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想大声说想你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风轻拂,带着微微的凉意,手牵手从电影院走出来的男女感情很好,艾绮臻扬眸望向心仪的男人,脸上笑容甜美。

    “柏伊……”脚步停了下来,艾绮臻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恩?”

    “我们交往也一个多月了,是否该去拜访伯母?”她试探性地问。

    闻言,韦柏伊不禁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她这么积极。

    “我很想认识韦妈妈,”艾绮臻的表情认真。“能把你教养成这么好的男人,我相信韦妈妈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他家的母亲大人的确很好相处,不过这样会不会太急促了点?

    “怎么?你不愿意?”见他又沉默,艾绮臻娇嗔。

    她发现,或许自己喜欢他,比他喜欢自己多一些。

    “我怎么可能不愿意,我回去安排一个时间。”他轻吻她的额心。

    绮臻是个好女人,聪明、体贴、有主见,不会动不动要小姐脾气,几乎挑不出缺点,只不过他觉得他们之间似乎少了些什么……

    感情在某个阶段停滞住了。

    “我这样说,你可别以为我很大胆,”见他答应,艾绮臻终于松口气,“其实我很紧张的。”

    “有什么好紧张的?如你所说,我妈很好相处。”黑眸半垂,掩住了眼底复杂的眸光,他刻意忽略心中的迟疑。“我也希望你能认识我的家人。”

    “……这针从这里绕过去,毛线再从这里绕过来,对,就是这样,你做得很好。”

    “耶?我学会了?”看着手中已有雏形的毛织品,米瑶高兴地低呼。

    “你先这样织织看,这是最基本的织法。”

    “谢谢韦妈妈。”

    “不客气,”韦妈妈腼腆的摇手。“不过,瑶瑶,我没想到你会对这种东西有兴趣。”

    “凡事总要试试看嘛!”米瑶笑着回答。

    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织出围巾的一天,真是太神奇了,杰克。

    “瑶瑶,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厨房帮柏伊热菜,他差不多该回家了。”韦妈妈看她织围巾的动作没有太大问题,于是站起来。

    “恩,您去忙,不必顾虑我。”舒服地蜷曲在沙发上,米瑶继续专心地玩她的棒针,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家般自然。

    当韦柏伊开门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又出去瞄了眼门牌号码。七楼B室,这是他家没错啊!为什么这种时间她会出现在他家的沙发上?还穿着米老鼠图案的家居服咧!

    “米瑶?”轻轻的关上门,他有片刻的错愕。

    “嗨!你回来啦!”米瑶笑咪咪的和他打招呼,再自然不过。

    “你最近是不是很常在我面前出现?”他一直有这个疑问。

    总觉得出门上班前看到她、下班回家也看到她,甚至外出买个东西都能巧遇。

    “就跟你说了咩!我是来陪韦妈妈的。”她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其实这是她的小计谋之一,无时无刻都出现在他身边,让他习惯她的存在。

    就像空气一样无孔不入,嘿嘿!

    “我怎么闻到企图的味道?”他挑眉。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米瑶反问:“我会对谁有企图?难道是对你吗?我只是和韦妈妈很谈得来,你别胡思乱想。”

    话虽说得理直气壮,她的心却跳得厉害。她的确是对他有企图啊!

    “不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戏,不过你喜欢来陪我妈,我很欢迎,”不想再猜她肚子里打什么鬼主意,他转身往房里走。“不过别留太晚,米妈妈会担心的。”

    反正他也不讨厌看到她,还觉得挺自然。真是见鬼了。

    “如果留太晚,你要送我回家吗?”

    “米小姐,如果我没记错,你家好像在我家隔壁!”他送她一枚卫生眼。

    “送女孩子回家,是男人该有的绅士风度。”

    回应她的是一阵沉默,已经进房更衣的韦柏伊懒得和她斗嘴。

    咬着唇,米瑶露出自己才懂的贼笑。

    看来她计画的第一步已经成功,韦柏伊对她出现在他家里已经感到见怪不怪,还觉得很习惯。

    如果她唤韦妈妈一声妈,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同样没反应?

