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恩人太寡情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年后北京城

    入夜,万籁俱寂,皎月悄悄隐入乌云后头,是做杀人买卖的最好时机。

    江府大宅的屋檐上静静潜伏著一名削瘦的黑色身影,他黑巾蒙面,仅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漂亮凤眸。

    他已经待在这里好一会儿了,就像屋顶上的砖瓦般一动也不动,将下头侍卫往来巡逻的时间算得清清楚楚,只要再等一等,他就能趁他们交班的时机直挑江喜福的卧房,取下他的项上人头回去交差。

    江喜福,官拜户部尚书,十几年来不知捞进多少民脂民膏,而他就是受人之托前来取他的项上人头。

    蒙面男子足尖轻点,一个漂亮的翻身,无声无息地落地。

    「……讨厌,难道你不怕老爷知道吗?」属于女子的轻笑猛地从后方传来,伴随而来的是两人的脚步声,蒙面男子眉峰微蹙,倏然隐入树后。「难道不怕他剥了你的皮?」

    「能获得像十二姨夫人如此美丽的女子的青睐,就是要霍某赌上性命也心甘情愿。」男子刻意压低声音回答。

    「这种话,霍总管该不会也和五夫人说过吧?」女子轻哼。

    「霍某句句真心,愿意拿项上人头担保。」

    「哼!我才不信你。」

    「十二姨夫人不信我,真是教我心里难受呀!」

    「油嘴滑舌的家伙!」

    一男一女的身影缓缓的从左方走来,依著昏暗的月光,约莫能看出他们打情骂俏的模样,蒙面男子俊眸微眯,没想到会在此刻遇见偷情的小妾。

    「时候不早,我该回房了,以免老爷怀疑,」十二姨夫人千娇百媚地回头睇了霍总管一眼,「你呀!给我老实一点,少给我招惹五夫人,知道吗?」

    「小的明白,姨夫人慢走。」霍总管轻笑回答。

    「嗯~~」十二姨夫人临走前还不忘捏捏他的掌心,这才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开。

    「剩一个。」蒙面男子无声喃道,眸光陡然一冷,从袖口滑出两只森冷的匕首反握在掌心。

    他已经没时间再等,现在就要动手!

    身影飞快闪出树外,冰冷的刀锋才贴上霍总管的颈子,蒙面男子却眼尖的发现十二姨夫人不知道和门里的人说了些什么,江喜福匆匆打开房门,往这儿走来。

    可恶!被他们一扰,计画全乱了。

    「英雄~~求你手下留情别杀我啊!」耳边传来霍总管苦苦哀求的声音,蒙面男子欲杀人灭口的手一顿,「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是我做的。」

    「……」蒙面男子冷冷的盯著霍总管可怜兮兮的告饶举动。

    「我一切都是依命行事,冤有头、债有主,英雄千万别找错人。」霍总管只差没跪下来求饶。

    扬眸望了眼正穿过小桥而来的江喜福,蒙面男子语气里带了一丝嘲讽。「身为男人,你现在的行为会不会太没骨气了?」

    方才和十二姨夫人偷情的时候不是胆大包天吗?怎么现在又像只畏缩的老鼠?

    霍总管垂下眼,狭长的眼眸里闪过一抹阴狠,语气显得比之前还可怜兮兮。「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求求你啊!只要英雄肯放过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沉默下来,蒙面男子对眼前毫无骨气、声泪俱下的男人极端厌恶,这下连动手杀他都懒了。

    「只要你安静地待在这里不出声,我就饶你不死。」冷冷的丢下话,蒙面男子目光紧盯住越来越靠近的江喜福。

    「谢谢英雄大恩大德、谢谢英雄不杀之恩。」感觉出他已经松开手,霍总管跪在地上迭声道谢。

    「闭嘴。」蒙面男子身形疾掠而出,直扑向不知危险已经靠近的江喜福。

    眼看蒙面男子离开,霍总管神情一改之前的害怕,表情变得狰狞,悄悄从怀中取出短剑,猝不及防地朝他背心刺去。

    「江大人危险,小心有刺客!」霍总管高声提醒。

    「什么?」听见警告,江喜福脚步猛然一顿,顿时感觉到冰冷的刀锋挟带寒气从颈前锐利擦过。

    「卑鄙!」眼看江喜福的人头就在眼前却功败垂成,蒙面男子气怒地低咒。

    霍总管手中的短剑直直刺进他的背,飞溅起一串腥红的血珠,而他硬提起一口气,旋身将霍总管重重踹向石墙。

    原来霍总管非但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窝囊,相反的,他的身手还相当好,甚至比一般高手来得矫捷。

    「来人啊~~有刺客!快来人啊!」有惊无险逃过一死的江喜福当下扯开喉咙惊喊,脚步踉跄地节节后退。

    「你!」用力拔出短剑,蒙面男子一个箭步想再夺他性命却是力不从心,剧烈的痛楚让他眼前一晕,他恶狠狠地瞪著江喜福──可恶,只差那么一步!

