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不二人选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扬眸瞥了墙上的挂钟一眼,尚熙爵总觉得心浮气躁难以定下心,他的眸光不自觉的落在落地窗外,搜寻熟悉的纤细身影。

    已经过午了,照理说他的小看护早该到了才对,却迟迟没有出现。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他忍不住心想。迷路?生病?这一个多月来,她从没有迟到或是缺席的记录呀!

    “高婶。”难掩心中忧虑,他终于出声唤道。

    “嗯?”

    “算了,没事。”他还是开不了口,毕竟他和安若轩表面上的关系一直是针锋相对的,若由他口中问出来,仿佛有种示弱的感觉。

    墙上挂钟的时间一分一秒溜走,该来的人还是没来。

    忍了五分钟之后,尚熙爵再度开口。“高婶。”

    “少爷需要什么吗?”正忙着准备午膳的高婶从厨房跑出来,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

    “算了,没什么重要的事……”接触到高婶诡谲的目光之后,尚熙爵及时改口。“给我一杯水好了。”

    该死的!为了等那女人,等到他口干舌燥。

    “好。”诡异的多看他一眼,高婶进去倒水。

    一整杯水他咕噜咕噜的一口喝光,门外还是看不见安若轩的身影。

    “高婶──”他又喊,脑中思考着该如何开口,既能得知小看护的下落,又无损他少爷的身分。

    “我在。”

    近在耳边的声音着实吓了他好大一跳,尚熙爵讶然回头,发现她就站在自己身后,仿佛就一直站在那儿没走似的。

    “少爷有什么吩咐吗?今天安小姐没来,厨房只有我一个人特别忙碌呢!”高婶说道,慈蔼的圆脸看起来似乎有些不一样。

    听见她提起安若轩,尚熙爵沉默下来。

    “安小姐家住得远,又不会开车,每次都是搭公车来回,严格说起来也是很辛苦。”不知道是故意说给他听,还是自个儿无聊碎碎念,反正高婶就是不断嘀咕。“有时候回家的时间晚了,站牌在半山腰,一名单身女子走在山间小路实在挺危险的,路灯少,天又黑,难保不会有坏人跟踪,到时出意外真不知该怎么办……”

    尚熙爵俊颜微变。

    真不知道高婶到底有心还无意说这些话?越说害他越担心。

    “不过稍早安小姐有打电话来,说她跌倒受伤,今天恐怕不能来了。”说了老半天,高婶总算说到重点。

    “受伤?”尚熙爵心微惊,脑中闪过不好的念头。

    看来这名小看护出事的机率比他还高,到底谁才是病人需要照顾?话说回来,到底是多严重的跌伤让她不得不请假?

    骨折?脑震荡?到底在哪儿跌的?

    “嗯,安小姐受伤了。”高婶点点头。

    “严重吗?你有没有问她受伤的情况?”

    “没有耶!我没有问太多,好像是从楼梯上摔下去吧!”

    “从楼梯摔下去?严重吗?”高婶的描述听起来让人心惊胆跳,好像不死也剩半条命。

    “不知道,我没问。”

    “你没问?!”这么严重的事情居然没问,尚熙爵微微扬高音量,像在恼她的办事不力。

    “是的,我没问。”高婶的表情很奇怪,有些扭曲,仿佛在隐忍什么,又像是在偷笑。“少爷要我打电话去问吗?”

    “好……算了,不用。”话到嘴边又临时改口,这是第一回,尚熙爵觉得自己龟毛难伺候。

    若他说好,感觉起来不就是他在担心那个小看护?

    他才不要!想起她拒人于千里之外,像是一靠近他就会被感染病毒似的逃避样,他才不要去碰软钉子。

    他说过,她的死活不关他的事!哼!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了。”见他拒绝,高婶如是说。

    闻言,尚熙爵忍不住蹙眉。是他的错觉吗?怎觉得向来老实的高婶今天有些狡诈?

    他说不打,她还是可以打呀!她们的私交不是很好吗?

    尚熙爵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一抹纤丽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听说你受伤了,居然因为一点小伤就迟到半天,我要扣你薪水!”

