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想大声说想你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瑶瑶,你今天没有要去陪韦太太吗?”米妈妈轻敲她的房门,“时间差不多了。”

    家里有一堆家事不做,偏偏要跑去隔壁韦家帮忙,态度已经表达得很明显——女儿长大了,芳心蠢蠢欲动啰!

    “我马上就出门。”米瑶凝睇着镜中的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

    都怪她昨天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说话就说话,没事强吻人家干嘛?搞得两人见面都尴尬。

    “我可以的,一定可以的,”米瑶喃喃自语,给自己不断加油打气。“只不过是个书呆子嘛!小时候是书呆子,长大还是书呆子,怎能逃得过我瑶瑶公主的手掌”做了长达半小时的心理建设,米瑶才打开家门就看见正好返家的韦柏伊。

    热气瞬间冲上颊边,米瑶极不自然地和他打招呼。

    “嗨!”她怎能忘记,对方是个很有男性魅力的书呆子?

    “听我妈说你没过来,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垂眸望住她绋红的娇颜,他十分平静地道。

    怎么?有本事偷吻他,却没本事面对他?

    “有点事耽搁了。”摸摸头、摸摸发,一向趾高气扬的米瑶突然胆小起来。

    “米瑶,你曾抢过别人的男友吗?”定定的看着她半晌,他忽然问。和绮臻争执过后,他心里绕来绕去都是这件事。

    “什么?”米瑶皱眉。

    她连场好好的恋爱都没谈过,何来抢别人的男友?

    这次又是谁在背后中伤她?长得妖娇美丽又不是她的错,不满可以去问米妈妈啊!她明明内心很保守的。

    不是她自夸,人家她……她还是在室的呢!

    “咳咳!我是说当第三者什么的……”他轻咳。

    第三者?

    米瑶美眸微眯,没好气地瞪他。“你干脆问我有没有给人包养算了。”

    搞什么呀?一回来就找架吵啊?别人误会她就算了……他是和她一起长大的耶!她像那种女人吗?

    可恶!

    “瑶瑶,”连忙伸手挡住她关上门的动作,韦柏伊只有自觉理亏的时候才会这样叫她,“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他深深叹气。

    “你也知道说错话了?”米瑶语气不佳,余怒未消。

    “对不起,我只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他只是不喜欢听到这样的闲言闲语,更不希望有这种可能。

    “只是什么?”

    “对不起。”他再次诚恳地道歉。

    “原谅你可以,但你先告诉我,是谁这样恶意毁谤我?”抆着腰,她微怒。

    事关她的名誉耶!这样说她的人真可恶,简直含血喷人。

    “没什么,我只是想证实而已。”他当然不会相信她是那样的人,但是若能听她亲口证实,他的心里会更舒服一点.

    “你问了蠢问题,欠我一次。”米瑶咕哝。

    刚才的问题真失礼。

    “我知道。”接了按太阳穴,他已经知道她的下一个动作——

    狠狠敲他一笔竹杠。

    “说吧!你要什么?”从小到大只要不小心得罪她,他总会惹上意想不到的麻烦。

    记忆最深刻的是帮她到处去排队收集限量版的hellokitty,他真搞不懂,没有嘴巴的猫哪里可爱了?

    啧!

    “看你的诚意啰!”总是无法生气太久,她淘气的扬扬眉,小女人的娇态教人心动。

    “悉听尊便。”

    “暂先保留,让我好好想一想。”

    “等你想到再告诉我吧!”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说错话就是要负责咩!

    “你还不进去?”粉唇微微上扬,米瑶用下巴点了点他家大门.

    眸光停在门锁上许久,匆地,他回头。

    “你还记得巷口的阿婆干面吗?”见她点点头,他又继续说道:“我刚刚回来时发现店还开着,要不要一块儿去吃?”

    “啊?”有些反应不过来,米瑶怔怔的望住他。

    他在约她吗?在她又向他告白之后?