    「来人啊~~快来人啊~~」吓得心胆俱裂的江喜福跌坐在地,冷汗布满他脑满肠肥的脸。

    感觉到侍卫从四面八方迅速围来,蒙面男子咬咬牙,反身跃上屋檐。

    如果……如果今天失败的原因被三弟知道,他肯定会狠狠的数落他一顿,讥笑他的妇人之仁……

    如果……如果他还有命在的话……

    .lyt99.lyt99.lyt99

    「李爷慢走啊!记得再来捧场。」天才蒙蒙亮,大街上还蒙著一层淡淡的薄雾,上官颐娇颜上的粉浓得仿佛光说话就会掉下来,她粉唇扬著灿烂的甜笑,吩咐二宝小心扶著醉醺醺的李爷走出「女儿红」。

    「当、当然,本爷一定会来……今晚就来……」已经醉得语无伦次的李爷激动地比手画脚,过大的音量破清晨的宁静。

    明眸里厌恶的情绪一闪而逝,上官颐的笑容不减,连忙挥手示意在门口等候的李府家丁快将李爷扶进轿里。

    「李爷早点休息,小女子不送了。」脸上开心的笑容像面具,轻快的语调和眼眸里厌恶的情绪形成最强烈的反比。

    「颐姑娘别、别送了,叫冬香等本爷,本爷今晚会再来看她的……」李爷摇摇晃晃地坐进轿里,浓重的酒气弥漫。

    「这是一定的,李爷慢走。」眼看软轿终于慢慢远离视线,上官颐招牌笑容倏然一敛,旋即换上不悦的神情。她拢了拢貂毛大氅,寒风全窜进了骨子里。

    「这些男人是怎么回事?不喝到天亮不离开,家里头是金山银山挥霍不完吗?难怪说富不过三代,有这样的败家子,怎么可能不家道中落!」上官颐狠狠蹙紧眉心,脸上过浓的胭脂水粉掩盖住她该是清丽脱俗的娇颜,塞满心中的不甘与失望,全换作无力的抱怨。「朝政不张,民风腐败,上梁不正下梁歪!」

    「颐姑娘,我都收拾好了,你快进来歇息吧!」「女儿红」大门内传出苍劲有力的声音。

    「海叔,我把灯收了就进去。」踮起足尖,上官颐小心翼翼地取下两盏华丽的琉璃宫灯,这两盏灯可是她千辛万苦请宫里的师父做的,放眼整个北京城也只有「女儿红」能有如此排场。

    「女儿红」──红透北京城的花楼,多少达官贵人在此一掷千金面不改色,全北京谁不知道「女儿红」的当家颐姑娘八面玲珑、一笑倾城,更明白颐姑娘不陪笑、不陪酒的规矩,若是谁胆敢犯了她的禁忌,就算是王爷她也不客气的扫地出门,与其说「女儿红」红透整座北京城,倒不如说是她上官颐红透了全北京。

    收起宫灯,上官颐关起朱红色大门,猛地,一只冷得仿佛失去温度的掌心紧捂住她的唇,将她往阴暗角落拖去,似曾相识的好听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嘘,别出声!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会伤害你。」

    上官颐眨眨似猫的大眼,缓缓的点了下头。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方才是不是有官府的人来过?」身后的男人用力呛咳,天气很冷,他的掌心还泛著一层薄薄的冷汗。

    上官颐感觉到他的手微微放松,看来是要她回答问题。

    「不久之前有狗官遇刺,他们是来做例行巡查。」身后的男子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原来应该是他挟持她,现在倒像他把重量放在她身上。

    现在是呼救逃跑的最佳时机,但她没有这么做,一心只想看清身后男子的模样。

    看他──究竟是不是他?

