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想大声说想你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妈咪,你在忙啊?”米瑶探出头,笑得贼兮兮的。

    “有事吗?”她的宝贝女儿从不靠近厨房的,怎么今天突然反常?

    “没有啊!”米瑶不自在地走进去。在这屋于住了二十多年,厨房是她最少来的地方,她只需要知道冰箱在哪里就好。“看妈咪这么辛苦,想来帮忙。”

    “帮忙?”米妈妈扬眉,不是很相信。

    这丫头是她怀胎九月生的,她会想进厨房帮忙,除非天要下红雨。

    “凡事总要学学看嘛!”总觉得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发现,米瑶笑得很腼腆。

    “你真的想学做菜?”

    “恩。”米瑶点点头。

    “怎么突然有兴趣?”她原本已经不抱希望,以为女儿这辈子吃外食就可以过日子。

    “身为女人,偶尔要能拿出一、两样菜出来见人。”哼!手艺不错有什么了不起?她只是不想学而已,如果她肯动手,保证那个姓艾的女人只能靠边边立正站好。

    “有男朋友了?”米妈妈敏锐地问。

    只有伟大的爱情才能让一个人转性。

    “耶?”没来由的感到心虚,米瑶连忙摇手。“才没有,是自觉,是身为女人的自觉。”

    “是这样吗?”米妈妈一脸狐疑。

    “妈咪总不想女儿嫁出去,却什么事也做不好吧?”米瑶干笑,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妈咪要教我的第一道菜是什么?”

    是红烧狮子头?还是茄汁明虾?麻婆豆腐也可以,最好端出去时能有家中不传之密的感觉。

    “蛋炒饭。”米妈妈在短暂的思考过后,终于回答。

    “蛋……什么?”她不禁错愕。

    “蛋炒饭啊!”米妈妈一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表情。

    “妈咪,人家不要蛋炒饭啦!”米瑶跺足。“那个人家已经会了。”当艾绮臻端出来的都是名菜的时候,她却端出蛋炒饭,这样子怎么见人嘛!

    说不定韦柏伊还会用那副标准的讥诮嘴脸说:米小姐,蛋炒饭市场就有在卖了,一份五十元。

    “你炒的蛋炒饭能吃吗?”米妈妈板趄脸。“你父亲自从逞强吃了你的爱心炒饭后,足足一年看到炒蛋就反胃,你还敢说你会?”

    “那是第一次没经验……”米瑶小小声地嘀咕。

    就说盐巴和味精放错呀!

    “要就从最基本的开始学起,不然你就乖乖的回客厅当你的大小姐,少进厨房碍手碍脚.”眼看接近晚餐时间,处理好的菜都还没下锅,米妈妈下最后通牒。

    “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学其他的菜啊?”

    “看你什么时候能将蛋炒饭学好啰!”米妈妈挑挑眉。

    “妈咪……”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米瑶撒娇。

    目前战况危急,有强劲的情敌出现,她没时间慢慢磨啦!

    “撒娇是没有用的,我不像你父亲那样心软,如何?考虑好了吗?”别以为装可怜有用,她扮演的可是严母的角色。

    “好吧!”眼看母亲不动如山,米瑶终于不甘不愿地点点头。

    “这才是我可爱的乖女儿,真听话。”米妈妈绽出笑容。

    很哀怨地转身走出去,米瑶突然觉得窗外的天色好黯淡。

    要和艾绮臻一决高下,可能还要很久吧?

    “老婆,”米爸爸下班回到家,看见餐桌上又是蛋炒饭,终于忍不住变成苦瓜睑。“我们每天都吃这个啊?”

    虽然不错吃,但天天吃也会怕吧?

    米妈妈扬眸看了他一眼,笑笑没说话。

    “老婆,家用不够可以说,不用过得这么节俭。”米爸爸哀声叹气。

    每个月将大半的薪水双手奉上,却老是吃蛋炒饭、饭炒蛋,他都不禁怀疑老婆偷藏私房钱了!

    “别一直和我抱怨,最近几天的晚餐不是我负责的,”米妈妈意味深长地看向正在收拾厨房的米瑶。“是你的宝贝女儿。”

    “瑶瑶?”她不是不想当黄脸婆,所以一直抗拒进厨房吗?

    “她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现在干劲十足呢!”原本以为她会三分钟热度,没想到百战不懈。

    “味道还挺不错的。”回想起之前的惨痛经验,米爸爸有感而发。

    “恩,我也觉得,”米妈妈一脸骄傲。“她已经及格了。”

    “瑶瑶怎么不一起过来吃?”

    “她要出去。”约略猜得出女儿心仪的对象是谁,米妈妈掩唇偷笑。

    “出去?去哪里?”

