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冷血总裁的告白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以上种种原因,商业区的计画暂时终止,诸位应该没有任何意见吧?”温美珀慢条斯理地合上文件,灿亮的笑眸环顾温家人一圈。

    “临时终止商业区的计画,难道没有顾虑到会让公司严重亏损?”温宜海首先发难。

    “只是暂时终止,等我找到更佳的地点,计画就会继续。”温美珀笑容灿灿的解释。

    “你之前不是已经有不错的地点吗?怎么突然不要了?”沈美芳不明白的问。

    “我是考量汉煌集团的形象,若强硬逼走圣玛莉孤儿院,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只怕温总裁为的不是汉煌的形象,而是为了讨美人欢心。”闲凉的嗓音陡然响起。

    不出他所料,讨人厌的家伙果然又出现了!

    “玉遥,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温美珀好整以暇地靠向椅背,挑挑眉。

    “原本计画好的商业区临时改变,是因为你身边的美女保镳吧?”温玉遥冷冷回望他。“你拿这块地和她打赌的事是不争的事实。”

    “我向来不好赌,更不会拿如此昂贵的代价做赌注。”依旧笑容可掬,温美珀不慌不忙地回答。

    “无论你再能言善道,你帮助路晓恩资助孤儿院的事假不了。”他轻哼。

    “那又代表什么?多做公益,对汉煌集团的形象有利无害不是吗?”

    “温总裁,乐善好施向来不符你强硬犀利的作风,你会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隔着镜片,温玉遥眯眸看他。“就是你已经爱上路晓恩,为了一个女人不顾集团的利益,你没有资格当汉煌集团的总裁!”

    他的指控让温美珀心头微跳,依他对温玉遥的了解,若非十分肯定,他不会拿出来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总不能因为她二十四小时跟在我身边,就说我们有感情的牵扯。”

    “你们当然有,那是我亲眼所见,”温玉遥薄唇扬起诡谲的笑弧。“你应该没想到金氏企业的慈善晚会,我也受邀参加吧?你和路小姐的亲密互动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只是一个吻,你就觉得我喜欢路晓恩?”温美珀俊颜似笑非笑:心中却有些不安,他应该把喜欢她的情绪隐藏得很好才对。“单单一个吻能代表什么?只是在当时的气氛下一时的冲动,难不成玉遥不曾逢场作戏过?”他故作不在意的挑眉。

    “到底是不是逢场作戏,我的眼睛可是很雪亮的,”温玉遥冷冷一哂,“你的动作或许骗得了人,但你的眼神骗不了人。”

    “美珀,若是你真的因为路晓恩而影响到公司的重大决策,或许应该考虑换掉路小姐。”温宜海皱眉出声。

    “路晓恩的去留与否由我自己决定,不劳各位费心。”温美珀淡淡一笑,灿亮的黑眸迎上温玉遥挑衅的眸光。

    “如果你执意不换掉路晓恩,或许就连温总裁是否适任,我们也应该要慎重思考才是。”微微眯细黑眸,温玉遥阴沉地接口。

    “我真是太大意了!犯了我最不该犯的错!”步出汉煌集团大楼,温美珀表情阴鸳,再也无法挂上平日的笑颜。“我竟会一时大意泄露真正的情绪!”

    他怎么样都无所谓,只担心会让路晓恩陷于危险之中。温玉遥的阴险深沉,他不是现在才知道,更明白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为人。

    “总裁,温玉遥说了什么?”梁景书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他已经好多年不曾见温美珀如此动怒。

    “温玉遥他……”话到嘴边倏然停住,温美珀停下脚步,深深望住梁景书,向来意气风发的俊颜竞有些疲惫。“景书,无论发生任何事,你都不会背叛我吧?你是我唯一信任的人。”

    “总裁,我绝然不会背弃您。”梁景书斩钉截铁的回答。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轻吸一口气,温美珀再次打起精神,“晓恩呢?怎么没看见她?”

    “她在前面等你。”梁景书解释。

    “景书,你最近多注意晓恩的安全,若是有任何不对劲,立刻暂停她的工作也无所谓。”温美珀语重心长的叮咛。

    “总裁,是否发生什么事了?”

    “凡事小心为上,”温美珀皱眉,破坏他该是好看的俊颜,“记住,这件事也要保密,别让晓恩知道。”

    “总裁——”

    “照我所说的去办吧!”