    「狗官?」她的回答让男子想笑却笑不出来,他现在连问话都显得吃力,「他们人都走了?」

    「嗯,他们不会再来了。」

    「你怎能如此确定?」

    「我就是能确定。」绝对不会错,这个声音就是当初救她的男子!上官颐惊喜不已。

    不知停顿了多久,男子略显气虚的嗓音再度传来。「你似乎不怕我?」

    「我该怕你吗?」上官颐小心翼翼地旋过身,扬起宫灯照清他苍白的俊颜。「果然是你。」

    她难掩欣喜的语气。

    漂亮的凤眸倏然眯起,猛然的光亮教他睁不开眼,猛烈的晕眩紧接著朝他席卷而来。「我认识你?」咬咬牙,他强自清醒。

    「你不认得我了?」还真把她给忘了,上官颐连忙扶住他不稳的身子,这时才发现他胸前深红色的血渍,她震惊地睁圆美眸。「咦?你受伤了?」

    「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眼前打扮艳丽的女人提不起戒心,冷惑心微乎其微地点头,光是这样的动作就已经费尽他好大的气力。

    「我先扶你进屋,」上官颐感到手心一阵滑腻,低头一看才发现他背上满满是血,当下小脸吓得更白,整颗心狠狠揪在一起。「你受这么重的伤,必须尽快去找大夫。」

    「我──」还想说话,不料眼前一黑,冷惑心终于支持不住地昏厥过去。

    「你没事吧?你别吓我,」上官颐撑不住他的重量,跟著他跌坐在雪地里。「二宝!二宝!快来人啊!」

    .lyt99.lyt99.lyt99

    「……小月,你再端盆热水过来!」年轻男子的衣襟才掀开,上官颐纳入眼帘的就是皮开肉绽的伤口,她不忍地别过眼,将手中染红的水盆递给小月。

    「是的,小姐。」小月应了声,又匆匆下楼。

    「尚大夫,怎么样?他伤得重吗?」眸光刻意避开血淋淋的景象,上官颐扬睫睇向正在包扎伤口的尚大夫。

    「嗯。」尚大夫面色凝重的摇摇头,严肃的脸色让上官颐不禁有些不安。

    他流了好多、好多血,几乎把她的床褥全给染红了。

    「颐姑娘,我先开几帖药,你给他服用看看,」尚大夫提笔沾墨草草写下药方,「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尚大夫,您的医术这么好,怎么说这种丧气话?」他的回答让毫无心理准备的上官颐心一揪。

    「颐姑娘,他受的不只是刀伤,姑且不论这刀几乎穿透他的胸膛,刀上还喂了毒。」尚大夫重重叹气,抚著长须垂眸望向床榻上气息微弱的冷惑心。

    「照您这么说来,他还有救吗?」听完尚大夫的解释,上官颐的心又凉了半截。

    他们好不容易才又见面,可别让她的恩人死在她面前。

    「颐姑娘不用丧气的太早,你别看他瘦瘦弱弱的,其实他的身子骨好得很,」尚大夫笑了笑,语带保留,「依我多年行医的经验,这小子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少,其中不乏足以致命的伤痕,我想这回他应该也可以熬得过来。」

    这不是第一个留在他胸口的伤,也不是最致命的一个,让他不禁好奇起眼前漂亮秀气的男子究竟是什么身分?

    「话虽如此,但是……」

    「如果他能熬过这两天,应该就没有大碍,」尚大夫轻轻截断她的话,「当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病情并非我所形容的乐观,那么……就请颐姑娘准备他的后事吧!」

    这样的答案,简直跟没有回答没什么两样。

    「我明白了,谢谢尚大夫,辛苦您跑这一趟了。」点点头,上官颐语气沉重地道谢。

    「颐姑娘,你千万要记住,这两天对病人很重要,需要时时刻刻在他身边照顾,定时换药,可别让他的伤口腐烂化脓,不然到时就棘手了。」尚大夫将外伤药拿给她。

    「我明白。」

    「那我先回去了,药方我已经写好,你照著去抓药就行了。」临走前,尚大夫不忘殷殷叮咛。

    「好,谢谢尚大夫,」上官颐回头朝丫鬟示意,「小月,帮我送尚大夫出去。」

    「是。」

    「尽人事听天命啊!」喃喃自语,上官颐走近床榻,思绪似乎有些飘忽。「这是我最讨厌的一句话,在这世上还有所谓的天理吗?」

    床榻上,冷惑心剑眉痛苦地紧蹙,破坏了他该是十分好看的俊颜。

    「你千万要熬过来,这三年来我一直想再见到你,」上官颐拭去他额间的冷汗,刻意装扮俗艳的脸庞写满忧心。「绝对不是为了要为你送终的。」

    .lyt99.lyt99.lyt99

    痛……一种火辣辣的痛楚在胸口燃烧,偏偏从骨子里窜出来的是难以忍受的恶寒,身体同时承受著酷寒和灼烫两种煎熬,身上的每一根骨头仿佛都在喀喀作响,挣扎著想起身,却总被无穷无尽的黑暗拉回。