    “瑶瑶,你帮韦妈妈一个忙,”韦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她还不知道儿子已经到家了。“我的老花眼镜放在浴室里,你帮我拿出来好吗?”

    年纪大啰!不戴眼镜什么都看不到。

    “恩,没问题——”米瑶兴匆匆地奔到浴室前,想也没想的一把拉开门。

    “耶?啊——”她发出恐怖的惊叫。“你、你、你——”

    上身半裸的韦柏伊忍不住狠狠的瞪她一眼,“你闭嘴。”

    到底谁才是受害者啊?她别恶人先告状行不行?他都不怕春光外泄了,她这个女色魔在鬼叫什么?

    “你干嘛不穿衣服?”米瑶掩着脸连忙背过身。

    “我正准备洗澡,你听过有人穿衣服洗澡的吗?”他没好气地应。幸好他还有穿裤子,不然不就被她看光光?

    “那你、你为什么不锁门?”受到极度惊吓和刺激的米瑶埋怨地问。

    没想到他瘦归瘦,宽厚的胸膛挺结实的,让人好想——摸摸看。

    “我也想上锁,只可惜没有机会。”他忍不住嘲讽。

    他的手来不及碰上门锁,敞开的浴室大门就已经在喊“欢迎光临”。

    啧!

    啊咧?他言下之意该不会是嫌她太莽撞?

    米瑶的粉颊红到不能再红,乱烘烘的脑袋一时间也想不出其他话反驳。

    如果他已经开始洗澡,说不定她会看到不该看见的,那她岂不是当场喷鼻血?

    哦喔!她不能再想了。

    “拿去。”没想到洗个澡也不得安宁,韦柏伊叹口气,把母亲的眼镜递给她。

    “什么东西?”还是不敢抬头看他,米瑶小小声的问。

    “眼镜。”

    “哦!”小手胡乱的摸摸摸,米瑶的脸就是不愿转过来。

    “在这里。”他叹口气,一把抓住她的手,将眼镜塞进她手里。

    她到底在摸哪里啊?

    她尴尬的接手,眼角余光不自觉又瞄向他宽厚的胸膛。

    糟糕!不用等到看到不该看的,她现在就想喷鼻血。

    “你还不出去吗?”见她还挡在门口,他挑挑眉。

    “我、我走了。”低着头,米瑶手忙脚乱的走出去,临走前还差点撞到门板。

    黑眸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韦柏伊突然轻声笑了开来,先是浅浅的笑,后来变成无法抑制的狂笑。

    没想到平时趾高气扬的米瑶,在看到半裸的男人后竟会害羞成这副德行,他还以为她早看习惯了,没想到她居然这么紧张。

    瞧上去……好有趣,呵!

    “原来你就是艾小姐,长得真漂亮,我常听柏伊提起你。”坐在艾绮臻正对面,韦妈妈笑嘻嘻的说。”韦妈妈夸奖了。”艾绮臻害羞地看了韦柏伊一眼,后者给她一个打气的笑容。

    “咻~~咻~~”倏地,喝饮料的奇怪声响杀风景的响起。

    韦柏伊额上青筋微跳,努力装作没听见。

    “上回柏伊告诉我艾小姐厨艺很好,这年头已经很少女孩子愿意下厨了,艾小姐真不容易。”韦妈妈继续笑说。

    “伯母叫我绮臻就行了,”她微笑,“我的手艺只是还可以,怎能和伯母比,是柏伊把我说得太好了。”

    “咻~~喀啦喀啦~~”这回除了喝饮料,还外加玩冰块的声音。

    韦柏伊原本只是微跳的青筋,现在已经有绷断的危险。

    “艾小姐以后常来我们家走走,柏伊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回来呢!”韦妈妈还是执意客气的称呼她。

    当然住隔壁的瑶瑶不算在内。

    “我会的。”

    “嗝~~”长长的打嗝声响起。

    “……”

    “……”

    额角滑下三条黑线,无法再装作没听见的艾绮臻和韦妈妈尴尬地互看一眼。

    “咳、咳,”再也隐忍不住,韦柏伊一把揪住不该出现的路人甲往厨房里拖。

    “你过来一下。”

    “咦?耶?”手中的杯子来不及放下来,米瑶已经整个人被拖进厨房。

    “你干嘛那么粗鲁?抓痛我了。”揉着差点瘀青的手臂,她皱眉嘀咕。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韦柏伊咬牙问。今天是他带女友回家的日子,她来凑什么热闹?

