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恩人太寡情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子,你的伤好得挺快的嘛!」尚大夫满意地将冷惑心的衣襟掩上,转身写下新的药方。「比我想像中还要快上许多,看来颐姑娘将你照顾得很好。」

    「尚大夫!您说到哪儿去了?」这种语意不清的话让站在一旁的上官颐微微红了粉颊。

    她只是把他当成一般的病人照顾,为什么大家的态度都像她意有所图一样?

    好吧!就算她比较关心他一些,也单纯只是因为他是她的大恩人。

    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再过个三、五天你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尚大夫拍拍他的肩,「小子,你太瘦了,该好好补壮一点。」

    冷惑心仅是微笑,并没有回答老大夫的话。

    「颐姑娘,」尚大夫将药方递给上官颐,暧昧地朝她眨眨眼。「多买些养身补气的东西给这小子补一补,不然将来怎么会幸福呢?」

    「尚大夫!」尚大夫此话一出,上官颐又羞又窘地跺足。

    小月立刻掩唇窃笑。

    大家老是你一言我一语的瞎起哄,就算原本没什么,说久了好像变成真有什么了。

    上官颐才转过头,正好迎上冷惑心望过来的清冷目光,她心一跳,急忙别开视线。

    大夥儿最近是怎么回事?老爱拿她开玩笑。不过话说回来,和冷公子被说在一块儿,她非但不讨厌,心还没来由的有丝甜意。

    「上官姑娘,」眼底映的全是她红得诡谲的娇颜,冷惑心不著痕迹的蹙眉,旋即舒展开来,他从怀中取出绣功精细的红色荷包,「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他虽然感情淡薄,不代表他是感觉白痴,他明显的感觉出眼前的美丽女子对他极有好感,却不明白为什么?

    她似乎对自己很熟稔,从那夜见面对他就像熟人一般,但是任他搜遍记忆仍不记得有她这个人。

    「冷公子请说。」大夥儿的取笑仿佛还在耳边,上官颐粉颊酡红。

    「我在这儿养伤有段时间了,我怕三弟会担心,想请你将这只荷包送到悦来客栈,给一位叫易羽寰的人。」他身上没有什么可以代表身分的东西,只好将殷柔送他的荷包拿出来了。

    「好,我明天就把荷包送过去。」点点头要他放心,上官颐没心机地对他甜甜粲笑。

    微微眯细凤眸,冷惑心看过不少女子对他笑,从不起任何的波澜,可意外的他竟被她的笑眩惑了。

    许久不曾波动的心似乎隐隐有些不同。

    「上官姑娘,我们曾经见过面吗?」疑惑地扬眸瞅她,这是他第二次这么问。

    上官颐笑容微敛,凝睇他平静的俊颜,所有的话到唇边顿住。不知道为什么,每每他这么问,她心底就会有一丝受伤的感觉。

    他还真把她忘得一乾二净啊!

    「冷公子觉得我们该认识吗?」忽地,她的唇瓣又扬起一抹笑。

    「我不知道。」望她的漂亮凤眸更显狐疑。

    「是否见过面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认识了,不是吗?」不希望他再深究下去,上官颐回他一个不置可否的答案。

    .lyt99.lyt99.lyt99

    「到现在还是没有惑心的消息吗?」「地狱门」大当家东方朔旋过身,凤眸瞬也不瞬地望住易羽寰。

    「没有,至今已经整整十天了,我就是查不出二哥的下落。」易羽寰烦躁地叹气。

    「你找不著,代表官府也找不著。」平静的俊颜读不出心思,东方朔慢条斯理地接口。「别心急。」

    「我是担心二哥的安危。」易羽寰眉头深锁。

    「我相信惑心。」东方朔轻轻坐下来,执起杯慢慢的滑动碗盖。

    「嗯?」

    「我相信惑心不会有事的,」东方朔挑眉,「前日首辅大人来找过我,计画生变。」

    「计画生变?」易羽寰微怔。

    「这一回不是要江喜福的头那么简单,他希望能找出罪证呈给皇上,由皇上来定江喜福的罪,顺道连白公公一起解决。」

    「所以首辅大人不要江喜福的项上人头了?」

    「他要帐册。」东方朔薄唇勾笑。

    「帐册?这东西不好到手吧?」「地狱门」是杀手组织,什么时候还要兼偷东西了?

