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冷血总裁的告白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说过,我并不需要什么保镳,”慢吞吞的走进办公室,温美珀挑起眉,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我能保护我自己。”

    “我知道总裁顾忌的是走漏风声后会对温氏集团的名声有损,关于这一点您尽管放心,她是我的朋友,不管是忠诚度或隐密性都不是问题。”跟在他身后的梁景书低声解释。

    “你说她是你的朋友?”

    “是的,她可以说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妹妹。”

    “哦?”温美珀有些兴味的眯起笑眸。在他的记忆里,景书的双亲在一场车祸意外中身亡,所以对帮助他完成学业的自己充满感激,什么时候他有个“妹妹”他怎么不知道?

    温美珀推开贵宾等候室的门,当他迎上路晓恩的视线时,两人不约而同微微一怔,惊艳之色飞快从他眸底掠过。

    一袭合身的黑色裤装让眼前的女子美丽中带点孤傲,就像寒冬里的白梅绽放着冷香,不似其他人见着他时的紧张模样,此时她亮得过火的美眸正眨也不眨的望住他的,比他更早一步打量起自己。

    眼前的女人完全推翻他想像中的保镳形象,她身上有种璀璨夺目的光华,一时问他竟看得有些失神。

    “我不需要她来保护我。”短暂的沉默过后,温美珀终于开口,话是对梁景书说的,眸光却不曾稍稍离开过路晓恩,四目交接的瞬间火光乍现,一种奇异的氛围缓缓流动。

    “总裁!”晓恩甚至还没开口,总裁怎么马上就拒绝了?该不会是天生看不对眼吧?

    “你是不需要人保护,还是不需要我保护?”不只他在打量她,她也在打量眼前斯文的男人,路晓恩不以为然地挑眉。

    原来他就是温美珀,本人和电视里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她应该一拳就能让他黏在墙壁上吧!

    老实说,她有点失望,她并不觉得自己会对这个男人忠诚,至少他对女性的歧视就让她想狠狠揍扁他漂亮的娃娃脸。

    “我没这样说,女孩子向来是被人捧在掌心疼的,而不是来保护我这个大男人,这是我的坚持。”温美珀的语气不愠不火,却赫然发现眼前漂亮的猫儿是带爪的。

    啧啧,很凶哪!

    “我才不是那种需要男人保护的女人。”她轻哼。

    就算要保护,也轮不到他这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

    “我也不是会让女人保护的男人。”就算他长得再斯文秀气,男人该有的绅士风度他都有,没理由拿女人来挡刀吧?

    温珀管薄唇缓缓勾起一抹笑弧,再配上他的笑颜笑眸,看在路晓恩眼里简直阴险到了极点。

    “你怀疑我的能力?”路晓恩眯细美眸,语气微冷。面对一个心存成见的人,就算他表面上再和善,看起来也下顺眼。

    “我说过了,女人是拿来疼的,像保镳如此危险的工作并不适合你。”温美珀微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他转向粱景书,“我不需要保镳,你把她带回去吧!”

    “总裁!”梁景书还有话要说。

    “别瞧不起人,至少别小看我。”悦耳的娇叱声响起,幸好温美珀反应快,头一偏躲过从颊边擦过的粉拳,隐隐感觉到一阵拳风刮面。

    “你——”闪过了?怎么可能?从没想到从背后偷袭会有落空的一天,路晓恩怔住。

    他是到目前为止唯一躲过的人,就算是辉扬也曾吃过苦头,这回应该只是碰巧而已吧?

    对!一定是碰巧,那一拳应该要打歪他可恶的笑脸才对。

    “晓恩!你在做什么?”一旁的梁景书急急阻止她莽撞的举动,他脸色微白,对她不经大脑的举动差点晕厥。“总裁,晓恩年纪小,分不清事情轻重,您别跟她计较。”

    “我没事,没关系。”温美珀灿烂的笑眸里是毫不掩饰的惊讶,似乎很意外她有如此不错的身手,刚刚那一拳可不是普通的花拳绣腿,不小心挨上了可是会喷鼻血的。

    “你到底是来谋杀我还是来保护我?”他皱眉,语气里却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很单纯的疑问。

    “我——”冷着一张俏脸,路晓恩生平第一回被人堵得无话可说,她闷闷出声。“我是来保护你的。”

    “哦!”若是被她保护,他的性命想必会更加危险吧!除了平时要费心警告信的事之外,还得随时提防她无预警的偷袭。

    “总裁,家族会议差不多要开始了,请您准备出发。”总裁秘书敲门进入,她指指腕表。

    “好,我知道了。”温美珀颔首,眼角余光瞥见正狠狠瞪住他的路晓恩,一时间他突然觉得挺有趣的。

    眼前的女孩根本就不是真心想保护他嘛!她瞪他的目光简直像要把他千刀万剐,仿佛他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他不记得自己何时得罪过她啊!