    “不能说,是秘密。”既然女儿保密,她当然也得跟着装傻。

    “秘密?”米爸爸惊叫。

    “爸,你回来啦?”已经将炒饭打包好准备带走的米瑶笑着和爸爸打招呼。

    “是呀!你要出去?”问老婆不行,问女儿总可以吧?从小瑶瑶和他最亲,她一定会实话实说。

    “恩。”

    “去哪里啊?”见她手上还拎着香喷喷的饭盒,真教人不放心,该不会被某个坏男人拐走吧?

    美眸眨了眨,米瑶摇摇头。“不能告诉你。”

    万一让爸爸知道她去找韦柏伊那多尴尬?两家可是邻居耶!

    “不能说?”再次受到打击的米爸爸当场石化,耳边仿佛还能听见冷风的呼呼声。

    小女孩长大了,已经不爱爸爸了。

    “是啊!不能说。”米瑶还是笑得极甜。“爸爸再见。”

    “啊……再见。”失神的挥挥手,米爸爸极度哀怨的回头看着亲亲老婆。

    小米瑶以前多可爱啊!见他一回家就赖在他大腿上撒娇,现在却藏有小秘密……

    呜呜,当爸爸的真可怜。

    “柏伊,你终于回来丁,瑶瑶等你好久了。”韦柏伊一踏人家门,就看见两名笑得过度灿烂的女人和他招手。

    米瑶为什么会在他家里?

    “哈啰!”露出甜死人不偿命的招牌笑容,米瑶笑得眼都眯了。

    似乎嗅到空气中算计的味道,韦柏伊有刹那间的迟疑,他在考虑是否该转身就这样他的生命好像会安全一点。

    别人他是不清楚,但当米瑶对他这样笑的时候,保证有其他企图。

    “韦柏伊?”等不到善意的回应,米瑶扬眉。

    “嗨!”顿了几秒钟,他终于有了回应。

    “你快过来尝尝看。”迫不及待地指着自己特地送过来的餐盒,米瑶像个小朋友一样兴奋。

    “什么东西?”

    “你的晚餐。”她眨眨眼。

    “我的晚餐?”韦柏伊狐疑地看看母亲。

    “今天瑶瑶帮你送晚餐过来,我什么吃的也没准备。”韦妈妈朝他挤眉弄眼,笑得暧昧。

    看了眼放在餐桌中央的KITTY便当盒,他不禁怀疑这是不是整人游戏?

    他和米瑶上回才不欢而散不是吗?今天怎么突然好心送晚餐过来,里头该不会放了泻药吧?

    “你怎么不吃?”小手半撑着下巴,米瑶一脸期待。

    为什么不吃?因为他还在质疑食物的安全性。是否该送去化验一下?

    “快吃啊!还热着呢!”韦妈妈跟着鼓吹。

    原本以为呆头儿子和瑶瑶已经没希望了,现在看起来,嘿嘿!来日方长嘛!

    韦柏伊抬头看了妈妈一眼,终于慢吞吞的打开便当盒。人家的母亲是保护儿子不受伤害,他家的母亲大人却不断把他往陷阱推。

    “炒饭?”他错愕。

    她特地送过来的便当竟是再简单不过的蛋炒饭?

    “干嘛?看不起炒饭喔?”米瑶脸蛋微红,“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喔!”

    黑眸透过镜片一瞬也不瞬地望住她,韦柏伊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咦?瑶瑶公主亲自下厨?该不会是被他那天的话给刺激到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蛋炒饭也是有学问的。”米瑶别过脸轻声嘀咕,粉颊微微热了起来。

    她花了一星期反覆练习才敢端出来见人,就算没有辛劳也有苦劳吧?

    “我只是好奇你何时也喜欢下厨了?”就算里头真的放泻药也只有认命了,他试吃一口。

    恩,还不错,不会太油,饭粒也不会太干。

    “会下厨没什么了下起的,纯粹看个人愿下愿意而已,”米瑶说得一副厨艺过人的模样,意有所指。“也没什么好得意。”

    总觉得她话里有些挑衅,却又想不通她的对象是谁,韦柏伊浓眉微蹙。

    “干嘛又用这种眼光看我?”米瑶不安地拢拢长发。

    “我在想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他贴近她耳边,刻意压低音量,不让韦妈妈听见他们的对话.“这不像你,米瑶。”

    说话的热气轻轻吐在耳边,教人忍不住心头小鹿乱撞。米瑶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以掩饰自己的不安。

    “不然我是什么样子?”

    “骄纵、任性、脾气恶劣、蛮不讲理、虚伪……”

    眼看他数落自己的缺点越说越开心,米瑶漂亮的脸庞微微扭曲,强忍住拿KITTY便当盒扁他的冲动。

    原来他是这样想她的,很好,没有关系,她下次肯定会在他的便当里多加一些料。

    “怎么突然不说话了?”话声一顿,韦柏伊挑眉。还不反驳,更不像她喔!