    朦胧中,一抹火红色的影子忙碌地来回走动,虽看不清她的容颜,却能感觉出她的担忧,当她的掌心轻轻覆在他滚烫的额间,总有种舒服的冰凉稍稍减缓他的不适。

    「你……你是谁?」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如此问道,冷惑心喑哑的声音连自己都认不出来。「我在哪里……」

    「你放心,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伤害你。」好听的女声忽远忽近地传进他耳内,手中正拿著干布拭去他颊边的汗。

    眯起凤眸,冷惑心想将说话的女子瞧仔细,无奈视线模糊,眼前总像是蒙上一层薄雾,怎么也看不清。

    「我、我要离开,我不能待在这里。」硬提起一口气,胸前的剧痛让他清醒了些。

    「你想离开?你身负重伤,能不能下床都成问题了,你还想到哪儿去?」好听的女声没好气地嘀咕。

    「我不能留在这里……」猛然翻身坐起,牵动伤口的痛楚几乎教他咬碎了牙,「我不能连累你。」

    他刺杀江喜福的行动失败,相信就算要翻遍整座北京城,心思歹毒的江喜福也会把他揪出来,他怎能连累无关的旁人?

    所有的环节只有一个地方出了错,就是他不该存有妇人之仁,眼看贪官的狗头就要到手,一念之差却差点送掉他的一条命。

    「我不怕你连累,正如你当年不怕被连累一样,」好听的女声轻声回答,仅用一根手指头便轻易地将他推回床榻,「我上官颐敢收留你,当然自有盘算,你只要负责安心养伤,其余的事情用不著你操心。」

    她一个年轻姑娘家能在北京城立足,当然有她的本事。

    「你不明白事情有多严重……」剧烈的呛咳中断他未说完的话,他下意识地反握住她为自己拭汗的小手。「收留我你会引祸上身的……」

    心一跳,上官颐的眸光落在他紧握住不放的手,粉颊不争气地微红。

    镇定一点,就算当年救她一命的恩公模样长得再俊,人家现在命在旦夕也不是她胡思乱想的时候。

    「我不怕。」想抽回,偏偏他握得死紧,传来的炙烫温度让她的心跳得有些快。「我不怕麻烦。」

    「女儿红」做的是什么生意,什么麻烦她没见过,又怎么可能怕麻烦?

    现在换她有能力保护他,当然她说什么也会保住他。

    「你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冷惑心紧紧蹙眉,咬牙忍住几近让人晕厥的巨大痛楚。

    这女人是驴子吗?听不明白他的意思,如果他被官兵发现,她也会落个窝藏逃犯的罪名,陪他一起人头落地。

    「让……让我走……」好不容易硬提一口气,冷惑心再度翻身坐起,疼得背脊冷汗直流,眼前一阵晕眩。

    「我不会有事的,」还是用一根小指头就让他乖乖倒回原处,上官颐不赞同地瞪他一眼,「你尽管放一千一百个心。」

    她都不怕了,他还担心什么!

    「你──」冷惑心还想说话,无奈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光是想保持清醒就已经耗费太多气力。

    这女人居然向他保证要他安心?她根本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他可是刺杀朝中命官的刺客,想必现在整座城都闹得沸沸扬扬的,就是要缉捕他归案,她何必非要陪他蹚这浑水?

    「我向你保证,你会很安全的,在这里没有人能够伤害你,」见他还是不放心地锁紧一双剑眉,上官颐柔声道,柔荑轻轻覆上他滚烫的额,抚平他深锁的眉。「你先好好休息,不用烦恼太多,能不能熬过今天对你很重要。」

    倘若他再继续高烧不退,他也不用再多费心,因为他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你向我保证?」漂亮的凤眸眯起,朦胧中瞧见的是未施胭脂的清丽娇颜,她柔柔的笑容泛在唇边,的确有安抚人心的作用。「向我保证……」

    想讽笑却笑不出来,真好,如今他连扯动脸皮的力气都没有了。想他冷惑心乃堂堂「地狱门」的二当家,何时需要人向他保证了?!眼前的女人倒是开了先例。

    头好沉,手脚重得使不上力,冷惑心乏力地将头靠回枕上。

    要不是他现在伤重了些、血又流多了点,没力气和她一般见识,他肯定要好好开导她,告诉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道理,这样随便捡人回来的行为是不好的、是不对的……更别提什么鬼保证了……

    心中的念头还在转,冷惑心才闭上眼,意识在瞬间又被拉回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