    一进门,安若轩就听见尚熙爵充满挑衅的言语,她皱眉回头,发现他正紧张兮兮地将她打量过一回,是在担心她的状况吗?

    “抱歉。”不多做解释,她道歉。她也认为自己过午才到,好像说不过去。

    其实她也很想来,无奈脚踝一踩地就疼,她可是冰敷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能小步走。

    “听说你从楼梯上摔下去,摔到哪儿了?该不会摔到脑袋吧?你已经够不聪明了。”她人走到哪里,尚熙爵就跟到哪里,像只摆脱不掉的跟屁虫,吐出来的话像是故意要找她吵架似的。

    又是听说?!他到底是听谁说的?而且根本不正确。

    “我没有从楼梯摔下去。”安若轩很忍耐的解释。

    她只是下楼时不慎扭伤脚踝罢了,没有他说得那么严重。

    “你没有?!”

    “我没有。”伤在她身上,怎么跌倒她当然比谁都清楚。

    “可是高婶是这么说的。”黑眸眯细,尚熙爵的语气微恼。

    搞半天是误传,害他这么担心。

    “我只是下楼的时候扭伤,走路有困难罢了。”安若轩拉起裤脚,微微露出雪白却肿得像馒头的脚踝以玆证明。

    “这么严重!”瞪着她脚踝肿大的程度,尚熙爵小小吃了一惊。“你不痛吗?”他狐疑的抬眸瞅她。

    “当然痛,而且很痛。”虽然他的问题很蠢,但安若轩仍非常认真的回答他,难道他没发现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吗?

    “既然很痛,你还来做什么?”心里开始有种奇异的感觉在发酵,是心疼吗?!不愿深究的尚熙爵没好气的反问。

    突然想起高婶稍早告诉他的话,想到她脚踝扭伤还得爬小山坡到这里,他的心又是一揪。

    有种想叹气的冲动,安若轩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

    刚才不知道是谁跟在她身后警告,说她因小伤迟到半天要扣薪水呢!才不到三分钟马上就改口了。

    谁说女人善变?这男人才善变!

    “我是来照顾你的。”她平静的说。

    她不是来当客人。

    “我很好,四肢健全,不用你照顾。”他没好气的反驳。

    随便抓一个路人来评论,百分之九十九都会认为她才是需要被照顾的那一个吧!

    “你需要人照顾。”像是哄小孩的口气,安若轩重申。

    “胡说!”尚熙爵低斥。“真正需要人照顾的是你,不是跌跌撞撞就是中暑昏倒,若放你一个人,真不明白你要如何活下去。”

    真是教人担心的看护!啧啧!

    他刚才说什么?!她有错听吗?

    似曾相识的话在耳边响起,一时之间安若轩还以为他已经恢复记忆,但看着他恼怒的脸,她明白并没有。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办呢?没有我照顾的你,真不明白你要如何活下去……

    “坐下吧!别再虐待自己的脚了。”硬拉着她在沙发坐下,尚熙爵请高婶拿来冰毛巾,半跪在她跟前帮她冰敷。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尚熙爵抬起眸,迎上安若轩复杂的目光,里头有难过、有悲伤,似乎还有好深好深的眷恋?

    又来了,又是这种眼神,仿佛她是被遗弃的小狗,可怜兮兮又眼巴巴的看着主人。

    “我哪有用什么眼神看你!”安若轩急急低下头,语气仍不肯示弱。

    看吧!就说这女人一点都不可爱,才觉得她稍微可亲一点,马上又像只刺猬一样。

    早晚他要拔光她的刺!

    “既然脚不舒服,明天就待在家里休息,别过来了。”垂下俊眸,尚熙爵直接下达命令。

    “可是我──”

    “没什么好可是,这里我说了算。”略显粗鲁的截断她的话,尚熙爵瞪她,墨黑色的眼瞳此时看起来有些骇人。

    安若轩负气地咬住辱没吭声。

    可恶!这霸道的臭男人!不管失忆前、失忆后都是一样大男人,只是──

    这份久违的霸道温柔,让她好想掉泪呀!