    “要去吗?”看着她漂亮的脸庞表情呆滞,他有耐心地重问一次。

    “恩。”米瑶高兴地点点头,兴高采烈地跟在他身后。

    从前他们吵完架,总是会一块儿去吃巷口的阿婆干面,现在好像重温旧时候。

    黑眸瞄了眼她过于开心的娇艳脸庞,韦柏伊不着痕迹的蹙眉。

    米瑶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和她的外表截然不同,爱哭就哭、要笑就笑,说她任性也行、说她率真也可以,也没有一般女孩子爱计较的心思——

    他从以前就很容忍她的放纵,难道那就是所谓的喜欢吗?如果他真的喜欢,是不是代表这种若有似无的情愫已经很久了,而彼此还满足在这种模糊不清的界限?

    比朋友更浓一点点、又比情人再淡一些……

    “你在想什么?怎么都不说话?”米瑶好奇地眨了眨眼睛,美眸里的光芒亮得令人悸动。

    “在想一个麻烦。”揉揉眉心,他回答。

    “能让你这么伤脑筋,看来这个麻烦不小。”米瑶嘀咕。

    忍不住看了她一眼,韦柏伊薄唇微抿。

    麻烦大不大?问她啊!

    “瑶瑶,看来你心情不错,发生什么好事了吗?”筱芸用手肘推了推上班时偷笑的女人。

    “哪有?”粉颊心虚的一红,米瑶连忙摇头,“才没有。”

    “一定有!瞧你春情荡漾。”筱芸掩唇偷笑。

    “什么春情荡漾啊?你滥用形容词,我只是心情很好。”她佯怒瞪她。

    “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怎么?你答应谁的追求了?”爱慕米瑶的人前仆后继而来,偏偏她却从不接受任何一个人的追求。

    连开宾士敞篷车的小开在公司楼下等了一整天,她都不屑一顾。

    “我没有,我没有答应任何人的追求。”话虽这么说,她的笑容还是甜得可以滴出蜜来。

    “一定有问题,说来听听看,”她早就猜想米瑶看谁都不喜欢,肯定心中早有对象。“该不会和你家隔壁那只自大猪有关吧?”她敏锐的问。

    “什、什么?”镇定的面具破裂,她没想到筱芸会一针见血的识破。

    “看吧!看吧!心虚了喔!”筱芸笑得好诈。“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这么觉得了。”

    “你怎么知道?”知道露出马脚,米瑶咕哝。

    “我当然知道啊!你的眼睛长在头顶上,从来也不特别注意哪个男人,只有那个蓝飞电脑的工程师,你每见到他一次就要骂他一次,是否真应了那句“打是情、骂是爱”啊?”

    “筱芸!”见她越说越夸张,米瑶忍不住揑了她大腿一把,“够了,别胡说八道。”说得她脸红心跳的。

    “难道不是吗?”

    “他是我从小到大的邻居——”见到筱芸一副不相信的神情,米瑶终于松口。“好啦!我承认我是喜欢他。”

    “我就说吧!”筱芸很是得意,她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但是他很早以前就拒绝过我了。”一回想起来就生气。他从小就是那副瞧不起人的德行。

    “他拒绝过你?什么时候?”

    “小学三年级。”那真是她一辈子都洗刷不掉的耻辱。

    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原来你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暗恋他了。”看似花心的米瑶原来这么专情啊?

    真是看不出来喔!

    米瑶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说这么明白,是存心找死吗?

    “但是他不是已经有女朋友?”遭受怨毒目光攻击的筱芸顽皮的吐吐舌尖。

    “恩,”米瑶叹口气,纤指在桌上画圈圈。“但是我又向他告白了。”

    “又一次?”这么猛?不屈不挠?

    “我相信他对我也有那么一点感觉的。”米瑶极有信心的说。

    “他怎么回答你?”

    “他没有回答我。”米瑶无奈地耸耸肩。

    他永远只会用那种爱笑不笑,让她气得牙痒痒的表情瞅她。

    “所以你又被拒绝了?”基本上能连续拒绝米瑶两次的男人不是无能就是CAY

    “他没有拒绝我,只是没说话。”眼珠子一转,米瑶又扬起甜蜜的轻笑。

    “而且我们明晚还相约吃晚餐呢!”谁教他问了个蠢问题。

    “晚餐?”

