地覆。“老三已经被奶奶抓回国了,卫铭冲这件事就交给他去办。”

    “靖彦?”卫靖祎微讶。

    “是呀!他以为能逃到哪里去,既然没有良心的抛弃兄弟,扮大黑脸的事就交给他,当做惩罚。”卫靖华轻哼,眼底笑意盎然。“不过,靖祎,有件事我必须先提醒你。”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卫靖华再认真不过地看着他。

    “嗯?”

    “你和卫铭冲这件事已经闹到奶奶那里去,奶奶要我转告你一句话。”

    卫靖华的语气,不用猜也知道绝非好话,卫靖祎挑挑眉。

    “她说——”卫靖华顿了顿,“她说绝对不允许那女人进卫家门。”

    眸心倏地一缩,卫靖祎不置可否的哼了声。

    卫靖华小心翼翼地打量他的表情。“你似乎早就料到了?”

    “我不惊讶。”他耸肩。依奶奶的个性,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足为奇。

    “你打算怎么做?”卫靖祎的态度分明心底早有算计。

    “你猜猜。”卫靖祎朝他微笑。

    笑容太和煦无伤,让他不禁记起小时候每每卫靖祎动歪脑筋时都会绽开这样的笑容,他聪明的置身事外。

    “不知道,也当我没问题。”卫靖华撇得干净,不想莫名其妙变成帮凶。

    敛下浓密织长的眼睫,卫靖祎笑容更深。的确,卫靖华还是别介入得好,以免下场凄惨,偏偏这计划非他不可。

    “你别紧张,我只是请你帮我带句话给奶奶。”

    “什么话?”

    “我非宇瑶不娶。”他坚定的表态。

    “嗯。”听见这回答他也不惊讶,二弟的个性本来就不会轻易被人左右,“如果奶奶不允呢?”

    “不允?”卫靖祎长腿优雅交叠,笑得如沐春风,眼底幽光一闪而逝。“为了你的心脏好,这答案还是别问吧!”

    五日后。

    卫靖祎走过光可鉴人的大理石砖长廊,在桃花心木门前停步,他犹豫了下,才轻敲两下门。

    “进来。”房内传来略哑的嗓音。

    眸中闪过一丝复杂,卫靖祎推门进入。

    “你这孩子,都回国这么久了,终于肯来见我了吗?”摆摆手,推开佣人送来的人参茶,卫氏大家长——家族最高掌权者林淑芳笑看眼前的俊美男子。

    “奶奶,是我疏忽了。”他微笑。

    “疏忽?我看你分明是故意不来,怕我念你吧?快到我身边坐下,让奶奶好好瞧瞧你,一去美国就是两年不回来,可把我想死了。”卫奶奶拍拍身旁的座位,笑容满面。

    她唯一的儿子意外身外的时候还不满四十岁,给她留下三个宝贝孙子,她虽疼爱却不纵容,含辛茹苦地抚养三个兄弟长大,最担心的就属靖祎这孩子,他太内敛,喜怒不形于色,有时她都不禁怀疑是否双亲骤逝给他的打击太大,连带影响他的个性,直到现在,她仍清楚记得听见噩耗后,大大睁着眼睛却掉不出来泪来的小靖祎。

    “奶奶,不瞒您说,这次来见您,是想跟您商量一件事。”卫靖祎在她身侧落坐,不疾不徐地开口。

    一道精芒从卫奶奶眼中疾闪而逝。

    “傻孩子,跟奶奶客气什么,有话就直说吧!”她慈爱地拍拍他的手。

    “奶奶,卫家什么事能逃得过您的眼睛,既然您明明知道,何必要我直说?”卫靖祎当然明白是卫奶奶存心装糊涂,他不慌不忙见招拆招。

    闻言,卫奶奶轻拍的动作停下,一双老成的精明眸子灼灼地看住他。

    “这么说,你是为那件事来。”卫奶奶脸色不豫,轻哼。“还道你良心发现,想到要来看奶奶了,原来另有目的。”

    “奶奶不是请靖华带话给我?”

    “既然如此,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我以为已经表示得够明白,还是靖华没把话说得清楚?”她敛起笑容,不悦。

    “奶奶,怎么?靖华没带话给您吗?”他温和笑着,轻轻回道。

    “靖华?”卫奶奶皱眉。“你托他说什么?”

    “奶奶,我非宇瑶不娶。”他用最轻柔的语气说出决心。

    就算他没来见奶奶,奶奶一通电话也能找到他的人,非要靖华带话给他这招分明在闹着脾气,这一点,他当然明白,他不过将计就计罢了。

    卫奶奶眯眼,震慑人心的威胁迸出,难怪靖华不敢把话带到,他又不是不想活了。想她丈夫跟儿子离开得早,大部分时候是她带着小娃娃们撑起卫氏企业,一个能对抗虎视眈眈的董事会及家族里狼子野心的女人,怎会是省油的灯?

    这孩子,是存心气死她的?!

    “如果奶奶不肯收回那句话,答案……”卫靖祎缓缓起身,向来温文的俊颜浮现一抹坚决。“是的,恕我不能答应。”

    “你以为长大了,翅膀硬了,就能违背我的意思吗?”卫奶奶凌厉反问。“无论如何,那女人别想进卫家大门。”

    “这就是奶奶的答案?”卫靖祎不温不火,用再平静不过的语气问。

    “我的决定绝不会变!”见他神色太过平静,仿佛早料到她的答案,卫奶奶心中不禁狐疑,若他明白结果不会改变,那么他有为何要跑这一趟?