    “是,我明白,我并没有要惹您伤心的意思,我只是──”听着电话那头充满埋怨的低泣声,尚熙爵头疼地揉揉太阳穴。

    “我知道,您别哭了好吗?我搬出来不是想躲着您,我只是想要一个人静静,或许对我恢复记忆有帮助……当然,那是我的家,我迟早会回去。”

    话筒另一端,尚夫人哽咽的声音让他烦躁,对于这个毫无印象的母亲,她伤心他也很无奈,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她的关心感到喘不过气。

    “你真的会回来?”听见他的回答,尚夫人微微收了泪,心里好过许多。

    她还以为她的儿子跟从前一样──

    躲着她。

    “当然,我一定会回去,请您再给我一些时间好吗?”尚熙爵给她肯定的答覆。

    “好、好,只要你肯回来,你说什么都好。”尚夫人太过在意的语气让人狐疑,只是心烦意乱的尚熙爵没有多想。“不过,熙爵,妈妈这里没关系,天娜那边你可不能用同样的态度。”

    提到姚天娜,尚熙爵倏然安静下来。

    “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未婚妻,你总不能不闻不问。”

    “现在她还不是我的未婚妻……”他强调。

    “好好,不管如何,未来你们都要结婚,天娜也等你好久了,你们就快点订婚吧!”尚夫人催促。

    “你现在的情况不同常人,订婚后,你们干脆就先住在一起,天娜也好方便就近照顾你。”

    “订婚的事不急,我还没这个打算。”他打从心底抗拒。

    “人家是女孩子,你要人家等你多久呢?”尚夫人苦口婆心的劝。“更何况天娜条件不错,我们两家又是世交,实在没啥好挑剔的,不是吗?”

    “现在不是决定婚事的时候。”尚熙爵冷淡地回答。

    只要一想起她骄纵任性的脾气他就头疼,哪还有兴趣娶她进门?更何况──

    眼前浮现安若轩清丽的小脸,尚熙爵忍不住低咒出声。

    他已经够烦了,没事又想起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做什么?!

    “熙爵,你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话筒另一头传来咕哝声,尚夫人不明白的问。

    “没事,那不重要。”

    “熙爵,听说那天天娜去看你,你还把人家赶走了?”

    “嗯。”

    “你知道你这样做天娜有多伤心吗?她回来告诉我的时候,哭得好惨。”

    挑挑眉,尚熙爵没答腔,依他对姚天娜的了解,回去告状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尚夫人重重叹口气。“如果你真不想娶人家,那天在庆功宴上就别宣布这件事,或许你是喝醉了说气话,可是其他人不会这么想,事关两家的名誉,不可以就这样算了。”

    “我喝醉说气话?”黑眸眯细,尚熙爵耳尖地挑出尚夫人的语病。“我是在生谁的气?为什么要说气话?”

    “呃,我有说你喝醉吗?”意识到自己说溜了嘴,尚夫人连忙含糊以对,企图蒙混过关。“应该是你听错吧!”

    “妈,我的听力没有问题,我听得非常清楚,那天晚上我到底说了什么?”

    这是他第一回听见他决定娶姚天娜的原因,原来是负气啊!若是这样解释,一切都说得通了。

    “事隔那么久,我怎么会记得?我年纪大了,记忆大不如前啰!”尚夫人的语气有着一丝慌乱。“小爵,我有客人来拜访,不跟你聊了。”

    “妈──”

    不待他把话说完,尚夫人急急收线。

    有问题!就算再迟钝的人也能嗅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这其中一定藏有秘密,只是谁也不愿告诉他。

    她、高婶、姚天娜,甚至安若轩,还有脑中不断低泣的悲伤女声,所有人都对他藏有秘密,没有人肯坦白。怎么?!欺负他失忆吗?!

    缓缓挂下话筒,尚熙爵漂亮的黑瞳里幽光闪过。

    她们越是奇怪,他反而越冷静,他迟早会抽丝剥茧,查个水落石出。

    推开厨房门扉,安若轩笑吟吟地探进头。

    “高婶。”她轻喊。

    “安小姐,你来啦?你的脚踝还好吗?”听见她甜美的嗓音,高婶开心的回头,关心地看着她的脚。“还痛不痛?”