    “就是晚餐。”

    “难怪你这么开心。”筱芸喃喃自语。不是她要说,这对男女的关系真的有些怪怪的。

    “柏伊,我想和你谈谈。”轻敲办公室的门板,艾绮臻采进头。

    自从那天争执后,他们一直处于冰点的冷战状态,艾绮臻再也受不了,率先打破两人之间僵凝的气氛。

    韦柏伊抬起头,眸光透过镜片落在她不自然的脸上。“欢迎。”

    争执不是他挑起的,冷战也不是由他先开始,如果有人想先示好,他当然欢迎。

    艾绮臻不安地看了他一眼,反身关门。

    “对于那天的事我很抱歉,你还在不高兴吗?”他是第一个见她生气却无动于衷的男人,他过于平静的态度教她不甘心又放不开。

    “我没有。”看着她松口气的神情,他慢吞吞的补上一句,“我只是不喜欢你批评我的朋友。”

    尤其是批评米瑶。

    表情微微一僵,艾绮臻咬住下唇。

    “抱歉,是我说得太过分了。”她轻声说。

    她委曲求全的样子让人心软,韦柏伊皱了皱眉,将剩下的话吞回肚里。人家都这样可怜兮兮的认错了,他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我们现在——”她偷偷的看了他一眼.“算和好了吗?”这几天她想了很多,她从不曾向谁低声下气过,偏偏这个男人她不想放手。他是不会向她低头的,她心知肚明。

    “我们有不好吗?”顿了下,他回答。

    这是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既不伤人也不会违背自己的良心。

    “所以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你可不能记在心里。”没听出他话中有话,艾绮臻娇嗔。

    “我不会的。”仔细端详眼前艳丽的女人,不确定感再次浮上他的心头。他当初是真的对她有好感,可不知为何如今却淡了?

    这不是第一次,无论他曾喜欢过谁,那份感情总会消失得很快,似乎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让他无法好好经营一段感情。

    这绝对不是个好现象。

    他有不祥的预感,仿佛就要掉入恐怖的深渊。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批评米瑶,我不是有心的,”事情已经谈开,艾绮臻也露出甜美的笑靥。“或许我是感到害怕吧!”

    “害怕?”眸光一闪,他问。

    像她这种极有自信的女孩子也有害怕的时候?

    “米瑶是个很有魅力的女孩子,韦妈妈喜欢她,你和她的感情又好,这些都让我感到不安。”

    “我和她感情很好?”他皱眉。

    难道她嗅不出他和米瑶之间随时会引爆的火药味?

    “我看不出来你们的感情哪里不好了?”艾绮臻微笑,“很少人可以像你们这样,只是很单纯,又是无话不谈的异性挚友。”

    单纯?

    脑海里匆地浮现米瑶向他告白时的娇媚神情,还有拙劣到不行的吻……

    真是见鬼了。

    “我想通了,我不该这么想的,”艾绮臻揉揉鼻尖,有些不好意思。“你们从小玩到大,要真有什么,也早该有什么了。”

    “……”

    “我不会再因为这件事发脾气,我不该如此想你和米瑶之间的关系,也难怪你会生气。”她是诚心的在认错。

    在爱情的游戏里,有时候退一步,不见得真的是退,而是一种手段。

    轻轻吸口气,韦柏伊一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突然感到有些头痛。

    “绮臻,”有件事她说错了,若要有什么,也是现在才会有什么。“我想——”

    “我们晚上去哪儿?”错也认了,娇也撒了,艾绮臻飞快的切入正题。“我们和好后的第一个约会,你不能拒绝。”

    “……”原本要说的话吞回肚里,俊颜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他深深望了眼前的女人一眼。有个念头忽然闪过,觉得艾绮臻不像外表那样直爽,反而有些心机深沉。

    “怎么不说话?”她笑问。

    “我今晚已经有约。”他答应米瑶要请她去吃全台北市最贵的烧烤——那个找到机会就敲诈的女人。

    “已经有约了?和谁?”艾绮臻脸色微变。

    他不哄她,她勉强可以忍受,反正太软趴趴的男人她也不喜欢,但是没把她放在第一位就是不行。

    “一个很久不见的普通朋友.”再笨的人都不会选在这时候报出米瑶的名字。

    “既然只是普通朋友,不能推掉吗?改期也行?”她皱眉。她都破例低头了,难道他就不能也退一步吗?