    「是不好到手,所以计画如下,」东方朔似笑非笑,「你和惑心先想办法潜入江府,如果真找不到帐册,再提江喜福的人头回来见我。」

    「那也要先找到二哥才行。」易羽寰嘀咕。

    「惑心会自己出现的,你尽管放一千一百个心。」

    .lyt99.lyt99.lyt99

    「颐姑娘,你最近的心情好像不错,眉开眼笑的,是不是跟你救的那名男子有关啊?」连续下了好几天的大雪终於停了,舒服的冬阳晒在身上,连心情都变得暖洋洋的。

    冬香挽著上官颐刚从悦来客栈走出来,她笑咪咪地问。

    闻言,上宫颐不禁有片刻的错愕,吃惊地望住她。「你—」

    她救冷公子的事应该是秘密啊!她是怎么知道的?

    「颐姑娘,你别担心,我们不会说出去,」冬香笑著安抚她,「『女儿红』就这么大,多了个男人的事怎么可能藏得住?」

    「冬香……」

    「你平时对我们也挺好,我们众姊妹不会不知感恩反过来害你。」

    「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们一定要保密。」轻蹙眉心,上官颐有些急切地反握住她的手。

    「我明白,最近京城风声鹤唳,有什么风吹草动就随时把人抓进官府里,这种事我们不会乱说的。」冬香理解地道。

    「他是多年前曾救过我的恩人,」上官颐笑了笑,神色有些黯然,「只不过他已经忘记我了,是我还对他心心念念的。」

    「既然是颐姑娘的恩人,也就是我们的恩人,我们不会泄漏这件事的。」冬香笑著再三保证。

    「嗯。」

    「颐姑娘,我们难得上街,不如挑些漂亮的布回去做衣服,」冬香见她终於放宽心,笑著拉她走进街上的布行。「你看这块布的颜色漂亮吗?」

    「这颜色比较好看吧!」上官颐摇摇头。

    「其实我喜欢颜色再浅一点的。」冬香拿起另一条鹅黄色的绸布卷。

    「我喜欢红色的,红色瞧上去比较有喜气。」

    「谁不知道『女儿红』的颐大姑娘喜欢红色啊?」冬香轻笑,「不如这块吧!颜色比你手上的红更漂亮一些。」

    「这个颜色的确比较漂亮,我手中的布卷显得失色多了。」

    「当然,」布行老板笑嘻嘻地介绍,「那种红色是最新的染法,全北京只有咱们的布行有。」

    「是吗?如果我……」上官颐的声音怱地被外头的嚷嚷声给盖过去。

    「闪开!闪开!没见到江大人要过路吗?」大街上数名彪形大汉耀武扬威地将无辜百姓全推到一边,空出中央一条通道。「闲杂人等全都给我闪开!」

    「……又是江大人,瞧他趾高气扬的,简直比皇上出巡还威风!」

    「不知道他还要嚣张到什么时候?」

    「依他现在得宠的程度,再嚣张个六、七年都不是问题。」

    敛下美眸,上官颐意兴阑珊地放下手中的绸布卷,旁人的窃窃私语一字不漏全入了她的耳。

    老天无眼,没让奸人自食恶果,反而更逍遥了。

    「颐姑娘,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发现她不对劲的脸色,冬香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上官颐摇摇头,「这布还要吗?」

    「依你的意思吧!你不是最喜欢红色吗?」

    「不买了,我们走吧!」上官颐头也不回地走出布行,正好看见江喜福的八人大轿招摇过市,轿旁还跟著十数名带刀侍卫。

    「好威风的官啊!」冬香伸长脖子好奇地张望。

    「是好怕死的官吧!」上官颐冷冷的应。

    「颐姑娘?」冬香没听过她如此冷淡的语气,不由怔住。

    「是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所以才如此怕死吧!」咬著唇,上官颐眼眶已经先红了半圈。