    “是。”

    “景书哥,你们总算来了,”在车边等候许久的路晓恩一见到他们就开心的挥手,“我等你们好久了。”

    “被一些事情耽搁,如何?没什么事吧?”飞快换上笑颜,温美珀笑咪咪地问。

    “没事,我会有什么事?别忘了是我要保护你。”路晓恩皱皱鼻子,与他眼神交会问有种甜蜜的氛围在流动。

    就算他不说,她也能感觉出他是喜欢自己的,只是他不够坦率而已。

    “没事就好,如果有——”薄唇勾起灿烂笑痕,温美珀的话尚未说完,一个头戴全罩式安全帽、骑着重型机车的骑士,高速骑车朝他们冲来。

    “小心!”路晓恩直觉扑向温美珀,将他推离,不料机车骑士直朝她冲来,温美珀眼明手快地扯她入怀,让她与死神擦身而过。

    一阵慌乱之后,机车骑士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晓恩,你没事吧?”温美珀心急如焚的扶起路晓恩,仔细地将她上上下下检查一回,确定她安然无恙。

    “嗯,我没事。”路晓恩摇摇头,微白的脸色有些惊魂未定。是她的错觉吗?

    总觉得机车骑士的目标是她而不是温美珀。

    “该死的!”忍不住低咒出声,温美珀一把将她紧紧拥在怀中,用力得仿佛要把她揉入骨血里,俊美的脸庞上血色褪尽。

    在方才那一刹那,温美珀的心脏彷佛要停止了,若是他的反应再慢一点,若是再慢一点的话……后果他完全不敢想像。

    都怪他!他不该一时大意泄露出喜欢路晓恩的情绪,才会害得她陷入险境。

    “温……美珀,我没事,我真的没事。”他抱得如此之紧,像是非常害怕失去她似的,路晓恩轻声安抚:心中涌起满满的感动。

    其实他比她想像中还喜欢她吧!

    “总裁……”梁景恩蹙紧眉,和温美珀交换彼此才懂的眼神。无论他多小心翼翼,路晓恩已经成为对方威胁的目标。

    “我知道。”缓缓敛下眸,温美珀浓密的长睫掩去他复杂的心绪,当下有了决定。就算这个方式很伤人、很残忍,他还是必须这么做,因为这是保护路晓恩的唯一方法。

    温玉遥,这一回是你欺人太甚,别怪他不顾亲人情面!

    早晨七点钟,温暖的太阳缓缓上升,几乎彻夜未眠的温美珀缓步下楼,眉宇间有抹淡淡的憔悴。

    他眸光复杂地看了在楼下单独用餐的路晓恩一眼,深吸一口气换上灿烂的笑颜。

    “早安。”

    “早安。”路晓恩怔怔望着他的笑颜,是她的错觉吗?她怎觉得今天温美珀的笑容很不一样?

    “昨天睡得好吗?”在她对面落坐,温美珀状似不经意的问。

    “嗯,睡得很好。”

    “嗯……”点点头,温美珀有些心不在焉地翻弄盘中的松饼。

    他别无选择,必须这么做。他在心里一再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保护晓恩,没有任何事比她的安危更重要。这件事因他而起,当然要由他来做结束——

    就算她会因此恨透他,他也甘愿承受。

    发现他不对劲的脸色,路晓恩有些讶异地望住他,她很少见他神情如此凝重。

    “怎么了?一大早就对着我发怔?”心中有了决定,他懒懒的勾起唇角,换上他平时的假面具。

    “没什么。”被他问得心一惊,路晓恩急忙收回视线。

    “还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让你看傻了?”

    “没有。”还是猛摇头,路晓恩闷闷出声。

    “你该不会——”当然没错过她不自在的神情,温美珀优雅地托住腮,一双如黑曜石般灿亮的眸子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的,瞧得她一阵意乱心慌。“爱上我了吧?”

    “什么?”听见他的话,路晓恩瞬间呆住。

    “我说你呀!该不会因为我施的小恩小惠而喜欢上我吧?”温美珀还是笑得宛如天使般纯洁无害,说出口的话却犀利带刺,“我稍微使些小手段,你就对我迷恋到不行!不是我太过自大,我原以为你会更难追一些,没想到这么容易上钩,真是大出我意料之外,如何?还喜欢我的吻吗?”