    “不痛了,休息了两天,已经好得差不多。”安若轩故意在她面前跳两下。“跟没事人一样。”

    “哎呀!千万别轻忽这种小伤,万一没处理好,以后可麻烦了!”高婶切切叮咛。

    “我知道,我给医生看过,他说没事的。”她笑。

    “那就好。”高婶拉她到桌边坐下,“你不在的这两天,少爷异常安静,像是找不到伴的小孩,整天板着脸,我想他应该很想你吧!”

    闻言,若轩的笑容微僵。

    “高婶,你千万别这么说,这样会给我错误的希望。”

    “什么错误的希望,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才是呀!”高婶不以为然的说。“我已经想通了,就算少爷无法恢复记忆也没关系,这样一来,你和少爷反而又能在一起。”

    “高婶,这是不可能的。”安若轩摇摇头,再也笑不出来。

    这种想法太美好,她根本不敢想。

    “怎么不可能?别说你感觉不出你对少爷的影响,他还是为你心动啊!或许这是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能跟少爷在一块儿,这就是所谓天注定,不管失忆前还是失忆后,少爷一样喜欢你。”

    听着高婶斩钉截铁的语气,安若轩心里不禁动摇了。

    真的是这样吗?老天因为怜悯她对熙爵的深情,所以再给她一次机会,让他俩又能在一起……

    真的是这样吗?

    “安小姐,你还在犹豫什么?你还是很爱少爷不是吗?这是最后的机会啊!”高婶笑说。

    “可是──”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她的心中还是隐隐不安啊!

    如果有一天熙爵恢复记忆想起过去,那么自己该怎么办?

    若再经历一次那样的情景,她会崩溃发狂呀!

    “安小姐,你别想太多,有时候人会将最简单的事复杂化,你就顺其自然吧!”高婶轻轻握住她的手,她们曾经住在一起一段时日,安若轩的性子她还会不了解吗?“错过这一回,或许你跟少爷就永远不可能了……”

    一抹熟悉的淡香飘入他的鼻间。

    是她来了!

    她的脚踝应该没事了吧?两天没见,想见她的念头强烈得让自己惊讶,难道经过一场意外,让他的喜好也异于常人,越爱惹他生气的,他越爱?!

    尚熙爵故作没发觉的看着手中的书,眼角余光却偷偷落在自身后进来的娇小身影上,不知道从何时开始,闻到这抹淡香总会让他心安。

    唉~~习惯果然是种很可怕的东西呀!

    “尚先生,你的咖啡。”安若轩将热咖啡搁在他左边的小桌。

    “嗯。”表情语气依旧冷淡如昔,尚熙爵的目光故意仍黏在书上。

    “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出去了。”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觉,安若轩转身欲走出书房。

    高婶的形容夸张了。他哪有为了她不在而感到不安?分明是怡然自得吧!就连她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他连句慰问都没有。

    “等等。”

    听见他叫住自己,安若轩讶异地停下脚步。

    咦?!

    “你的脚没事吧?”他还是同样缺乏平仄起伏的口气,让人听了觉得好麻木。

    “谢谢尚先生的关心,已经没事了。”若问这场车祸尚熙爵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就是这场意外把他的温柔给撞不见了。

    “哦……”

    就“哦”一声?!

    他的回答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安若轩僵硬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

    “这个东西……是我无聊刻的,看你平常对南瓜似乎有特别的偏好,就送给你吧!”尚熙爵面无表情的将小南瓜灯笼放在桌上。

    瞧瞧!这名不可爱的小看护对他的影响有多巨大?!才两天看不到人,他就无聊到跑去菜园……呃,南瓜园捡南瓜,还很厉害的雕出南瓜小灯笼,连他都不禁佩服自己的好手艺。

    不知道失忆前他有刻意去学过吗?!

    哪有人送礼还用这种会气死人的语气!可是──

    看着小巧精致的南瓜小灯笼搁在桌上,安若轩不争气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她咬住唇,种种复杂的情绪在胸臆间翻搅,激动难平。

    总觉得冥冥之中,他们又不知不觉走上相同的路子。

    他一定不会记得,他送自己的第一份小礼物也是亲手雕的小南瓜灯笼。虽然当时他的神情比现在温柔好几倍,心意却是相同的。只不过那颗南瓜小灯笼在他们分手后,因为连续好几次搬家已经出现裂痕,还记得当时她抱着小南瓜哭了好久,总觉得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要断了。

    而现在,这份联系又回来了吗?难道上天真的怜悯她一片痴心?!