    “绮臻——”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块儿出去,哪有热恋中的情侣像我们这样?”她的口气有些冲。

    “知道了,我会处理。”是他的个性特别龟毛吗?怎么觉得有些女人远观很好,一旦熟悉就教人望之却步?

    他不禁想起米瑶,至少她表里如一,任性、骄纵、脾气坏,但绝不会和人玩猜猜看的虚伪游戏。

    想到米瑶,韦柏伊下意识瞄了话机一眼,头开始狠狠痛了起来。

    如果他真要取消与米瑶的晚餐之约,他的麻烦肯定大了。

    “你这只说话不算话的大猪,再见!”米瑶咬牙切齿地挂断电话。

    “瑶瑶,你心情不好吗?”筱芸敏感地嗅出身旁的女人浑身进发着杀气,百尺之内生人勿近。

    “当然不好。”明明已经约好,却莫名其妙遭人爽约:心情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又是你家隔壁的大猪惹你生气?”

    “除了他还会有谁?”米瑶眯细美眸。

    她怀疑自己是否需要心理辅导,为什么明明被他气得牙痒痒的,偏偏又喜欢得不得了?

    啊~~她快抓狂了啦!

    偷偷觑了眼足以刮下一层霜的俏脸,筱芸又好奇又怕扫到台风尾。

    “我能不能知道来龙去脉——”

    “不行。”米瑶一口回绝。

    若是让人知道对方爽约的原因是因为另一个女人,教她的脸往哪儿搁?亏她昨天还将话说得这么满……

    “瑶瑶,,”筱芸哀求,她是真的很好奇耶!

    “不行就是不行。”若是筱芸不认识韦柏伊就算了,但是他最近动不动就在公司里出没,要不碰见也难,她是打死都不会说的。

    啊!气死人了啦!

    “请问米小姐是哪一位?”匆地,站在门口的送花小弟高声问。

    “我就是。”气到俏脸泛红的米瑶微愣。

    “这是你的花。”送花小弟将一大束香水百合递到她面前。“麻烦请签收。”

    “我的?”米瑶一头雾水。

    “是哪位仰慕者那么没水准?”香水百合的香味太过浓郁,筱芸连忙掩住口鼻,一脸的痛苦。“意然送这种花给你?”

    听见她的碎碎念,米瑶打开藏在花中的小纸卡。“阿俊?”

    “阿俊是谁?”连忙比比最远的柜子,暗示她将花放得越远越好,筱芸快因为花香而窒息了。

    “不知道。”米瑶耸耸肩。

    她对这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

    暗恋她的人那么多,她怎知道谁是谁?反正都没机会就对了。

    “如果你有机会再见到他,就麻烦他换一种花吧!”筱芸哀号。

    “如果我再遇见他,我会叫他别再浪费时间和金钱。”随手将纸卡扔进垃圾桶,米瑶冷冷回答。

    咦?口气很糟糕喔!看来米瑶心情真的恶劣到了极点。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大家聊聊嘛!”已经快被花香薰到不行的筱芸轻声安抚。

    恼怒地瞪了身后的花束一眼,米瑶心中更闷。

    想她米瑶是何等身分,追求她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可韦柏伊那家伙从小就以泼她冷水为乐,她为什么要拿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只要她抛个媚眼,保证能找到比他好一百倍的好男人,哼!

    等等,好男人?

    脑中灵光一闪,米瑶又匆匆忙忙将放得老远的花束拿回桌边。

    她干脆虚拟一个百分百情人去试试韦柏伊的反应,说不定他也会像自己一样被气得直跳脚,看他还能镇定多久?

    嘿嘿!就说她是最聪明的吧!

    “瑶瑶?瑶瑶?”眼看身旁的女人脸色瞬息万变,从青面獠牙变为和善可人,筱芸突然背脊泛起一阵恶寒。她又想到什么歪主意了?

    “筱芸,”米瑶心情顿时变好。

    “让我们一起努力工作吧!人家不是说过“认真的女人最美丽”?”

    认真的女人最美丽?她是气坏脑子啰?

    “哦……好。”永远都跟不上她心情转变的速度,筱芸一愣一愣的点头。

    绝对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