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冷血总裁的告白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路晓恩难得换上合身小洋装,露出白哲完美的小腿肚,正缓步下楼的温美珀浓眉微蹙。“你要出去?”

    “嗯,我昨天不是已经和你请假了吗?”带着赌气的意味,路晓恩过度灿烂的笑容刺痛他的眼。

    “你该不会要和温玉遥出去吧?”

    “你知道?”她微愣。

    “温玉遥不是你想像中的好人,”见她没否认,温美珀脸色微沉,语气更冷。“我劝你别去。”

    “至少他正大光明,而且身边也不会有奇怪的女人。”路晓恩说出口的话有些酸。

    “奇怪的女人?”温美珀不禁眯细笑眸。

    “没什么,我要出去了。”也不明白自己在闹什么脾气,路晓恩扭头便走。

    他今天不是也要和金蔷儿单独出去用餐吗?既然如此,他有何资格管她跟谁出去!

    “等等,你先把话说清楚,”温美珀一个箭步握住她的皓腕,“你说什么奇怪的女人?”他向来洁身自爱,哪有什么奇怪的女人,这种莫名其妙的罪名他可不想背。

    “就是奇怪的女人!”她不甘示弱地迎上他的眸光,心中不平衡的感觉更甚。

    明明不是情人而是敌人,偏偏胸口的酸意却不断翻搅。温美珀对金蔷儿的温柔笑意是她从来不曾见过的,他对她的笑:永远都是冷冷的,还带了抹嘲讽意味。

    如果他已经有喜欢的女人,那天夜里他为什么还要吻她?害她傻傻的对他心存期待!

    期待?这两个字无预警的跳入她的脑海,惊得她脸色一白。期待……难不成她会感觉生气难过,是因为她对他已经有了期待吗?

    这个认知让她狠狠的甩开温美珀的手,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独留下震惊错愕的温美珀。

    她应该是讨厌温美珀的,讨厌他的奸诈、讨厌他的骄傲自负,还有讨厌他可恶的笑脸……但是有没有可能,在讨厌一个人的同时,也是深深喜欢他的?

    自那天之后,原本针锋相对的两人如今陷入无穷无尽的冷战,偌大的房子里充满让人几乎窒息的沉闷空气,要不是今夜是她计画已久的慈善晚会,路晓恩应该也不会盛装站在这里。

    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就算像从前一样你来我往互下相让,也比现在相对无言的情况好上太多。

    事实上,那天她夺门而出后并没有如温美珀所想的去赴温玉遥的约,她只是一个人心烦意乱的在街上闲晃,直到夜深才回去。一路上,她不断扪心自问,她到底喜不喜欢温美珀,可惜并没有得到答案。

    喜欢吗?若是真喜欢,她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美珀,原来你躲在这里,”娇软的嗓音忽地响起,火红色鱼尾晚礼服紧紧包裹住金蔷儿玲珑有致的火辣身材,像朵盛开的玫瑰般耀眼。

    “我找你好久,还以为你不来了,正想拨电话给你……”金蔷儿话声微顿,充满敌意地睇向站在温美珀身旁的路晓恩。“啊!没想到你也来了。”

    故意忽略金蔷儿语气里的鄙视,路晓恩硬是装作没听见。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今天有重要任务,不想和她一般见识。

    但是她不回嘴不代表人家肯放过她,金蔷儿挑挑眉,语气嘲弄。“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不记得有发邀请函给你。”

    “……”忍!她忍!就算已经忍到快要脑溢血,她还是得忍住。

    “蔷儿,她是我的女伴。”蹙了眉头,温美珀淡淡警告,他的心情已经够烦了,蔷儿干嘛又来掺一脚!

    “美珀,你选女伴的眼光越来越差了,连这种小野花也——”听见温美珀的回答,金蔷儿面色微冷地讽道。

    “蔷儿,你若是不再改善态度,我不介意当场走人。”在路晓恩脾气发作前,温美珀已经开口,俊美的脸庞罩上寒霜。“你知道我的个性。”

    此言一出,立刻招来两个女人惊讶的目光。一个是惊讶他会为她出声,另一个是惊讶他维护的态度。

    他们不是在冷战吗?

    “你为了她凶我?”金蔷儿不敢置信地望着他,语气百般委屈。“就因为我批评她两句?”她和他的十年交情,比不上一个花瓶保镳?从前她无论对谁恶劣,他也不曾用这样的态度对她。

    念及此,金蔷儿更是气怒难平的瞪向路晓恩。

    “我只是希望你的态度友善一些,毕竟跟我一道来的就是我的人。”温美珀平静的解释。

    他的人?心扑通扑通多跳了好几下,路晓恩愣愣望住他俊美的侧颜。上一回听见这句话也是在类似的场合,他也是这种不容置疑的态度。难道金蔷儿不是他的女友吗?他为什么这样回答?