    “你不要?”许久等不到身后的人回应,尚熙爵粗声反问,眼看大手又要收回。

    难得想送人礼物,身后的女人却僵硬得跟石像一样,摆明不给面子。

    “我要!”急急一个箭步从他手中抢回小南瓜,一颗晶莹的泪珠不慎滴落在他手背。

    感觉到泪珠冰凉的碰触,尚熙爵倏然抬眸,迎上安若轩红通通的美眸。

    “你怎么哭了?”他皱眉,直觉抹去她颊边的泪痕。

    只不过是一颗南瓜而已,有啥好哭的?!喜欢的话,菜园里还有好几颗呀!

    她的泪让他的心隐隐发软。他皱眉,不记得她是个爱哭鬼,当初硬要留下来当他看护的骄傲女王跑到哪儿去了?

    摇摇头,安若轩捧着小南瓜没吭声。

    无声叹气,尚熙爵将她拉到跟前,漂亮的眼瞳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的。怎么送她东西也哭?他无意惹她哭呀!他只不过──

    想送她小礼物,想看见她笑罢了。

    “别哭。早知道送小南瓜给你会惹哭你,我就不送了。”他好看到没天理的俊颜闪过一丝懊恼。

    他只是想对她好,只是这样而已,怎觉得无论他如何做,都会弄巧成拙。

    或许他们比较适合针锋相对。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很喜欢你送的礼物。”安若轩努力绽开笑容,偏偏哽咽得不成声。

    还哭?!再哭下去,他都要以为自己欺负她了。

    “既然喜欢,为什么还哭?”她的眼泪像有种魔力,一滴一滴落在他的心版。

    “我只是想起,曾经我也有个一模一样的小南瓜。”垂下美眸,她低语。

    “现在呢?”

    “坏了,那个小南瓜灯笼已经坏了。”就像她的爱情一样,坏了。

    “那个小南瓜是谁送的?”尚熙爵直觉有异。

    “是……”看着他俊美无俦的脸庞,安若轩顿了下才又回答。“是我男朋友送的。”

    “男朋友?!”不知道自己的反应会不会太大,不过她的答案让他青天霹雳。

    小看护居然有男朋友?!那、那、那……

    不过也对,凭小看护的条件,追求她的男人一定不在少数,身边没有护花使者才是奇怪吧!

    尚熙爵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但心里仍是十分在意。

    “但是他已经死了。”忽地,安若轩轻声道。

    “他死了?!”听见这种坏消息,应该要哀伤才对,但他心中升起的喜悦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

    上帝,请原谅他的坏心吧!

    “你还爱着他吗?”尚熙爵黑眸微眯,语气是毫不掩饰的酸。

    “嗯?”安若轩讶然抬起红通通的美眸。

    “果然!”尚熙爵没好气的咕哝,黑眸里浮现恼色。

    为什么她死去的男友老爱跟他做一样的事情?好端端的,没事学他送什么南瓜!

    想起她心里总惦记着死去的男友,尚熙爵心里像被万根针刺般不舒服,很闷、很恼,还有浓浓的不悦,感觉像是……嫉妒。

    大手捧住她苍白娇小的脸蛋,带着赌气意味,尚熙爵冷不防吻上她柔嫩的唇。

    人死了,就该忘记,他不喜欢她的心里有别人,很不喜欢。

    “唔……”安若轩万万没想到他竟会吻她,一时反应不及,只能怔怔地任他吻住自己。

    这个久违的吻,让她的心悸动不已。好多好多的情感复杂交错,像是回到从前,一切不曾改变……

    她爱他,而他也爱着她。

    “奇怪──”尚熙爵恋恋不舍地放开她的唇,望住她的黑眸像是若有所思,他低哑的开口,“我明明是第一次吻你,感觉却像是好久不曾这么做了……”