    仇人就在眼前,她却只能眼睁睁看著他从身旁经过,她真的好气,气自己的无能为力。

    「颐姑娘,你和江大人有仇?」冬香小心翼翼地问。

    「不只我,我想全天下的人应该和他都有仇吧!」上官颐缓缓扬起羽睫,含泪的美眸不甘心地瞪著八人大轿逐渐远离。「包括你,不是吗?」

    闻言,冬香怱地沉默下来,神色微黯。

    「冬香,我们回去吧!」上官颐深吸一口气,已经丧失原先的好心情。「我突然觉得好累。」

    .lyt99.lyt99.lyt99

    「易公子!易公子!」见到两位客倌终於回到客栈,店小二急急叫住易羽寰。

    「有事?」易羽寰脚步一顿,狐疑地回头。

    「今天下午颐姑娘特地送荷包来给您。」店小二一脸暧昧地朝他挤眉弄眼,似乎好羡慕他能受到上官颐的青睐。

    「颐姑娘?」店小二笑得让他浑身不舒服,易羽寰和琥珀交换了个不明白的眼色。

    「哎呀!就是『女儿红』的当家颐姑娘嘛!」店小二一副要他别假正经的表情,「红透全北京的花楼『女儿红』啊!」

    「花楼?」先惊讶出声的是琥珀,她瘪著嘴,埋怨地瞪了易羽寰一眼。

    还说什么是去查二当家的下落,原来人都晃到花楼逍遥去了!不管啦!她要向大当家告状!

    「你那是什么表情?」易羽寰执起玉骨扇,就往她头上狠狠敲去,「你怀疑我去花楼?」

    「痛!」琥珀疼得龇牙咧嘴。

    「店小二,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没去过『女儿红』,更不认识什么颐姑娘!」易羽寰皱眉解释。

    「客倌,您不认识颐姑娘,她怎么可能亲自送荷包过来,还指名要交给您呢?」店小二黑眼珠滴溜溜地在他们两人身上转一圈。「告子说过,食色性也,您也别不好意思了。」

    真是胡说八道、乱七八糟,原本没有的事被店小二一说仿佛跟真的一样。

    易羽寰还要再说,不料琥珀已经先闷闷的出声。「三当家,你就别推辞了,人家颐姑娘还『特地』、『亲自』拿来给你。」语气特别加重那四个字。

    「琥珀,你—」俊眸微瞪,易羽寰扬起玉骨扇又要敲她,不料她一溜烟地逃出攻击范围之外。

    琥珀是易羽寰一时兴起捡来养的小孤女,看来已经被他宠得没大没小,连这种话都敢说!

    「是啊!客倌您就别推辞了,说不定绣囊里头是定情物。」店小二跟著附和。

    「哟~~定情物耶!」另一头又传来琥珀酸溜溜的声音。

    没好气地回眸瞪她一眼,易羽寰俊颜染上薄薄的恼意。

    人都没见过,哪来的定情物?

    「三当家还不快打开来瞧瞧?」琥珀不怕死的再度出声。

    忍不住又瞪了她一眼,易羽寰打开荷包,从中倒出半圆的白玉玲珑,绑著朱红流苏带的玉面上隐约有碎裂的痕迹,证明玲珑从前本是完整的一块,後来才裂成两半。

    「二哥的半玉环?」顿时,他俊颜一变。

    「二当家?」琥珀立刻踅了回来。

    「店小二,你所说的『女儿红』在哪儿?」易羽寰回头问道。

    这块玉玲珑原是五年前一名女子给二哥的定情物,不过那名女子最後嫁作他人妇,而这块玉玲珑也碎成两半,如今回想起来,她好像也是嫁到京城来。

    一向心思缜密的二哥这回任务会失手,该不会是因为那名女子就住在这儿,影响了二哥的心情的缘故吧?

