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冷血总裁的告白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底有场慈善晚会,王董、许总经理、杨小姐应该都会参加,嗯……这是最佳时机,看来三百万已经唾手可得,保证让他们乖乖从荷包掏出钱。”入夜,一个人对着小笔记本喃喃自语的路晓恩,凑得三百万的计画已在脑中成形。

    既然是慈善晚会,多一个圣玛莉孤儿院当主角应该没关系吧?到时她以温奸商的名义上台募款,相信平时和他交情不错的大老板们肯定热情赞助呵!

    她已经迫不及待要看他错愕震惊的模样,真是太快人心呀!

    专心在笔记本上涂涂写写,晓恩的眼角余光瞥见仅着蓝色浴袍的温美珀正缓缓步下楼时,她呼吸一窒,脑袋很没用的瞬间当机。

    基本上奸人就该有奸人的样子,她是真的这样认为,就像古装连续剧中的反派角色一样,一双芝麻绿豆眼配上八字胡,嘴边还有颗长毛的奸人痣,这样才符合恶人的形象。可是该死的温美珀怎么能够一边当顾她怨的奸人,一边又让她怦然心动?

    蓝色浴袍敞露出他坚硬平滑的胸膛,在在证明浴袍下不是瘦弱的身躯,而是会让女人想入非非的好身材,刚沐浴过后的俊美脸庞呈现白里透红的好肤色,黑发微微滴着水珠贴着他的颈项,散发着要命的性感。

    一时间路晓恩眼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再无其他事物:心底全是蠢蠢欲动的怪念头。

    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她不禁咬牙切齿地想。他已不是第一次故意一幅美男出浴图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挑战她的自制力极限。

    长得太好看的奸人是不道德的,此刻衣衫不整的温美珀也极不道德。

    就算急忙敛起心慌意乱的心神,她的眸光还是不由自主的飘到他身上。在那件薄薄的浴袍底下,应该是结实的胸肌吧!外表瘦削颐长的温美珀并非想像中瘦弱……

    忽然意识到自己恐怖的想法,路晓恩全身僵直,热气冲上粉颊。

    她真的疯了!

    路晓恩不顾三七二十一飞快收拾桌上的文件,只想躲回房里让自己好好冷静一下。忽地,干净的肥皂香淡淡传来,高大的黑影无声无息地笼罩住她,路晓恩收拾的动作一僵。

    他在她旁边?

    “我发现你不敢直视我呢!你该不会在怕我吧?晓恩?”拎着冰凉的鲜乳,温美珀慢条斯理地在她身边落坐,他俩靠得极近,她几乎能感觉到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

    “我为什么要怕你?”路晓恩依旧僵硬地正视前方,满桌的资料胡乱往怀里塞。

    “既然不怕我,就回头跟我说话呀!”温美珀笑咪咪的。

    “温总裁想聊什么?”好吧!既然他想聊,她尽力配合就是。谁教她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呢?

    “我想提醒你距我们约定的时间只剩短短下到十天,你完全没有动作让我很担心呢!”他扬眉。

    “温总裁尽管放心,我不会输的,你大可放一百二十个心。”关于凑足三百万元的方法她已胸有成竹,好酒沉瓮底,他等着看吧!

    啧啧!她的自信到底是打哪儿来的?她明明没有任何动作呀!就连景书也很安分守己,让他真的又好奇又期待,好怕最后的结局让他大失所望。

    “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你没有达到目标,你可要当我的奴隶。所谓的奴隶就是要对主人百依百顺,让主人为所欲为……”他不忘刺激她。

    为、为所欲为?

    路晓恩背脊一僵,本欲回头瞪他,想想又不妥,还是决定背对他说话。她又不见得会输,就让他作作春秋大梦好了,到时她要他把说过的话全吞回去。

    嘿嘿!光想像就觉得热血沸腾,她发现自己好像爱上这种与他谍对谍的气氛,不知道是否被温奸商同化的缘故?

