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想大声说想你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厚~~都几点了?还不回家!肯定是和姓艾的女人出去私会!”站得两脚发酸,躲在角落等待“巧遇”的米瑶忍不住咕哝。“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肯定不是做什么好事。”

    不禁再次怀疑起计画的可行性,米瑶气恼地拍走腿上前来凑热闹的蚊子。

    如果他今天彻夜不归,她岂不是要抱着花在电梯口站到天亮?

    倏地,沉稳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米瑶美眸倏然眯起,马上假装“不期而遇”。

    “咦?真巧?”韦柏伊才刚踏人大楼,米瑶立刻千娇百媚的和他打招呼。

    “是很巧,”他微怔,“你也现在才回来?”

    “有人爽约,我就只能乖乖的回家吗?”她示威地扬眉。口气真酸,就知道她不会轻易放过他。

    “跟你开玩笑的,”米瑶一脸幸福地偏着头。“聿好你临时爽约,不然我就没机会度过这么甜蜜的夜晚了,我还要谢谢你呢!”

    总觉得她的话里带着刺,韦柏伊的神色依然不变。“甜蜜的夜晚?”

    和谁?

    “要不是你临时有事能来,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他”的邀约,我今晚也不会这么开心。”她故意笑得很甜。对个虚拟的角色竟然这么高兴,她铁定是被他气到“起猾”了。

    “原来如此。”闻言,他薄唇微抿。

    在他感到内疚的时候,她早和别的男人逍遥去了。

    啧!

    冷眼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回,韦柏伊挑眉。“所以喝到现在才回来?”不是只有她的口气酸,他的语气也很酸。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她是酒家女吗?每次出去非要喝酒不可?咬咬牙,她将冲到嘴边的话硬是吞回肚里,刻意扬高手中的花束。

    “才不是,”她故意笑得很温柔、很温柔,让自己像沉浸在爱河里的小女人,虽然她还没真正尝过爱情的滋味。“我们去共进浪漫的烛光晚餐。”

    瞄了眼她手中盛开的香水百合,他薄唇勾笑。

    “他送的?”

    “你注意到啦?”米瑶眨眨眼。

    “恩。”那束花都快贴到他鼻尖了,让他想不注意都不行。

    “很体贴吧!懂得送花给女人的男人,通常都很贴心。”才不像某人,动不动就爽约,哼!

    挑挑眉,韦柏伊闲凉的接口,“送花的男人都很体贴?你是指上回送你回来的阿威吗?”肤浅容易受骗的毛病又发作。

    哼!

    隐隐听见青筋爆裂的声音,米瑶连忙低下头,深怕自己凶残的目光会露出马脚。这男人真的很懂得如何惹她生气。就说那次是她看错咩!他一直旧事重提干嘛?

    “上次是例外。”声音有点紧,他应该不会发现她气得想杀人吧?

    “自己小心点,外头的坏人很多,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可以放一千、一百个心,他是个很好的人。”米瑶不甘示弱的反驳。

    “很好的人?”欲按电梯钮的动作硬生生停下,韦柏伊心中的不舒服越来越强居然有人能让以挑剔闻名的瑶瑶公主觉得很好,想必“他”已经到达圣人的境界。

    “他不会惹我生气,对我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更不会尖酸苛薄。”米瑶眨眨眼。

    和某个老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人就是不一样。

    对她从来不会生气?还可以轻声细语?那男人如果不是神经太大条,就是根本不爱她,懒得和她啰唆。

    “他说如果我愿意和他交往,他一定天天下厨做菜给我吃,舍不得我做家事。”

    她现在也没做家事啊!在米家当千金大小姐,还到他家当客人。

    “还会专车接送我上下班,带我到各处散心。”

    黑瞳倏然一缩,韦柏伊喉结滚动了下。那男人不用上班吗?这么闲?现在失业率极高,养只小狼狗是很辛苦的。

    “动不动就送小礼物给我惊喜。”让他也尝尝听见她有完美情人的滋味。

    感觉不错吧?

    哼!

    “居然还有这种男人?”看着她过于甜腻的笑,他的胸口闷到不行。

    能忍受米瑶脾气的男人就已经接近完人,竟然还有心情哄她开心。真是佩服、佩服。

    “你那是什么表情?”眼看他挑眉不语,米瑶瞪他。

    难不成她的谎言太夸张,他根本就不相信?

    “像这种男人你千万要好好把握。”

    “你不相信?”