    既然不是真心当保镳,那么她到底有何企图?他可不是她招惹得起的人。

    “景书,你说她是我的保镳?”临时改变心意,温美珀挑眉笑问。

    “是的。”

    “好,我接受她做我的保镳。”温美珀笑得好灿烂,灿烂到让人头皮发麻。“但是我有条件。”

    “总裁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我一定尽力做到。”一听见他愿意接受保护,梁景书大喜,就算温美珀要他去摘月亮也没问题。

    “我要她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我,一分钟离开都不行,”温美珀薄唇扬起挑衅的笑痕,如黑曜石般耀眼的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路晓恩,“贴身保护若不是整天就没有意义了,你说对吗?”

    既然她的来意是谜,他不介意陪她玩玩,就当作是调剂身心也好。

    “二十四小时?”梁景书愣住。

    “你办得到吗?”温美珀直接对当事人笑咪咪地问。

    “没有问题。”这算对她下战帖吗?路晓恩扬高下巴毫不犹豫的回答。

    就算眼前的温美珀笑容灿灿,路晓恩还是嗅出一丝阴谋的味道,她戒备地瞪住他的一举一动,总觉得前方有个大陷阱等着她往下跳。

    不过她没理由怕他,他要是胆敢有非分之想,她保证一脚踹歪他漂亮的脸蛋。

    “这么说来我们达成协议了?”温美珀挑挑眉,笑容仿佛天使般纯洁无害,“我很期待你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护。”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完全没有被他的笑容给迷惑,路晓恩面无表情的回答。

    就算看见本人,她还是没有感觉出梁大哥所说温美珀身上的“迷人特质”,反而是想扁他的冲动节节升高。

    瞧瞧他惹人厌的笑容,分明就在打坏主意!

    “等等无论你听见什么话大可以把它当作马耳东风,”走进直达顶楼的专属电梯,温美珀笑容可掬地朝尾随在后的路晓恩叮咛;他的语气很自然,就像他们是老朋友一样。“你只要记住一点,你的老板是我,只有我才能决定你的去留。”

    “你不是去开会吗?”路晓恩皱眉,“与我有什么关系?”

    “美其名是开会,实际上是一群饿狗抢骨头大赛,”语气讽刺至极,但温美珀脸上还是笑咪咪的。“我不知道景书是否和你提起过,但是你最好有心理准备。”

    “……”冷冷睇向那顾人怨的笑颜,路晓恩没有应声。

    “怎么不说话了?”虽是不说话,但是她冷冽的眼神已经将他万箭穿心。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路晓恩话声微顿,短暂的思考过后还是决定说实话,说谎并不是她的行事作风。“你的笑容不诚恳,很讨厌。”

    挑挑眉,温美珀对她的话不以为忤,依旧笑容满面。“你很讨厌我?”

    “我想应该没有人喜欢你吧!你的行事风格令人不敢苟同。”语毕,路晓恩把俏脸撇向一边,摆明“我很讨厌你”。

    揉揉自己向来吃香的俊脸,温美珀第一次遇见面对他时,把厌恶一清二楚写在脸上的女人。

    也是第一次遇见和他一样讨厌自己笑容的女人。

    “我能不能问——”他还是在笑,随时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是他的习惯。“既然你这么讨厌我,又为什么要当我的保镳?”该不会是想就近谋杀他吧?他应该还没有坏到人人得而诛之的地步。

    “我会答应接下这份工作是因为景书哥,”路晓恩表情不自觉的放软,连语气听起来都轻柔多了,“我想知道他为何肯替你这名奸商工作,甚至不惜和我们闹翻……”她倏地狠狠瞪向他,“我想知道你究竟把景书哥怎么了?”