    “温美珀,你在胡说什么?”他莫名其妙的话让她的大脑一时难以消化,她错愕的瞪住他,彷佛他被火星人附身。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美丽中带着傲气,就像朵难以摘下的扎手玫瑰?就因为你难以摘下,我更想要得到你,所以一直在玩欲擒故纵的游戏,好让你这名冰山美人动心。”温美珀露出无趣的神情。“但是现在我不想玩了,太容易上手的东西我没兴趣,我奉劝你千万也别对我太认真。”

    “温美珀,你在开玩笑吗?好端端为什么这么说?”想笑却笑不出来,路晓恩脑中发出轰然一声巨响。

    “我很认真,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只是单纯不想玩了,顺便提醒你别喜欢上我呀!”明知道她对自己的信任正在一块块剥落,温美珀还是皱皱眉,懊恼的表情伤人至极,仿佛她是个甩下开的玩具。

    “温美珀,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的话一宇一句割在她心上,路晓恩忍无可忍地站起,绝美的脸庞一片惨白。

    “我相信你听得很清楚,需要我再说一遍吗?”慢条斯理地切下松饼入口,温美珀笑咪咪的反问,对她受伤的表情无动于哀。

    “你——”

    “还是说要你别喜欢我很困难,非要和我上过床才甘心?”温美珀佣懒地托腮,从薄唇里吐出的话毫不留情。“那么你是爱我的人呢?还是爱我的钱呢?”

    路晓恩已完全无法反应。

    这是她所认识的温美珀吗?她以为也有一点喜欢她的温美珀……路晓恩不敢置信地凝睇那张无所谓的俊颜:心痛得仿佛要裂成两半。

    原来……她只是玩具啊!只有她一个人很认真。

    “怎么不说话了?我的问题让你无法回答吗?”温美珀挑了挑眉。“如果你觉得这样离开太遗憾,真想要和我亲热,我们现在就可以上楼,当作分手的纪念,如何?”

    “……”

    “还是你已经爱我爱得太深,想要求我别离开你?”温美珀给予最后重重一击。

    “……怎么……我怎么可能爱你?”爱情游戏背后的事实太过残酷,路晓恩小手悄悄在身侧紧握成拳,即便现在她还是无法相信,“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你这种自私、冷血,又满身铜臭味的男人?”

    “哦?你不喜欢我?”

    “当然!”路晓恩深吸一口气,灿亮的美眸不甘示弱的回望他,“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一点都不爱你。”

    “若是你别再用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我,或许你话里的可信度会更高一些。”温美珀唇边挂着可恶的笑容,哪里痛他就偏往哪里踩。“不过,不喜欢我是好事,不然依你和景书的交情会让我很为难。”

    他无情的话把她伤得体无完肤。

    原来这只是一场有钱少爷打发时间的爱情游戏,反而是她认真了,所以他特别警告她别自作多情!

    “温大总裁尽管放心,我不会爱上你让你困扰的,事实上……”路晓恩清澄的美眸蒙上水气,梗声道:“事实上我很讨厌你!而且是非常讨厌!”

    听见她的回答,温美珀俊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偏偏薄唇勾起笑痕。

    “是吗?你很讨厌我,这样很好,看来我们已经达成共识,好聚好散向来是我的原则,”他语气轻松愉快,“你可别哭啊!我最讨厌用眼泪留住男人的女人,千万别破坏我对你的好印象。”

    他残忍的话简直是在她的伤口上狠狠抹盐,痛得她难以承受。

    一个男人的个性怎能如此反覆?昨天才对她嘘寒问暖,今天却恨不得甩开她,只因她是一个玩具,他兴致一来就逗弄两下,感到无趣时就踹到一边吗?

    她肯定是瞎了眼才会对他心动,喜欢上这样可恨的男人……

    她真的瞎了眼!

    “你放心,我不会哭的,就算真的掉泪也不是因为你。”倔强地将泪水含在眼底,路晓恩冷冷的说。

    温美珀笑脸盈盈,“很好,希望你说到做到。”

    瞪住他太过平静的笑颜,路晓恩贝齿狠狠咬住下唇,尝到淡淡的血腥味。

    此刻的她忽然明白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的道理,好丢脸,真的好丢脸……

    “我吃饱了,恕我先离开。”强烈的骄傲与自尊不容许她此刻情绪崩溃,路晓恩很冷静地离开餐厅,如一阵旋风般卷出屋外。

    听见身后传来门轻轻关上的声音,温美珀灿烂的笑颜倏地垮下,取而代之的是对自己极端的厌恶。

    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被讨厌得很彻底吧!明知道她喜欢他,可他却残忍地对待她、伤害她,但是——

    唯有让她讨厌他、痛恨他,她才会是安全的,就算再不愿意,他也必须这么做!

