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主子爱找麻烦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打开木柜,小心翼翼取出锦木盒,湛子蓝从中拿出艳红似血的珊瑚珠钗,笑颜灿灿地看着宝儿。

    “你看这珠钗漂亮吗?”

    “非常漂亮。”宝儿用力点头,看得目不转睛。

    “我看你平时没戴什么首饰,不如这珊瑚钗就送你吧!”凤眸揉进暖意,他笑道。

    “不好、不好,这么贵重的礼,我收不起。”光从精致豪华的木盒就能看出肯定价格不菲,宝儿连忙摇头拒绝。

    “女孩家都喜欢这些漂亮的东西,怎么你都不要呢?”有些无趣地眯眸瞅她,湛子蓝不悦,完全没感受到送礼的乐趣。

    小宝儿果然异于常人,哪个女孩子看见漂亮的首饰不开心的?只有她,送什么、推什么。

    “宝少爷,你给我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不用再给我什么。”宝儿认真地回答。

    “可是我想疼你呀!更何况这些东西对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湛子蓝挑眉,不以为然地道。

    又是想疼她……

    他可能不明白这句话对她的影响有多大,每听见他这么说,她心中总是又酸又甜,心情万般复杂。

    甜的是开心宝少爷在心中记挂她这么一个人;酸的是在在深刻体会他们之间那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最喜欢的宝少爷呀!喜欢的是男人。

    “宝儿,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敏锐地发现她最细微的表情变化,湛子蓝支起她圆巧的下巴。“有心事?”

    “不!没有。”惊讶他的细心,宝儿连忙摇头否认。

    “明明就有,快老实告诉我。”

    “宝少爷,我没有心事。”她仍旧摇头。

    “若是没有,你的表情怎会不开心呢?”湛子蓝眯细凤眸。“宝儿,你的脸是藏不住任何心事的。”他叹气。

    “咦?”宝儿吃惊地抚上自己的颊。

    “还是……”故意用白袖袍掩面,湛子蓝偏头假装低泣。“还是宝儿已经讨厌我了呢?”

    又哭了?!

    “没的事,我怎么可能讨厌宝少爷呢?”宝儿小手连忙握住他的,语气斩钉截铁。“我最喜欢宝少爷了。”

    “真的?”嘿嘿!屡试不爽,小宝儿真是单纯可爱。

    “真的。”她信誓旦旦。

    “那好,你收下珊瑚钗,我就相信你。”湛子蓝马上破涕为笑,速度快得教人反应不及。

    “咦?”瞪着他比川剧还快的变脸表情,宝儿愣住。

    是她的错觉吗?好似掉入某种陷阱。

    “你瞧瞧这珊瑚钗多适合你,根本就是天生该属于你的。”不再给她考虑的机会,湛子蓝帮她别上珊瑚钗,满意地看着她红扑扑的娇颜,俊颜表情温柔。

    嘿嘿!这可是他的家传宝物,只要她收下,就代表他绑住她了。

    宝儿没吭声,只是静静看着他灿烂又充满魅惑的笑容,胸口紧紧的,像是涨了满满的情绪。

    唉~~对他这位宝少爷,她似乎真的越陷越深。

    “宝儿,你怎么又用这种眼神看我?”湛子蓝俯下身,俊美的脸庞和她靠得极近,她粉嫩的菱唇近在眼前。

    老是用这种专注、崇拜的眼神看他,仿佛他是她天地问的唯一,害他老是被扰得心痒难耐。

    “我觉得……”宝儿咬咬唇,欲言又止,说出口的话不及她心中真正所想的十分之一。“宝少爷是个大好人,我喜欢这样的宝少爷。”

    她说谎,并没有说出实话。

    她喜欢宝少爷不只因为他是好人,她喜欢他的一切。只不过这些话不能老实说出口,否则肯定会替宝少爷带来困扰。

    闻言,湛子蓝的神情变得好温柔,凤眸闪耀着诡谲的光芒。

    他也好喜欢听她用软软的语气说喜欢。

    垂眸看着她略带羞涩腼腆的俏脸,湛子蓝难掩心动,低下头,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已经在她的芳唇偷香得逞。