    “我不能来吗?”米瑶无辜地反问。

    “当然。”这问题不是废话嘛!

    “为什么不行?”

    “你不觉得你的出现很突兀?”

    “不会啊!我来帮韦妈妈鉴定,现在的坏媳妇这么多,我当然要帮忙多注意。”米瑶眨了眨她的大眼睛。

    太阳穴隐隐抽疼,他有股把她吊起来打屁股的冲动。

    “这应该不劳你费心吧?”韦家未来的媳妇和米家的小公主有什么关系?

    “你说这句话就不对啰!韦妈妈对我那么好,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我当然要懂得回报。”

    “但也不是回报在这种地方。”他黑眸微眯。她摆明就是来乱的。

    “喂,你很喜欢她吗?”顿了下,米瑶突然问道。

    “什么?”话题什么时候到这儿来了?

    “真的很喜欢吗?”米瑶靠过去,他反而退了一步。

    他鼻尖充斥的都是她的香气。

    “关你什么事?”

    “为什么不关我的事?”在外面见面也就算了,如今还带回家里来,她真的要生气啰!

    她微恼的神情让他怔仲,原本要她离开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她大小姐在不高兴什么?他又惹到她了吗?

    “如果说我也喜欢你呢?”她噘着粉唇,一脸认真。

    “……”仿彿小时候的情景重现,他一听见她的告白就觉得头皮发麻。

    “怎么不说话?”

    “这个玩笑不好笑。”她从小就是个小魔女,麻烦得教人头痛。

    “我是认真的,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有别他僵硬的脸色,米瑶眼睛一瞬也不瞬地望住他,“而你呢?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别以为她很镇定,其实她的心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

    女友就坐在客厅,自己却在厨房被告白,韦柏伊现在的表情是说不出的诡异。

    “对你的感觉……”想了下,他含蓄的回答。“敬而远之。”

    “敬而远之?你确定?”美眸气恼地眯起,米瑶皱眉。

    这算什么烂回答啊?

    “确定。”为加强可信度,他用力颔首。

    她越想越生气。厚~~可恶!他到底要拒绝她几次啊?她有哪点比不上那个艾绮臻?

    匆地用力捧住他的脸,米瑶笨拙地吻上他的唇,还不小心撞上他挺直的鼻梁。

    面对米瑶用力“撞”过来的吻,韦柏伊连忙伸手往后撑住柜沿,以免两人因重心不稳而摔伤。

    这是……吻吗?

    没有躲避,他深邃的黑眸望住她绝美的脸庞,从她不住颤抖的眼睫瞧出她的紧张。

    “柏伊,你和瑶瑶在做什么?艾小姐还在等你呢!”韦妈妈的声音从客厅传来,打破他们之间诡谲的魔咒。“我们不是要去餐厅用餐吗?”

    听见韦妈妈的叫喊,米瑶慌乱地退开,她深深的凝睇他,粉颊泛起瑰丽的酡红。

    “我——”哦喔!瞧她做了什么,居然强吻他?

    韦柏伊眸光闱黝,静静的等她把话说完。

    “我、我并不是这样认为喔!”深深吸口气,米瑶强自镇定,神情倔强。“我相信你一定也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

    只是还不够多,所以他自己还没有发现。

    “……”他喜欢她?他有吗?

    有时他不禁怀疑她傲人的自信是从哪来的?