    心头有些甜滋滋,还有些惊讶,路晓恩的心情就像坐云霄飞车,随着他的话忽高匆低。

    同样一句话听在金蔷儿耳里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她脸色难看,却又莫可奈何。这个男人当着她的面告知自己路晓恩是他的女人,这是她守在他身旁将近八年却一直得不到的地位啊!

    她好不甘心!

    金蔷儿欲开口说些什么,不料有服务生过来和路晓恩低声说话,两人旋即一同离开,让她连反扑的机会都没有。

    “温美珀,你会后悔的!”情绪激动的金蔷儿忿忿的说。

    “……谢谢各位嘉宾的热情捐款,相信他们会很感激大家的善心,”颁奖台上主持人说得口沫横飞,当路晓恩这个陌生脸孔出现在台上时,底下的人们不禁狐疑地交头接耳。

    “现在是慈善晚会的最高潮,由路小姐代表汉煌集团总裁温美珀先生替圣玛莉孤儿院募款,希望大家热烈参与。”

    莫名其妙被点到名的温美珀怔住,还来不及反应,聚光灯已经打在他身上。

    此时,台上的路晓恩灿亮如火的美眸正朝他望过来,粉唇扬起一抹不容错看的胜利笑容。刹那间,他全都明白了,难怪她对凑足三百万元的事一点都不急,还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原来她利用他的名义,甚至还要他从自己的荷包掏钱出来。

    这一次的交手,他温美珀惨败。

    不过路晓恩何时变得如此聪明狡猾了?一点都不符合她莽撞冲动的个性,肯定经过高人指点,但是他输得心服口服。是他亲口告诉她,可以找个场地让人心甘情愿的掏钱出来,例如举办爱心园游会等等,只是他没料到她会利用这次的晚会而已。

    笑眸里赞赏的光芒疾掠而逝,他回以微笑。

    “何时你也喜欢参加慈善活动了?一点都不像你的行事作风,”王董呵呵笑,“不过既然是你发起的,我当然要支持罗!”

    “三十万。”王董马上出声。

    “谢谢。”被设计的温美珀只能道谢。

    不一会儿,圣玛莉孤儿院的募款金额已经高达两百多万,捐款声音不绝于耳,温美珀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他的名字是如此好用。

    “三百五十万。”既然路晓恩已达到他的要求,他怎能不赞助一下这位高徒?温美珀很干脆的举手出声,一出手就是天价。

    因为她的聪慧,让他对她更是喜欢了,简直已到爱不释手的地步。

    她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请问……你身旁的座位有人吗?”

    坐在长廊外、正望着月亮出神的温美珀闻声回头,映入眸底的是路晓恩绝美的娇颜,脸颊还因兴奋而显得红扑扑的。

    “当然没有,我身旁的座位是特别留给你的。”他很绅士的让出身旁座位。

    “谢谢。”缓缓在他身边坐下,路晓恩飞快地看了温美珀一眼,旋即-开视线。

    心跳得有些快,甚至连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她赢了,也可以说没赢,因为最后的余款是温美珀所捐,严格说起来,这回应该算是平手。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挑挑眉,温美珀饶富兴味地望着她下自然的表情。

    “嗯,我的确有些话想要告诉你。”

    “哦?恭喜你已经达成我的要求,我也如约送上三百万元整。”温美珀笑眸弯弯,似乎一点也下介意自己是输家。

    “你不生气?”

    “生气什么?”他含笑反问。

    定定看着他的笑颜半响,路晓恩脑中灵光一闪,豁然开朗。

    “……这对你而言只是场游戏对吧?不管你平时说话多冷嘲热讽,其实打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不公平的交易,因为你根本没打算要赢!”她激动的喊道。

    绕了一大圈,只有她一个人紧张兮兮,而他只是个冷静的旁观者?

    “说输赢并不公平,”他还是笑咪咪的,“自始至终这都是交易,不是赌局,更何况……我从来就不希望你失败。”

    她还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最耀眼迷人,他是真的这么认为,所以他决定守护她自然散发出来的“浩然正气”。

    不希望看见她失败?

    他的黑眸里一片真挚温柔,这是她从来不曾看过的眼神,她不禁更迷惑了。

    或许……他是喜欢她的吧!只是没说出来而已,她能不能这样想?眼前男人的态度快将她逼疯了。

    他到底能不能坦率的说话!

