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冷血总裁的告白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抹黑影潜伏在墙边,先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再三确定无人经过后,才溜进办公室内,目标是总裁办公室里偌大的办公桌。

    黑影从腰间取出钥匙,正要将抽屉打开……

    “你要找的东西在左边抽屉第二格,需要我拿给你吗?”闲凉的声音自黑影身后响起,黑影削瘦的身躯一僵。

    “温玉遥,你不该沉不住气的,你就这么想要得到整个汉煌集团?”温美珀的语气好生惋惜,他打开电源开关。

    办公室里立刻大放光明,温玉遥见事迹败露,也不想多做解释,慢吞吞的转过身。

    “放警告信、装窃听器,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我是念在我们是堂兄弟才不揭发你的啊!”环胸靠在墙边,温美珀冷冷睇着他。“无论你如何扯我后腿,我都能容忍,但是你不该对路晓恩下手的,那是我的禁忌。”

    “正因为我们是堂兄弟,为什么汉煌集团由你继承,而不是由我?”温玉遥不甘心地问,俊逸的脸庞微微扭曲。

    “本来你有机会的,如果你父亲别因一时贪念掏空公司的话,你真的有机会。”谁会想到掏空温氏的竟是自己的亲人?温美珀摇摇头。

    “我就是不甘心,论能力、论辈份,都应该由我继承才对!”温玉遥咬牙道。

    “人不该起贪念,温玉遥,这是你最大的败笔。”

    “既然事情都曝光了,你要怎么样都随你。”温玉遥怒哼。“但是那些教我做人的屁话我不想听。”

    “放心,我再狠也不会对自家人下手,”温美珀微微侧身,拉开办公室门,“只要你答应从此安分守己,我可以既往不咎。”

    “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温玉遥戒备的眯眼。

    温美珀无所谓的耸耸肩,做出“请”的手势。“我和你不同,我很看重亲人情份。”

    温玉遥深深看了他一眼,终于一步步往门外走。

    “记住,别再动那些歪脑筋,做个有钱有闲的温二少不是很好吗?”温美珀笑容灿灿地叮咛,轻倚墙边送他出去。

    温玉遥在与他擦身而过的刹那,突然抽出预藏的小刀往他刺去,完全没发觉一丝异芒从温美珀眸中闪过。

    抓到了!诡谲的笑痕浮现在温美珀的唇瓣上,有股阴谋算计的味道。他本来就没有这么好心,他是故意放松防备引诱温玉遥出手,再藉此事将他彻底踢出温家。啧啧!一向注重门风的温家是容不下一个伤人的凶手的。

    很有心机对不对?他从不否认自己心机深沉。

    “住手!”一声清脆的娇叱,两个男人都还来不及反应,温玉遥手中的小刀眨眼间已被夺去,肚子还吃了一拳。

    “晓恩?”眼看计画破局,温美珀惊讶地瞪着俏颜含怒的路晓恩出现在门口。

    他原本的计画是吃温玉遥一刀,等将他的所作所为公诸于世后,再故作好心的原谅他,而后将他逐出温氏家族永绝后患,但是,温玉遥还没摸到他的衣角,就已经鼻青脸肿的倒在墙边……

    到是谁是受害者?

    “你怎么可以……”完全没多看被扁得很凄惨的温玉遥一眼,路晓恩气怒难当地拉住温美珀的衣襟,清澄的美眸泛起泪光。“你怎么可以不问问我,就擅自做出决定!”