    “我没有不相信,我只是……”浓眉微蹙,他深深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米瑶有些急切的问。

    “这种早该像恐龙一样绝种的好男人会被你遇到……”推推眼镜,他背过米瑶按下电梯钮。“简直就是奇迹。”

    他的口气很冷,冷得快结霜了。

    咦?请问她是不是听见带着酸味的话啊?凝睇他宽厚的背影,米瑶掩唇偷笑。

    看来她下的猛药果然有效喔!她就不信他对她完全没感觉,瞧他现在杀气腾腾的模样。

    这招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谁会先沉不住气。

    嘻嘻!

    “咦?你要出去啊?”香风袭来,米瑶清脆的嗓音从他身后响起。

    关门的动作一顿,韦柏伊回头。

    “这句话该是我问你的吧?”眸光疾闪而逝,他合黑的眸子眯起。

    细肩带的合身小背心领口低到不能再低,雪白傲人的胸脯呼之欲出,下身则穿了件勉强遮到小屁屁的性感牛仔短裤,整个人能露的全都露了,不该露的也露得差不多了。

    “是呀!我是要出去。”米瑶故意反应慢半拍的点点头。

    她这不是废话吗?

    “去哪里?”话在舌尖转了一圈,他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千娇百媚地拢了拢长发,米瑶装作没听清楚。

    “你要去哪里?”这一次,话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她在挑战他的耐心极限吗?

    “去……就出去啊!”眨着浓密的长睫,米瑶欲言又止。

    “跟谁出去?”额上青筋微跳,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耐性有待加强。他此刻有种想用力摇晃她、叫她说话干脆一点的冲动。

    “就……就跟“他”啊!”不像电视节目中的女主角有衣角可以玩,米瑶干脆玩手指头。

    他?哪个他?

    看到韦柏伊一脸的不悦,米瑶忽然有种太快人心的感觉。

    嘿嘿!知道她之前的感受了吧!

    “就是上回和你提过的“他”啊!”她笑得很灿烂。

    不是她自夸,她觉得自己很有演戏的潜力耶!瞧他现在已经被气到青筋暴突、咬牙切齿了。好像随时会中风一样。

    “你们已经在交往了?”他的口气倏然冷淡。

    “耶?”没想到他竟然问得这么直接,米瑶愣了一下。“还、还没有啦!”

    如果说交往不就玩过头,到时他真的老羞成怒不理她怎么办?

    这点分寸她还懂得拿揑。

    “既然还没有,你穿这样不怕危险吗?”他“砰”一声用力关上门,巨大的声响让米瑶心中一跳。

    耶?他有点暴躁喔!

    “什么危险?”被他这样一甩门,米瑶出门前想好的招全忘了。

    “约会强暴啊!笨女人!”他冷哼。

    他骂她笨女人?有人身攻击的嫌疑喔!

    “才不会有约会强暴呢!你胡说!”她气恼地横了他一眼。

    她只是要和筱芸一起去看电影,哪来的约会强暴啊?

    “就是有你这种没大脑的女人,社会案件才会这么多。”心中有股闷气无处发泄,韦柏伊冷冷的丢下话。

    “喂!你说清楚讲明白,什么叫作没大脑的女人?”不高兴归不高兴,骂人就不对啰!

    “要是你们有自觉,和不熟的男人出去时不要衣着暴露,也就不会让人想入非非!说到底,如果发生什么意外,你们自己要负一半的责任。”穿这么暴露,她是想勾引谁啊?

    一旦出了事,他绝不可怜她。

    绝不!

    “韦柏伊,韦先生,”听见他说出这样猪头的话,米瑶负气地狠狠的踹了他小腿肚一脚,满意地看他疼得龇牙咧嘴的模样。“没想到你的思想这么古板,我们女孩子爱穿怎样是我们的事,难道我们穿着清凉就代表可以让男人对我们伸出魔掌吗?别把你们的兽性推到我们身上,就是有你们这种沙猪,才会到了二十一世纪还有一堆可怜的女人包得跟木乃伊一样!”

    她那一脚用了十成力,韦柏伊疼得额上直冒汗,他咬咬牙,沉默没说话。应该说是痛得说不出话。

    他当然不是思想古板的男人,会那样说只是因为心里不舒服,认识米瑶二十年,从未看她为谁如此开心过。说穿了,他就是不开心呀!

    “再见!大沙猪。”米瑶气不过,又恨恨的踹了他一脚。

    可恶!原本逗弄他的好心情全没了。

    大沙猪!