    “宝少爷——”四唇相贴的瞬间,彼此眼前像是爆出灿烂火花,连呼吸的本能都夺走了。

    在他薄唇撤离的瞬间,宝儿吃惊地扬睫望他,一颗心跳得剧烈,把胸骨都撞疼?。

    她吃惊,湛子蓝更吃惊,他没想到向来以自制力自豪的他,竟会有如此失控的举动。

    气氛有些怪,有些暧昧。他们的眸光紧紧交缠,谁也无法先移开。直到房门外传来细微的声响,有婢女们走过交谈的声音,两人微微一震,尴尬地避开彼此。

    “我——”能言善道的嘴难得结巴,任湛子蓝再聪明绝顶,一时间也想不出吻她的理由。

    乱了、真的乱了,他还说自己爱的是男人呀!这下该如何收场?他怎会一时意乱情迷……

    都怪小宝儿看起来太可口了。

    这是宝儿第一次看见湛子蓝心慌意乱的模样,她咬住唇没吭声,只是静静望住他。

    他吻她了、他吻她了……脑海里不断回响这句话,虽然她故作平静,其实紧张得快忘记该如何呼吸。宝少爷喜欢的不是男人吗?怎么会突然吻她呢?还是宝少爷对她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

    期待的心情充斥胸问,带着一丝丝的甜。

    “宝儿妹子,你实在太可爱了。”脑中转了又转,只能说出连自己都觉得牵强的借口,湛子蓝故意白袖袍掩面低语,女人味十足。“连宝姐姐都忍不住想亲你。”

    这就是他吻她的理由?原来他还是把她当妹子看待呀!都是她自做多情了,热气涌上眼眶。

    失望!

    那声宝姐姐瞬间浇熄她所有的喜悦,宝儿缓缓垂下眸,无预警的酸意将她吞没,酸到泛苦。

    她早该知道的,宝少爷喜欢的是男人,他对她的喜欢根本不代表什么,可是明知如此,她还是觉得好失落、好失落。

    怪不得别人,是她自愿喜欢这样的宝少爷,怪不得任何人,真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作茧自缚、作茧自缚。

    湛子蓝只手托腮,面色难看的坐在桌前,凤眸眯细。

    当初好端端的玩啥宝儿妹子的游戏,害他现在喜欢宝儿,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这游戏越玩越不好玩,偏偏他找不出最好的结局,该如何结束。

    “咦?堂堂永浚侯似乎有烦恼呢!要说来听听吗?”尹兆紫推门入房,见到他伤脑筋的神情,语气显得有些幸灾乐祸。

    湛子蓝没好气地睨他一眼,没吭声。

    “啧啧啧,真难看的表情,看来跟你亲爱的小宝儿有关啰?”尹兆紫大方地在他身旁落坐,慢条斯理地帮自己斟茶。

    “你今天不打算玩算盘吗?怎突然觉得你话多起来?”湛子蓝斜眼瞅他。

    唉!平时老说他无趣,真有时间陪他聊天,他又嫌他啰唆,这位侯爷还真难伺候。

    “我可是特地来帮你分忧解劳的。”尹兆紫的语气听起来一点都下诚恳。

    “呿!”

    “我是来提醒你,再怎么说宝儿也是黄洁的小师妹,玩游戏要适可而止。”人家可是很有义气的帮他,他可不希望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我像是会拿感情来当游戏的人吗?”湛子蓝不悦地反驳。

    若他是,他就不用在这里想破脑袋,当宝儿对他如此死心塌地的信任后,他该如何对她说出真相。

    不用猜,依宝儿的性子肯定会负气离开。

    唉~~豆腐都被他吃尽了,怎会不走呢?所以他陷入两难啊!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玩玩而已,我看见她头上的珊瑚钗了。”那是湛夫人的遗物,他当然明白其中代表的意义,只不过……

    “你还记得你亲爱的晚均堂妹吗?”尹兆紫挑挑眉。“她大老远的要来看你

    “看我?”听见晚均堂妹四个字,向来满不在乎的俊颜难得出现戒备的神色,他猛然扬眸。“我有啥好看的?”