    “……”温美珀被她清澄透亮的美眸瞪得心一跳,有些失神。这女人的眸光像火,若是不注意可是会被灼烧殆尽。

    不过大人明监啊!他没把景书怎么样啊!他可没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威胁他不准走。

    “不过你放心,我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既然我接下二十四小时保护你的工作,我就会说到做到。”路晓恩冷哼。

    “是吗?”依她咬牙切齿的说话方式,他真怀疑她话里的可信度。“不过你讨厌我也好,我也希望你讨厌我。”他笑眸弯弯地说。

    “什么?”闻言,路晓恩怔住。

    这男人是病态吗?居然会希望别人讨厌他!不过,随便他爱怎么想,她本来就对他没好感。

    她只是来证明景书哥是错的,让景书哥早点明白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电梯门叮一声开启,终止他们无意义的对话,纳入两人眼帘的是布置奢华的长廊,长廊尽头就是会议室,温美珀迟疑了下才迈开步伐,忽地,他回头。

    “记住,无论等会儿听见什么,你都没必要理会。”温美珀还是笑容粲粲,路晓恩却听出他下同刚才的认真,“我会处理的。”

    “我知道。”这是他第二次提醒她了,她又不是笨蛋,需要重复这么多次吗?见他神情有些认真,他该不会在担心她吧?

    甩甩头,路晓恩立刻甩开这个可笑的念头,恶名昭彰的温奸商怎么可能担心她这个初次见面的人!

    这就是所谓的家族会议吗?怎么感觉一点也不家族,反而比较像批斗大会?路晓恩难掩吃惊地瞪着眼前衣着华贵却面目可憎的众人,终于明白温美珀为何这么说了。

    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和她家的温暖简直是天壤之别。

    “哟!我们的总裁大人总算到了,我还以为要请八人大轿去抬呢!”温美珀的二婶——沈美芳一看见人,立刻尖酸刻薄的开口,“不过总裁人多事忙,我们这些闲人多等等也是应该的,毕竟是靠人家吃饭的。”

    “二婶说笑了,我不是来了吗?”温美珀薄唇微勾,语气不愠不火。“方才不小心耽搁了,真是抱歉。”

    “跟在你身后的女人是谁?长得挺漂亮,该不会是你的新秘书吧?”沈美芳美眸落在路晓恩身上,讥诮地挑眉,“模样生得不错,不知道肚子里有没有东西,还是凭着美色巴上你的?”

    “你——”路晓恩秀眉微扬,原本要回话,却发现温美珀灿烂的笑眸正望着自己,她迟疑了三秒,终究硬生生忍下来。

    新环境新地方,凡事低调点比较好,没必要惹来麻烦。

    “二婶,晓恩是我请的新保镳,特别来保护我的安全,她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女人,你别吓到她了。”温美珀温声解释。

    “她这个模样能保护人吗?”沈美芳斜眼睇她,冷笑浮现唇边,“换一个吧!别浪费钱了。”

    “特别保护你的安全?这么说来你收到警告信的传闻是真的罗?”忽地,温美珀的五伯插进话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少做缺德事就不会收到警告信了,”坐在长桌最尾端,温氏家族排行第六的温宜海冷冷接口,“听说你用不正当的手段把项家的地买下来,是真的吗?”

    咦?他有用任何不正当的手段吗?

    面对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犀利批判,温美珀不着痕迹的蹙眉,旋即舒展开来,映入众人眼底的又是如天使般无害的笑颜。

    “嗯,我已经把项家的地买下,近日购物商城的建构图就会送到我手里。”温美珀好整以暇地在首位坐下,语气轻松自在,完全没打算帮自己辩解。

    “天哪!你到底是什么心肠啊?”沈美芳发出恐怖的鬼叫,夸张的模样可以去演八点档的肥皂剧。“当初老项有多疼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居然狠得下心把老项的地给吞了,那可是项家的祖产耶!”

    听见沈美芳这么说,略晓恩当下不赞同地瞥了温美珀一眼。

    没心没肺没眼泪的温奸商恶行又多添一条,连从小疼爱他的长辈都能算计。

    “如果一切依计画顺利进行的话,在那里盖购物商城保证获利惊人。”温美珀灿烂的俊颜依旧,平静的语气听不出真正心思。“我想这也是你们所乐见的,温氏集团一年四次的分红是你们的生活所依不是吗?”

    温氏家族庞大,真正做事的没有几个,却必须奉养这些下事生产又挥霍无度的米虫。

    这是温家的生态,他也无条件接受。

    “话是这样说没有错……”听见有大笔红利可分,沈美芳的声音明显收小。“但是对项老似乎太过残忍。”

    “就算如此,我们也不能不顾情面,”左方,低沉的男音响起,“不管获利再惊人,我也不赞同你的做法。”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得往出声的男人看去。

    他有着和温美珀相仿的俊逸脸庞,却没有温美珀不真心的笑容,温玉遥眸光灿灿地看着温美珀。

    “儿子……”沈美芳低唤。

    舒服地靠向椅背,温美珀似笑非笑地回望温氏集团的第二顺位继承人,接下他丢来的战帖。

    “看来玉遥另有想法。”他微笑。

    “当然,”温玉遥斩钉截铁地回答,神情鄙视。“换作是我,绝不会做出这种没人性的收购举动。”

    听见他正气凛然的回答,路晓恩几乎想给他拍手喝采了。本来嘛!大企业除了弱肉强食,也该做一些值得称许的事啊!