    扬眸又看了他一眼,米瑶连忙转身定出厨房。落荒而逃。

    “韦妈妈、艾小姐,我先走了,祝你们有愉快的一天。”她勉强笑笑,想溜之大吉。

    她刚刚实在太大胆了,所有的镇定都是硬装出来的。

    “瑶瑶、瑶……”见她脸色红得诡异,韦妈妈想叫住她。

    “再见。”大门飞快地关上。

    “呃,现在的年轻人真随性。”对厨房里发生的事心里隐隐有数,韦妈妈笑着帮忙打圆场。

    “恩。”艾绮臻若有所思地看了眼紧闭的门扉,又望向迟迟没走出来的男人。

    情况有些不大对劲,柏伊和米瑶之间的关系,似乎不像他口中所说的那样单纯。

    米瑶对他西言绝对不只是个邻居而已。

    而另一头,韦柏伊轻触刚刚被米瑶吻过的唇,她的吻技很生涩,甚至还撞痛他了,温温软软的触感还残留在上头。

    其实他可以躲开的,但是他没有,还对于她的吻感到有些心动。

    那个老是喜欢惹麻烦的女人……

    “和我母亲见面,你还习惯吗?”大手稳稳的握住方向盘,韦柏伊回头笑问。

    “伯母是个很好的人。”静静的,艾绮臻微笑。

    “我想和她相处,你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恩。”

    “怎么了?闷闷不乐?”敏锐的感觉出她有心事,他关心地问。

    “你——和米瑶很熟吗?”原本不想问的,终究还是问出口。

    “米瑶?”温和的笑脸依旧,韦柏伊不着痕迹的蹙了眉心。

    “你今天在厨房里似乎和她相谈甚欢。”

    “你很介意她?”

    “像她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说不介意是骗人的,”她一瞬也不瞬地凝睇他的侧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和米瑶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邻居。”说“玩”是客气了,应该用“吵架”来形容比较贴切。

    她从小就爱找他的麻烦。

    “看样子你们的感情很好。”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更别提像她这种一向主宰习惯的女人。

    “我们对彼此很熟悉。”他说得很含蓄。

    事实上,他俩对彼此的臭脾气和罩门都一清二楚。

    “我不喜欢她,”艾绮臻笑容倏然敛起,取而代之的是冷硬的神色。“她那种女孩子我很了解,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喜欢到处勾引男人。”

    她的话让韦柏伊隐隐感到不悦,他握住方向盘的手微紧。

    没错,米瑶的确很自恋,也很懂得运用自己的魅力,但她绝不是像绮臻所形容的那种女人。她最多就是爱慕虚荣、爱败家而已。

    “我这样说让你不高兴了?”艾绮臻扬眉瞥了他一眼。

    “我不喜欢你苛薄的样子。”他淡淡的解释。更不喜欢她批评米瑶。

    “我苛薄?”他的回答让她极不满意。

    她并不觉得她有说错,米瑶看起来的确就像狐狸精。

    “我希望你下次别再这样说她了。”他话说得很保留,态度却很坚决。

    “对你而言,米瑶是个连说都说不得的女人吗?”艾绮臻负气的问。

    米瑶或许很“卢”,但绝不会像她这样无理取闹。

    “不管她是怎样的女人,在背后批评人家总是不好的。”

    “是不能批评人家,还是不能批评米瑶?”艾绮臻挑出他的语病。

    “都不好。”她的话无预警地落在他的心上,韦柏伊愣了下,咬牙回答。

    脑海中匆地浮现米瑶爱撒娇、使脾气的模样,他心中的不悦无端端升高几分。

    “那你是怪我啰?”艾绮臻有些激动的问。

    “我没有。”他说的是道理,不是维护任何人。

    “如果我要你从此不和她往来,你办得到吗?”狠狠的咬住下唇,艾绮臻问。

    那女人太让她感到威胁了。

    “……”

    “你办得到吗?”她可以忍受任何事,甚至卸下女强人的光环当个百依百顺的小女人,就只有容许别的女人存在这一点她办不到。

    “绮臻。”她让他有点动怒了。

    他会喜欢她,就是欣赏她的明理,她现在提出的要求太荒谬了。

    他和米瑶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能决定要不要、好不好!

    “你回答我!”她的男人只能属于她一个人,她要求百分百的占有。

    “你今天太累了,我直接送你回家吧!”镜片后,黑眸冷芒疾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