    “她当然是来‘探病’的,”尹兆紫将信柬交给他。“来看看亲爱的侯爷堂哥身体是否安好,若是够好的话,要她当侯爷夫人也是可以的。”

    湛子蓝粗鲁地抽出信纸,匆匆看过一回,表情僵硬。

    “她居然还打算住上一段时日。”说这句话时,他几乎咬牙切齿。

    他都已经“病人膏肓”,快去见阎王了,晚均表妹怎么还不放过他啊?一心想当上侯爷夫人。

    “现在你该怎么办?”尹兆紫好整以暇地看他。

    他亲爱的小宝儿还没搞定,偏偏又有如狼似虎的小堂妹急追而来。啧啧!侯爷真是好福气。

    “真麻烦!”没好气地低咒,湛子蓝浓眉紧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其实晚均堂妹真要来府邸多住个十天半个月,他并不会介意,到不了躲着她就是了。湛府这么大,还怕天天见着面吗?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她高傲难驯的大小姐脾气,到哪都习惯颐指气使,他担心小宝儿会受欺负。

    “瞧你为难的脸,想出结论没有?”

    “没有。”湛子蓝咬牙回答。

    要不是看在姑母从小疼他的份上,他真想把黏人又爱慕虚荣的小堂妹踢得远远的。

    呿!真烦!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绿苑阁瑞安静无声,窒人的空气缓缓流动。

    “谢谢你,宝儿。”接过她端来的参茶,湛子蓝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唉!气氛好僵持呢!不知道是他多心吗?怎觉得经过那天的事后,宝儿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同。

    她不再动不动对着他笑,态度疏离客气,仿佛他对她而言就只是单纯的主子,这样的状况让他打从心底难受。

    “宝少爷,你别客气。”果不其然,对他的道谢,宝儿淡淡回答,老爱对着他笑的甜美笑容已不复见。

    “……”她客气疏远的态度让湛子蓝极不自在,他蹙眉。

    都怪他那天一时心动,却忘了先将事实真相说明,才会落得现在进退维谷的境地。

    湛子蓝没说话,宝儿当然也保持沉默,她专注于眼前的盆栽,陷入自己的思绪里。

    她清楚,只要多和他相处一分,自己就会更喜欢他一分,更加无法自拔,偏偏……

    明知道他永远也不可能喜欢她。

    心好闷、好苦,却还是必须强颜欢笑。

    如今,宝少爷的身体有明显的好转,食欲变好,脸色也变好,唯一不好的,是她自己的心。

    从小生长在云阳山上,她的生活环境极为简单,所以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湛子蓝,不懂如何面对这样复杂的情况。

    刹那间,她突然好想回云阳山上找师父,只有在那里她才能真正感到安心。

    “宝儿。”不喜欢这样僵凝的气氛,湛子蓝打破沉默开口。

    不再叫她宝儿妹子,他存心把两人的关系厘清。

    “宝少爷有何吩咐?”宝儿回眸瞅他,仍是一样纯真可爱的脸庞,却不见以前灿烂的笑意。

    “宝儿,其实我——”话到舌尖顿住,湛子蓝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其实自己并非有断袖之癖,面对她平静的神情,他什么话都吐不出来。

    都怪自己太随心所欲,才会落得现在作茧自缚的田地。

    “嗯?”还是轻轻柔柔的语调,宝儿又将自己缩回壳里。因为她清楚明白很多东西强求不来,不,应该说……

    她想要的东西,永远得不到。

    别去想,就不会失落;不奢求,就不会心痛。

    “宝儿,关于那天的事——”