    “是吗?总裁他真的这么说?”听完路晓恩的含泪泣诉,梁景书是真的为她感到心疼,他轻轻抹去她颊边的泪珠,无声地叹气。

    他知道总裁为了保护晓恩肯定会疏远她,却没想到会用如此激烈的方式,在说出那么残酷的话之后,还能有挽回的余地吗?

    他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我恨他!更恨自己的无知。”路晓恩咬牙切齿地道,美眸早已哭肿。

    她是个笨蛋!而且还是识人不清的白痴,才会错把混蛋当好人!

    “别哭了。”深深叹口气,梁景书为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妹子感到不舍,如果温美珀真是游戏人间的花心太少就算了,但是他不是呀!他是为了保护她才说出这些狠心话,让他这个中间人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景书哥,为什么你不先提醒我呢?”咬住唇,路晓恩哽咽地埋怨,“我若早知道他是花心大少,我一定会闪得远远的。”

    “晓恩,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该事先提醒你的。”

    “怎么办?我真的觉得好丢脸。”高傲的自尊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强烈的痛苦快将她逼疯了。

    她怎会爱上温美珀这样的男人?怎么会……

    “别哭,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粱景书轻声安慰。

    “景书哥。”路晓恩很委屈地偎进他怀里,泪水像断线珍珠般滚落。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好的。”粱景书轻轻拍抚她的肩,两道浓眉蹙紧。

    “美珀,怎么了?瞧什么瞧得那么出神?”不远处,正朝他们方向走来的一对男女停下脚步。

    “没什么。”温美珀收回目光,沉静的俊颜教人读下出心思。

    “该不会是看见你心爱的女人哭倒在梁景书怀里,感到很不是滋味吧?”金蔷儿挑挑眉,很故意的问。

    “不是。”不着痕迹的蹙眉,旋即舒展开来,温美珀毫不犹豫地回答。

    “其实,在那天听见你说她是你的女人后,我就对你彻彻底底的死心了,因为我知道你是有感情洁癖的人,没有一定程度的喜欢,你万万不会说出那句话——”金蔷儿话声微顿,扬眸瞅他。“既然如此,你还是决定要这么做吗?难道你不怕她对你心灰意冷:永远的离开你?”

    温美珀和温玉遥的纠葛她是清楚的,她会一口答应帮这个忙,是因为当不成情人还是可以当朋友。更何况以她金家的身分背景,温玉遥是不敢把歪主意打到她头上的。

    所以她当下变成最安全的人选。

    “我又能怎么做?”温美珀摇摇头自嘲道。“没有任何事比她的安全来得重要。”

    这个男人分明是很爱很爱路晓恩,才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吧!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就陪你演这场戏。”金蔷儿没好气地回答。拜托,她现在正失恋耶!他也稍微斟酌一下言词行不行?

    定定心神,温美珀偕同金蔷儿走向梁景书,瞧也没瞧哭红双眸的路晓恩一眼,完全无视她的存在。“景书,这两天公司的事麻烦你了。”

    “总裁要离开?”粱景书怔住。

    “我答应要陪蔷儿出游,过几天才会回来,公司的事就麻烦你帮我处理了。”温美珀笑着说,身旁的金蔷儿也很配合地挽住他的手。

    过几天才回来?代表会过夜的意思吗?

    闻言,路晓恩不禁娇躯一僵,但她还是没抬头,仅是瞪着自己的鞋尖。

    听不见、听不见,这个恶魔说什么话她都听不见。但是为什么就算她这样想,泪水还是很不争气的往下坠……

    “总裁——”梁景书眉头皱得更紧。他下懂,有必要不这么重的猛药吗?做做样子就好了,为何一定要这样刺激晓恩?

    “景书,你该明白我的意思。”温美珀先一步打断他要说的话,深深睇了路晓恩的发心一眼,故作亲密地搂着金蔷儿和她擦身而过。

    的确,他是故意的,将路晓恩逼得越远,她就会越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