    “我在忍。”她狠狠的咬紧唇。

    “忍?”

    “如果不忍住,我怕我会在你家扁你!”她咬牙切齿的回答。

    厚~~她怎会喜欢这种人啦?真是气死人了。

    米瑶疯狂追求B计画启动。

    时间:星期日早上六点。

    地点:幸福社区七楼B室.

    对象:一头乱发目露凶光的邻居。

    目的:手到擒来。

    “早安。”韦家大门才打开,米瑶立刻笑容粲粲的和他打招呼。

    先是恶狠狠的瞪了她三秒钟,韦柏伊才回头瞄了眼墙上的大钟。

    “米小姐,你吃错药了吗?”这是他唯一想对她说的话。“清晨六点狂按我家门铃?”

    “咦?你不知道吗?”浓密的长睫眨了眨,米瑶故作吃惊的反问。

    “知道什么?”大手爬梳过浓密的黑发,他没好气的应。

    “今天是幸福社区一年一度的健行活动啊!韦妈妈没告诉你?”一头长鬈发分别束在耳边,只上了薄薄底妆的米瑶今天看起来特别清纯可人。

    她眨着那双超级无辜的大眼睛,让韦柏伊一股气闷在胸口吐不出来。

    “健行?”浓眉微蹙,他压根不相信她说的。

    通常健行、登山这类名词绝对不会和米瑶扯上关系,她宁愿窝在家里大睡美容觉,也不愿出去做任何可能危及她白嫩雪肤的行为。

    晒太阳容易会有斑喔!这是米大小姐的口头禅。高中三年读她隔壁班,发现米大小姐一个月四堂体育课有三堂请生理假。

    她的生理构造果然和人家不一样。

    “是韦妈妈约我一块儿去的。”米瑶继续笑嘻嘻的说。

    他家的母亲大人?何时母亲大人跟眼前的麻烦女人这么要好了,他怎么不知道?

    “和我聊了这么久,你不请我进去?”没想到一向西装革履的韦柏伊穿起随性的家居服,看起来还有几分颓废的性感。

    嘿嘿!她的眼光果然很好,不是极品她不爱。

    “真的不请我进去?”她挑眉。

    不甘不愿地侧身让她进屋,韦柏伊从她身上嗅出算计的味道。

    这女人不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瑶瑶,你这么快就准备好了,我还以为你会赖床呢!”韦妈妈从房间走出来,手中拎着昨晚准备好的背包。

    “韦妈妈,您要带那么重的东西去喔?”米瑶小小吃了一惊。

    健行不就走走路吗?东西带太多只会苦了自己。

    “雨具、矿泉水、帽子,这些都是必备品,一定会用得着,”韦妈妈笑着解释。“没关系,我都多帮你准备了一份。”

    是这样吗?

    米瑶低头瞄了眼自己的小腰包。她只放了隔离霜、防晒乳、护唇膏和一些零钱……

    果然行家就是不一样,她准备的像要去败家一样。

    韦柏伊淡淡的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个女人,薄唇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笑,神情放软。

    米瑶虽然是个闯祸精,不过倒是很懂得讨老人家欢心,有她陪母亲也好,不然他下班的时间不固定,母亲一个人待在家里挺闷的。

    “祝你们玩得愉快,”韦柏伊朝她们挥手。昨晚熬夜到凌晨三点,他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陪她们闲聊。“我回房去睡了。”

    “站住!”米瑶飞快的叫住他,如果他不去,她这趟健行又有什么意义?“如此健康有意义的活动,你不去参加不觉得可惜吗?”

    健康有意义?这句话如果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他或许会相信,但从米瑶的嘴里讲出来,可信度大大降低接近于零。

    “昨天我熬夜加班,急需补眠。”

    “你没听说过吗?人活着就要动,不动变植物、再不动变矿物,你该不会想当化石吧?”米瑶低头看着自己纤长的玉指,笑得很诡异。

    黑眸微微眯起,韦柏伊听出她话里的挑衅。

    “男人啊~~”米瑶故意将尾音拉得长长的,小手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扬着风,火上加油的企图更明显。“千万不要还没三十岁就只剩一张嘴能动。”

    “……”

    “当然这只是个建议,如果你还是不行,我绝对下会勉强你。”米瑶起身伸伸懒腰。“韦妈妈,我们出发吧!”