    “真没想到他会那样说,实在太令我失望了。”嘴里咬着刚从便利商店买来的棒棒糖,米瑶咕哝。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缓缓的将车停在巷口,筱芸耸耸肩,显得很无所谓。“很多男人都这样想。”

    “我知道很多男人都这样想,”米瑶噘嘴。“但是他不行。”

    “为什么不行?”

    “他不该是这样的人,他如果这样,我就不喜欢他了。”

    “米小姐,你对他的要求会不会太苛刻了?”这是很一般的想法啊!在路上随便抓十个男人,其中有九个会这样想。

    剩下的那一个未成年,还没变身小色狼。

    “我不知道,反正他不行。”米瑶嘀咕。

    “你想……”筱芸突然诡异地看她,“他会不会在吃醋?”

    “吃醋?”那种男人会吗?他只会像个老夫子一样,把她从头到脚念一遍吧?

    “不然依你对他的了解,他像是说出那种话的人吗?”

    “不像。”想了想,米瑶摇摇头。

    “所以他绝对是心里有鬼了。”唉!男人啊!还是激将法最有用。屡试不爽。

    “恩。”听筱芸这样说,米瑶突然觉得好像有几分道理。

    “小姐,时间不早了,请你赶快上楼休息,我还要开车回去呢!”见她还有继续聊的打算,筱芸没好气的送客。都聊了一天了,还没尽兴啊?

    “好啦!好啦!筱芸,你真的很没同事爱耶!居然赶我下车.”

    “小姐,没同事爱的是你吧?明明知道我住很远,还不快点让我回去休息。”

    “我这不就下车了吗?那我先回去啰!拜拜。”

    “拜拜!”

    冷眼望着坐在车里迟迟不肯下车的人影,将一切看在眼底的韦柏伊倏地关上窗,皱紧眉心,胸口有股莫名的火焰在燃烧。

    没想到才几天,米瑶和“他”的感情已经好到难分难舍。

    啧!

    “咦?你还没睡。”电梯门甫打开,米瑶就看见一尊脸色不怎么好看的门神。吓了她一跳。

    “你不也是刚回来?”他挑眉。

    耶?口气有些冲喔!想吵架吗?

    “我看完电影马上就回来了。”米瑶想直接进家门,不料被他伟岸的身子给挡住去路。

    “刚刚送你回来的人就是“他”吗?”顿了下,他问。

    “他?哪个他?”脑筋一时没转过来,米瑶怔住。

    “就是在追求你的“他”啊!”咬咬牙,韦柏伊语气不佳。

    还装傻!

    “哦!你说“他”啊!”连忙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米瑶有些心虚。“你都看到了?”

    应该没露出马脚吧?

    “我都看见了。”他不甘愿的用力颔首。

    “好端端的,你干嘛偷窥我?”心里有些窃喜,但米瑶表面上仍是佯怒。

    会开始注意到她了吗?嘻嘻!

    “我才没有偷窥,”她的用词真失礼,他只是“碰巧”走出来,又“碰巧”从窗户看见她。“陌生的车辆出现在巷口,难免会引入注意。”

    他说谎!他睁着眼睛说瞎话。大半夜的,谁会注意楼下停了什么车?他分明就是在等她。

    “是“他”没错啊!然后呢?”见他不说话,米瑶故作无辜的反问。“知道是不是“他”很重要吗?”继续狠狠刺激他,最好让他回去失眠兼吐血。

    黑瞳倏然一缩,韦柏伊的神情还是很镇定。她说得没错,知道是不是“他”又如何?

    “不如一起出来吃个饭吧!”轻轻吸口气,他说。

    “WHAT?”怀疑自己的听力出问题,米瑶感到很震惊。

    他想要和“他”一起用餐,这是什么烂主意?

    “就你和我,“他”和绮臻。”他静静的把话说完。

    “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们一起吃饭?”只要听见艾绮臻的名字,她心里就直冒酸泡泡,更何况是一起去吃饭?

    最重要的是——叫她去哪里找个“他”啊?总不能去牛郎店随便租一个吧!

    “大家可以交流一下,顺便增进感情。”他想看看到底米瑶的“他”有何能耐,不但将她迷得团团转,还让她连喜欢他的事……

    都给忘了。

    交流?又不是两岸文化发展促进协会,有什么好交流的?

    “不好吧!”她蹙眉。

    “有问题?”

    “问题可大啰!”想也没想,米瑶嘀咕。

    “是吗?该不会是根本没有这个人?”黑眸狐疑地眯细,他狡猾的问,“难道从头到尾都只是场骗局?”