    “晓恩——”眼前的带爪野猫浑身散发出骇人杀气,温美珀的笑容有些僵。

    “你以为把我赶走就没事吗?如果你关心我就应该说出来呀!为什么要用这种该死的方式,我才不希罕!”路晓恩咬牙道。

    该死的,到底是哪个大嘴巴告诉她的?害他现在计画全乱了。

    “我原本想等事情结束之后,再亲自向你解释……”

    “我不要等到最后才知道!”她压根不想听的打断他的话,“我不要老是被蒙在鼓里,在你心中我到底算什么?你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笨蛋。”

    “晓恩,这件事我们回家后慢慢谈。”早该知道彻底惹怒她绝非明智之举,就算聪明如温美珀,现在也觉得难以招架。

    “为什么我们不能现在把话说清楚?”她危险的眯眸。

    “因为……”因为时间不对、地点不对,更何况还有个温玉遥躺在这里,不是告白的好时机吧?

    温美珀突然觉得很头疼。

    他很喜欢玩火,尤其像路晓恩这样如烈火般的女人,可他却忘记自己也会被烈火灼身。

    “温美珀,身为男人就该坦率一点!你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你对我没感觉,我现在马上就走!别再婆婆妈妈的!”路晓恩积压很久的情绪一次爆发出来。

    她的心思很单纯,为什么偏偏爱上一个心机重又不坦率的男人?他今天若是不亲口说爱她,她马上定,绝下回头。

    他以为游戏只有他能订规则吗?她也可以!

    “晓恩——”

    “你说不说?你不说我走了。”路晓恩撂下狠话转身欲走。

    “行、行,我承认我很爱你,打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很喜欢你了,只是一直没有说出口,”如此被人逼着说出心底话,温美珀还是头一遭,他将气嘟嘟的她拉回怀里。“故意说出难听话、和金蔷儿走得近,这些都是因为想逼走你,我是为了保护你。”

    “你刚刚说你什么?我没听清楚。”路晓恩故意冷冷的问,摆明要他再说一次。

    “我说——我很喜欢你,很爱你。”自知理亏的温美珀咬牙重复。

    很好!第二次交手,他依然一败涂地。

    “我还是没听清楚。”

    “我喜欢你!我爱你!”怪了,她是跟谁学的这么狡猾,越来越不可爱。温美珀不甘心地想,大男人的颜面荡然无存。

    “好吧!我就姑且原谅你罗!”心里甜滋滋的,路晓恩笑咪咪的说。忽地,她眼明手快将企图落跑的温玉遥一把拎回,狠狠踹向他的屁股。“温先生,请你先乖乖待在那里,别打扰我们甜言蜜语。”

    “前方这块地就是我未来的目标,估计半年内会到手,豪华商业区的计画又可以重新启动。”温美珀笑容满面的宣布,和路晓恩手挽着手在热闹的街道上散步。

    “就是这里呀?”路晓恩仰头看向前方的一个招牌,上头写着“幸福安养院”五个字。

    “嗯。”温美珀微笑颔首。

    “这是安养院呢!应该是让老人家安享晚年的地方吧!”她喃喃自语。

    “晓恩?”见她皱眉沉思的模样,温美珀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美珀,他们也和汉煌集团有金钱上的借贷吗?”

    “当然有。”当他放弃圣玛莉孤儿院时,他就马上看中这里,如今就等着收网。

    慢慢等、慢慢等,钓大鱼需要耐心的。

    “哦?”路晓恩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忽地,她亲热地挽住他的臂弯。

    “美珀。”

    “嗯?”嗓音太过甜腻,其中必有诈。

    “我们再来做个交易好不好?”她笑得美眸弯弯。

    “……”

    “如果我能凑得“幸福安养院”借款的一半,你就捐肋他们。反之,我就当你的奴隶一个月。”

    额上青筋隐隐爆眺,温美珀脸上的笑容已挂不住,基本上这个交易一点都不公平。想必路小姐无本生意玩上瘾了,说好听点是凑来的,说不好听还不是从他的荷包里拿!

    “你不愿意?”见他不吭声,路晓恩美眸倏然眯细。

    “……”

    “美珀!”

    “随你吧!”拗下过她,温美珀只好认输。

    再这样玩下去,他梦想中的豪华商业区何时才能成真?

    唉~~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奸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