    「要去『女儿红』,客倌顺著这条大街走到底左转,门口高挂著两只琉璃宫灯的就是了。」他不是去过了吗?怎会不清楚「女儿红」在哪?店小二虽不解,但仍没有多问,眼神不住在他们两人身上转来转去,似乎很好奇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说是主仆嘛!应该没有婢女敢吃少爷的醋:若不是主仆,他们的关系好像又太亲近了些!

    毕竟他们同住一间房嘛!

    「琥珀!」轻轻颔首,易羽寰叫唤还在发傻的琥珀。「还不快去准备。」

    「准备什么?」琥珀一脸不明白地抬首。

    「准备去找你二当家!」

    .lyt99.lyt99.lyt99

    那首「将军令」从早晨到傍晚,已经弹了一整天。

    璇玑阁上,冷惑心垂眸静静看向八角亭内纤细的身影,慷慨激昂的曲调像只无形的手揪住他的心。他不是好管闲事的人,对任何事常常是随心所至,偏偏琴声的主人让他迷惑。

    那样的琴音既悲痛又愤慨,激愤不平的情绪涨得满满,就像一个人被逼到绝境,再也找不到一线生机,对人世绝望、泣苍天不公。若硬要说有什么地方不对,就是这样强烈的情绪不该出自整天笑脸盈盈的上官颐。

    天色渐暗,细雪纷飞。

    不曾停歇的琴音将他压得就要喘不过气,他并非琴音的主人,却能深刻体会旋律间的沉痛情绪。冷惑心缓缓敛下俊眸,浓密的长睫掩住他复杂的心思,最後,他转身拿起油纸伞,缓缓的步出璇玑阁。

    像是知道有人闯进她的私人禁地,上官颐手中的琴弦倏然绷断,她玉手一顿,沾满水气的美眸睇向亭外执伞而立的白衣男子。

    所有的声音似乎在刹那间全然静默,亭外的天地一片银白,冷惑心全身仿佛笼罩著一层光晕,一时间不禁让上官颐瞧得失了神。

    四目相接,彼此的眸光中包含太多复杂的情绪,诡谲的气氛缓缓流动,四周静得仿佛没有声音。

    「天要黑了,」不知过了多久,冷惑心终於开口,好听的嗓音打破沉静。「上官姑娘还不打算休息吗?」

    其实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的站在这里,对周遭不闻不问才像他淡然的性子啊!或许是因为她一开始就热络的冲著自己笑,把他当作自己人似的,所以让他破了例吧!

    上官颐朝他绽出一朵满是歉意的笑花。

    「我打扰到冷公子了?」她的声音有别於平常的朝气愉悦,显得特别低柔,仿佛才刚哭过。

    气温骤降,飘落的雪花有渐大的趋势。

    心中滑过一种异样的感觉,冷惑心微微眯细凤眸,薄唇微抿。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她,绝美清丽的娇颜泛著惹人心怜的笑意,还多了一股孤傲的气息,和平时所见到开心自信、仿佛没有烦恼的上官颐截然不同。

    「上官姑娘有心事?」不著痕迹地蹙眉,旋即舒展开来。

    胸臆间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情在隐隐骚动,他自己比谁都清楚,但这不是他乐见的情况。

    这只会让他想逃。

    「我哪有什么心事?只是无聊弹弹琴罢了。」上官颐笑笑,青葱五指有意无意地轻抚过琴弦,云淡风轻的回答。

    收起油纸伞,冷惑心拾阶而上,凤眸里的迷惑更深。

    现在灵气逼人惹人心怜的她,或是夜晚一笑倾城八面玲珑的她,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上官颐?