    这不是没有可能,一切发生的太突然。

    “什么?哪有?”米瑶立刻受到惊吓的跳起来,“你别胡说。”

    “既然真有这个人,你有什么好犹豫的?反正他对你百依百顺不是吗?”

    “我、我只是想不出要大家一起见面的理由。”米瑶还在做垂死的挣扎。

    “我们感情这么好,我就像哥哥般照顾你,介绍彼此认识也是理所当然。”他声线微沉,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决。

    他哪里像哥哥般照顾她了?从小就喜欢泼她冷水、落井下石,而她又偏偏喜欢这个会气死人的书呆子。

    哦!可恶!

    “可是……可是……”凝睇他看不出心思的俊颜,米瑶把话硬生生吞回肚里。

    虽然他的神情很平静,但总觉得隐隐泛着杀气,好像她再多说一句就会自掘坟墓似的。

    “事情就这样敲定了,时间和地点我会另外通知你,晚安。”见她很识相的接受提议,韦柏伊和她轻声道晚安,头也不回的迳自闪人。

    瞪着韦家关起的大门,独留在楼梯口的米瑶一脸呆滞。毁了、毁了,这下子死定了。教她临时去哪里找个阿娜达来?

    繁华热闹的街道上,一家名叫“真有力”的机车行生意正好,一群人挤在店门口,等待修理的机车排得老长。

    米瑶脚踩今年初夏刚买的细跟凉鞋,穿着丝质的合身洋装,雪白的藕臂撑着一把滚蕾丝边的小洋伞,乌黑秀亮的长鬈发垂落身后晃呀晃的,就这样大剠剠的走进机车行,引来众人惊艳的眸光。

    美眸瞧也没瞧吹口哨的人群一眼,米瑶收了伞,悄悄的蹲在一名正在努力帮机车换黑油的高壮男子身边。

    “阿进!”她唤。

    像是瞬间被雷劈到一样,李嘉进一听见她的声音,手中的半罐黑油差点全洒在地上,他错愕的回头。

    “瑶瑶?”

    “我是特地来找你的。”米瑶皱眉。

    “找我?”听见她这么说,李嘉进差点没当场口吐白沫晕厥。

    当年小男生小女生的爱恋,如今已经升华为纯友谊,他对当年的瑶瑶公主简直又爱又怕,如今只想敬而远之。

    “你到底帮不帮我?”她嘀咕。

    “能帮的我绝对帮,”李嘉进摇摇头走进店里,没想到她一点也不害臊的跟进来。“问题是不能帮嘛!”

    两天前接到她的来电,说要他假扮她的亲亲爱人,如果是骗骗外人还可以,但要骗韦柏伊……

    人家他不要啦!

    “为什么不能帮?”米瑶很执着。

    “大家都是邻居……”就算他来这里做学徒目前不住幸福社区,逢年过节总要回去吧?这样大家见面多尴尬?更何况他听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后,更觉得这个忙帮下去会出事耶!

    这两个人明明对彼此有感觉,干嘛弄得跟谍对谍一样,还把他这个局外人拖下水?到时出了事,他岂不冤枉?

    “可是我只认识你啊!”米瑶跺足。

    那些不熟的人她不要啦!她才不要欠人情。

    “你找我去,柏伊他是不会信的。”李嘉进又摇头叹气。“而且如果真的和你去,保证会被我家小慧五马分尸、大卸八块。”

    小慧和她从第一眼就不对盘,他也不明白原因在哪?肯定和米瑶长得太美有关系,每个女人见到她,都会担心爱人被抢走。

    其实瑶瑶很洁身自爱的,他比谁都清楚。

    粉唇微噘,米瑶没好气地瞪着眼前的怕妻奴。

    “没关系,你有异性没人性,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如今遭逢生死攸关的困难,你居然忍心袖手旁观!”

    “大人冤枉啊!我没有不帮。”她会不会说得太夸张了点?连生死攸关都出现了。

    “一句话,你去不去?”

    “就说我不能帮嘛!”捧着额角,他哀声叹气。

    为啥非得推他人火坑呢?从头到尾都不关他的事咩!

    “我都亲自来找你了,你还是不肯?如果你真的不帮,以后我们切八段,我再也不理你了,说好要包给你的大红包也不包了!”她负气地道。

    又不是小孩子,还切八段咧!头疼的看了眼米瑶倔强的小脸,李嘉进迟疑很久,终于无奈地点点头。

    “别说我没义气,我帮你就是了。”切八段这种狠话都撂下了,他能不帮吗?

    就算他这辈子欠她的,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