    “我劝温总裁还是提早把钱准备好,以免临时拿不出来。”路晓恩不甘示弱的回答。

    “哦?瞧你认真的模样,看来你是志在必得罗?”

    “这是当然,为了圣玛莉孤儿院,还有我的自尊……耶?”得意过头的路晓恩绊到桌脚,当下重心不稳地往温美珀的方向跌去。

    瞬时,他们的姿势变得很尴尬,路晓恩双手撑在温美珀颈旁,半倾身向他与他大眼瞪小眼,彼此的距离贴得极近,乍看之下仿佛她要饿羊扑虎似的。

    虽然刚出浴的温美珀的确秀色可餐,但她发誓自己绝没有不良企图。

    路晓恩瞪住他性感优美的薄唇,那夜他轻吻她的画面又重现脑海。她拚命的想忘记那一晚的记忆,可是现在两人的暧昧姿势让她忍不住又想起。

    “咳、咳!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伶牙俐齿不见了,路晓恩又羞又窘。

    “路晓恩。”对于她突然投怀送抱的动作,温美珀仅是静静的望住她,暗黝的黑眸里跳耀着陌生的火光。

    “嗯?”他用这种语气唤她,该不会是想吻她吧?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先是充满感情的唤了声,然后疯狂热吻,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心脏一下一下跳得剧烈,把她的胸骨都撞疼了,路晓恩紧张地舔舔干涩的唇。不行!不行!他是她最讨厌的温奸商,她绝不会喜欢他的,但是为什么她心里总有些期待的感觉?

    “……千万别让我失望。”接下来的话出乎意料之外,温美珀朝她微微一笑,显得既性感又魅惑。

    “咦?”他没头没脑的话让她摸不着头绪,路晓恩愣住。

    他言下之意是希望她凑足三百万吗?她真的不懂。难道他不期待她的失败,好让她当奴隶来虐待?

    这男人的心思好难抓摸,令人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晚安。”温美珀优雅起身,薄唇有意无意擦过她冰凉的粉颊。

    两人相处的气氛越来越暧昧,她喜欢和他针锋相对的说话方式,也爱上和他勾心斗角的感觉,并且乐在其中,似乎有种微妙的感情在心底悄悄发芽,且日益茁壮。

    “晓恩?你在发呆?”梁景书笑容满面的走来,先将文件交给总裁秘书,最后在她面前止步。

    “没事做,只好发呆。”她皱皱鼻子。

    “和总裁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你准备的如何?”粱景书刻意压低音量,虽然他不能帮忙,不代表他下关心。

    一边是他最疼爱的小妹,一边是他发誓效忠的老板,这次交手到底谁胜谁负,就算聪明如他也想不出双赢的局面。

    “景书哥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路晓恩笑眯了美眸。

    “是吗?这样就好。”不知是他的错看吗?总觉得晓恩的笑容带点小奸诈,和总裁有几分相像。

    果真是近墨者黑呀!

    “晓恩,你觉得总裁怎么样?我的意思是,你认为他是什么样的人?”梁景书突然问道。

    “嗯?”路晓恩愣住。

    “你——喜欢总裁吗?”

    “拜托,景书哥,别开我玩笑了。”心一跳,路晓恩表情不太自然,微微泛红的粉颊显得有些心虚。“我怎么可能喜欢他那种奸商,我喜欢的是光明磊落的男子汉大丈夫。”

    “我没开玩笑,我很认真的。”梁景书正色问。“你喜欢总裁吗?”

    “咦?我、我……”若是两个星期前听见这个问题,她的反应若不是大笑三声,就是坚决否认,但是她现在却迟疑了……

    怪了,她有什么好迟疑的。

    “我很好奇会有这种可能吗?”梁景书微微一笑。“说不定总裁很喜欢你呢!”跟在总裁身边多年,温美珀喜不喜欢一个人他还会看不出来吗?