    “那天的事不算什么,宝少爷不用放在心上。”忽地,宝儿笑了,过于灿烂的笑容扎痛他的眼。“宝儿明白。”

    他什么话都没说,她又明白什么了?!她逃避的态度让他生气,仿佛他是外人。

    “宝儿,我话还没说完呢!”这句话,他说得有些负气。

    “宝少爷请说。”低下头,她的语气仍是平平淡淡的。

    其实再说什么都没用,她懂,她真的懂。是她太贪心、太奢求了,把宝少爷对她的好,自作聪明的当成另一种感情,是她傻,下是宝少爷的错。

    可恶!她的态度让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干嘛不抬头看她,他又不是坏人,她又不是小媳妇!

    好吧!他承认那天一时心动吻她,是他的不对,那也是因为他情难自己嘛!她也说喜欢他,让他偷香一不会负责的。

    霍然起身,湛子蓝抿唇不想说话,宽大白袍一甩,迳自走入内房。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房内弥漫着某种香气,湛子蓝半伏在浴桶旁,湿发束在脑后,俊颜薄怒。

    是的,他在生气,他不懂好端端的宝儿干嘛摆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他连想解释清楚的念头部没有了。

    说宝儿脾气好,其实也是挺倔强,外柔内刚,难以沟通。

    忽地,窗外发出一声极细微的声响,像是不小心踩断树枝的声音,湛子蓝凤眸倏然眯细,浑身紧绷。

    该来的总算要来了吗?拖了好些日子,他还以为对方不打算动手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把利刀破窗而入,凶狠地刺向湛子蓝,后者飞快侧身闪过,大掌顺势扣住黑衣人的腕脉,借力使力,击飞黑衣人。

    摔出去的黑衣人压碎了屏风,巨大的声响引起门外众人注意,他摇摇晃晃起身,恶狠狠地瞪着湛子蓝。

    他错估了他,还以为他只是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娘娘腔,直到动了手才发现,原来他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你该不会就这点能耐吧?”湛子蓝披上白袍,阴柔的俊颜不见平日爱笑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令人胆寒的杀气。

    他湛大少爷心情正不好,他笨得自己送上门来,刚好当他的出气筒。

    “……”黑衣人没说话,只是瞥了眼窗外模糊冲来的人影,咬咬牙,不甘不愿地从另一扇窗逃出。

    “宝少爷,你没事吧?”听见砰然巨响,宝儿想也没想就急忙推门而入,她想也不想直觉追向黑衣人离开的方向,却冷不防撞入一堵坚硬温暖的胸膛。

    衣服是湿的,热气传到她身上,有种暧昧的氛围在旋绕。

    “对不起,宝少爷。”粉颊顿时羞红了,红到足以冒烟。都怪她方才太心急,竞忘记宝少爷在沐浴更衣,结果现在……

    湛子蓝白衫泛着湿意,身上散发出热气,她娇小的身子就这样靠在他怀里,只觉得头晕目眩。

    看到现在的他,应该没有人会相信他喜欢的是男人,明明就男人味十足,一点女子的娇气都没有。

    “没关系。”薄唇勾起淡笑,湛子蓝还挺喜欢这种投怀送抱的感觉,他故意大掌微收不让宝儿离开,眸光落在黑衣人逃脱的方向。

    他一定会再来的。

    秦龙靠着岩壁坐下,右手捂着狠狠抽疼的胸口,犀利的三角眼发出冷光。

    原来湛子蓝隐藏住好身手,让他一时大意,失算了,不过下回可没那么容易让湛子蓝逃过一劫。

    咬紧牙,他踉跄起身,走往和湛府相反的方向。

    永浚侯府不能再待了,他的身分肯定泄漏,得另外找个落脚处才行。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他定要取走湛子蓝的项上人头,没有一个人可以从他手中幸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