    如果说他对身边的任何事都很难起兴趣,那么上官颐已经成功吸引住他的注意力。

    她让他感到既迷惑又好奇。

    「你的手受伤了。」也不管是否合乎礼教,冷惑心执住她冰冷的玉手,白嫩的指尖果然血迹斑斑。

    莫名的,他心一揪。

    「照理说一般女子不会喜欢这种慷慨激昂的曲调。」她难道不觉得疼吗?冷惑心清澈如水的眸子望入她的。

    他的掌心如此温暖,暖和了她失去温度的小手。

    「那么我应该弹些什么比较适合我?汉宫秋月?昭君怨?或许冷公子不该拿寻常女子来看我。」唇瓣的笑显得有些讥诮,上官颐的回答若有所指。

    或许是今晨看见仇人的打击太大,过度激愤的情绪仍震荡难平,上官颐如今实在很难再戴上任何虚伪的面具。

    上天无眼,非但没让害她一家的恶人得到报应,反而让那恶人更加猖狂。

    「其实上官姑娘不像花楼女子,」没忽略她话里不甘心的语气,冷惑心突然如此说道。

    「冷公子刚才说我什么?」上官颐心头一震,像是猛然撞进了什么。

    「上官姑娘不像花楼女子,」不厌烦的再说一次,冷惑心修长如玉的大掌包裹住她的。「感觉不像,气质不像,你不应该在这里。」

    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照实说出心里的感觉。

    「哦?冷公子真是这么想吗?」清丽的娇颜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她倏然扬起晶亮的美眸,眨也不眨地睇住他。「还是只是哄哄我而已?」

    「如果让我猜,上官姑娘应该出身官宦之家,是名门之後。」冷惑心轻声回答。

    心头狠狠一颤,上官颐仓皇地别开视线,不让他瞧见自己眸底盈满的泪水。

    三年了,在「女儿红」三年,他是唯一如此说她的男人,不愧是她心心念念的恩人,一语道破她的心事。

    一时间,她突然有种凭他知她,就算要她牺牲一切也无所谓的感觉。

    「若不是身不由己,谁愿意待在这里?」忽地,上官颐扬起一抹飘忽的笑容。

    想当年父亲官拜户部侍郎,爹娘都是有一身清风傲骨的读书人,若他们地下有知,看到自己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竟沦落风尘,他们还会认她这个女儿吗?

    她连承认自己的萧姓都不敢,哪还有脸面对萧家的列祖列宗?

    「难道上官姑娘不能离开吗?」她不像被迫卖身到「女儿红」,身为红透北京的颐大姑娘,她想走应该随时能走。

    「离开?冷公子要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到哪里去?」听见他的话,上官颐缓缓摇了摇头,绝美的娇颜浮现不容错看的倔强。「更何况我现在还不能走。」

    她的血海深仇还没报,又怎么能走呢?

    又是这样的表情,像透了他深藏心里的女子,冷惑心不由得放开了手,一向平静的俊颜起了不易察觉的波动。

    眼前的丽人和心中思念的影子重叠,刹那间他竞有难以承受的狼狈。

    「上官姑娘若真想离开『女儿红』,身边应该不乏想照顾上官姑娘一辈子的人吧?」好半响,冷惑心终於找回声音,硬生生将自己的思绪拉回。

    如果当年他肯做出承诺,或许现在也不会是这样的局面了。冷惑心蹙紧眉,近乎懊悔的情绪怎么也无法摆脱。

    「是吗?冷公子觉得那些慕名而来的男人中,真有值得我托付终身的人?」闻言,上官颐仰头朝他绽开绝美炫目的笑花。

    她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在怨他吗?冷惑心好看的薄唇掀了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不笨,从她的一言一行中,他明白她是喜欢自己的,但是他不懂为什么?

    他们不是才刚相识不久?对这样的陌生人,她浓烈的情意是从何而来?

    「在这些人中……」等不到他的回答,上官颐深深凝睇他的翦水秋瞳里带著期盼。「会有冷公子吗?」

    「什么?」冷惑心不禁怔忡。

    「冷公子有喜欢的人吗?」心中狠狠骚动著,一如她敢爱敢恨的性子,或许从三年前他救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动心。

    「嗯?」她问得直接,他反倒显得狼狈。

    「还是冷公子早有妻室?」

    「……没有。」上官颐的话碰触到他的禁地,冷惑心俊颜微冷。

    他唯一深爱过的女子已经嫁作人妇,他这辈子已无心再爱其他女子。

    「如果有名女子遭恶人所害沦落风尘,可仍保持一身玉洁冰清,」上官颐咬咬唇,睇望住他的美眸蕴涵著深深的情意。「这样的女子,冷公子会嫌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