    只不过温美珀的喜欢有点病态,他越是喜欢的人,就会欺负得越严重,被喜欢上的人不但要身强体健还要心脏够力才行。

    “耶?他会喜欢我?景书哥别吓我了。”晓恩夸张地摆摆手:心却跳得有些快。

    回想起他有时望着自己若有所思的墨黑色笑眸,她的胸口没来由的发热。

    “景书,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好吗?”娇软悦耳的女声冷不防响起。

    路晓恩和梁景书闻声回头,只见一名艳丽的褐发美女正含笑看着他们。

    “原来是金小姐。”看清来人后,梁景书笑得有些不安。金蔷儿是总裁多年好友,说是红粉知己也不为过,她一直十分喜欢温美珀,也毫不掩饰自己喜欢他的心意,不知道方才他们的对话她听见多少?

    “美珀找我好几天了,我到现在才抽出空来,”金蔷儿笑容可掬地说,人如其名美丽如一株艳丽的蔷薇。“我在楼下遇见陈秘书,她请我直接上来。”

    美珀?听见褐发美女如此亲昵的称呼温奸商,忽地像有根针狠狠扎进路晓恩心里,令她一时有些难受。

    为了凑足三百万,她仔细观察过温奸商的人际往来,确定他相当洁身自爱,周遭清一色都是男性,何时出现像眼前这种耀眼迷人的大美人?听她说话的口气,似乎和温奸商很熟络。

    心莫名的发疼,路晓恩唇边的笑容微僵。

    “总裁在办公室里,我带你进去吧!”梁景书客套地说,直觉回头瞥了路晓恩一眼,发现她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蔷儿?”人还来不及走到办公室门口,偌大的实木门已先一步开启,温美珀灿烂如天使的笑靥出现在众人眼前,欣喜地给了美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美珀,你怎么知道我来了?”金蔷儿语带撒娇地问。

    “我听陈秘书说你已经上楼,算算时间你也该到了。”温美珀笑答。

    “哦?看来我们的默契还是没变嘛!”金蔷儿娇笑,很自然地偎进他怀里。

    恶心!看着他们亲昵的言语举动,很刺、很扎眼、很不是滋味,路晓恩冷着俏颜转过身,不懂心中不舒服的情绪是什么。

    没错,那名叫金蔷儿的女人是真的很漂亮,蓬松的深褐色长发,一双勾魂摄魄的媚眼,美丽到让女人嫉妒的地步,但是温美珀也犯不着像苍蝇一样黏过去吧!

    “路晓恩,陈秘书目前人不在,你先帮我们泡两杯咖啡进来。”回过头,温美珀笑咪咪地吩咐。

    “什么?”莫名其妙被点名的路晓恩倏然转身,似火的美眸瞪向很找死的温美珀。

    拜托!她的身分是保镳不是女佣耶!就算要奴役她,也等她筹不到三百万后再说吧!

    “路晓恩,麻烦你了。”温美珀依然笑眸弯弯。

    啪一声,青筋第N次断裂,她恶狠狠的瞪住温美珀,而后迎上金蔷儿的目光,只见她唇边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她在向她示威!

    一口气闷在胸口快要吐血,路晓恩眯细美眸,几乎咬碎一口贝齿。

    为什么她非得泡咖啡给那女人喝不可?

    “你说吧!你这两天急着找我到底是什么事?”金蔷儿慢条斯理地帮自己点烟,薄薄的蓝雾从性感的红唇中吐出,她风情万种的倾身向他,笑得媚眸弯弯。“你向来有事才会想到我。”

    “我的确有事要请你帮忙。”温美珀薄唇微勾,浓密的长睫掩住他复杂的心思。“最近有场慈善晚会,我希望你能……”

    “你又想找我当烟雾弹?”他话还没说完,金蔷儿已经主动帮他接口。

    “蔷儿,你真聪慧。”他微笑。

    “美珀,就算认识你将近十年了,我还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每次有关这类公益活动都是由我出面,韬光养晦也不是这种养法。”金蔷儿嘀咕。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出锋头。”挑了挑眉,温美珀笑咪咪地回答。