    “你的表情好呆滞,该不会在感激我吧?晓恩?”温美珀皱皱眉,就算到最后他也没打算当好人。“我不要你的感激。”

    “既然你做到你的约定,我也要遵守我的,”路晓恩坚定地回望他深不见底的墨黑色眸子。“我会依言当你一个月的奴隶。”

    一抹异采飞快从眸底疾掠而逝,哎~~他真的很喜欢……不!真的超爱她认真执拗的性子,就算她变得沉稳聪明了,本质还是没有改变。

    “你要当我的奴隶呵……”薄唇不自觉扬起坏坏的笑容,他挑起她的发丝送到唇边轻吻,享受当反派角色的快感。“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当我的奴隶可是要让我为所欲为……”

    又是为所欲为!

    粉颊微红,路晓恩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知道。”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她的态度太认真,完全没有他预期中又气又急的反应。温美珀有些无趣地挑眉,最后,他松开手。

    “我不要你当我的奴隶,若是你真对我心存感激,就主动给我一个吻吧!”没关系,玩法有很多种,温美珀微笑。

    给他一个吻?

    路晓恩震惊地瞪住他宛如天使般无害的笑颜。给他一个吻的提议比要她当他的奴隶还让她吃惊。

    “你做不到?”温美珀的表情好生惋惜,“还是你对我感激的程度就是如此而已?”

    “当然不是!”路晓恩急急反驳,总觉得自己很笨的往洞里跳。“我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

    “既然如此,只是一个简单的吻应该难不倒你吧!”温美珀好整以暇地靠向椅子扶手,佣懒地托腮,俊颜笑得好灿烂。

    这个家伙真的会是在背后帮助她的人吗?他邪恶的本性教人无法相信他会那么好心。

    “你在犹豫呢!晓恩。如果你要反悔也没有关系,我不会介意。”见她像尊石像僵硬的立在他身边,温美珀继续用言语刺激她。

    他的姿势都已经乔好了,只等她投怀送抱。

    “……就只是一个吻?”吞吞口水,路晓恩不确定地问。

    “就只是个吻。”他颔首。

    “那你把眼睛闭上。”因为紧张,她的手心开始冒汗。

    “嗯。”温美珀异常乖巧地闭上笑眸,从他微扬的唇角感觉得出他充满期待。

    缓缓的,路晓恩靠近他漂亮的侧颜,如此贴近的距离,她甚至能看清他细白的脸皮及令人嫉妒的浓密长睫。

    终于,路晓恩鼓起勇气轻轻印上他的薄唇,并在碰触的刹那间立刻-开。

    “好、好了,你的眼睛可以睁开了。”心跳得剧烈,简直要从嘴里跳出来,路晓恩的小脸红到不能再红。

    就这样?

    不满意的睁开俊眸,温美珀的表情好诡异,诡异到不知该如何形容。“这就是你的吻?”他皱眉。

    就算亲小狗也比较有感觉吧?

    “这是吻呀!你有意见吗?”路晓恩不服气地反问。这可是她活了二十四年来第一次主动献吻,免费送给他算是糟蹋了。

    “好吧!你说是就是。”像是有些意犹未尽,也像是有些遗憾,温美珀不是很满意的耸耸肩。

    算他白期待一场,不过话说回来,像她这种耿直不懂温柔的小女人,他还能抱多大期待呢?

    “这当然是吻,不然你是什么意思!”他摇头叹气的表情刺激到路晓恩,她老羞成怒地瞪他。

    “我什么也没说。”温美珀神情无辜。

    基本上,他才是受害者吧!

    “你的表情明明不是这样说的。”晓恩眯细美眸。她的吻功很差吗?那真是抱歉了,谁教她没有经验。

    “我没有任何表情呀!”他揉揉细嫩脸皮。

    “有!你有!”

    “我没有。”

    “你明明就有……”

    这小女人真吵!温美珀倏然握住她的皓腕往怀里扯,路晓恩只觉得眼前一花跌进他怀中,他炙烫的薄唇立刻狠狠封住她的。

    他蛮横放肆地品尝她唇瓣的甜美,有力的大手紧紧将她锁在怀里,两人紧贴的身躯是如此契合,像是她本就该属于他。

    “唔……”不知过了多久,眼前仿佛有灿烂的烟火炸开,路晓恩以为自己会窒息在他甜蜜的吻里时,温美珀终于依依下舍地放开她。

    他轻咬她肿胀、鲜红欲滴的唇瓣,眼底的眸光好温柔,泄露了他深藏心底的真正感情。

    “你的脸好红呢!”她丰满的酥胸还紧贴住他的胸膛,他轻笑。

    “嗯?”到现在才知道所谓的“吻”竟是如此荡人心魂,路晓恩美眸充满氤氲之气。

    “这才是真正的吻,现在明白吗?”温美珀更是得意的笑眯了黑眸。

    “嗯。”

    “不如我们再试一回吧!”心痒难耐地,温美珀再次深深吻住她的唇,没有发现屋内有双犀利阴冷的黑眸正冷冷的盯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