    “别急着恼奶奶不近人情,你也得回头替奶奶想想,如果让那女人进了卫家大门,卫家的颜面要往哪里搁?未婚生女也就罢了,那孩子还是铭冲的,这事传出去只会让人家笑我们卫家不伦不类,说我不懂管教儿孙。”终究是自己疼爱的爱孙,短暂愤怒过后,卫奶奶软下语气,动之以情。

    卫靖祎不语,只是垂下浓密长睫,掩去情绪。

    “她和铭冲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好不容易才把事情给压下去,奶奶不答应也是为你。”

    “不是宇瑶的错。”他只轻轻回了这句话。

    宇瑶若真有错,也是错在当年她太年轻,遇人不淑。

    “你……“卫奶奶抬头狠狠瞪他一眼,旋即又叹了声。“不用你说,我心知肚明,是铭冲太不像话。”孟宇瑶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即使靖华都把事情压下来,跑来哭诉的明绣也把铭冲恶劣行径全说了。

    不过靖祎也不是抓到铭冲的辫子,眼明手快地把他给办了?这件事,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从小在卫家长大的你还会不明白吗?为了整个卫家,有时不是谁错的问题,而是能与不能。”话到这里归出总结,决定不会变更。

    她对孟宇瑶没有偏见,只是就事论事,是她没那个命,卫家万不可能接受她的。

    “我明白奶奶的意思了。”卫靖祎神色不变,朝她深深一鞠躬。“多谢奶奶这些年的照顾,我走了。”

    这算什么?!

    他的举动让卫奶奶攒紧眉,她瞪着他。

    “我明白卫家规矩不可废,我来只是确定奶奶的意思,既然奶奶做出最后决定,靖祎遵照奶奶的意思。”

    真的遵照才有鬼,真的遵照就不会摆出这种姿态,这孩子分明来时就已有想法。

    卫奶奶也不吭气,等他自己把话说清楚。

    “我们卫家人才济济,有大哥和三弟在,卫氏不会有问题。”

    只有靖华跟靖彦?!

    “那么你呢?”卫奶奶何等精明,立刻听出话中玄机。

    “卫家少了我一个无关紧要,可宇瑶却只有我一个,没有我在身边,她无人可以靠。”提起孟宇瑶,向来淡定的眸子微暖。“既然卫家容不下她,那么我只有离开卫家。”卫靖祎目光灿灿,字字句句铿锵有力。

    离开卫家?!这是什么话?!

    “好啊!搞了半天,你是在逼我!”怒上心头,卫奶奶霍然站起。

    “不是我逼奶奶,逼我的人是奶奶!”事已至此,没有回头的余地,卫靖祎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这就是你打定的主意,我若不允就离开卫家!”卫奶奶怒不可遏,指着他的鼻尖怒道。

    “奶奶,我确实如此打算。”卫靖祎诚实以对。

    “你……为了那女人,你真可以放弃一切?!”

    “是的。”

    还真的毫不犹豫啊!

    “好!你走!别以为我会轻易受威胁!”重重跌坐回椅子上,卫奶奶又愤怒又难过,为了一个女人,亲手拉拔大的孙子可以连家都不要了!“你走,现在就走,就当我没你这孙子。”

    见奶奶激动难受的模样,卫靖祎眼底划过一丝不忍,但是这盘棋,非得这么走才有赢的可能。

    “奶奶,对不起,让您伤心了。”他上前两步,在卫奶奶腿边半跪了下来,握住卫奶奶满是皱纹的手。

    “你也知道我会伤心,那你还敢说出这种混账话?就当我白疼你了。”卫奶奶怒道着他,眼角隐有泪光。

    “奶奶,其实我更舍不得您,爸妈死后,我最亲近的人就是您了。”卫靖祎低哑诚恳地道。

    “既然如此,你还——”

    “奶奶,如果您能答应我的要求……”

    “别说了,我宁死也不会妥协,让孟宇瑶进门这件事,你休想!”卫奶奶用力抽回手,别开脸不再看他。

    “奶奶,我话还没说完,”卫靖祎薄唇扬起一抹极淡的苦笑。“只要奶奶肯见宇瑶一面,那就足够了。”

    “见她一面?卫奶奶狐疑。

    “只要奶奶肯见宇瑶一面,我绝不会再拿离开卫家这句话惹奶奶伤心。“卫靖祎轻声说道,深不见底的黑眸一片坦诚。

    他刚才是故意先拿话激卫奶奶,最后才提出此等要求,要不,依奶奶的个性,是绝对不会见宇瑶的。更何况他有信心,等奶奶见了宇瑶及小贝,肯定会喜欢上她们的。

    原来如此啊……

    卫奶奶深深看着他俊逸的脸庞,这才知道自个儿被算计了,他刚才都只是在演戏,存心激她罢了,在商场打滚多年,她竟没看出他的小把戏。

    “你——”

    “就见一面,奶奶。”

    “你都敢拿这些话赌了,奶奶不见她不行了。”卫奶奶意味深长的说。

    被算计的滋味不好受,却也令她更好奇孟宇瑶到底是怎样的一名女子,居然让靖祎如此费心心思。

    “奶奶果然还是最疼我了。”卫靖祎黑眸染上笑意,终于放下心中大石,说穿了,他也不敢保证此计一定成功,他是真的赌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