    看来温氏家族里也有好人,并非都是吸血鬼。

    扬眸瞥了身后快临阵倒戈的贴身保镳一眼,温美珀挑挑眉不予置评。“换作是你会怎么做呢?”

    “做法有很多,但绝对不是找自己人下手。”温玉遥骄傲的回答。

    结果说穿了还不是些漂亮话!纸上谈兵的事难道他不会做吗?如果总裁那么好当的话,人人都可以是总裁。

    温美珀笑眸弯弯,笑意却未达眼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期待玉遥在温氏集团大展长才。”

    “怎么不说话了?”接过秘书呈上来的文件,温美珀扬眸睇向很安静的路晓恩,“觉得温氏的家族会议很恐怖吗?”

    见他好像有聊天的好兴致,一直看着窗外发呆的路晓恩回过神,“还好。”她很含蓄的回答。

    何只恐怖,在她眼里简直就像一群争食的秃鹰。

    “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静静看了她一眼,温美珀笑咪咪的问。

    他这个人很好相处不摆架子的,至少他个人是如此认为啦!方才在会议室里她明明一副很有意见的模样,现在倒是反常的安静。

    既然景书说能信任她,他当然纡尊降贵和她多聊两句。

    “没有,我没有话想说。”路晓恩防备地回答。

    “有话可以直说,我不是会记仇的人。”

    “……”

    “你该不会怕我,所以不敢说吧?”

    “……”她狠狠瞪他一眼。

    她只怕自己会忍不住想扁他,又怕他禁不起她一拳。

    “说吧!”温美珀合上公文,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像她这种没心机的女孩子最好搞定了,若是来软的不行,就用激的,保证屡试不爽简单搞定。

    “为什么你明明很有权势,却不做些有意义的事?”咬咬牙,路晓恩还是说了,谁教她天生直肠子呢!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温美珀微微眯起笑眸。

    “在温氏集团里你大权在握,不多做些公益,却对自己的父执辈下手,你不觉得太残忍吗?”

    回望她澄澈如水、偏偏又亮得过火的美眸,温美珀笑容微敛,总觉得她身上彷佛有股浩然正气隐隐约约在撩动他内心黑暗的角落。

    浩然正气?这个想法连自己都感到好笑,但是路晓恩就是给他这种感觉,或许改天他应该再把文天祥的“正气歌”复习一逼。

    的确,路晓恩说得一点都没错,盖购物商城并非要项伯父那块地不可,却是最快最省事的方法,五年前的他绝不会这么做,如今他毫下犹豫的做了,难道这些年他真的变了很多?变得连自己都陌生了。

    还是他慢慢沦为恶魔而不自知?

    “利益需要。”短暂思考过后,温美珀笑咪咪回答。

    “你可以有别的选择。”路晓恩很不以为然,既然是他要问,她干脆把话说明白。“我知道你可以。”

    “我的确有别的选择,但若是付出的成本相对提高,当然选择轻松的路走。”修长如玉的手交叠成塔,他很有耐心的回答。

    “难道金钱比从小疼爱你的长辈重要?还是对你来说情分也要论斤论两?”可恶,他果然是没心没肺、没血没眼泪又满身铜臭味的家伙,景书哥在他底下做事,难保哪天被卖了而不自知。

    充满兴味地望住她,温美珀好整以暇地靠向椅背,薄唇勾了抹淡到不能再淡的笑弧。

    瞧瞧!才上班第一天说话多犀利啊!完全没将他这位总裁大人放在眼底,带爪子的野猫不好惹呢!

    “同样是温氏集团第二代,温玉遥那么敦厚善良,你却是阴险狡诈。”见他不吭声,路晓恩小声嘀咕。

    温玉遥敦厚善良?

    温美珀脸上的笑容顿时充满讽意,让路晓恩看在眼底更加觉得刺眼。

    “你笑什么?”她冷冷的问。

    “笑你的天真和傻气。”还有识人不清。他在心底暗自补充。

    不过,没想到才见第一次面,温玉遥就让他的贴身保镖倒戈了,看来他真的被讨厌得很彻底哪!

    “我哪里天真傻气了?”路晓恩美眸进出炙人火光,她不服气地问。

    “就是天真傻气。”温美珀还是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