    “说不喜欢出锋头,三天两头报章杂志都是有关你的负面消息,我看你并非不喜欢出锋头,只是不习惯当好人吧!”她轻哼。

    “蔷儿,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仅是笑了笑,温美珀不正面答覆。

    “你都拜托我了,我不答应行吗?”金蔷儿媚眼一转,干脆黏在他身边坐下,柔软的酥胸紧贴住他坚硬的臂膀。“美珀,但是我也有条件,你也要允我才可以。”

    “你说。”美色当前不为所动,温美珀还是保持一贯的微笑。

    “我想去日本一趟,你陪我一块儿去。”金蔷儿缓缓眨了眨媚眸。

    “蔷儿……”

    金蔷儿皱皱鼻子,“你不答应?”

    “给我时间考虑吧!”他明白金蔷儿喜欢他的心意,只是他不想伤她的心,更不想让她有错误的期待。

    “抱歉,打扰了。”一踏进门,纳入眼帘的就是暧昧相贴的两人,路晓恩冷着俏颜,胸中怒火翻腾,不悦的情绪逼近临界点,她不轻下重的放下两杯热咖啡,杯盘碰撞发出轻脆声响。

    “谢谢。”温美珀道谢。

    清澄透亮的美眸透出灿亮火光,彷佛要将他狠狠燃烧殆尽,温美珀皱眉,不明白她为了什么原因发怒。

    “啊!讨厌。”紧紧坐在他身边的金蔷儿娇声抱怨。

    “嗯?”温美珀不明所以的回头。

    “我的咖啡从不加糖跟奶精,我只喝黑咖啡,”金蔷儿美丽的脸庞好懊恼,眸底精芒一闪,“这样我不喝。”她噘唇,更偎向温美珀。

    闻言,路晓恩俏颜微变,和金蔷儿四目交接的瞬间火光乍现。这个女人绝对是故意挑毛病!她到底是哪里惹到她了?

    路晓恩收起托盘,似火的美眸冷冷睇着温美珀,摆明要他自己看着办。

    明显感觉到两个女人间不寻常的气氛,温美珀爱笑的俊颜此时竟有些笑不出来。“蔷儿,你——”

    “重泡过再拿来!”金蔷儿扬眸瞅着路晓恩。

    “……”

    “我说话你应该有听见吧?我说重泡过再拿来!”见她不吭声,金蔷儿微微扬高音量。

    “蔷儿,你别为难她。”温美珀又皱眉。

    “美珀~~”金蔷儿的声音又嗲又娇,和方才趾高气扬的语气有着天坏之别。她话是对温美珀说的,一双媚眼却直勾勾瞪着路晓恩。“你可别忘了,是你急着找我来的喔!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没错,她就是在给路晓恩下马威!梁景书和路晓恩之前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全进了她的耳。

    年纪轻又如何?人长得漂亮又如何?她在温美珀身上耗费不少心思,绝不容许有莫名其妙的女人半途介入。突然觉得有些头疼,温美珀太明白金蔷儿任性而为的性子,如果不顺她的意,保证会闹得没完没了,除了这个缺点外,她还算是一个好帮手。

    “晓恩,麻烦你再重新泡过。”他无声地叹气。

    狠狠瞪住他的眸光仿佛要将他万箭穿心,这是她所认识的温美珀吗?路晓恩说下出现在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只觉得很气、很痛、很委屈。

    “我知道了。”路晓恩深吸一口气,刻意忽略金蔷儿小人得志的笑容,面无表情地转身出房,小手悄悄在身边紧握成拳。

    讨厌的温美珀,讨厌的温奸商!难道看不出来金蔷儿是刻意刁难吗?

    她果然还是最讨厌温美珀了!

    “路小姐,请留步。”街道上,温玉遥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前方的高姚女子,年轻俊逸的脸庞笑容和善。

    “温先生。”路晓恩闻声回头,她记得他,他们曾在温氏的家族会议上见过面,当时她对他的印象极好。

    对他的印象当然好,因为对谁的印象都比对温美珀好!她不禁负气地想。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温玉遥深深一鞠躬,俊颜满是不容错看的仰慕。

    “嗯。”路晓恩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温美珀呢?他也在附近吗?”