    认识他二十多年,哪会不知道他的致命伤?米瑶非常故意的说。

    “米瑶,你站住,”什么叫作不行,事关男性尊严非要争一口气不可,就算回家累到瘫也认了。“好,我就去。”

    韦柏伊冷冷丢下话。

    今天天气很好,艳阳高照、晴空万里,典型出外踏青的好日子,光闻到草香泥土香就让人感到热血沸腾啊……

    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种活动。

    米瑶一张俏脸被晒得红扑扑的,黏湿的长发贴在耳边,原本干净清爽的衣裤如今很不赏脸的黏在身上,她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有多狼狈。

    抬眸望着前方仿佛永无止尽的婉蜒山路,她不只一次后悔这个馊主意。韦柏伊喜欢朴素健康型的女孩子关她什么事啊?她干嘛如此委屈自己?简直是亲手把自己推入火坑。

    米瑶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两条腿痛得不能走路,仿佛还能闻到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异味。反观身旁的男人轻松自在、脸不红气不喘的,真教人生气。

    可恶!失算。

    “你还好吗?”走在前头的韦柏伊转头笑问一路上嘀嘀咕咕的女人。

    “我很好,不劳您烦心。”咬咬牙,米瑶拿手帕抹去额上的汗珠。

    厚~~手帕都可以拧出水来了。

    “如果不行,千万不要勉强。”说他是爱记恨的小人也行,他早上好像不知在哪儿听过这句话。

    忍不住扬眸瞪他,米瑶不禁怀疑自己究竟是喜欢他多些还是气他多些?他现在就让她恨得牙痒痒的。

    “我米瑶的字典里没有不行两个字!”

    看着她倔强的俏脸,镜片后的黑眸眸光一闪。

    “路程还有一半呢!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有时候他就是忍不住想逗逗她,喜欢看她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

    “姓韦的,你听不懂国语吗?我说我可以。”明明脚痛得快断了,米瑶还是抬头挺胸大步大步向前走。

    若说米瑶有什么优点,就是绝不半途而废。

    “干嘛那么认真,走出萝卜腿就不好看啰!”他继续闲凉的说。

    “本姑娘天生丽质,不知道什么叫萝卜!”可恶!真想拔光他的牙。

    “拿去,”笑了一下,韦柏伊将矿泉水递给她。“给你补充水分。”

    原本白皙的小脸如今鼻头晒得红通通的,瞧上去好可爱。

    “咦?这么好心?”米瑶狐疑地扬睫看他。

    刚刚不是还一副不气死她不罢休的模样吗?

    “说谢谢就对了。”他挑眉。

    “该不会水里加了料吧?”

    “你到底要不要?”

    “谢谢。”深深看了他一眼,米瑶粗鲁的抢过手,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啊~~有水真好。

    早知道就别带什么防晒乳、护唇膏,一点用处都没有。

    “耶?韦妈妈怎么不见了?”她匆地回头。

    “她已经走到最前面去了。”他平静地答道。

    终于想起来了。还说要陪母亲来健行,她别拖累人家就不错了。

    “最前面?”米瑶一脸震惊,看着前方弯弯曲曲的山路和密密麻麻的人头,她突然感到一阵晕。

    路程果然还很远啊!等她走完全程,可能小命剩半条。

    “你下去陪韦妈妈?”偷偷叹口气,米瑶问。

    看他神清气爽的样子,可能来来回回跑个两、三趟没有问题。

    “我老妈已经走习惯了,这点山路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倒是你,如果半途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担当不起。”看她举步维艰、摇摇欲坠的模样,他已经做好随时要背人下山的心理准备。

    “你是特地停下来等我?”

    “当然。”米大小姐的腿是拿来逛街,而不是拿来运动的,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言之意你是在担心我啰?”心里有些喜孜孜的,米摇挑眉反问。

    “可以这么说。”瞧着她晒红的小鼻尖、水亮灵活的大眼睛,他突然心中一动。

    其实她不闹脾气的时候挺可人的,不过这种机率极低,可遇不可求。

    矣~~

    “算你还有点良心。”她睨了他一眼,粉唇微扬。

    “喂!你老实告诉我,我真的有你上次说得那么糟糕吗?”米瑶的语气有些撒娇。

    “没有,我是逗你玩的。”就算有,经过这几年他也已经麻木了。

    “恩哼!”扬高尖尖的下巴,米瑶轻哼。

    她也知道自己没那么糟糕,全是他恶意毁谤。

    “还有,你做的炒饭很好吃,”他由衷的补充。“比我想像中好多了。”他原本还以为自己会被毒死,没想到他还能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

    “恩哼!”还是一样的回答,米瑶唇办的笑容甜腻。

    其实他们这样的关系很好啊!可以斗嘴又能谈心,为什么偏偏有个路人甲要来插一脚呢?

    这个从小住在她隔壁的书呆子她是不会放手的,她绝对会把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