    “不,他在办公室里。”听见温美珀三个字,又想起他和金蔷儿的亲昵笑语,路晓恩笑容微僵。

    “噍你的脸色不太好,该不会是温美珀让你受委屈吧?”温玉遥关心地问。

    “嗯?”闻言,路晓恩不禁吃惊地扬眸。没想到他竞如此细心,连她细微的情绪反应都感觉得出来。

    果然和那个自大的温美珀大不相同!

    “没什么,我只是很难想像路小姐这般美丽的女人竟是保镳,所以特别关心。”温玉遥微笑解释。

    “其实保镳不是我的本业,我只是纯粹帮忙而已。”等辉扬一回来,她马上就能离开温美珀,而且要离得他远远的。

    讨厌的家伙!

    “为难路小姐了,因为温美珀他……”温玉遥话声微顿,似乎有难言之隐。“他并不好相处。”

    “我知道,我已经领教过了,”路晓恩微微眯细美眸,气怒又涌上心头。“多谢温先生关心。”

    光看她的表情也明白和温美珀处得不愉快,温玉遥沉默片刻,旋即又绽开笑靥。“好吧!如果路小姐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来找我,千万别客气,如果是温美珀让你受委屈,我也会帮你责备他两句,我太明白他任性而为的个性。”

    “温先生?”这种话由他口中说出来并不适当吧?路晓恩皱眉。

    她怎么觉得他似乎不太喜欢他那位总裁堂弟?

    “路小姐别笑我脸皮厚,其实我从第一次见到路小姐就很有好感,我只是希望能帮路小姐做点事情。”温玉遥尴尬地笑笑。

    他温柔诚挚的语气令路晓恩感动,她望着他和温美珀极为相似的俊逸脸庞,不懂相同的出身,为何会造就截然不同的个性?若是温美珀能如此温柔和善解人意就好了……

    讨厌的温美珀!

    “路小姐怎么突然不说话了?还是你不喜欢我多管闲事?”见她沉默,温玉遥紧张地问。

    “不,没有,我只是对温先生的关爱感到受宠若惊而已。”她摇摇头。

    “千万别这么说,虽然我是温美珀的堂哥,但我们的思想个性截然不同,”温玉遥友好的伸出手,“如果路小姐肯赏光的话,改天出来吃顿饭好吗?”

    “咦?”路晓恩微怔,他的动作还真快。

    “只是吃个饭,我保证没有其他企图。”举起双手,温玉遥诚恳地说。

    “但是——”

    “只是单纯吃个饭,就当作给我一个机会。”温玉遥笑容灿灿让人不舍拒绝。

    “……好吧!”带着赌气的意味,路晓恩点头。

    “我们一言为定,到时再联络。”温玉遥很开心地说。

    艳阳下,办公大楼的总裁办公室里,一双黑眸正冷冷看着他们。

    “景书,你进来。”总裁办公室里传来温美珀的低沉嗓音。

    “总裁,发生什么事了吗?”梁景书走进来,随手关上房门。

    “这是今天早上出现在我桌上的东西。”温美珀将桌上的信往前推。

    “该不会……”吃惊地瞪着它,粱景书没勇气接手。

    “正如你所想的,这是警告信。”他扬眉。

    “果然又出现了,”梁景书担忧地皱眉,“沉寂一阵子,我还以为没事了,没想到……”

    “对方是谁我大概心底有底,现在就看谁先沉不住气。”缓缓的,温美珀薄唇扬趄一抹如冰刀般的笑痕。

    只要不先招惹他,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向来喜欢斗智的游戏。

    “总裁——”总裁这个表情梁景书并下陌生,当温美珀沦为恶魔时就是这种残酷冰冷的笑,他不禁为警告信的主人捏把冷汗。

    “对了,警告信的事先别告诉晓恩,”顿了顿,温美珀扬眸睇他,“我自有打算。”

    “是,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